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飞翼

刺绝 码字赚钱 3324 2006.04.16 00:08

    

  郁楚身在空中,脑中念头繁复,一会想起起伊伊,一会又想起漪萝绿来。想了一会又觉好笑,觉得自己一直想要过一种刺激的生活,现在倒是得偿所愿了。不过短短一个月,两次身历险境,端的是刺激无比!虽然上次没有挂掉,但这次却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了……人生刺激若斯,夫复何求啊!

  这时的郁楚心头一片宁静,念头虽多,但心态却是极其的平和。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虽然向下飞速的坠落着,但恍惚中,自己的心绪却是可以乘着这风自由的翱翔的!

  自由飞翔?

  郁楚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身边的风虽然依旧狂烈,但他却分明感受到了这风给他的浮力。而且这样的浮力越来越大,很快的,原本从他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变的温柔细绵,自己身体也越来越轻,仿佛真的就是在御风而行!

  郁楚大奇,急忙睁开眼睛,而就在这时,他的脑海里也传来了伊伊欢快的笑声:“大大,大大,你快看啊,你变成了一只蝙蝠哎!”

  郁楚低头望去,却发现在自己的肋下和手臂之间竟凭空生出一层透明的薄膜,这薄膜随风微微轻颤,发出嗡嗡的声音。而随着风向和风力大小的改变,它或张或伸,或鼓或缩,竟然可以随意变换形态和调整角度!

  郁楚脱口问道:“伊伊,这是什么玩意?”

  伊伊得意的说道:“大大,你先告诉伊伊,你喜不喜欢这对飞翼?”

  “这叫飞翼吗?“郁楚说道:“大大当然喜欢,可……可你是怎么弄出来的?”

  伊伊嘻嘻笑着:“这可不是伊伊弄出来的,这是大大身上的战甲自带的功能,伊伊也是刚刚发现的。嘻嘻,幸亏伊伊发现的及时,要不阿楚大大就要变成肉饼大大了!对了,阿楚大大,这对飞翼的飞行方向和角度你可以自由的去控制,你就把它当成是自己的手臂一样使唤……还有啊,大大,你喜欢透明的颜色吗?要不伊伊帮你弄成黑色的吧……嗯,伊伊觉得黑色最配大大,飞起来就象是一只真正的蝙蝠哎!”

  郁楚心中不由大喜,虽然他并不在乎生死,可他却不想就这么毫无意义死去,尤其是死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哈哈,我他妈爱死你了,艾伦老头,下次见面我再不偷偷叫你老吸血鬼了!

  郁楚在心中大喊一声,随即又大声笑道:“随你怎么折腾吧,伊伊丫头,你慢慢的玩,不过可别给大大突然变没了。否则,大大一头栽下去,也变成只幽灵了!”

  郁楚嘴里笑着,双手却一牵一引,身体在空中做了个侧移,随即双脚一并,换了个方向后笔直的向下飞去。在他的下方,撒挞和威廉的身影越来越小,眼看着就要坠落在地。郁楚自己脱离了险境,但却没忘记了他们,无论如何,要不是撒挞破开舱壁,此时的他早已和那飞行器一样变成随风飞扬的齑粉了!

  半空中,郁楚收起双翼,双手并拢,身体仿佛一只利箭般向下飞驰而去。及至撒挞身边时,他轻舒长臂,将撒挞牢牢抓住,随即双脚一弹,将双翼迎风张开!

  由于郁楚手中多了两个人,这对飞翼扩张的幅度竟是出乎郁楚的意料!他只觉得眼前猛然一黑,身体随即被一股来自于肋下的力量牵扯着陡然拔高……再仔细看时,自己竟是被一对巨大的且泛着黑色光芒的翅膀包裹起来!

  撒挞怀中的威廉早已晕了过去,撒挞牢牢的抱住他,眼睛看向郁楚时,流露出的不仅有感激,更有惊奇和艳羡的目光……撒挞和郁楚一样,自打从飞行器上跳下来后,却忽然发现下面并不是意料中的大海,心情顿时由脱困后的狂喜变成了绝望。也尽管他知道,如果没有威廉的拖累,凭借自己的能力仍有生还的可能,但他却没有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他知道,契斯人的尊严和荣耀不允许他这样去做,尤其是象他这样拥有纯正契斯人血统的战士!

  既然无法背叛自己的尊严和荣耀,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死亡!撒挞很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但在空中急剧坠落的那一刻里,他却无可避免的产生了绝望,其实他也知道,作为一个骄傲的契斯战士,产生绝望的念头也是一种耻辱。但是,他却无法遏制这样的念头,因为在面对死亡时,他无法找出一个让自己不绝望的理由!

  距离地面还有五六米的时候,郁楚已经熟悉了对双翼的使用。他在空中悬浮着,选择了一个看上去稍微平整的地方,忽然将手中的撒挞扔了下去,嘴里还叫了一声:“朋友,自己站稳了。”

  撒挞没想到郁楚离地面还有五六米的时候就将自己扔下来,心中不由一惊,随即本能的将身体团成一团,牢牢的将威廉护在怀中。好在他皮厚肉糙,摔落在地时,并没有觉得身体出现什么不妥。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怀中的威廉,生怕他摔出个什么毛病来。而当他仔细的检查完威廉的身体后,发现他只是因为惊吓过度而暂时晕了过去,这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回了肚中。

  他将威廉放置好,抬头看向仍在空中漂浮着的郁楚,却是怒目相视:“东方人,你为什么要扔我下来,你难道不知道这很危险吗?”

  郁楚轻声笑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扔你下去?”

  “当然……”撒挞似乎忘了刚才究竟是谁救了自己,依旧是怒气冲冲:“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郁楚耸了耸肩,收起那对拉风的黑色飞翼,然后从空中轻轻的跃下。

  “很简单,我只是想知道,契斯人的身体究竟有多坚韧?不瞒你说,如果不是考虑到你怀里什么狗屁的王子,我早就扔你下来了。”

  撒挞听了郁楚所谓的解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既然知道我是契斯人,就应该知道契斯人的身体是这世界上最强悍的,别说是这五六米的距离,就是从刚才的飞行器上跳下来,我们也有活命的机会!难道你是第一次听说或者是见到契斯人吗?”

  郁楚不由一乐:“你还真猜对了,虽然不是第一听说,但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契斯人。”

  撒挞一楞:“怎么会?契斯人的数量虽然并不多,但却是散布在世界各地,你作为一个控灵师,怎么可能没见过我们?”

  他说到这里,忽然眉头一皱:“啊,不对,不对,如果你是控灵师的话,你就不能使用异能者战甲,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郁楚见这撒挞只顾盘问自己,却丝毫没有向自己致谢的意思,不由冷笑道:“我是什么人?这话问的可真有意思,我想,我应该是刚才救了你的人。”

  撒挞呆了一呆,随即脸上一红,低声道:“这个……这个,实在是抱歉,我还没有向你表达我的谢意。”

  撒挞是个黑人,他的脸这么一红,不过是显得更加的黑了一些。郁楚倒看清了这黑上加黑的变化,心中觉得有趣,不过他也从这变化中看出撒挞并不是一个有心机的人。

  撒挞上前一步,张开肥厚的嘴唇笑了笑,随即伸出了自己的拳头:“我叫撒挞,达利尔.撒挞,意思就是抱着石头的狗熊。请问阁下是……”

  抱着石头的狗熊?郁楚险些笑了出来,随即握拳在撒挞手上轻轻一碰,嘿嘿笑道:“我姓张,张城,明白这个意思吗?就是有一个城市全是我张家的。”

  撒挞一楞:“你家真有一个城市?”

  郁楚笑道:“那你真是一只狗熊?”

  撒挞脸上一红:“当然不是,这是我们族群的传统,每个人生下来都要以一种动物名称来取名字。”

  郁楚一本正经的说道:“彼此,彼此,都是传统,寄托的都是父母对孩子美好的祝愿。”

  撒挞笑着说道:“对了,张先生,我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郁楚笑道:“有什么就问吧,能告诉你的我一定告诉你。”

  撒挞说道:“虽然我不能理解张先生为什么既能掌控幽灵,又可以使用异能者战甲,但我想,依你的实力似乎不大可能被普通人抓住吧?”

  郁楚叹了口气,心想这撒挞的脑子也忒不灵光了,居然会问出这种幼稚的问题。

  “撒挞先生,那么你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上了那架飞行器呢?作为一个契斯人,普通人同样没有可能抓住你吧?而且,如果今天的这一幕没有发生,那么,你会不会说出自己的目的呢?”

  撒挞的脸再次红了一红……不,是再次黑了一黑,他嘿嘿笑道:“抱歉,我不该问你这些问题的。只是在这种环境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所以就想对张先生多了解一点。并且你也救过我,我总想,如果你有什么困难的话,我或许可以帮助你。”

  郁楚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正躺在地上的威廉,苦笑道:“你要真想帮助我,就想办法尽快找到死亡之海中的那所监狱吧,因为某个原因,我必须要去那里。而且,你也应该知道,这里的环境并不适合普通人生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