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刺绝

码字赚钱

  • 都市

    类型
  • 2006.03.20上架
  • 17.92

    连载(字)

28.64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刺绝》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生意

刺绝 码字赚钱 2847 2006.03.21 14:33

    J市大学的足球场和24号男生宿舍楼仅一墙之隔,从宿舍楼的二层就可以清楚的看见球场的每一个角落。

  某年某月的这一天,正午的阳光照在J大校园内,令人汗流浃背的同时还有一种让人昏昏欲

  睡的感觉。郁楚从胖子的宿舍里慢慢的走了出来。夏日里的阳光照例是肆无忌惮的喷薄着,并没有因为人们的厌恶而稍加收敛。但这样的阳光却没有使郁楚的心情变坏,现在的他甚至很是享受这样的高温,因为经过长达两个星期的‘失业期’后,今天他终于有事可做了。

  有事情做就意味着有钱可赚,用胖子的话来说,赚钱总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胖子姓朱,叫朱有泪,一个相当奇怪的名字。但这奇怪的名字也是有因由的,他是一个弃儿,十个月大的时候就被J市的孤儿院收养。和大多数孤儿院的孩子一样,他是随着院里某位阿姨姓的。至于‘有泪’这个古怪名字,是因为他来到孤儿院的时候,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项链的坠饰是一枚酷似泪滴的黑色的玉石。因这种种,在朱有泪三岁的生日那天,他就算是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名字。当然,按照孤儿院的惯例,这所谓的生日也就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孤儿院的日子。

  郁楚也算是J大的学生,至少两年前还是,因为那时他还没有递交退学报告。因为某种原因,他离开了这里,在附近的一所公寓楼里住了下来。他今天来J大是因为上午接到胖子的电话,胖子说接了一单生意,让他中午过来确认一下。朱有泪是郁楚在J大曾经的室友,也是他唯一的朋友。而现在,用胖子的话来说,他算是郁楚的经纪人和搭档。

  对于胖子的这种说法,郁楚觉得有些无可奈何。搭档也就算了,但他不明白这个经纪人算是怎么回事。所谓经纪人自然是指在经济活动中,以收取佣金为目的,为促成他人交易而从事居间、行纪或代理服务的中间人。简单的来说,胖子应该是一个帮郁楚赚钱的人。但实际上,这两年来,除了郁楚在生活上的必要开支外,胖子几乎就没有多给他一毛钱!但郁楚并不在乎这个,事实上他也知道这钱的去向,他唯一不齿胖子的、或者说是由衷佩服的就是这家伙的厚脸皮。他总是感叹,这人的脸皮难道真的可以长到和城墙一样的厚吗!和历史上或是小说里所有的稍有名气的胖子一样,郁楚所认识的这个胖子,身体里毫无例外的带有一种狡诈和阴险的因子。而且,胖子同学对《诗经.周南》里的‘关雎’一节也有着相当的研究和衍生出的‘独特’心得。关于这一点,郁楚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24号宿舍楼与球场间的这堵墙是一面老旧的砖墙,它是J大建校时的外墙,按年龄算,它甚至比这校园内最老的人还要老几十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校园的面积在不断的扩大,这堵墙也渐渐的由外墙变成了内墙,最后终于升华成一道独特的风景。它的存在除了实际的作用之外,同时也印证着这所著名学府悠久的历史。

  这堵墙高有两米,墙头上还残存着一些细小的玻璃渣,这是当年用来防盗用的。现在这个时刻,炎热的气温让这面墙的周围一片空荡,所有的人似乎都消失了。郁楚站在这堵墙下心里有些茫然,墙的对面就是操场,如果从这里翻过去的话,至少可以节省十分钟的路程。但这并不是郁楚所要考虑的……半分钟后,他微微摇了摇头,倒退了一步,随即纵身跃起用左手搭住墙头,脚尖在墙壁轻轻一点,相当轻松的就翻过了这堵两米高的墙。这轻轻的一跃,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除了一搭一点外,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没有接触到这堵墙。

  这堵墙早就翻了无数次,有这样的效果郁楚并不奇怪。现在,他站在围墙的另一面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手心被墙头的玻璃渣划开了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正点点的外渗着……

  看着这血,郁楚不禁叹了口气……这墙头有玻璃渣他不是不知道,他也清楚,这玻璃渣必然会划破他的手掌。这几年来,他的手掌已被这玻璃渣割了无数道的伤口,但尽管如此,他每次去球场时,只要周围没有人,他依然会从这墙头翻过。他并不是受虐狂,也从来没将痛苦当成过享受,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希望某一天里会惊喜的发现,这划开的伤口能象普通人一样去自然的愈合!

  但这终究是一个奢望!他很清楚,这被玻璃渣划开的伤口只要不是开放型的伤口,又或是没有伤及到主血管,那么最多十秒钟后,它就会自动愈合,而且不会留下丝毫的伤痕。这或许是种很神奇的现象,但对郁楚来说,这却是痛苦的根源,同时也是他的秘密!

  这是一个真正的秘密,没有任何的人知道,所有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他的父母、他的叔父,还有他所有的亲人……

  郁楚已经记不清父母的样子,母亲是生他时难产而死,而父亲离开这个世界时,他也才五岁。郁楚是由叔父抚养大的,但两年前,叔父也离开了他,和郁楚的父亲以及郁家所有逝去的人一样,他的叔父也没能活过四十岁。在那一年里,郁楚退学了!

  郁家的人都有这种看似神奇的再生功能,但同样的,他们也都有早衰的痼疾。郁楚的父亲,祖父都是因为这种痼疾而早早的离开这个世界,他们之间没有一个能活过四十岁!有一定医理知识的郁楚知道,发生在自己和郁家人身上的这种异常现象,实际上就是体内细胞代谢加速的结果。而必然的,这种代谢的异常也导致了生命的短促。有时候,郁楚觉得在极为短促的生命里,郁氏一脉还能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因为四十岁只是一个极限,在他的长辈中,活不过二十、三十岁的大有人在,甚至还有很多人在襁褓之中就夭折了。

  现在,郁氏一脉只剩下郁楚一人,而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活多久……十年,还是二十年呢?墙头下,郁楚茫然的摇了摇头,随后抬眼望向那一片碧莹莹的草地,在草地的另一端,应该有着一位姓林的学生在等着他。那是他今天要见的客户。郁楚摸出一只烟点上,心里感叹着这生活总是他妈的要继续,胖子最近好象总嚷嚷着又缺钱了。

  草地上并没有其他的人,只有一位瘦弱的男孩站在球门内,用怯怯的眼光看向正朝他走来的郁楚。这是个炎热的夏日的午后,但这操场上依然有风吹过,这风躁热,掠过人的发间,让人心生一种莫名的焦躁。风穿过这男孩的身体,扬起他的衣摆,显出一片空空荡荡。郁楚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男孩,心中很是怀疑他究竟有没有发育完全。

  郁楚问道:“姓林?”

  男孩忙不迭的点头,很显然,他有些畏惧眼前的这位曾经的‘学长’,关于郁楚的传闻他听的实在是太多了。虽然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在远处见过郁楚,但直接面对时,他无法让自己不感到畏惧,尤其是当郁楚那双淡漠而略显空洞的眼眸直视他的时候。

  “是……是姓林,我叫……”男孩怯怯的回答着,想要更进一步的介绍自己。

  郁楚打断了他的话:“行了,不用往下说了,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

  男孩已经手足无措,结巴着问道:“那……那该说什么?”

  郁楚用手指在球门柱上有节奏的敲击着:“我只要对方的名字和他们活动的区域。”

  男孩捏紧了拳头,脸上有一丝的忿色:“是……是十三街区一个叫‘四少’的人。”

  “十三街区的四少吗?”郁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妈的,缘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