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天使

刺绝 码字赚钱 3251 2006.04.12 00:03

    

  厉阿努说到这里,又看向林毛毛:“对不起了,林四公子,我想你说的偶像应该就是顾先生吧?看来我只能让你失望了……呵呵,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顾先生呢,不瞒你说,他也是我的偶像哦!”

  林毛毛一脸的失望,撇了撇嘴刚想说什么时,却被林墒情打断了话语。林墒情笑道:“黄金战队的来历我自然知道,但厉先生也太自谦了,现在的黄金战队虽然不比当年的黄金战队,但迄今所取得的成绩也是让人心生赞叹的,我这‘大名鼎鼎’一说发自内心,绝不是恭维!”

  厉阿努笑道:“不敢,不敢,多谢林公子夸奖了。”

  林墒情说道:“厉先生,你就叫我的名字吧,不要一口一个公子的了。林家的人其实就是江湖人,没那么显贵,也没那么娇贵。”

  厉阿努笑道:“也好,我就叫你阿林吧,你要是觉得叫我阿努不合适,干脆就叫我一声阿努大哥吧。”

  林墒情笑道:“这样最好了……对了,阿努大哥,我听我二哥说,你现在好象也加入了猎人公会吧?”

  厉阿努点头道:“是啊,两年前我就加入了猎人公会,这也是我们新黄金战队成立后一项不成文的规矩,为的就是效仿当年的老黄金战队。当然,最主要的是我们这些人都是老黄金战队的追随者,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到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只可惜啊,我加入猎人公会的时间太短,而顾先生和他的队友们又神龙见首不见尾,至今我与顾先生仍是缘悭一面啊!”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林墒情的肩膀,又接着说道:“这不,这次我就被公会派来做漪萝绿小姐的保卫工作。在来之前,安德烈先生就特别交代我,要我向你们暗盟的人道歉,这原因嘛,就是前几次我们公会对你们暗盟的人不够重视,没有让你们直接参与保卫工作……”

  林墒情笑道:“其实我们暗盟所有的家族都知道,有你们猎人公会的人在,我们来这里就是走走过场,也算是兑现了当初的承诺。同时呢,这也是一个向高手学习的机会,否则的话,我们林家又哪敢让我这个新手来这里?”

  厉阿努呵呵笑道:“阿林啊,你可真会开玩笑,暗盟的历史比猎人公会还要久远,成员也全都是大世家、大家族。向我们学习?呵呵,我可认为你这是在故意讽刺我们哦!”

  林墒情脸一红,急道:“没有,没有,我真的没这个意思。”

  厉阿努笑道:“当然,当然,林兄弟别急,我知道你没有,开个玩笑而已。”

  厉阿努说道这里,弯腰一把抱起林毛毛,接着说道:“走吧,漪萝绿小姐要见你们,我这就带你们去。”

  林墒情瞪大了眼,结巴道:“漪……漪萝绿小姐要见我?”

  趴在厉阿努怀里的林毛毛来不及发出欢呼,立刻抓住林墒情话中的语病,嘻嘻笑道:“听清楚了三哥,漪萝绿姐姐是要见我们,可不是见某一个单独的‘我’哦!”

  林墒情的脸登时涨的通红,情急之下,相当怨毒的看了一眼林毛毛。而受这眼神的威胁,林毛毛也不敢再多嘴,只不断的吐着舌头,得意的做着鬼脸。厉阿努只吟吟的笑着向前走,对林墒情和林毛毛之间的表情只当是没看见。

  林墒情随厉阿努走出了会客室,走了一段路后,终于是忍不住问道:“阿努大哥,我们暗盟这次应该是有五个家族的代表来,我想知道,他们都来了吗?还有,和漪萝绿小姐的这次见面,他们也在吗?”

  厉阿努回答道:“这倒不是……你应该知道,漪萝绿小姐从不见外人,就连那些半年轮换一次的外勤轻易也见不到她。”

  林墒情惊讶的道:“这……这真是单独的会面?”

  厉阿努点了点头后,又忽然的笑了起来,说道:“哈哈,不怕实话告诉你,阿林,这次漪萝绿小姐的原意,真的是要单独见一个人,而你呢,却是沾了他的光。”

  林墒情不由疑惑:“我沾了别人的光?怎么会呢,这里没别人了啊?”

  林毛毛嘻嘻笑道:“笨,笨,笨,真是个大苯瓜!你当然是沾毛毛的光啊,你想想,象毛毛这么可爱的小孩儿,谁会不喜欢呢?”

  林墒情白了他一眼,正要说话时,厉阿努却笑道:“阿哥未必笨,但我们的毛毛却真是聪明,你说对了,漪萝绿小姐要见的正是你!”

  林墒情奇道:“她要见毛毛?这是为什么啊?”

  厉阿努笑道:“我也不太清楚,她就是这么吩咐的,你们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林墒情心中虽然疑惑,却再不多话,一路跟着厉阿努来到了这家酒店的顶层。酒店的顶层是一座规模颇为壮观的花园,花园的格局是典型的欧式风格,简约却显大气。又因为这楼层极高,一眼望去,那蓝天白云仿佛就在眼前,和着近处葱郁的花草树木,这里简直就是一座空中花园!

  林墒情虽是见过世面的世家子弟,但这样的人工美景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轻轻的吸了口气,想要感叹一声,但就在这时,当他的眼眸滑向这花园右边的一瞬间,他忽然窒息了!

  那是花园临近栏杆的一角,在那里,瓦蓝色的天幕是绝佳的背景,而悠悠的白云则在远处优游的飘荡……天高风徐,而风来时,又吹起一袭裙角悠扬……裙是纱裙,纱做乳白,这乳白色的纱裙随风悠扬,又于这风中勾勒出一个俏丽、飘逸的身影!

  这……这就是漪萝绿吗?看着这身影,林墒情不由痴痴的问着自己。

  风悠悠的吹拂着,不仅荡漾起这飘逸的纱裙,也摇曳起那一肩白金色的长发。长发于这风中竟是凌乱的,但唯其如此,才更显让人窒息的美。而在那仿佛永不曾摘下的纱巾上,一双水蓝色的眼眸却又那般的安宁、淡然且又幽深!

  是的,这就是漪萝绿,天下间独一无二的歌者---漪萝绿!

  漪萝绿在这风中静静的站立着,她的脚下是一方绿色的草地,而在那袭纱裙下却是一双赤足。这足莹白如玉,徜徉在那浓郁的绿色中,竟给人以一种眩目的灿烂!

  厉阿努放下手中的林毛毛,看向林墒情轻声说道:“阿林,漪萝绿小姐等在那里,你们自己过去吧。”

  林墒情依然没有说话,他痴痴的望着,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此刻,他的心剧烈的跳着,血液也急速的向脑部上涌,他甚至无法做好最简单的调息。

  “哇,漪萝绿姐姐是天使耶!”一旁的林毛毛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后,飞快的向前跑去。但刚跑出两步后,却又停住,咯咯的坏笑着跑回拉起林墒情的手。“苯瓜哥哥,和毛毛一起去啊,漪萝绿姐姐这么漂亮,毛毛一个人去会很害羞的。”

  林墒情不由苦笑一声,他看着林毛毛热切的眼神,心中多少有些感动。他这个最小的弟弟虽然淘气、顽劣,且又喜欢捉弄自己,但在这种时刻,幼小的他居然知道体贴自己这个做哥哥的,这实在是让他有些意外。他又看了一眼远处的漪萝绿,心中却油然而起一丝自惭形秽的感觉。

  犹豫再三,林墒情终是轻轻叹了口气,放开林毛毛的手,轻声说道:“毛毛,你自己去吧,漪萝绿小姐要见的是你。我……我远远的看着就好了。”

  林毛毛一楞,随即学着林墒情的样子叹了口气,又老气横秋的摇了摇头,那表情中,竟有一丝情何以堪的味道。只是他这表情还没做完,却又哈哈的一乐,依旧是一蹦一跳的向着漪萝绿的方向跑了过去。

  一旁的厉阿努看着人小鬼大的林毛毛跑远后,拍了拍林墒情的肩膀,笑道:“兄弟,你的心思我了解,你也不用失落。要知道,不是谁都有勇气面对漪萝绿小姐的,在她面前,除了纯真的孩子,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林墒情点了点头,张口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化成一声叹息,终是没有开口。

  厉阿努见林墒情情绪不高,笑道:“对了,你这弟弟今年多大了?”

  林墒情答道:“四岁半了。”

  厉阿努笑道:“才四岁半吗?了不得,了不得,这孩子要是到了你这年龄,怕是要成人精了啊!真不知道,他的那些鬼灵心思都是跟谁学来?唉,现在的小孩子啊,难道真的是什么都懂一点吗?”

  林墒情苦笑一声,又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漪萝绿,说道:“阿努大哥,你带我去见见其他的人吧,尤其是暗盟的人。按照规定,我们暗盟的人应该是管外勤的,你最好是领着我们熟悉一下地形。”

  厉阿努说道:“这样也好,虽然你们暗盟的人彼此间都很熟悉,但在陌生的地理环境里,必要的磨合也是需要的……咱们这就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