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魔都奶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变异的水手

魔都奶爸 小虫不飞 2465 2019.10.19 20:06

  迄今为止,露西娅是第一个认识林逸前任本来面目的人。

  如果露西娅对福莱恩,或者是凯文.道格有足够的了解的话,林逸通过她会知道一些关于他这位前任的更多秘密,从而判断福来恩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露西亚骂了他一句‘禽兽’之后,就没了下文,好久都没说话。

  林逸纳闷的问,“怎么不说了?”

  “有什么好说的!”露西娅一句话怼了回来。

  林逸皱眉,尽量的融入福莱恩的角色,“露西娅,如果我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现在给你诚恳的道歉,如果你为安妮着想的话,可不可以原谅我?”

  “原谅你?”

  露西娅冷笑,“你毁了我的一切,让我变得不人不鬼,被人囚禁了五年,受尽了屈辱和折磨,一句话就想让我原谅你?”

  “如果这些事我还记得的话,我不会让你被索菲娅囚禁的,起码为安妮着想,让她有个妈,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

  “这话也只有你自己相信,我是不会信的。”

  “你不信算了,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露西娅又不说话了,长出了一口气,

  这个男人带给她的伤害太深了,她甚至有点恐惧这个人,

  她跟这个男人相处了一年多,是在被他幽禁的前提下,被迫与他生活在一起的。

  她甚至连这个男人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

  那一年,她生下了安妮,

  然后,这个男人就抱走了安妮,销声匿迹,无情的抛弃了她,

  她失去了一切,正当她最虚弱的时候,索菲娅突然出现控制了她,囚禁了她……

  这个男人给她的伤害,怎么能原谅?

  她恨不得杀了这个禽兽!

  如果能力还在的话……

  两人都不说话了,静的能听到心跳声。

  夜已深,

  ‘凯撒号’减慢了航速,主控室只剩老船长杰克.琼斯和水手维克多,大副帕麦罗和另一名水手沃克休息去了,四个人两班倒,俩小时一轮。

  这次航程一万多海里,需要十几天的时间,‘凯撒号’虽然是一艘小型游轮,但燃油储备量很充足,续航能力强劲,完全能满足长途远航的要求。

  最主要的问题是,杰克.琼斯是第一次跑这条航线,据说沿途还有海盗出没,公司老板之所以接下这单生意,是因为凯奇出钱多。

  为了钱,老板会逼着这些员工铤而走险。

  当然,琼斯他们的报酬是非常丰厚的。

  所以他们四个非常小心谨慎,日夜兼程,轮班操作。

  驾驶游轮是很枯燥的,绝不是电影中乘风破浪有着劲爆背景音乐的豪迈潇洒,在茫茫大海中孤独的行驶,会感到非常的寂寞乏味。

  游轮一直开着自动导航系统,航速已经设定,琼斯坐在主控台前的椅子上打瞌睡,水手维克多拿着半瓶酒不时仰头竖一口,眼神茫然的看着窗外的海面。

  一阵尿意袭来,维克多起身拎着酒瓶子出了主控室,直接到了栏杆旁,对着大海拉开裤链,开闸放水。

  一股热流飘洒进大海的怀抱,维克多举起酒瓶子仰头喝了一口,低头的瞬间忽然愣住了,

  栏杆上不知什么时候落着一只猫头鹰,

  猫头鹰两只圆滚滚的眼睛看着维克多,一只眼突然眨巴了一下,像极了一个美女冲他抛媚眼的感觉。

  维克多头皮发麻,他刚出来的时候,明明什么都没有,

  这是在茫茫大海上,哪来的猫头鹰?

  猫头鹰在喀斯特帝国居民心目中是一种不祥的鸟类,

  在古老传说中。猫头鹰是邪恶女巫的宠物,会给人带来灾难与不幸。

  如果猫头鹰在晚上到某一家啼鸣,不出三天,这家就会死人。

  见到这种鸟就更晦气了。

  维克多二话不说,抡起酒瓶子砸了过去,

  猫头鹰双翼一震,嗖地飞上了夜空,

  维克多这一活动,当场尿了自己一身,他双臂张开低头看着胯间,愤怒地骂了一声,“艹!”

  他手忙脚乱的收拾残局,忽然看到栏杆外的海面上,海水诡异的迸涌起来,仿佛海底有个喷泉,一股水流咕嘟嘟泛起,越升越高,眨眼间一条巨大的水柱旋起,呼啸扑向船舷。

  维克多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极速后退,

  水柱顶端,浪花飞溅,一个血盆大口突然张开,露出森森利齿,将维克多一口吞噬,嗖地缩了回去,

  水柱缓缓降落,消失在海面上,甲板上一只酒瓶滴溜溜转了数周,停了下来。

  ‘凯撒号’继续行驶,将这片海域远远抛在了身后,

  游轮后方,水流分卷,中心的海水贴着船尾蔓延上去,海水漫过船舷,进入栏杆,在甲板上汇聚,直立而起,形成一个人形的样子。

  水流形成的人形诡异的蠕动着,

  头脸身躯逐渐清晰,眨眼间变成了一个魁梧的大汉,正是刚刚被水下怪兽吞噬的维克多。

  维克多伸手在鬓角轻抚了一下,像极了一个女人搔首弄姿的样子,

  这动作要是一个美女的话,自然是风情万种,

  但一个粗豪的魁梧大汉做这动作,就显得非常怪异。

  维克多扭扭捏捏,腰肢款摆的走了两步,随即开始变换姿势,甩开大步,挺胸仰头,向主控室走了过去。

  他推开主控室的门,正在打瞌睡的琼斯睁开了眼,“维克多,干什么去了?”

  “解了个手。”维克多走了进去。

  老琼斯从怀中摸出一只银质的怀表,按开表壳看了一下时间,“去叫醒帕麦罗和沃克,该换班了。”

  “好的。”

  维克多答应一声,转身又出来,进了后面的船舱,

  船舱正中有个过道,两边是五间舱室和一间餐厅。

  维克多看着六扇舱门,好像搞不清楚帕麦罗和沃克住在那一间,

  维克多从怀中一摸,两根手指捏出一根细小的魔法棒,口唇蠕动,念诵咒语,随即向左首的第一扇舱门一点,

  魔法棒顶端光华莹然,厚重的舱室门在光华中逐渐变得稀薄透明,里面的一切,慢慢呈现在维克多面前。

  里面的床上躺着一个金发微秃的男子,睡的正香。

  这位是来自富斯伦萨市的凯奇医生,这艘游轮的雇主。

  维克多摇摇头,不是这间,他手中的魔法棒一颤,舱门重新显露出来,紧接着到了第二间舱室门前。

  念动咒语,维克多的魔法棒向舱室门点去,莹然的光华中,舱室门变得透明,将里面的一切显露出来。

  这间舱室明显比隔壁大很多,宽大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搂着一个小女孩,那女人在棉被下的身材像波浪一样起伏,就算是睡着,脸上也蒙着一块洁白的面纱。

  紧挨着床边,地板上铺着被褥,一个男子躺在里面。

  维克多的嘴角,浮上一丝笑意,

  地铺上的棉突然一掀,被中的男子一下坐立起来,一双眼睛直接与维克多对视在一起!

  维克多瞬间僵住了,

  “不可能!他看不到我!他看不到我!”

  他心跳如鼓,拼命的安慰自己,

  也仿佛在给对方催眠。

  这令人紧张的对视,实际上是隔着一层厚厚的舱门,

  这层舱门是在维克多的魔法中消失的,

  里面的林逸没有使用魔法,他看到的应该还是舱门。

  但他为什么会坐起来这样看着我?

  维克多心中自问,

  难道他发现我了?

  就在他犹豫不定的瞬间,林逸的双眼蒙上一股漆黑的光芒,一双瞳孔,开始变成漆黑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