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奢华

刺绝 码字赚钱 3619 2006.03.21 14:36

    

  “和老胡一起来的是不是还有个中年人?”

  朱有泪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郁楚说道:“我中午在礼堂前见过老胡和他在一起……对了胖子,这个中年人是不是给你一种……”郁楚回忆了一下当时自己的感觉后,肯定的说道:“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奇怪的感觉?”朱有泪摇了摇头:“这倒没有,不过这人的气质很从容,而且很有点沧桑的味道。”

  郁楚点了点头:“那老胡是怎么说的?”

  朱有泪猛抽了一口手中的烟蒂,说道:“老胡让你去见他,巧的很,时间也是今晚十二点,而且地点就在礼堂前。”胖子说到这里,扔掉烟蒂,微微的皱起眉接着说道:“我他妈的就奇怪了,你说这老胡一年也难得见一次,这来一次男生宿舍也就算了,可怎么偏偏就找上了你呢?而且这见面的地点和时间都透着古怪。阿楚,你说说看,他是不是要赶咱们走啊?”

  郁楚摇了摇头:“要赶我们走早就赶了,他不会等到现在的……我倒觉得他约我见面的主要原因是在那个中年人身上。”

  “为什么?”朱有泪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个中年人总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郁楚摇了摇头,似乎是想把这种奇怪的感觉从脑海中赶走。“这样,晚上你去麒麟山庄,我去见老胡。这两件事情都有点古怪,咱们都小心一点。”

  朱有泪点了点头,却忽然叹了口气:“阿楚,我有一种预感,我预感到咱们可能真的在这里呆不长了。”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郁楚笑了,用力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夜。

  有风轻拂。

  郁楚坐在礼堂前的石阶上默默的抽着烟。晚饭后,他并没有和朱有泪一起回到宿舍楼,而是在这礼堂前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其实,他和朱有泪的一餐饭吃完后,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钟,距离和胡天林约定的时间也只有一个多小时。J大身为一座历史相当悠久的高等学府,校园的面积和这历史也是成正比的,从学校的后门步行至前门,至少也要四十分钟。所以,郁楚吃完饭后并没有再回去,而是在这礼堂前就和朱有泪分了手。

  因为闹鬼的传闻,这座礼堂是J大的学生们夜间唯一不敢涉足的地方。其实按照朱有泪的看法,这礼堂的前后是整个J大环境最为幽闭的地方,这里前后树木繁密,光线暗淡。当你身在树下又或是在礼堂周围的某个角落里,面对伊人,看着一天的星光灿烂,嗅着鼻前的淡淡发香,缓缓的倾诉着胸中的情愫时,你会觉得这世间最美妙的时光莫过于此刻……这里,对于爱情尚是懵懂的学生来说,绝对是谈情说爱的圣地!但也因为如此,这礼堂前后的风景,也成为了J大多数学生心中一种隐隐的痛----J大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吝啬电费的大学,每到夜晚,全校数千盏路灯会将除了这礼堂之外的每个地方照的纤毫毕露。为此,贪恋那一刻温柔的男女学生们不得不破费一些银子去校外寻找心中的某个圣地。更何况,这里还是那些让人心悸的传闻的源头。如此,这自然就是一种痛!

  但这样的烦恼,郁楚却从不曾有过。

  风悠悠的从郁楚身边扬起,也从他的嘴边掠去袅袅的烟雾,尽管白天的气温热的让人心烦,但这J大的夜,却是如此的凉爽,亦是如此的温柔。

  远处,有脚步声响起。

  这脚步声沉稳、从容,郁楚不由皱起了眉头。尽管他和胡天林没有什么面对面的交流,但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了他的肢体语言以及他走路时的步伐。胡天林每天游走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他的脚步从来都是急促、漂浮的。那么,这来的人又是谁呢?

  郁楚站起身,慢慢的回头望去。

  脚步停顿,紧接着一只干燥而稳定的手伸到了郁楚的面前。

  “我姓顾,顾沐,照顾的顾,沐浴的沐。”

  如郁楚所料,此刻站在他眼前的正是下午在这礼堂前看到的中年人。只是当时看的模糊,并不真切。而现在,在这月色下,他可以从容的打量这个让他产生奇怪的感觉并自称为顾沐的中年人。

  但是奇怪的感觉并没有因为距离的拉近而消失,郁楚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心中不禁有一丝的恍惚。顾沐的脸庞线条分明,透出坚毅与自信,他的头发乌黑,脸上的肌肉也富有弹性,看上去绝不会超过五十岁。这样的年龄称为中年人实在是有些勉强。但他那双眼眸中的光芒深邃且悠远,透过月光望去,更有无尽的沧桑。这样的眼神,仿佛可以洞悉这世间一切的事物,也因为这洞悉,眼神中又总参杂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怜悯。

  奇怪的感觉在郁楚的心中滋生着,他总觉得,这样的眼神应该属于一个已经活了大半世的老人,而不应该是眼前这个微笑着的中年人。

  顾沐依旧微笑着,伸出去的手也依旧停留在郁楚的身前,他在等待着。

  郁楚扬了扬眉,面对着自己的无礼,顾沐的耐心让他产生了一丝的好感。他慢慢伸出手……

  “我姓郁,郁楚,忧郁的郁,楚风的楚,我想你应该知道了。”

  同样是这个夜,在J市麒麟大道的麒麟山庄前,朱有泪也在做着自我介绍。

  “我姓朱,朱有泪。”

  胖子递上了那张印有麒麟图鉴的便笺,在他面前是一个身材魁梧且有些寡言的中年黑人。中年黑人接过便笺,看了一眼后微微点头,然后转身朝门内走去,并示意朱有泪跟上。

  麒麟大道胖子来过很多次,他也曾在这气势恢弘的麒麟山庄的门前流连、遐想过。他知道,这麒麟山庄占地极广,里面大小楼宇达上百座,而且布局奇特,没有一定之规。别说外人,就是山庄里的工作人员往往也只熟悉某一块特定的区域,若是不小心出了这个区域,首先他会迷路,直到有人援手,而接下来被扫地出门就将是他唯一的命运。J市的建筑界对麒麟山庄的评价只有一句话:这是一座极尽奢华的地面迷宫!

  门内停着一辆宝蓝色的汽车,中年黑人拉开车门,微微躬身请朱有泪上车。等胖子将自己庞大的身躯安顿好后,中年黑人又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的头套递了过来。

  胖子微微一楞:“这是什么意思?”

  中年黑人礼貌的答道:“抱歉,这是社里的规矩,任何外人进入山庄都要蒙上眼睛。”

  朱有泪嘲笑道:“这也包括你们请的客人吗?”

  中年黑人点了点头:“是的,所以我才会说抱歉。”

  面对中年黑人近乎与无礼的‘恭敬’,朱有泪叹了口气,伸手接过头套。在J大,认识他和郁楚的人都知道,这两人在面对一些难以忍受的挑衅或无礼时,两人的反应从表面上看几乎差不多,都是同样的平静。但只有朱有泪自己知道,郁楚的平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在这样的平静中往往孕育着一场强烈的风暴。而他自己却不同,他会权衡利弊,会寻找对方的破绽,然后分析、判断出从中可以获得的最大利益。对于朱有泪来说,无礼也好,挑衅也罢,不过是一场游戏中的必然步骤,当游戏结束后,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而这利益甚至凌驾于最后的胜利!

  胜利?

  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胜利呢?在胖子的眼中,胜利往往只是一抹带着神圣光环的幻影而已。相比这随时可能破碎的幻影,既得的利益才是真正可以永恒的!

  汽车在山庄内平稳的行驶着,刚开始胖子还想通过计数来进行大致的定位,但当汽车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后,他终于无奈的放弃这徒劳的举动。

  四十分钟后,胖子被带下了车,然后有人解开了他的头套。

  头套刚被解开,朱有泪就差点惊呼出声!

  这是哪里,是在梦里吗?

  因为坐车的缘故,在头套刚被解开时,朱有泪以为会再次见到那一地清冷的月光。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此时他正站在一座巨大的宫殿之中!是的,就是一座宫殿,一座金碧辉煌、美仑美涣的宫殿!

  胖子一时不知所措,在孤儿院长大的他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景?

  这宫殿里同样有月光,却是从顶部一弯月牙形的半透明的银色玻璃幕中映射进来。也因此,这月光愈发的朦胧,愈发的迷离。而与这月光接壤的却是一片通明的灯火,这灯火辉煌、明亮却并不刺眼。很奇妙的,这冷色调的月光与暖色调的灯火和谐的交融着,给人一种交错着的迷离美感,却丝毫不显得生硬。

  在这宫殿里有长达数丈的柱子,柱子上镂龙雕凤,云腾风起。屋顶除了那弯月牙形的玻璃幕之外,也同样以浮雕的形式缀满了许多神话里的人物。至于大殿里其它的陈设也只能以极尽奢华四个字来形容,比如朱有泪脚下那方巨大的驼绒地毯,踏上去舒适而柔和。刚踩上去时,胖子甚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子,他生怕这鞋上的污垢会糟蹋了这地毯。再一眼望去时,因为这大殿里眩目的灯光,他甚至看不到这地毯的尽头。

  朱有泪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努力的平复着因为这奢华而带来的震撼。而当他心境彻底平复时,他才发现,刚才领自己进来的中年黑人以及那辆车在他心绪起伏时,早已悄悄的的离去。他回头看来时的路,却看不出丝毫的端倪,他不知道刚才的那辆车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也不知道它是怎样离去的。在他背后,没有通道,没有入口,甚至连一扇门都没有。

  大殿里似乎没有人,但却有声音从前方传过来。

  “朱先生,请往前走三十步,那里有一个圆形的平台,也同样请你站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