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泣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暗流涌动

泣江湖 天北客 2259 2019.02.11 23:10

  韩临看着手中的玉佩,心中暗暗感慨,小心翼翼地把玉佩收起,对那女子说道:“回去告诉芷兰,若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随时来风冥门找我。”随后便送别了那名丫鬟,回到了暗星堂,继续着日常的忙碌。

  。。。。。。

  自从风冥门吞并了天堑门和洛华门的消息传到洛城后,洛城城主洛野便整日坐立不安。不为别的,只因为风冥门有个叫韩临的,曾经见过他的账本。按照规矩,除非江湖门派犯了不赦之罪,否则官军是不能对江湖门派动手的。无奈之下,只得派赵泽去找杀手组织。

  “赵泽有消息吗?”洛野又一次问道。

  一名下人恭敬地答道:“回老爷,还没有。”

  “知道了,去给千奇传话,让他多派人盯着风冥门。”

  。。。。。。

  桦山,百丈魂客房内,赵泽已经在这里住了数日,但迟迟没有消息,这不免让他有些着急。毕竟他所住的地方,四处都是杀手,这让他食不知味、寝不能安,只盼着能早日离开这里。这一日,他正在休息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你要杀的人消息打探出来了,收拾好东西,速去一百三十号屋。”

  赵泽听到后,暗暗心喜,连忙收拾行李,找到了对应的屋舍。刚一进去,便看到他来时接待他的那名老者,已经坐在椅子上了,他连忙走过来坐到了对面,问道:“请问如何了?”

  那老者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所说消息不实,那个叫韩临的,并非风冥门普通弟子,而是一堂之主。”

  赵泽听完,大吃一惊,“怎么可能?那人只是一名少年,他才。。。”话没说完,老者便打断了他,继续说道:“经过我们的评估,要杀此人,九千两。”

  赵泽知道,百丈魂的评估,一向公正,但这九千两的价格远远超过了他和洛野的预期,幸好为了以防万一,他身上带了足够的银子,而且洛野这些年也积累了大量财富。想了一下后,一咬牙,从身上掏出了一把银票,数出四千五百两后放到了桌子上,“好,那请动手吧。”

  那老者见到银票后,原本沉寂的脸上竟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随后拿起银票数了一下后,点了点头,“好,你可以回去了,我们会立刻派人动手,随后会通知你。”

  。。。。。。

  风冥门内,韩临正在与周虹商量着如何对洛华门进行监视,浑然不知有人已经要把他置于死地了。

  “现在堂内的弟子只有不到十人,其他人都去外出执行任务了。依我看,派两名弟子盯住洛华门的大门即可。”周虹提议道。韩临听罢,摇了摇头,“我觉得还是派弟子盯住洛华门核心人员,其它弟子无需防范。”周虹皱了皱眉,“可是刚才何门主派人来说,还需要抽调两人去外面打探情报。如此一来,人手怕是不够用。”

  韩临挠了挠头,很是头疼。如今风冥门在洛山一家独大,实力和野心剧增,打探情报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但洛山偏偏又处在风国边缘的位置,很难招收到有才华的弟子,这让暗星堂的人力越来越紧缺。

  正在韩临为难之时,一名弟子走入厅门,对韩临说道:“韩堂主,掌门请您去议事殿,说有要事相商。”

  韩临听到后,对周虹说:“先按你说的来吧,我们先去找下掌门,看他有何事找我们。”周虹点了点头,正欲起身与韩临前往,那名弟子却说:“那个,掌门特意嘱咐过,只让韩堂主一人前去。”

  一听这话,韩临皱了皱眉,想了一下后,对周虹说道:“既如此,那你便留下布置一下吧,我去去就回。”说罢,便起身离开了。

  韩临来到议事厅殿,却发现只有吴植一人,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旁边的桌子上早已摆好了两杯热茶。吴植见韩临到来,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坐。”

  韩临见此情形,知道吴植是有私事要跟他聊,便坐了下来。待韩临坐下后,吴植抿了一口茶,随后便静静地坐着那里,双眼盯着韩临,眼神中看不出喜怒。韩临有些奇怪,不禁问道:“不知吴门主找我何事?”

  吴植仿佛没听到似的,仍是看着韩临,一言不发。

  吴植的样子,让韩临心里有些发毛,顿时不知所措,只好装作没看见一样,打量着四周。反观吴植,时不时喝口茶,仍是静静的看着韩临。韩临将四周打量了一遍后,看到吴植的茶杯已经空了,出于礼貌,便端起自己身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这时,吴植突然说道:“韩堂主,我有一事想请教下,不知道你所修炼的风属性心法,是什么?”

  吴植的突然发问,让韩临有些措手不及,他知道离风心法的事绝不可让外人知道,便答道:“无意中捡到的心法而已,并不知道名字。”

  听到韩临的回答,吴植嘴角竟露出一丝冰冷的微笑,“无妨,既然韩堂主不愿说,那我也就不多问了。此次找你来,是有一事与你商量。”看着吴植的样子,韩临心里暗暗警惕,问道:“何事?”

  吴植嘴角仍是挂着微笑,只不过笑容之中带了一丝苦涩,缓缓从背后取出墨喋,放到了桌子上,说道:“这墨喋剑,是我费了千辛万苦,才获得的。据典籍记载,这墨喋,只有风属性心法武者才可运用自如。起初我不信邪,苦练一年后,却仍无法舞动此剑超过盏茶的时间。这墨喋剑,今日我便赠与你了。”

  韩临看着面前的墨喋,心动与不安同时出现。他也知道墨喋,是一柄能在六国所有宝剑中排的上名次的,如今竟然说要送给他,自然是极为心动;但如此珍宝,就这么送给他,这让他免不了心里惴惴不安,不知道吴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韩临想了一下后,还是推脱道:“掌门,无功不受禄,这有些不太合适吧。”听到这话,吴植摆了摆手,说道,“无妨。你既为风冥门出力,便是有功;而且这墨喋在我手中,也是无用,倒不如交给你,如此也算是不埋没了这柄好剑。”

  “既如此,那多谢掌门了。”韩临知道这炳宝剑将会对自己的复仇有极大的好处,便也没有继续推辞,拿起了墨喋,拔出剑鞘后,欣赏了一番,赞美道:“果然是好剑。”

  “除了这个,我还要送给韩堂主一件礼物。”没想到吴植又说出了让韩临心动的话,随后从身上掏出一捆竹简,放到了韩临面前。

  韩临看了竹简侧面的文字,不禁大为震惊:“这风冥剑谱,不是被毁掉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