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苏醒

刺绝 码字赚钱 3328 2006.04.02 11:59

    

  夜色缓缓退去,晨曦划破漫长的寂静。

  顾沐将手中的藏灵珠交给郁楚,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班得拉斯的话你都听到了,好好的照顾这只幽灵。有了意识的幽灵除了没有人类的形体之外,其实和活着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顿了一顿后,又接着说道:“看见这珠子上的小孔了吗?回去后找根链子穿起来,然后把它挂在脖子上。”

  郁楚看着藏灵珠上的小孔,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的心情忽然变的有些复杂,第一次见到顾沐时,他就对顾沐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虽然中间有一段时间因为顾沐和胡天林的做法有了些反感,但经过一夜的相处后,他知道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实在是将顾沐看成了自己的长辈。他默默的看着顾沐,知道他就要离去,而这种离去却是因为某种不得以的因由。顾沐为他打开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而且也隐约暗示着将要指引他在这个世界里前行,但随着班得拉斯的到来,这一切却戛然而止。

  顾沐忽然笑了:“不介意的话,我叫你一声阿楚吧。”

  郁楚说道:“当然不介意。”

  顾沐点了点头:“我想你现在心里一定会有很多的疑问,但可惜的是,这些疑问我现在无法一一向你解释清楚。当然,只要你愿意,等我办完班得拉斯的事情后,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郁楚淡淡的笑了:“我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非做不可的。”

  “那么……”顾沐问道:“你愿意等我回来吗?”

  郁楚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说道:“或许吧,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当然,我不是不愿意等你,我知道你这是为我好,只是我这个人向来随性,而且也不喜欢向别人承诺什么。”

  顾沐苦笑了一声,郁楚的回答其实他早已料到。如果不是班得拉斯的突然出现,他是准备留下来的,他很清楚郁楚对自己并没有恶感,无论这孩子怎样的桀骜,但只要充分调动他的好奇心,那么自己这个导师就算是做成了。可是现在的情形却不允许他留下来,他必须得走。只是他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预感,他觉得自己这一走,再见郁楚时,总是要经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他不知道这预感从何而来,他只知道这漫长的一段时间‘长’的足以改变很多的事、改变很多的人!

  “也许是这孩子的性格让自己有了这种预感吧,如果真的是这样,但愿这改变会向好的方向去发展。”顾沐无奈的想着。

  “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有缘分的话,我们自然还会见面……”顾沐拍了拍郁楚的肩膀:“如果你有了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就去找胡天林吧,他会帮助你的。”

  郁楚点了点头,问道:“你现在就要走了吗?”

  “是啊,留给我时间不多了。”顾沐微微叹了口气,他现在的心情并不轻松,因为他很清楚,班得拉斯交给自己的事情究竟有多么的棘手。

  “嗯……”郁楚犹豫了一下后问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这会不会耽误你……”

  顾沐笑道:“问吧,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不用担心我的时间。”

  郁楚点了点头:“我想知道,你们所说的念力又或是精神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它是需要某种特殊的方法才能激发出来的吗?你知道,经过这一夜的经历,我已经不再是一个沉睡者。但这也只是观念上的,实际上,除了看到一些和听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外,现在的我和昨天的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顾沐微微一笑,说道:“你是想知道怎样才能激发自己的潜能吗?呵呵,这个问题你即使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

  微微一顿,顾沐接着说道:“其实唤醒沉睡者最难的一步就是改变他的观念,或是让他接受一些平时他不可能接受的事物。而这最难的一步对你来说几乎就不存在,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或者说入门的功课就相应的简单起来。”

  郁楚急切的问道:“那究竟应该怎么去做呢?”

  “冥想……”顾沐回答道:“你要做的就是冥想,就象和尚打坐那样,摈弃一切杂乱的情绪,让自己沉浸在一种宁静且虚无的状态中。”

  “冥想?”郁楚皱了皱眉头:“那不就是……不就是发呆吗?难道这样就可以激发我的潜能?”

  顾沐笑道:“你应该知道,精神力也好,念力也罢,它都存在于你的大脑中,是一种和思维息息相关的产物。得到它或是激发它,都只能在大脑里进行。我刚才说过了,最难的一步就是转变自己的观念。其实一旦观念转变后,人的精神状态就随之改变,因为你知道一切都是可行的。”

  郁楚摇了摇头:“这个……似乎太深奥了点,我还是不大明白。”

  这时,有晨风从窗户的缝隙中穿过,微凉,但也带来一丝即将肆虐的灼热。

  “或许,我该给你做个示范……”顾沐笑着,他的左手轻轻挥出,一道黑色的光影随之而出,这光影渐渐扩散,在瞬间便屏蔽了这静室。这时,房间里没了光,没有了亮,郁楚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是一缕从窗户的缝隙中倔强穿入的微风……

  但这黑暗只是片刻,几秒钟后,郁楚又见到了光亮,而且是那种极绚烂极刺眼的光亮!光亮中,顾沐静静的站在那里,他伸出右手,在那掌心处,一团火焰猎猎燃起……这火焰发出刺眼的金色的光芒,于这黑暗中无规律的跳跃着。渐渐地,这火焰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揉捏着,缓缓收束,而后成形,终是幻化成一个跃动着的金色舞者……这绚烂的舞者身姿婀娜,翩然而动,时而蛰伏微颤,时而奋然鹊起,或灵动,又或飞扬!

  周围一片寂静,唯一的音乐就是这舞者身边轻掠而过的风声……刹那芳华,转瞬既逝!于暗的无声的乐章中,舞者忘我的跃动着,仿佛要在这短暂的存在中,舞尽这生命中所有的繁华……

  金色的火焰,美丽的舞者,还有一只神奇的右手,难道……难道这就是黄金右手的来历吗?

  “看见这舞者了吗?”顾沐依旧是淡淡的笑着:“你是不是觉得这很神奇?”

  郁楚吸了口气,感叹道:“是,这简直是太神奇了,这比昨天夜里,你展示的那朵花还要让我吃惊,它……它简直就是有生命的!”

  顾沐说道:“你说的不错,它们确实是有生命的,但你要知道,这生命并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需要你的赋予!”

  “我的赋予?”郁楚喃喃的问道。

  “是,你的赋予……”顾沐说道:“它虽然在现实中出现了,但其根源却在你的脑海里,你让它舞它就舞,你让它散它就散,这所有的一切都取决于你!换句话来说,你必须在的自己的脑海勾勒出它的形象和运动的轨迹,然后再加以控制……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郁楚轻吸了口气:“我想……我明白了,冥想的作用应该就是用思维来凝聚所谓的念力,然后在加以积累。”

  顾沐微微的笑着,却并没有再说话,因为他看到郁楚闭起双眼正陷入到一种恍惚的沉思状态中。渐渐的,郁楚慢慢伸出了右手……

  这一瞬间,顾沐惊讶了,他右手轻轻挥出,金色的舞者瞬间消失,而这一室的黑暗却依旧存在。但这并不是绝对的黑暗,在这黑暗中,仍有一丝极微弱的光亮闪动着……而这光亮正是来自于郁楚的右手!看到这光亮,顾沐没办法让自己不惊讶!他没想到第一次进行冥想的郁楚竟然成功的凝聚起了念力,哪怕这念力是最微不足道的、最渺小的,甚至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且,如果不是因为这绝对的黑暗,即使眼力再好的人也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但无论如何,郁楚成功了!

  顾沐开心的笑了,这一夜的时间毕竟没有白费。但他心中更多的却是遗憾,在他的世界里,如果能找到一个具有天赋的传承者,那将是一件让所有人都羡慕的事情。但他遗憾的并不仅仅是这些,第一眼看到郁楚时,因为这少年的桀骜、轻狂,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年少时的自己,也让他的胸中多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而现在,他却因为种种原因即将离去,他不知道再见面时,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

  郁楚的呼吸忽然加速,额头也已经有汗珠沁出。顾沐皱了皱眉,轻声说道:“力有不逮时,不要勉强自己,你现在可以放松一下,调整自己的呼吸。等觉得精神恢复后,可以再试一次,不过你千万记住,在头三个月内,每天冥想的时间不要超过三小时。过了这段时间,你可以酌情增加,但不要勉强自己,我想过犹不及的道理你应该是知道的。”

  郁楚仍是闭着眼,只微微的点了点头。

  顾沐轻轻叹了口气,再看了一眼郁楚后,转身悄悄的离开了房间。在他身后,留下的依然是一室的黑暗,还有这黑暗中一丝微弱的光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