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凤影侠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最终章 天理共起义 血色照残阳

凤影侠踪 山木大叔 3725 2019.07.02 16:22

  他真没想到八卦圆竟是这般软骨头,有失前辈尊严,故此罗汉手运气立身,纵了过来。

  又见八卦圆出手得胜,方知八卦圆苦求是假,他乘其不备点中了贵妃方琼穴道。

  罗汉手不由空中大赞一声:“八老前辈才技双全,老弟实感钦佩!“罗汉手双掌猛砸下来。

  方琼虽被点中二穴,但在跪倒之时,疾用“玉玄真气“推宫过血,解了穴道。方琼心头更是恼恨至极,只见八卦圆五指袭来,罗汉手双掌也从空中砸下,方琼变招来之不及,疾施“白蝴蝶手“,双掌擒住八卦圆五指,力透掌心一搓,五指均碎,八卦圆惨叫一声滚到一旁。

  罗汉手双掌砸到,方琼又施“圆禅功“绝技“十字劫脚“,双手向上一叉成十字,架住罗汉手双掌,疾跟一招“混六一气“,双手顺劲下压一抖而出,把罗汉手摔出丈外。方琼也感一阵不适涌上心头,双手疼痛难忍,方琼顿知内气已被罗汉手发气挫伤,方琼疾运“玉玄真气“,但操之过急,心念不一,气流紊乱起来,人扑倒在地。八卦圆五指均碎,已成了秃掌,独臂提也提不起来,他知道独臂已废。

  罗汉手滚了过来,双手扣着“虎步鹤形针“,吼道:“八老前辈,我俩只有联手才能废掉这贵妃方琼,我发“少林大易筋经“,用气也奈何不了这贵妃!只有用这暗器结果她,好让八老前辈获镖归山。

  要不,我俩必死她手无疑!“说毕,罗汉手站了起来。八卦圆心中一凛,罗汉手心高气傲,从不服输,和武林领袖无极仙翁都敢以死拚斗,毫无畏缩,此时却如此害怕这贵妃方琼。八卦圆心中也不得不承认这贵妃方琼厉害无比。

  但他心中更恼恨罗汉手坏了大事,八卦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不可一世之态,他还想拨起那龙雄宝镖,忙答道:“冷老弟言之有理,废了贵妃方琼,你也能功成名就,稳坐侍卫总管那把宝椅!哈哈哈!“八卦圆笑了起来,罗汉手也笑了起来,八卦圆又笑道:“冷老弟可用“五势梅桩“和“九枝子“配合“虎步鹤形针“取其上,下三路,我双手虽废,可用师门绝技“九宫神形腿“,专攻其中三路,我俩只要配合巧妙,天衣无缝,贵妃方琼定死无疑!“两人大笑着纵上前来,猛地收住笑容,但见贵妃方琼扑倒在地,他俩面面相觑,踌躇不前,贵妃方琼惯会倒地佯死,他俩上当吃亏不小。

  但那龙雄宝镖异光闪,似乎在召唤八卦圆。八卦圆那管罗汉手死活,用话激将道:“冷老弟,罗汉手盖世无双,何曾畏缩不前过,若不是我……“还未等八卦圆话说完,罗汉手抢过话头:“八老前辈伤势过重,小弟先上,八老前辈稍候!“罗汉手暗扣“虎步鹤形针“疾上前去。

  八卦圆生恐罗汉手先夺其镖,疾抢在其先,还未落定,猛见方琼翻身而起,身法之快,世所罕见。罗汉手和八卦圆两人心头不由暗暗吃惊,疾展开各门绝技猛攻而上。方琼招架不及,连连败退,但始终不离开这龙雄宝镖和陈大侠尸体,她身上已被八卦圆踢中几脚,险乎中了“虎步鹤形针“。方琼一见“虎步鹤形针“,双眼都快喷出火来,左腿关节又被八卦圆踢中,跪倒在地。

  八卦圆和罗汉手狂笑起来,各施平生劲气袭到。突然一道金光一闪,一条金鞭从方琼腰间飞出,闪电般的击掉罗汉手双掌暗扣的“虎步鹤形针“。八卦圆疾忙闪退在罗汉手身后,走起“九宫神形步“,他深知这“金丝软鞭点穴器“厉害无比,专打穴位。罗汉手已走起梅花步,只见方琼抖开“金丝饮鞭点穴器“急如闪电,快如疾风,飘逸如惊鸿初飞,迅猛似虎出山林,神形合一。忽儿抛打横扫,忽儿近抽上绞,似棍棒敲,戳。劈、撩,又似软剑抽,绞,套,勒,风声呼呼,变化莫测。霎时已使罗汉手和八卦圆体无完肤,满身血污。罗汉手早豁出命了,八卦圆只想逃命,拨走龙雄宝镖。方琼此时杀性大起,要把这两个仇人致死,竟使出了此鞭绝技“白蛇吐蕊“,把两人抽翻在地。八卦圆借势一滚,己滚到龙雄宝镖旁,一只秃掌向龙雄宝镖伸去,方琼大叫一声,抽鞭回身。软鞭却被罗汉手腾空抢住,一招“九枝子“绝技“腾空鸳鸯腿“,踢飞“金丝软鞭点穴器“,右脚又向贵妃方琼头部袭去,这一招甚为险毒。

  此九枝子乃“北腿之杰“,为宋朝邓良按珠算九规所创,后传至周桐,岳飞,变为“九堂戳脚“,在江湖上失传,罗汉手却在白鹤观得此技,此时出招就胜。方琼因护着龙雄宝镖,“金丝软鞭点穴器“撒手而飞,她又被罗汉手一脚踢倒坠地,护住了龙雄宝镖,疾出“无极玄空手“,将八卦圆抛出数丈。八卦圆又滚地而起,生恐让罗汉手抢在其前夺走龙雄宝镖、三人又混战一团。八卦圆脱身不得,竟施出一种他还不知其厉害的功法,这功法后来被徐矮子取名为“自然门“。这时八卦圆呼气即出,比“九宫神形步“还随心所欲,方琼己处下风,罗汉手行如游龙,走起“五势梅花桩“绝步“八方群步“,忽左忽右,忽进忽退,行如风,进如钉,击如鞭,声左击右,随东就西,一时使方琼如入五尺雾中难辨其路,被罗汉手一“拧拳“击中,踉跄几步,又被八卦圆连环脚击中,滚翻在地。罗汉手八卦圆不舍地跟踪而至,方琼被打得半死不活,她挣扎着从地上坐起身,疾提“玉玄真气“,劲贯两臂,气分阴阳,双手疾出,对准猛冲上来的罗汉手八卦圆,腾空而起,平身如飞撞出,双掌在前,右手一招“鹰鹤群舞“,左手一招“雪云翻滚“。

  只听八卦圆“啊“地一声摔出丈外,方琼知其被击中“啊“氏穴位。此穴位从不固定,浑身游荡,凡被击中,疼痛难忍。罗汉手也跌翻在地,他只感腹部“冬“的一响,“丹田“被点中,顿感“周天“气封、“会阴“闭死。原来方琼用的是绝技,右手对罗汉手施的是“断门点穴“法,一指点三穴,击“丹田“,封“周天“,闭“会阴“。罗汉手拼死命,才稳住一口气,调息一阵,又向皇妃方琼步步逼近。方琼全身瘫软,劲气已尽,跌倒在鎏金钢节银香炉旁,她还是挣扎着坐起身。

  只见八卦圆纵身而起,竟抢在罗汉手之前,纵向方琼。方琼此时已无还手之力,她真不明白这两个败类怎么打不死,她绝望地睁着双眼,被罗汉手抓伤之腿疼彻心底,无法抑制。方琼身不由己的向后倒去,但手触鎏金钢节银香炉,她喜出望外地抓住鎏金钢节银香炉,拚尽全力将其竖起,掀动机括,炉盖爆出一阵火光,飞出星星点点。八卦圆本在罗汉手前,欲打死贵妃方琼,提步先登抢那龙雄宝镖,眼看就要得手,一见方琼抓起鎏金钢节银香炉,八卦圆知其“玄极灸“厉害,疾闪退罗汉手身后,让罗汉手往前纵。罗汉手显然看见星星点点激飞而来,本可以闪身躲脱,但他心一横,竟用起“金钟罩“和“罗汉气功“,挺身迎上,仰天长笑,那知这星星点点“嗤嗤“声不绝于耳,如雪花盖顶,尽往毛细血孔钻。罗汉手顿觉浑身奇痒无比,接着就是奇痛难受。

  罗汉手知自己“金钟罩“已被暗器所破,狂怒地大吼一声,破口骂道:“老子死也要你尝尝罗汉手滋味!“说着迅雷不及掩耳地扑向贵妃方琼。方琼挥起鎏金钢节银香炉往上一格,鎏金钢节银香炉被罗汉手劈断。罗汉手又咆哮一声,左手抓起贵妃方琼,劲透五指,如五把小刀,插进贵妃方琼腰部,并力一撕,把贵妃方琼摔了出去。方琼虽被罗汉手抓起,但她的“玉玄真气“还在运行,吞腰化解了罗汉手这一著名毒招“罗汉折腰“。

  但方琼还是感到腰部奇疼,仿佛骨都已撕碎。方琼跌落在龙雄宝镖前,只觉得天昏地暗,头晕脑胀,人直往下坠,但她见八卦圆又来夺镖,罗汉手也踉踉跄跄扑了上来,象两个鬼魂,方琼只觉脑中一轰,仿佛父亲无极仙翁催道:“女儿方琼,为何不飞镖,报你父母之仇!“方琼顿时心中一亮,双目喷出复仇的从焰,拨出怀中宝镖,方琼正想爬进一步。去拨那龙雄宝镖,那知罗汉手八卦圆相逼甚近,方琼疾忙一个“就地十八滚“,人睡地上,仰身掷出手中之镖,同时用脚踢起龙雄宝镖,真如“白蛇吐蕊“,只见两道蓝光破空而来,给晚霞一照,光芒闪烁,似乎成了二道小小的彩虹,那龙雄宝镖追上前镖,两支宝镖激撞一下,“嗡“声不绝,好不亲热,近两百年未在一起,真是“龙戏凤妃“,双镖并齐激飞,八卦圆高兴得不知所措,竟伸秃掌抢这双镖,那知双镖“飕“地一声,寒光一灿,两只宝镖洞穿八卦圆胸背,又飞向罗汉手,罗汉手此时已奄奄一息,但他毫不畏惧,竟用“罗汉手法“去擒双镖。双镖一声铮响,穿透罗汉手双掌,还未等罗汉手倒下,早已双双洞穿胸背,罗汉手一声惨叫,倒地身亡。宝镖又飞回,方琼撑起身子,双手接住,凝神一看,不觉一凛,刃身隐隐发出蓝光,光芒特异,在暮色中格外闪亮。

  方琼不由对着宝镖狂笑起来,她心中想到都是为这对宝镖,害得我父母双亡,亲人丧尽。方琼正想拚尽全力碾碎这对宝镖,猛然想起父亲遗言:“取出镖后,杀进清廷,为你死去的母亲漠河侠霓报仇!“方琼恼恨地把双镖插进土中,掏出银匣摔在地上,她无限悲伤地挪动身子,抱起“天山长琴“,欲弹出满腔悲愤,谁知用力过猛,内劲潜贯五指,琴弦“崩冬“一声折断,方琼的心也碎了。

  这一场恶战,牦尽方琼心力,况她悲痛欲绝,弦断人晕。不知过了多少时辰,方琼仿佛在梦境中听见有人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她挣扎着爬起来,发现静云师尼含笑立在她身旁,她再也抑制不住一腔激情,扑向静云师尼,喊了一声“师太“,便哭成泪人儿。师太抚摸着她一头柔软的青丝,缄默不语。她要让这历经磨难的孩子,尽情发泄出她的恩、怨,悲伤和交织着仇恨的感情。师太用手将方琼的泪水拭干。方琼抬起那美丽的脸庞,两眼凝视着这唯一的亲人。

  师太似有所思,像对自己又像对方琼说道:“人生虽然易逝,生命都是循环不息和永恒的。孩子,我们走吧,天理会起事的日子快到了!“夕阳坠进了深山,连最后一抹晚霞也被黑暗吞噬,那对宝镖寒光灿灿,宛如两道闪电划破这沉沉黑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