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武戏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武林大会 第六回 调侃

武戏江湖 张一皇 2130 2017.12.07 21:15

  山羊胡子手拈着他的山羊胡子,微微一笑,一本正经的道:“小丫头,你这话说的可就奇了怪了。这就好比你和我,同样都只有一个脑袋,就不能说我的头上梳了一个鬏,就算一个脑袋。你的脑袋上梳了二十一个小辫子,就说是二十一个脑袋。”

  萧潇道:“你数错了,我今年才十七岁,只梳了十七条小辫子。”山羊胡子心道:你姥姥的,一岁梳了一条辫子,十七岁梳十七条辫子,你他妈的要是活到一百岁,不就要辫一百条小辫子吗?也不怕麻烦!却连连摇头,连声道:“没有错,没有错。你十七岁梳了十七条辫子,二十一岁不就是二十一条小辫子吗?说来说去,你还是一个脑袋,不能说你梳了多少条小辫子,就说你有二十一个脑袋。我们十二生肖只是一个名号,就只有我们这几个人而已。”

  众人听他调侃这小姑娘,都笑嘻嘻的看着,还连连点头,七嘴八舌的道:“不错不错,就我们这几个人。”“我们这几个人,就不能叫十二生肖了吗?”

  萧潇给他们这么一通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茫然的看着萧邦,有点儿不知所措。

  铁牛一本正经的,摇头道:“去契丹?这个只怕不行,日前我的孩子走散了,我要寻他去。”萧邦眼前一亮,喜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就是你了。你放心好了,你的孩子。我们会替你找的,然后到契丹团圆。”

  铁牛见萧邦兄妹又惊又喜,喜不自禁的样子,但他们带来的人,个个手按兵器,有意无意间,脚下站住有利的方位,防止走脱一人,显然不怀好意。当下大声的道:“如若我们真的走不开,不去呢?”

  萧潇笑道:“这个只怕由不得你们了,我们契丹人好客,客当随主便。请客要是遭到拒绝,那就不是客人,而是敌人了。想我们的契丹风景如画,还有吃不完的手抓羊肉,喝不完的马奶酒,我看你们还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山羊胡子手拈着他的山羊胡子,微微的摇着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真是好奇怪的地方,竟然请客如同杀人,这不是让人好生为难吗?”

  铁牛道:“你傻呀,他是霸王客。酒无好酒,宴无好宴,兄弟们还不抄家伙。”马王神,山羊胡子等不由得都站了起来,手按兵器,严阵以待。

  萧邦道:“你们这个样子,可就让我好为难了。”手一挥,一众人等刷得抽出马刀,六个人持刀着地滚去,刀光闪烁,犹如刺猬一般。六个人随后而上,挥刀斜劈。后面六个人持刀而立,严阵以待。

  这十八人分工明确,六个人一组,攻下盘的一心在众人的腿脚上,也不管有人没人,着地滚去。本来这一着平平,但后面的六个人跟上一刀,上下配合,交织成一张刀网,就犹如一波大浪席卷过去,势不可挡。

  铁牛大吼一声,道:“兄弟们,动手。”白蛇娘子,月兔二人见这些人来势古怪,不敢硬拼,高高跳起,跳上了桌面,避其锋芒。只听嗤嗤声响,脚下的桌子,凳子的腿,被马刀削去,哗啦一声,桌子,凳子,塌倒地上,盘子,杯子,碗筷,摔落一地。

  铁牛伙同马王神,山羊胡子二人,挥刀向来人砍去。山羊胡子提起两把凳子,向两个契丹刀客砸去。

  当啷一声响,铁牛,马王神的两把刀都砍在对方马刀上。这一下硬不硬,契丹刀客身形一滞,单膝跪在地上。

  山羊胡子扔出的凳子,是梨木做成,坚硬无比,但还未及那契丹刀客的身子,已经被他的马刀,如削豆腐一般,削成一段一段的,散落一地。

  铁牛见他们跪在地上,已经无还手之力,只要单刀一挥,就可以砍下他们的脑袋。山羊胡子见这两个滚地龙门户洞开,破绽百出,即便随手一击,都可以将其双双击毙。便在此时,后面的六个契丹刀客已经挥刀杀来。

  铁牛,马王神,山羊胡子三人,同时后撤一步,不及伤人,挥刀挡格。

  两个契丹刀客的马刀当真锋利,一路翻滚过去,将桌子,凳子的腿尽数削断,到了墙边,翻转身来,单膝跪地,持刀蓄势待发。

  白蛇娘子,月兔二女同时在桌面上一借力,再度跃起,身在空中,已经利剑出鞘,腰身一扭,居高临下,挺剑刺向契丹刀客的胸膛。

  站在后面的六个契丹人,突然间一甩手,六个绳套从天而降,套向十二生肖五人。白蛇娘子,月兔二女身在空中,无法避让,给套个正着,摔在地上。

  铁牛,马王神二人力大刀沉,刚击落契丹刀客的马刀,身子就被绳子套住。他二人回刀一削,削断绳子。突然间双腿一紧,被下面的契丹刀客紧紧地抱住不放。

  山羊胡子见机不妙,一个翻身,跳到墙角,不战而退。

  白蛇娘子,月兔二人想要爬起来,背上已经被一只脚踏住,一柄单刀压在脖子上。只听萧邦冷冷的道:“都别动了,要不我砍下她们的脑袋。”铁牛一怔,契丹刀客倒转刀柄,撞在他的腰眼之上,一时间连站也站不住,疼的缩成一团。

  山羊胡子瞪大眼睛,道:“你们不是邀请我们作客吗?这是干什么?这难道就是你契丹人的待客之道?”

  萧潇咯咯一笑,道:“不识好歹,谁叫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来着?你呢,束手就擒?还是我们动手?”山羊胡子道:“你们请客,我们也没说不去?既然这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也将我绑了去好了。”

  萧邦呵呵一笑,一挥手,两个契丹刀客过去,毫不客气的将山羊胡子五花大绑了。

  原来这契丹人长年生长在塞外的大草原上,放羊牧马,个个精通刀马。他们在牧马时,经常套马。疾奔的万马之中,他们甩出绳套,都可以套住他们想套的马匹。他们之中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名叫耶律阿保机,带领众族人,互帮互助,取长补短,冲锋陷阵,常常以十敌百,不多年就雄踞塞外。这时突然将套马的绝技使出来,十二生肖虽然久历江湖,杀人越货。但毕竟都是单打独斗,给攻了个出其不备,生擒活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