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约会

刺绝 码字赚钱 2824 2006.03.21 14:36

    

  “嗯。”朱有泪点了点头:“我验证过了,这方麒麟的印章不会有假。而且,在这个城市里,似乎还找不出一个有胆冒充麒麟社的人。”

  郁楚问道:“这信是谁送来的?”

  朱有泪回答道:“一个小时前,有人敲门,等我应了一声后,这信就从门缝里塞了进来。”

  郁楚轻轻一弹手中的信笺:“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一个邀请,还是一个陷阱?”

  朱有泪点了根烟,缓缓的吸了一口后说道:“我想应该是一个邀请吧!”

  “为什么这么肯定?”郁楚问道。

  朱有泪回答道:“我的记录单上显示,无论是明里还是暗里,我们和麒麟社的人从没有发生过冲突。你也知道,他们的势力相当的庞大,庞大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应该说,他们对这个城市里可以产出的利益不会有太大的兴趣。而我们呢,恰恰做的是一些小的业务,小的几乎和他们不可能产生什么交集。”

  微微一顿,朱有泪吐出一口烟,让袅袅升起的烟雾遮住了他那双细小的眼睛,然后接着说道:“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因为你的存在,我们做的虽然都是些小业务,但成功率却是百分之百。所以,我猜想他们是看上了你的能力,又或者是在某件事情上需要你这样的人。”

  其实,单论智商和对事物的分析与理解的能力,郁楚并不在胖子之下,只是相比较起来,胖子更勤于思考,又或者说他更酷爱洞悉事物和掌控事物时所带来的那种快感。而每当这个时候,郁楚也就懒的自己再动脑子。而且以往的事实证明,当他们同时对一件事情进行分析的时候,得到的结果往往有着惊人的相似。

  郁楚轻笑了一声,随手将信笺揉成一团,说道:“麒麟社又怎样?难道他们以为仅仅用一封莫名其妙的信,我们就得上赶着去巴结他们?至少,也得先拿出点诚意来吧!”

  朱有泪忽然笑了:“你错了,他们不是没有诚意,而是这份诚意大的实在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郁楚皱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朱有泪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支票,说道:“和这封信同时塞进来的还有一张支票,你先看看上面的数目吧。”

  阳光从窗户穿越,带着一份灼热投射在郁楚手中的支票上。郁楚的眉头愈发的紧皱,原因只在于这张支票上赫然写了一个令人心跳的数字!

  “五万!”

  朱有泪点了点头,伸手接过支票,吹了声口哨:“没错,就是五万,而且是当今世界最坚挺的币种,由星城联盟发行的联盟币……”熟知汇率的胖子眼中闪闪发光,将这五万联盟币和世上主要的几种流通货币做了一番比较后,又幸福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而更重要的是,这张支票只是麒麟社给我们的定金。按照行规,这只是最后报酬的十分之一!”

  但是几秒钟后,朱有泪脸上那种幸福的表情却荡然无存,他轻弹着手中的支票,喃喃说道:“可惜啊可惜,这世界上终究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这上面写的只是五千,或许是一种比较真实的幸福!可惜,数字越大,这幸福就他妈的越虚幻……唉,这狗娘养的世道啊!”

  朱有泪喃喃的叹着,双手微微抬起,带着一付依依不舍的表情竟是准备将手中的支票撕碎。

  郁楚皱起了眉头:“你干什么?”

  朱有泪苦笑一声,抬起头看着郁楚:“这两年来,我们总共接了五十七单的生意,这些生意里金额最大的一笔三万,最小的一笔是五百,而且都是国内货币。我们的生意总额是二十七万多一点,兑换成联盟币勉强是六万。”

  朱有泪将已经被他揉的有些发皱的支票放在桌上,然后轻轻的推向郁楚,说道:“数字虽然是枯燥的,但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数字后面所包含的究竟是什么!”

  郁楚当然明白这数字后面所包含的是什么……这数字越大,也就意味着凶险越大!五十七单的生意,郁楚不知道砸断了多少根的手骨和腿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流淌了多少的鲜血才换来了这二十七万的酬金。这酬金无疑是血腥的,其中蕴涵的凶险也是巨大的。但即使这样,它也仅仅比桌上那张支票的数额多出那么一点点!而这张支票也还仅仅是一笔定金,一笔十分之一酬金的定金,对于郁楚和朱有泪来说,这张支票所包含的意味不言而喻!

  郁楚忽然笑了:“我明白,我当然明白。不过,你难道不认为我们现在确实需要这笔钱吗?”

  朱有泪犹豫了,眼色也开始迷离:“是啊,有了这笔钱,我就可以放心的离开这个让我厌恶的地方了……”

  郁楚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笑着说:“那不就得了。”

  沉吟片刻后,朱有泪静静的看着郁楚:“你确定?”

  郁楚说道:“你他妈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

  “第一,我没有妈,所以你以后不许在我面前说什么他妈的……”朱有泪的表情相当的严肃:“第二,我并不是对你没有信心。麒麟社的人既然找上了你,就说明你的能力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再说了,不管这张支票背后意味着什么,我们毕竟还要和做他们进一步的接触,也就是说,我们还有退路。”

  胖子顿了一顿,点了根烟又接着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你没有义务帮我完成我的愿望,尤其是以鲜血甚至于生命来做代价。这两年来,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我知道我很无耻,可这无耻也应该是有限度的……”

  郁楚笑了笑,伸手从胖子的嘴里抢过香烟,说道:“得了吧,别说这些没用的话了……这样,晚上咱们一起去麒麟山庄看个究竟,顺便你在提提价,既然他们这么大方,索性我们就来个狮子大开口。”

  “你确定?”朱有泪再次问道。

  郁楚没再说话,只是给了胖子同学一根中指。

  朱有泪看着郁楚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没再坚持自己的话题,小心的将桌上的支票收好后说道:“麒麟社那边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万一他们真有什么花招,我也好指望你。再说今晚还有个约会等着你。”

  “约会?”郁楚一楞:“什么约会?”

  胖子重新点了根烟:“中午老胡来我这儿了。”

  郁楚微微皱起了眉,他知道胖子口中的老胡不会是别人,一定就是这J大的校长胡天林。做为一校之长和J市的文化名流,普通的学生一年也难得见到他一次。而象学生宿舍这类的地方,他更是绝少涉足。在郁楚的心中,因为缺少直接的接触和交流,胡天林给他的印象也谈不上什么好坏。不过有一件事郁楚却很清楚,那就是胡天林对他和胖子在学校内所做的事情一直保持着比较暧mei的态度。对于胡天林的这种态度,郁楚和胖子曾做过分析。按照胖子的说法,这个学校就象一个缩小的社会,总有一些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而这些阴暗的地方滋生出来的各种疯狂,校方总是不能及时的做出反应。而郁楚和朱有泪的存在,却可以使这样的疯狂维持在一个校方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所以,胡天林也就默许了这样一个奇怪组合的存在。否则的话,至少朱有泪就很难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坐在这间宿舍里。

  但是自己毕竟和他没有什么交集,他来找自己的理由又是什么呢?郁楚疑惑着。

  忽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了郁楚的心头,他不由的想起了中午在学校礼堂前和胡天林站在一起的那个中年人来。难道是因为他?

  

  <a href=http://www.cmfu.com>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