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旅程

刺绝 码字赚钱 3500 2006.04.11 00:06

    

  N市,一座风景优美的南方海滨城市。在这座城市的东郊,在一望无际的海岸边,矗立着世界上唯一一座海上航空中心。

  这座航空中心由复合式材料构筑,它坚固、美观,且具有四个伸缩式平台,可根据不同季节旅客流量的需求,随时调整整个航空中心的面积。

  南方的夏日似乎更加的酷热,即使是不断吹拂的海风,也无法给整个航空中心带来一丝的凉意。在巨大的停机坪上,除了那些圆形的飞行器,再也看不到哪怕是一个的人影。

  郁楚静静的抽着烟,他微微眯着双眼,从飞行器的窗口看着远处海面上正自由翱翔的海鸟……三天的时间里,他从J市出发,先后经过三个国家和十三个城市,最后才来到N市。而在N市,他将真正踏上去往音乐之城卡尔丹的旅程。他之所以如此的繁复的更换路线,全是因为柳五的安排,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避免行踪的泄露。也尽管郁楚对这样的安排不屑一顾,但拿人钱,受人管,这些小事他总是要听从安排的。

  按照柳五和七七的安排,郁楚在这三天旅程耗去的时间,也是必须的,因为在郁楚到达之前,他们必须将先期的准备工作全部做完。如果一切顺利,当郁楚到达卡尔丹的时候,七七就可以从容的安排下一步的行动了。所有的行动都是快节奏的,郁楚那天从艾伦那里出来时,他甚至没有见到胖子。据七七说,按照朱有泪自己提出的要求,他已经先行离开了J市,而目的地也正是这卡尔丹。至于其中的原因嘛,似乎是胖子先生对柳五和七七制定的计划不大放心,故而强烈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在这三天的旅程里,郁楚一有空就进行冥想,他希望自己能进一步的有所突破。但让他沮丧的是,这三天里,每当他进行冥想时,手心里除了一丝灼热感外,再没有其它的进展。唯一的收获,可能就是他对这灼热感越来越适应,再没有因为这灼热感而产生任何的疼痛了。

  郁楚不仅沮丧,他也疑惑着,因为当他开始冥想的时候,再也没有了第一次冥想时那种平静的心绪。每当他集中精神,极力让自己沉浸于一种虚无的状态时,总会有一些莫名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不断的涌现,这些画面大多是一些人物的面孔和一些奇怪的对话,但令人困惑的是,郁楚对这些人却没有任何的印象。起初这些画面只在他进行冥想时才会出现,但随着时间推移,只要郁楚一闭眼,这些画面就会固执跳出,且不管的重复着……

  三天的旅程就这样过来了,虽然并没有疲倦的感觉,但因为冥想时遇到的困难,郁楚的心情仍是有着一丝的郁闷。而现在,坐在飞行器里的郁楚心情则更加的不爽,因为这架即将飞往卡尔丹的飞行器,似乎在技术方面出现了点小小的问题,因而推迟了起飞的时间。

  从南安飞往卡尔丹只需要半个小时,但郁楚在这架飞行器上却已经坐了整整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他只有不断的抽烟,又或是望着窗口发呆,他不想闭眼小憩一会,因为只要一闭眼,那些该死的画面就会再度袭来。

  “叔叔,叔叔,我可以抱我上去看看外边吗?”

  正当郁楚发楞的时候,一个清脆的童音在他身边响起。郁楚扭头看时,却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仰着脸看着他,眼中满是希冀的神色。

  “外面除了海就是阳光,没什么好看的。”郁楚皱了皱了眉,他并不喜欢孩子,尤其是这个年龄段的男孩,他们吵闹而顽皮,总是让郁楚觉得心烦。

  男孩长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他的皮肤白皙,头发微微蜷曲,模样十分的乖巧。男孩见郁楚不耐烦的样子,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身向一旁跑去。但这孩子没跑多远,却被郁楚对面的一个老头叫住。

  “哎,小朋友,想看外面的风景吗?来我这里吧……”

  老头面色和蔼,一头银色的华发。男孩见有人叫住自己,仍是一路小跑奔了过去。

  “老爷爷,你愿意让我这里玩吗?”

  老头呵呵笑着:“当然愿意了,不过你这么矮,可不太容易瞧得见。这样吧,我抱你上来,你坐在爷爷的腿上看外面的风景好不好?”

  男孩高兴的咯咯一笑,竟然象只猴子一样攀着老头的手溜上了座位。老头打开舷窗上的遮阳板,然后搂住男孩的腰,将他牢牢的放置在自己的双腿间。

  郁楚见这小男孩跑开时,心里本来还有一丝的歉疚,心想自己的态度有时过于冷酷、无情,对于一般的大人也就算了,但对这小小的孩子来说,总是有点过了。但现在见这小男孩看上了风景,也算是得偿所愿了,于是重又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发呆。

  因为长时间的等待,机舱里并没有什么人,似乎所有的人都拥进了设在机舱二层的酒吧中。在郁楚的周围,除了这老头和这男孩,只有远处一个正闭眼休憩的黑人。

  “小弟弟,你怎么一个人啊,你的家人呢?”

  “我哥哥去酒吧喝酒了,他是个自私的家伙,说什么我是个孩子,是不允许进入酒吧的……哼哼,我才不要跟他去呢,要不是为了去卡尔丹看漪萝绿姐姐,我宁愿在家呆着和阿虎玩,也不愿跟自私的哥哥出来。”

  “呵呵,阿虎是谁啊?嗯,让我猜猜,它应该是一只小狗,对不对?”

  “才不是呢,阿虎是一只真正的老虎……”

  听着这一老一小没营养的话,郁楚轻轻的叹了口气,心里想这五六岁的孩子果然是惹人烦,幸亏没让他坐在自己身边。郁楚这样想着,伸手想去点一只烟,但一阵倦意却忽然袭来,使他不禁打了个哈欠。这三天里,郁楚几乎没有睡上一个囫囵觉,一是他的精力本就比常人充沛许多,三天的旅程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二是因为那些奇怪的画面总是折磨着他,使他无法进行深度的睡眠。现在,这突如袭来的倦意正合他的心意,他知道自己在踏上卡尔丹的时候,应该是一个精力旺盛的郁楚,而不是一个委靡不振的家伙。

  这一次的状态似乎不错,那些莫名的画面并没有再次出现在郁楚的脑海里,渐渐的,郁楚觉得自己有可能就这样一觉睡到卡尔丹……但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不过五六分钟后,他就被那男孩的吵闹声惊醒。

  郁楚恼怒的扭头去看,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将这孩子从飞行器里扔了出去。但等他看到这孩子的时候,却觉得这场景有些不对劲。男孩的吵闹声并不大,他坐在老头的腿上满脸恼怒,正挣扎着要跳下来。但老头却搂着他的腰,呵呵的笑着:“怎么不看了呢,来,乖乖的坐在爷爷的腿上,呆会爷爷给你好吃的。”

  男孩一张小脸涨的通红,挣扎了几下后,却因为身单力薄,始终是被这老头牢牢的按在腿上。郁楚看见这一幕,不由皱了皱眉,伸手点了只烟,然后将视线死死的盯在老头的脸上。随着这男孩的挣扎,郁楚看的很清楚,在老头的裆部有一块丑陋的突起。“这狗娘养的老玻璃……”郁楚咬牙在心里忿忿的骂着。

  仿佛是感受到了郁楚冷漠的眼神,老头忽然停止了自己的用力的双手,他奇怪着,这个年轻人刚才明明是睡着了,为什么这一会就醒了呢。按理说,坐在自己腿上的孩子并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啊?

  郁楚仍是冷冷的盯着老头,他甚至没去弹落嘴角边已经结了一寸长的烟灰。而趁着老头的一愣神,小男孩机灵的从他的腿上跳了下来,然后一溜烟的跑到了郁楚的身边。但当他将将跑到郁楚的身边时,男孩忽然想起,这个看起来酷酷的家伙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然的话,刚才他为什么会拒绝象自己这么可爱的孩子呢?小男孩想到这里,扭头朝老头愤怒的挥了挥小拳头,然后飞快的跑向机舱的二层。

  一只烟已经燃尽,郁楚坐在那里却动都没动,一双淡漠的眼睛依然是牢牢的锁定在老头的脸上。老头起初躲闪着郁楚的眼光,但到后来却索性闭起了眼,大有一付我自安然而睡,其奈我何的架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头却忽然觉得从一旁射来的眼光仿佛具有穿透力。他能感觉出来,这眼光冷漠、残酷,甚至还有一丝说不出残忍!于是,老头心中凉意遽然而升,而这凉意又飞速的从内向外扩散,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在这保持恒温的机舱中,他的全身上下竟已是冷汗淋漓!

  老头忽然站起身来,一路小跑着向机舱深处的洗手间奔去,他实在是无法忍受了!郁楚的眼光就象是一只伺机而噬的毒蛇,让他心中充满了恐惧!而又因为这恐惧,他的膀胱在瞬间充盈,他已无法多坐上哪怕是一秒钟的时间,他感觉到自己几乎就要失禁了!他已经想好了,等从洗手间出来后就找个理由,让乘务员将自己座位调整到其他的机舱里去。实在不行,趁飞行器还在检修,干脆换乘下一个航班。

  看着老头匆匆的奔向洗手间,郁楚不由轻轻的笑了笑,他知道,很多人在压力和恐惧下都会产生一种无法遏制的尿意。而现在,这老头的的尿意似乎来的正是时候……

  郁楚站起身来,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无论如何,这该死的老头都应该受到一些惩罚!因为这家伙不仅是个龌龊的玻璃,而且还是个老玻璃!而且,这老玻璃绝对不应该在自己将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吵醒自己!

  尤其是第二点,绝对不可饶恕!

  

  <a href=http://www.cmfu.com>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