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黑暗

刺绝 码字赚钱 3339 2006.03.25 11:38

    

  礼堂前的石阶一共是十八级,郁楚与顾沐缓步而上。

  此时,夜色浓郁。偌大一个礼堂前,除了两人的脚步声和远处隐隐传来的夏虫轻鸣声,竟然再没有其它的声息。

  郁楚站在礼堂朱红色的大门前,左右望了一眼,犹豫片刻后终于忍不问道:“你要办的事情,不会是……不会是来捉鬼的吧?”

  顾沐问道:“为什么会这么问?”

  郁楚无奈的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既然有契斯人,异能者,我想现在真出来个什么鬼怪之类的,我也就当做是看戏了……再说这礼堂里也确实有一些闹鬼的传闻。”

  顾沐笑了笑:“差不多吧,形象一点的说,我现在做的就是去捉鬼。”

  郁楚一呆:“听你这意思,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顾沐伸手推开礼堂那扇朱红色的大门。“鬼之一说,虽然虚无飘渺,但它流传这么久,也绝不是空穴来风。只不过,人们在述说鬼怪的时候,不免有些唯心,也掺杂了太多的个人因素。如敬畏,又如恐惧,总之一句话,鬼怪的来由是建立在人们的无知之上的。”

  进入礼堂后,巨大的空间里所包容的黑暗让郁楚不由一窒,他伸手摸索着想要去开灯,但却被顾沐制止了。

  “用不着开灯,这里还是有些光线的,你适应一下就可以了。”

  黑暗中,郁楚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刚才说,人们在谈论鬼怪的时候,有着太多的唯心的因素在里面,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鬼怪呢?”

  顾沐笑道:“从这个角度说,就是这么一个结论。”

  郁楚微微皱起了眉毛,说道:“那我们现在又是在干什么呢,难道……难道这所谓的鬼魂是人为造出来的,而你又是来揭穿它的?”

  “你怎么会这么想?”顾沐楞了一楞,随即笑道:“不,当然不是这样……其实我刚才说过了,关于鬼怪的传说并不是空穴来风,它的存在也是有着某种凭据的。只是人们看事物总是流于表象,而没有深刻的去探究它的质理。当然了,鬼怪一说,已经流传了数千年,而在远古时代,人们是没有能力去探究它的质理。”

  黑暗中,有光线从礼堂被封闭的窗户中透了进来,这窗户封闭的并不严密,只简单的用木板钉住,大约是为了防止某个胆大妄为的学生翻窗进入而草草封住。礼堂外的天空有月,这月光虽然并不十分的清澈绚烂,但从礼堂外的树木中透过,再从木板的缝隙间穿过,也依然让现在的郁楚看清楚了这礼堂中大致的格局。

  礼堂中的桌椅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郁楚用手指在身旁的椅子上轻轻划过,依然皱着眉,说道:“表象和质理?你的意思我还是不太明白……”

  顾沐慢慢的向礼堂内走着,眼睛也四处梭巡着,离开郁楚大约七八米的时候,忽然转身说道:“见过坟场里的鬼火吗?”

  郁楚点头道:“见过,在郊区就有一个相当古老的坟场。”

  顾沐转身继续走着:“那么你对这鬼火又是怎么看的呢?它的表象是什么,而它的质理又是什么呢?”

  郁楚不由沉吟起来……顾沐的问题对于他来说,并不成为一个问题,只要稍稍有点化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这所谓的鬼火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只是他不清楚,自己到底应该怎样来应答这个问题,他相信,顾沐的问题绝不会如此的简单。

  月光渐渐清晰,郁楚已经可以看清远处的桌椅了。在礼堂的讲台上,顾沐缓缓的踱着步,在他的身后,巨大的红色布幔挂满了蛛丝,有风透过窗缝轻轻而来,摇曳着这蛛丝徐徐拂动。讲台的地板因为年久衰败,随着顾沐的的脚步也正发出阵阵有节奏的的呻吟声。只是这吱嘎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里,听在耳中,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之感。

  或许简单的问题给自己想复杂了吧,郁楚摇着头看了一眼讲台,抬脚向前走去。他打算放弃自己过于简单的答案,请顾沐直接给自己一个回答。

  “看来,思考这玩意到底不是自己的长项,要是胖子在这里的话,或许已经有了答案吧。”郁楚边走边无奈的想着。

  这时,礼堂外忽然起了一阵大风,这风来的突兀,不仅吹乱了原本微微摇曳的树枝,也吹散了那透过枝叶间的月光。月光散乱,这礼堂内也为之一暗,郁楚正想着心思,光线突然暗淡时,他不由微微一楞,而这一楞间,脚步没来得及收,恰好碰翻了身边的椅子。

  这风来突兀,但去的也快,不过片刻的时间,这礼堂内又漫起了并不算明晰的月光。郁楚皱着眉头,弯腰扶起了椅子,但直起身望向讲台时,原本站在那里的顾沐竟早没了踪影。

  这礼堂郁楚只来过几次,内里的格局并不十分的清楚,除了这礼堂的大堂外,他只知道讲台后还有着不小的空间。但是,他却从没有涉足过。

  或许,顾沐是去了后面吧。踏着讲台上铺陈的木板,听着那吱嘎的呻吟声,郁楚没有半分的犹豫就从布幔中钻了过去,他甚至懒的多走几步,从讲台的侧道进入。

  讲台后的空间显然密封度更好,站在那里,郁楚花了好几分钟才让自己适应了这里面的光线。

  出乎郁楚意料的是,此时他身处的空间并不如想象中的大,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几十平米的房间。但是等他的视线可以看的更远一点的时候,他又发现,在这房间的正前方还有着一条笔直的走廊。只是这走廊里有着更为浓密的黑暗,一眼望去,仿佛永远也看不到尽头。尽管郁楚看不穿这走廊里的黑暗,但是凭着对这礼堂大体格局的推断,他已经知道在这走廊的两旁,必然有着若干的房间。

  站在走廊前,郁楚无奈的掏出了打火机,他在想,如果自己也能象顾沐那样可以从无尽的空间中攫取一团火焰的话,倒是一件相当有意思的事情。至少,现在就不用担心这塑料做的火机会被本身的热度所融化,至于以后,也不会为某个时刻里有烟无火而懊恼了。

  在手中摇曳的火光中,郁楚推开了走廊左边的第一扇门。

  门里并没有什么,这只是一间空荡的屋子而已,除了灰尘和密布的蛛丝,也只有几缕从窗缝中透进的月光。郁楚看了一会儿,并没有进去,而是又推开走廊了右边的门。但这门后也依然没有什么,和刚才的那间屋子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背向了月光,这间屋子显得更加的黑暗而已。

  一连七八个房间都同样如此,郁楚依然没有发现什么,也没有看见顾沐的踪影。站在走廊中,他忽然有些犹豫,因为他发现走廊中同样有着一层薄薄的灰尘,但令他奇怪的是,这灰尘上竟然没有任何的痕迹。

  顾沐呢,顾沐去哪里了?如果顾沐刚才从这里经过的话,那么这里就应该留下一串足迹才对。但现在,这里却什么都没有!很显然,走廊上的灰尘除了证明这里被荒弃已久之外,只表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顾沐不仅没有从这里经过,而且是凭空的消失了。

  火机的上端已经微微发烫,郁楚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拇指。

  没有了火光,这里是一片绝对的黑暗,郁楚甚至看不清自己的身影。在这黑暗中,郁楚的呼吸不由沉重起来,他在想,自己还有没有必要再继续走下去呢?

  黑暗似乎总是意味着孤独和恐惧,尤其是在这样绝对的黑暗里。郁楚微微的皱起了眉,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心中正缓缓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这种情绪让他厌恶,让他不安,因为他觉得这样的情绪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毫无疑问,这种让他厌恶和不安的情绪正是恐惧。

  郁楚忽然冷笑起来,他笑这无尽的黑暗,笑自己的恐惧,也笑今夜所发生的一切。去他妈的什么的契斯人,去他妈的什么的异能者,也去他妈的偷窥者胡天林和这故弄玄虚的顾沐!

  郁楚转身欲走……顾沐所描述的世界虽然令他向往、好奇,但就在通往这个世界的门即将被打开的一瞬间,他忽然有了种厌恶的感觉。他不喜欢在别人的指引下行进,尤其厌恶这种故弄玄虚的方式。刚才那一瞬间所产生的恐惧,让他明白了顾沐突然离去的原因。他很清楚,在自己背后的某个地方,顾沐一定会隐藏在那里。

  只是这样的隐藏究竟包含着什么用意呢?是刻意让自己面对某个可以让人产生恐惧的未知事物,还是带着戏谑的心理来考量自己?

  郁楚决定不再多想,他也懒的再想,无论在什么情形下,他都不喜欢别人用观察者的目光来注视自己。因为这会让他觉得自己象个白痴,或是一只实验台上的小白鼠,他更愿意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但就在这转身的一刹那,这包容着郁楚的黑暗中忽然传出‘叮咚’的琴声,这声音短促、微弱,存在的时间绝不超过一秒钟,但它却不可遏制的攥攫住了郁楚的心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