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伊伊

刺绝 码字赚钱 3355 2006.04.14 00:06

    

  小女孩见郁楚没有说话,不由伸手在他的眼前荒了晃,脸上流露出迷惑的神情:“不对啊,你应该能听的见我说的话啊,难道……难道是我的用的方法不对吗?”

  这小女孩喃喃的说着,忽然跳了起来,竟是围着郁楚飞快的转起圈来。而在这时,郁楚才真正看清楚,和礼堂中第一次见到这小女孩时一样,她的形体仍旧是一个淡淡的光影。

  郁楚叹了口气,苦笑道:“别折腾了丫头,我听得见你说话。”

  “哈……”小女孩高兴的跳了起来:“你真的听得见我说话哎!”

  “我当然听得见……”郁楚依旧是苦笑着:“我不仅能听得见你的声音,我还能看见你的样子---一个漂亮而又可爱的小姑娘。就是……就是你晃来晃去,晃的我头都大了,我说你能不能先坐下来?”

  “你嫌我烦了吗?”小女孩忽然噘起了嘴,委屈的看向郁楚。

  郁楚叹了口气,忍住胸口阵阵的疼痛说道:“当然不是,只是我现在身体很不舒服,而且也很疑惑。我想知道,你……你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吗?要知道,如果你不能认识到这一点,你和我之间怕是很难相处。唉,说穿了吧,我他妈就是一只菜鸟,如果你把自己当成和我一样的存在,那我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郁楚继续叹着气,心中暗自琢磨着,在这种情形,忽然实现了和这只幽灵意识上的沟通,究竟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呢?至少,总不能让自己带只‘鬼’上街吧?

  听了郁楚的解释,小女孩重又高兴起来,这一次,她安静的坐在郁楚的身边,咯咯的笑着:“我当然知道,伊伊是一只幽灵嘛,而且是只属于阿楚哥哥的守护幽灵……”

  “守护幽灵?这倒挺有意思。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郁楚问道。

  小女孩点了点头:“嗯,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就知道哥哥叫什么啦。”

  怎么会这样呢?郁楚不由抓了抓头:“从梦中醒来?”

  “是啊,伊伊本来和阿楚哥哥一样是人类,可是后来伊伊不小心睡着了,醒来后就变成现在的模样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事情我都忘了……”伊伊一边说着一边又难过的噘起了嘴。

  郁楚奇道:“等等,你既然忘记了以前的事情,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是个幽灵呢?”

  伊伊皱着眉说道:“我就是知道啊,我醒了后,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多了很多古怪的信息。这些信息告诉我哥哥的名字叫郁楚,我自己叫伊伊,还有就是阿楚哥哥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你不要伊伊了,伊伊就会变成很凶很丑的恶灵。还有啊,这些信息还告诉伊伊……”

  伊伊滔滔不绝的说着,而郁楚也从她的话中渐渐的推敲出一些东西。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肯定有人抹去了这只幽灵对前世的记忆,并且还留下了种种有利于自己的信息。郁楚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他很容易就推算出这个人是谁,是的,除了班得拉斯还会是谁呢?一个连顾沐也推崇的控灵大师,一个有着‘跳跃的灵魂’称誉的老家伙!只是,郁楚仍然弄不明白,两人不过一面之缘,他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关照呢?

  “对了,伊伊,你别再叫我阿楚哥哥了。”郁楚无奈的说道,一听到这个恶俗且肉麻的称谓,他就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不由痛恨起班得拉斯来,为什么在他留下的信息里就不能给自己长一辈呢?

  “那伊伊该叫阿楚哥哥什么呢?”

  “随便,随便,总之不许叫阿楚哥哥了……要不,你就叫我一声叔叔?”

  “叔叔嘛?好象显得老了点哎……”

  在这幽暗的牢房里,郁楚为了不让自己再起鸡皮疙瘩,认真而努力的和面前的小幽灵讨论起对自己的称谓来。不过让他感到愉快的是,和这只小幽灵在一起的时候,他竟感到了一种久违的情绪。这种情绪也让他想起了那些逝去的亲人,也让他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伊伊丫头,要不你叫我一声老大吧?”

  “老大?老大是什么意思?和老公是一个意思吗?”

  “哎,吐血了,这该死的班得拉斯啊……”

  时间就在两人的讨论中漫漫的消逝着,也不知过了多久,郁楚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对了,伊伊丫头,我在这里呆了多久?”

  伊伊回答道:“应该是两天吧。”

  郁楚吓了一跳,自己竟然昏迷了两天?他妈的,看来这次伤不轻,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郁楚对自己的身体原本没这么在乎,但是考虑到自己将要去的地方是死亡之海,这种担心也是必要的。听七叔的口气,那里似乎是个极端疯狂的地方,自己小命送掉了不要紧,胖子同学怕是也要遭到株连,毕竟这家伙将柳五给的酬金用去了不少。郁楚很清楚,这单生意从表面上看是自己在拼,但实际上,自己毕竟还有自保的能力,而手无缚鸡之力的胖子才是真正玩命的主!

  郁楚想到这里,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除了觉得胸口仍有一些疼痛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当下心中稍稍放松了一点。而一旁的伊伊却问道:“你在干吗啊,阿楚大大?”

  “我活动活动……”郁楚随口应着,但随即又一楞:“你叫我什么?”

  “阿楚大大啊,叫你哥哥你又不肯,叫你叔叔似乎又太老了……所以嘛,伊伊干脆叫你大大喽,好听吗,阿楚大大?”

  “这个……还行吧。”郁楚无奈的看着小幽灵,违心的点了点头,不管怎样,这总比阿楚哥哥来的顺耳一些。

  活动身体的时候,郁楚在口袋中居然摸到了半盒烟,当下不由大喜,可是当他搜遍全身上下也找不到打火机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大喜之后往往就是大悲。他叹着气,狠狠的将烟盒砸向铁门外,又颓然的坐回了原地上。而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郁楚从窗外的透进的光线可以判断出现在正是深夜,他不由奇怪,这大深夜的有谁会来这里呢?而就在这阵脚步刚响起的时候,一旁的伊伊也适时的消失了。

  “有烟无火和有菜无酒一样,都是件让人很头疼的事情。”

  片刻之后,林墒情捏着郁楚扔出去的半盒烟,站在铁门外微笑着如是说到。而在他身边,正是一脸古怪神情的林毛毛。

  “我姓林,林墒情……”林墒情取出一只烟点着,然后通过铁门递给了郁楚。郁楚也不客气,接过烟猛吸了两口后,无耻的说道:“我姓色,全名色情狂,对了兄弟,把你的打火机丢过来……哎,对了,还有我的烟。”

  放在以前,这种无耻的回答郁楚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很清楚,在没有真正到达死亡之海之前,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色情狂。

  林墒情淡淡的笑了笑,将烟和打火机递给了郁楚:“其实,我之所以先介绍自己,是因为向你道谢是我来这里的唯一目的。我要谢谢你在飞行器上帮了我一个忙,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你的方式我并不赞同,虽然对方是一个十足的人渣……而作为道谢者,说出自己的名字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否则这道谢也就谈不上了。至于阁下嘛,只要能接受我的这份谢意,说不说名字都没有什么关系。”

  郁楚不由耸了耸肩,知道自己扛不过去了,“他妈的,千不该万不该,唯一不该做的事情就是在飞行器上多管闲事。”他想到这里,收起脸上无赖的神色,看向林墒情冷笑道:“道谢?趁我在转身的时候暗袭我,这也是你道谢的方式吗?”

  林墒情微笑道:“这当然不是我道谢的方式,不过那是我的工作,我没有任何推卸的余地。再说,在当时那种情形下,阁下又换了装束,急切间我确实是没有认出你来。”

  郁楚三口两口抽完烟,又点上一根,说道:“算了,看在打火机的份上,咱们就算是扯平了。那么接下来,你是不是就该做点别的了?”

  林墒情一楞:“做点别的?”

  郁楚皱眉道:“难道你来这里只是和我说一声谢谢?”

  林墒情立刻明白了郁楚的心思,不由笑道:“你放心,我虽然不知道你真正的目的,但我却可以告诉你,你既然已经被卡尔丹警方收押,那么就表示你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除了这里的法律,包括我在内,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对你做出不利的举动。”

  郁楚见他说的诚恳,心中也信了几分,想了想又问道:“对于我的行为和我的来历,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

  林墒情回答道:“我当然好奇,我们甚至无法确定你是否是我们的同类。当然,因为有了飞行器上的经历,我比其他人更了解你一些。就我个人而言,我几乎可以肯定,你和我绝对是同一类的存在,只不过你用一种相当特别的方法掩饰了自己。”

  郁楚轻轻笑道:“同一类的存在?呵呵,你可以告诉我这同一类的存在指的究竟是什么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