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夜宿

刺绝 码字赚钱 3205 2006.04.16 00:09

    

  这城市的夜格外的寒冷,以至于让刚从美丽的卡尔丹来到这里的郁楚有一些的不适应。他不禁有些奇怪,按照经纬度来算,这里的气候还不至于这么冷。但是在这废弃之地,放眼望去,又有什么事物是正常的呢?

  夜开始寒冷,风也开始呼啸,夜色中,有不知名的鸟凄厉的鸣叫着。

  郁楚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正微微颤抖的威廉,心中也有些焦躁。撒挞出去有一会儿了,现在也应该回来了吧。

  这是一栋废弃的大楼,除了混凝土的墙体之外,所有的设施都化为了乌有。威廉傍晚时就醒了过来,但因为惊吓过度,很快就又昏睡了过去。而现在,似乎受这寒冷气候的侵袭,睡梦中的他开始不停的颤抖,体温似乎也开始上升。

  唉,现在要有根烟该多好啊!郁楚发出了一声感叹。

  “嘿,你瞧我给大家弄来了什么?”

  黑暗中,撒挞的声音响起,透过这楼中仅存的一点微光看去,郁楚发现除了撒挞肩膀上的一捆不知从哪弄来的废木头,他的手中还拎着一只血淋林的仿佛是野狗的动物。

  郁楚松了口气:“你可回来了,快把火升起来,这孩子快冻僵了。”

  撒挞急忙走了过来:“他还好吗?”

  郁楚摇了摇头:“不是太好,似乎有发烧的迹象。”

  撒挞皱起了眉头:“这可糟了,我跑遍了这周围数十公里的地方,连一处水源都没发现。现在这孩子又发烧,连个简单的物理降温都无法做到了啊!”

  黑暗中,撒挞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一把抓住郁楚的肩膀:“对了,张先生,你可不可以用你的念力聚集空气中的水分子?这个好象不是太难,我想你一定可以做到的,是吧?”

  郁楚看着一脸期待的撒挞,苦笑着说道:“如果可以,我还用等你回来吗?早告诉你了,一个月前我还是个沉睡者,你却死活都不相信。”

  撒挞苦恼的说道:“相不相信都不重要了,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怎么救这孩子,在这种环境下,再小的病都足以致命啊!”

  郁楚眼睛一转,却忽然笑道:“撒挞,你先去生火,给孩子降温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撒挞惊喜的问道:“你有办法?”

  郁楚看着他手中仿佛野狗的动物:“算不上是什么办法,但勉强可以应急。这血液虽然凝固的快,但用布浸湿了,再在风中凉透,多少还是可以起点作用的。”

  撒挞一拍脑门:“哎,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真是急糊涂了。”

  撒挞不敢怠慢,将手中的动物交郁楚后,又忙着在找背风的地方生火。郁楚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撕成一条条的碎布。然后也不管这动物的污秽,用手指刺穿它喉咙处的血管,将布条团团的塞进。这动物死去多时,血也不是很热,郁楚将布条取出后,在风中稍微一晾,直接就敷上了威廉的额头。

  忙了一会,郁楚手中的布条已是告罄,这布条只能用上一次,一旦布上的血液完全凝固就再无用处。郁楚叹了口气,看向正在生火的撒挞:“撒挞,把你身上的衣服撕些过来。”

  撒挞没好气的答道:“要衣服没有,要毛倒有几根!”

  郁楚先是一楞,但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撒挞在飞行器上强行变身的时候,就已经将全身的衣服变成了烂布条,而这些布条挂在他身上,也不过就是勉强的遮住羞处。现在郁楚向他要衣服,除了身上的几根毛,他还真是什么也拿不出来!郁楚吃了这个瘪,也不生气,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将自己的裤子也脱了下来。

  撒挞很快就生起了火,他拍着手走过来问道:“忙完了吗?差不多了就把这孩子移过去吧。”

  “行了,血浆用的差不多了,我的衣服裤子也他妈完蛋了……”郁楚看了一眼楼道口:“我看在那也生堆火吧,来的时候看见好几只比较奇怪的野兽,夜里生堆火吓吓它们,也省的我们麻烦。”

  撒挞抱起威廉向火堆走过去:“放心吧,张先生,有我在这里,什么野兽也不敢靠近。”

  郁楚奇道:“为什么?难道你还有驭兽的能力?”

  撒挞笑道:“那倒没有,不过我们契斯人到过的地方,除了我们族里的魔犬,确实没有任何的动物敢靠近我们。或许是我们身上的野兽气息比它们还要来的浓厚点吧?”

  郁楚心想,这倒也是,你们契斯人就是传说中的狼人,在这种地方,有老兄你在,倒是比请个保镖要强的多。

  这一番忙碌,郁楚也感到有些饿了,当即将那头野狗去头扒皮,然后生生撕成四片架在火上烧烤起来。

  一个小时后,烤肉的香气终于郁楚和撒挞的共同期盼中袅绕起来。郁楚幸福的叹了口气,也不管这死亡之地弄来的肉究竟能不能吃,率先扯下一块肉猛吃了起来。这块肉吃下一半后,郁楚肚中饥饿感稍去,他抬起头想和撒挞聊上几句,但这一抬头却把他吓的不轻。原来,那只架在火上依旧烧烤着的野狗,竟然在他低头啃肉的几分钟内只剩下一只后腿!再看一旁的撒挞时,却见他双目圆睁,将手中的一只狗腿生生撕成拳头大小的肉块,然后不停的塞进嘴里。而他那张嘴几乎就是个粉碎机,肉块进去后,完全看不见咀嚼就被他囫囵的吞进肚子里。

  郁楚不由吸了口气,心中暗想,难怪一般的野兽都不敢靠进你们契斯人,感情是被你们吃怕了啊!撒挞见郁楚楞楞的看着自己,不由含混的说道:“吃啊,张先生,你怎么不吃了?”

  郁楚笑了笑,将手中的肉撕成长条,一边慢慢的吃着一边问道:“撒挞,你刚才在外面走了一圈,有没有发现什么标记或者文字?我想,我们至少得弄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然后才谈得上找到那所监狱。”

  一听郁楚说到正事,撒挞也放下了手中的肉:“标记没看到,不过倒是看见了一些古怪的文字,它有点象你们国家的文字,但又不完全是。总之它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它。”

  郁楚点了点头:“天一亮你就领我去看,这地方的文字原本就是从我的国家传去的,我记得历史书说过,这个国家还存在的时候,在公共场合使用的文字和我国的文字大同小异,意思也接近的很。明天咱们先去看看,我估计多少能认出几个吧。”

  撒挞笑道:“那就好……哎,早知道让你出去就好了。”

  “死马当做活马医而已。”郁楚苦笑着摇头:“其实,如果只是你和我在这里,相信熬个一年半载的没问题。可是现在却有个烫手的山芋捂在怀里,你也知道,在这种环境下,这孩子绝对熬不过一个月,所以,我们只能碰碰运气了。”

  撒挞神色黯然:“张先生,你今天救了我和这孩子,我到现在都没说一句真正感谢你的话。实际上,你大可不必留在这里,凭你的本事,想要离开这里并不是什么难事。别的不说,只要找到入海口,判断准方位,再做一只小筏子,一个异能者是不难离开这个鬼地方的。”

  郁楚耸了耸肩膀:“你也别把我看成君子,实话对你说了吧,我是必须要留下来,否则,今天下午我就离开了这里。而现在,至少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就应了那句‘人多力量大‘的话,单凭我一个人,我实在没把握找到那所该死的监狱。”

  撒挞笑道:“不管你怎么说,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真小人总比伪君子好。再说我们契斯人在其他异能者的眼里也没什么好印象,一提到我们,就冠以凶残、野蛮的称谓,嘿嘿,在他们眼里,我们是比吸血鬼还残暴的族群。”

  经过一天的相处,郁楚对这撒挞虽然谈不上什么好感,但至少也不厌恶他。在郁楚眼里,这世界上本无所谓什么好人坏人,一切都凭自己的感觉去分辨。比如说这撒挞,在飞行器上他连杀两人,眉头都没皱一下,就足以说明他绝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再看他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也要保全这从未见过面的孩子,原因只是为了报答这孩子哥哥的救命之恩,从这点上来看,却又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

  所以,因为这些无法统一的矛盾体,郁楚从来就是以自己的标准去衡量人的善恶。就象他在飞行器上杀的那个老头,或许这老家伙除了一点不良嗜好之外,平时是个善人也说不定。但在郁楚看来,自己看了不爽,看了恶心的人,就足以杀之,无须什么理由。也尽管那是一次误杀,但至少他从没有后悔过!

  郁楚笑了笑,刚想说点什么,却见撒挞神色忽然一变,从火堆旁飞快的站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