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掉线重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突然好想你

掉线重连 我就是个青铜 4440 2021.06.11 07:58

  树影婆娑间,几片薄雾飘来,在二人面前缓缓凝聚成一道身影。

  “是你!斯威夫特。”柳瑶咬牙切齿的叫出他的名字。

  站在二人面前的是一名高大的白人男子,金色的短发整齐的向后梳着,身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手中不断的将一把匕首抛掷又接住。

  “没错,是我,我尊敬的柳将军,向您致敬。”斯威夫特满脸揶揄的说到。

  “我命令你火速退下,我可以不去计较你刚才的冒犯和对同僚出手的行为。”柳瑶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怒火。

  “遵命!我亲爱的将军。”斯威夫特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刘青童的身旁,他的右手正要搭上刘青童的肩膀,柳瑶转身举起长刺,狠狠的劈向那只手,斯威夫特见状,只好悻悻然的将手收了回来。

  “滚!胆敢下一次出手,我立马将你就地正法!”柳瑶面若寒霜的说到。

  “啪、啪、啪”一阵鼓掌的声音响起,一旁的树荫里走出来一位须发全白的老头。

  “柳将军,主人有令,要请此人去府上做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不住了!”老人对柳瑶客气的抱拳说到,缓缓的摆出了一副架势。

  一旁的斯威夫特摊开双手,耸了耸肩。一把匕首突然出现在刘青童的眼前,狠狠地朝他的眉心扎去。“叮”地一声,匕首再一次被柳瑶用长刺击开,说时迟那时快,一旁的老人踩着稳健的步伐朝柳瑶攻了上来,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柳瑶横舞着长刺挥向老人的腰间,老人伸手用右臂挡住长刺,双方相碰,竟发出一道金属碰撞的声音。只见他稳扎下盘,左手迅速的在长刺上缠绕,想将长刺从柳瑶的手中卸下来。

  柳瑶双手紧握长刺的末端,一旁的斯威夫特也动了,他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斩向柳瑶的手腕,刘青童见状,猛的扑向斯威夫特,想要将他的动作打乱,他侧方的空间却一阵波动,快速的袭来一柄匕首,他不得已改变方向,扑在了一旁的草地上。

  “老老实实的待在那儿,不要轻举妄动!”柳瑶朝刘青童喊到,她只好放开双手握住的长刺,转身一记直踢,魁梧的斯威夫特倒飞出去,竟然被她一脚踢飞了数米。

  老人用力压制住这根被卸下的长刺,十分费力,他娘的这根长刺好像活了一样,一直在老夫的手里扭来扭去,突然,长刺停止了颤动,就在老人欣喜的以为成功的把它压制住了的时候,突然之间,长刺溃散成诸多的黑色粉末,迅速的飘向柳瑶的双手,重新凝聚成为一双拳套。

  柳瑶脸上已不复刚才愤怒的神情,她表情肃穆,举起自己的双手,对天,对地,对着眼前的敌人,缓缓抱拳。

  她动了起来,如流云一般的身形顷刻间便来到了躺在地上的斯威夫特身前,老人见状,迅速的奔向一旁的刘青童,想要将他擒住,柳瑶双手拽住斯威夫特的衣领,直接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松开双手,斯威夫特还未站稳,胸口就受到了一股巨力,柳瑶在他的胸口瞬间击出三掌,他踉跄着后退,却又被一记膝撞顶在腹部,整个人又是倒飞出去,直接撞倒在身后的老人身上,二人一齐倒在了地上。

  柳瑶深吸一口气,迈步站定在倒下的二人身前,长刺重新握在了她的手上,稳稳的指向地上的两名同僚。

  “跳梁小丑,竟敢在本将军面前放肆,今日之事,我会立马向军魂殿报备,你俩背后的那位,告诉他让他等着有好果子吃,赶紧滚开我的视线吧!”柳瑶冷冷的说到。

  两人落荒而逃。

  “兄弟,她可真够劲,对吧!”一道粗犷的嗓音在刘青童的耳边响起。

  柳瑶眯着双眼向后望去,只见刘青童身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魁梧的身形。

  “哦?狗主人来找回场子来了?”她随即用刺尖对准眼前的男人。

  “你要和我动手?”男人咧开嘴,仿佛看见了有趣的事情一般。

  他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身边的刘青童。

  “不只是我要为难他,而是许多同胞都容不下他。你应该清楚的,柳将军。”

  “好言劝你有必要放下过去,不要再执着于同一朵相似的花了。你的确很强,即使强者如云的抵抗军中,都属于是很有天赋的一个年轻人,但目前的你并没有足够的强,凭你自己的这点儿实力,你就不应该沉溺于过去之中,你应该不断的提升自己,与我们齐心协力,将心思投入到我们反抗军解放全人类的事业中来。”

  “我算是比较正直的,无法接受我军的一位天才就此堕落罢了,如果你接受不了我的所作所为,我就在我的白王府,随时欢迎你来砸场子。”

  男人的身形逐渐在原地消散,只留下沉重的话语压在柳瑶的心头。

  经过白王和他的两个手下这么一闹,柳瑶和刘青童也没有了闲逛的心情,两人沉默不语,一前一后的走着,按照原路返回。

  回到柳府,刘青童站在婆婆给自己收拾的客房中,说是客房,实际上有一室一厅一卫,比起自己以前所居住的小公寓还是要宽敞许多,不管是铺满地板的华丽地毯还是清一色的刘青童叫不上名字的木材所制成的家具,还有各式各样看起来就很贵重的房间装饰品,都彰显出此地主人的气派。

  到了傍晚,许婆婆敲了敲房门,招呼到:“刘少爷,一天没有吃饭,肚子饿了吧!快点出来吃饭了!”

  刘青童答应了一下,打开房门,随许婆婆来到了餐厅。

  厨房里,柳瑶的身影正不断的忙来忙去,白先生不时的帮忙将一道道佳肴端来餐厅,许婆婆陪着刘青童坐在吃饭的餐桌旁,她不好意思的说到:“刘少爷,做饭这些杂事本来是由老身来做就可以了的……可是小姐今天非得亲自下厨,我拗不过她,你可不要见笑了啊!”

  “不会不会,婆婆和阿公在我看来也是长辈,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些事来笑话你们!”刘青童连连摇头道。

  不多一会儿,菜已经做完了,柳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头柔顺的长发用发箍随意的扎成了高高的马尾,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她脱掉围裙和手套,和大家一同坐在了餐桌上。

  “刘少爷,可以喝两口不?”白先生笑眯眯的对刘青童问到,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大罐子,里面泡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植物,他取下塞头,一股酒香顿时在餐厅弥漫开来。

  刘青童看着老人笑眯眯的眼睛里抱有的一丝期待,不禁点了点头,说到:“我不太会喝酒,一点儿就好。”

  “开吃开吃,大家趁热吃!”柳瑶说到,她动了动筷子,往许婆婆和白先生的碗里夹了不少的菜肴。

  “来,刘少爷,我们走一个!以后小姐这边还请你多多关照了!哈哈哈。”

  刘青童端起酒杯,轻轻的和白先生碰了一下,学着白先生的样子,在嘴边抿了一口。

  一股辛辣感立即充满了刘青童的口腔,慢慢地蔓延到喉咙,刘青童不禁伸出舌头,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随后感觉一股热气盘踞在自己胸前,久久没有消散。

  “哈哈哈!”白先生见状,捋了捋胡须,爽朗的笑了起来。

  “就他还关照我呢,先从个新兵蛋子开始做起来吧。”柳瑶的嘴角也微微上翘,看见刘青童狼狈的样子,却撇了撇嘴道。

  “新兵蛋子没事的,没事的,自古英雄出少年嘛!对吧?刘少爷,我们再走一个!”

  “来!”刘青童连忙扒了几口饭菜,又与白先生一同端起了酒杯。

  ……

  “我那白老哥也太能说会道了,这下被阴惨喽!”刘青童晕乎乎的趴在客房的沙发上,感觉跟上了天一样。

  “诶!来点音乐!小爷我放松放松!”他歪歪扭扭的站起身,打开电视机,找到了一个播放音乐的app。

  看着电视上播放的一些最近比较流行的音乐的mv,乱七八糟的歌词加上跳大神一般的舞蹈,刘青童吐槽到:“这都什么东西啊?实在是欣赏不来。”他握着遥控器对着屏幕找了老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些上个世纪比较流行“经典老歌”,“还是老歌好听,老歌就像美酒一样,都是随着时间,越酿越醇。”他不禁感慨到,于是放下遥控器,躺在沙发上,终于开始慢慢的欣赏了起来。

  月上树梢,一道身影来到了刘青童的房门前,她犹豫的举起手,想敲一敲门,却又放了下来。

  正是柳瑶,她身穿睡衣睡裤,好像是刚洗完澡一样,裸露在外的肌肤正向外冒出一丝丝的雾气,偶尔有水珠从发梢滴落在地。她站在房门外,时不时的抬起手又放下,然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双手的食指纠缠在一起。

  终于,她鼓足了勇气,并没有敲门,而是径直将门推开,走了进去。

  房内,刘青童仰躺在沙发上,发出微微的鼾声,电视里mv伴随着音乐声依旧按顺序播放着。

  “原来已经睡着了。”柳瑶突然心里松了一口气。她闻着刘青童身上散发出来的酒味,皱起了眉头,走进浴室开始往浴缸中放起水来。

  少顷,她手指轻轻滑过水面,“温度应该差不多了。”她心想。柳瑶重新回到客厅,帮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刘青童脱掉了外面的衣裤,掺着他走进了浴室。

  刘青童就这样背靠着泡在浴缸里,柳瑶随手抽出一条毛巾,纤纤玉指拂过水面,开始帮他擦拭身体,思绪却飘向了远方……

  “阿童啊,这是小天意,以后她也是我们福利院的一员了哦!你多出了一个妹妹,你要像保护自己最珍贵的宝物一样保护好她哦!”男孩儿点了点头,笑着上前牵住女孩的双手,帅气的说到:“你好啊小天意,以后可以叫我青铜哥哦!”

  “天意!你看,我通过反抗军的考核了!以后我有能力赚更多的钱,让大家都能住上大房子,穿上好看的衣服,每天都能吃的饱饱的了!”少年一路小跑的回到福利院,他手握着一张录取通知书,眉飞色舞的对少女说到。

  “天意!为什么你也参加了反抗军!我不是一直有交待过你们,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老老实实的种田,老老实实的劳作就可以了吗?是我给的还不够还是怎么着?”男人坐在办公桌后,死死的盯着少女,用力的拍着桌子,怒不可遏的吼道。

  “你和他们一起走,我来殿后,帝骑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这些人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你们在这里反而让我感到束手束脚。”男子背对着他的部下,冷冷的说到。“可是将军……”女子还欲开口说话,“滚!”一声呵斥却将她的话语硬生生给打断。

  一幕幕的回忆在柳瑶的脑海中闪过。

  她神色凄楚的擦拭着刘青童的后背,上面已再也没有了那些她所熟悉的伤痕。

  客厅里,一首经典老歌开始响起。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着不平息。”

  ……

  “最怕此生,已经决心自己过,没有你,却又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柳瑶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颓然的跪坐在了浴室的地板上,额头抵在了刘青童的背部。

  “如果当初我能接受他已经死去,如果当初我没有相信他还活着。”

  “如果当初我没有闯入他的那枚‘茧‘,我能接受他和另外一个我,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的话。”

  “这样子会不会比较好一点。”

  柳瑶的身体轻轻的颤抖,她死死的咬住嘴唇,有水滴从她的脸颊滑落。

  刘青童喝过酒,然后被热水一泡,泡得他头晕脑胀,其实他靠在浴缸里,早就醒了过来,只是背后女人怪异的举动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不管他什么样的动作二人都将陷入很尴尬的一个境地,他不得不一直闭着眼睛,装作还没有转醒的样子。

  脑后响起了她的抽泣声,这可实在是让人装不下去了。

  他缓缓的转过身去,映入眼帘的一张通红着双眼,怯生生的脸庞。

  “天……啊啊!对不起,阿瑶。”

  柳瑶听闻,情绪仿佛一下子崩溃了一般,梨花带雨的呜咽了起来。迫不得已,刘青童从浴缸中起身,将她一把拥入自己的怀中,用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不停地安慰着。

  一节藕臂悄悄的环住刘青童的脖颈,柳瑶双目迷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她凑上前,用自己额头轻轻的抵住他的额头,用自己小巧的鼻尖轻轻的触碰着他的鼻尖,最后,她用自己的双唇轻轻的吻在了他的嘴上。

  刘青童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错愕,但看着她如此熟悉的脸庞,他紧紧的抱住她,热烈的回应着,两人拥抱着,亲吻着,从浴室,到客厅,然后……

  月儿悄悄地溜下树梢,两人拥抱在一起,女人一脸满足的枕着男人的臂弯,缓缓睡去。

  黑暗的房间中,刘青童的身体内部泛起湛蓝色的荧光,伴随着轻柔的呼吸声,明灭不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