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又来一个倒霉蛋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蛤蟆吞地 3241 2019.05.31 21:00

  “所以啊……老夫只能离开辽阳,不离开就是个死,也幸亏有了你小子,老夫才得以脱身。”

  听着余丛升话语,刘卫民紧皱眉头,一脸不解说道:“小将已然知晓做了蠢事,只是小将一直有个疑问,大人也一直避之不言,还请大人告知小将,辽阳城真的守不住吗?”

  余丛升沉默良久,轻声叹息道:你已经将辽阳城打造的很好了,老夫也相信,若无数倍之兵休想破开辽阳城。”

  “可惜……时间太短了啊~”

  余丛升轻轻摇头轻叹。

  “你只是对辽阳城原有城墙进行加固,并未消除了辽阳城最大的一个隐患。”

  “或许,这就是命吧。”

  刘卫民听到这里,眉头皱得更紧,神色也愈发郑重。

  余丛升说道:“辽东此时已经聚齐十万大军,大雪阻道,大战只能拖延到了来年雪融之时,而那时也正是水势上涨之时,辽阳居于低处,一旦建贼堵住水道,辽阳城必破!”

  “纵然不是如此,沈阳一丢,广宁又距我辽阳甚远,以萨尔浒之地,一旦战败,大败之下,十万大军又能存几人?”

  “天下精锐一朝皆丧,建贼即可轻松击破我之援军,辽阳城又能被困几时?”

  “一个月……三个月……还是半年、一年?你小子自己不也是无可奈何退出了界凡城吗?”

  刘卫民一阵沉默,正如余丛升所言,一旦战败,十万精锐一旦死伤殆尽,获得大量精良装备、战马的建贼,立即就拥有了围点打援的机会,如此……

  刘卫民摇头轻叹,细想下,余丛升若不入监牢,一家老小都要死在辽阳城内,对他的谋略也愈发佩服不已。

  “姜还是老的辣啊……”

  李维翰很是奇怪看着一老一少,余丛升却很随意摆了摆手,笑道:“你小子也就砍人脑袋还成,这种阴谋算计还是少沾染,毕竟你也只是个小旗,一个弄不好就是砍脑袋的下场!”

  刘卫民眼中笑意,一脸诧异看向余丛升,笑道:“大人说的是,小将确实不能沾染这些阴暗之事,只是……大人怎么也与小将一同成了室友啊?”

  “你……”

  余丛升指着刘卫民就要大怒,混账小子也太气人了,竟然翻脸不认人了,正待大骂混账小子一顿……

  “当啷……”

  远处一声门响,一群脚步声传来,而且还夹杂着当当啷啷的镣铐撞击声,刘卫民、余丛升、李维翰三人不由转头去看,很是疑惑又是哪个封疆大吏被逮了进来。

  他们居住的牢房是特殊招待牢房,听马云鹏所说,这里够深,审讯犯人时手段可以尽情施展,还挨个给他介绍了锦衣卫的各种手段,也不知是不是故意吓唬他,还是如何,反正刘卫民自己是真的胆怯了,不过后来还真让他想明白了这里的好处来。

  牢房也不仅仅只是在屋内,屋外草棚子底下也有一排囚笼,那里也住着不少犯人,可那些人十个得冻死十一个,太冷了,而刘卫民这里在最深处,远比外面暖和不少,尽管味道真的不咋滴,可暖和啊,要不然早就活活冻死了余丛升、李维翰两老头了。

  此处是特殊牢房,全是一些大佬,眼瞅着昏暗尽头,一群人终于出现在了三人眼前,看到走在前面戴着枷锁镣铐之人,三人都傻眼了。

  “刘公公?”

  三位室友是真的傻眼了,难道萨尔浒战斗爆发了?

  大明战败了?

  刘卫民爬起身来趴在窄小的窗户上,伸着脑袋看向外面,确认此时是不是已经春暖花开了。

  “小子,别看了!”

  尖锐刺耳声从背后传来,啷当开门声提醒着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刘公公,您咋也来了?”

  “杨镐老儿呢?”

  刘卫民抬腿就要从刚刚打开的破木门里跑出去查看,却被孙行伸手挡住。

  孙行一脸苦笑:“百户大人,您可不能出去,若是大人知晓了,俺的脑袋可就没了啊!”

  刘卫民一撩干干净净衣袍,故意露出腰间挂着的锦衣卫百户腰牌和皇帝御赐镇纸,嘴里却说道:“姓马的这是刻意打击报复!你们也是闲的蛋疼,不好好去追查不法之人,却来看着老子,好好的缇骑竟然成了狱吏,老子都有些替你臊得慌!”

  孙行一脸苦笑,他可是比谁都清楚眼前的混蛋是多么的混蛋,若有可能,他根本不愿前来,更希望皇帝能一刀砍了他的脑袋,可是……

  心下想着皇帝怎么还不将那镇纸收了回去,身体却微微弯了下来,谄媚笑道:“百户大人教训的是,小人也是担忧大人逃……担心大人在这里受了委屈,这才……”

  刘卫民瞥了他一眼,连连摆手,一脸不耐烦道:“行了行了,老子又不是真的想逃了,就是看看还有没有相熟之人!”

  “去吧去吧,真够烦人的,该干嘛干嘛去。”

  刘卫民不耐烦挥手赶人,孙行忙将锁头锁了个死死的,又细细察看了好几遍,第一天就是没注意,眼前的混蛋竟然跑了出去,还一怒之下将几个牢霸狠狠揍了一顿,因为这件事情,万历皇帝还亲自下旨狠狠打了他一顿板子。

  孙行这辈子都没见过皇帝,祖坟冒烟见了一次,还是被几名宦官按着打了屁股。

  小豆芽还想留在这里多伺候伺候主子,最后还是被刘卫民赶了出去,理由也是很奇葩,说是此处不利于小孩子生长发育。

  在他赶走小豆芽时,刘养、余丛升、李维翰三人皆看着他耍了一阵威风,直到所有人都离开后……

  刘卫民转身坐在刘养身前,看着他揉弄着双手腕,看着他揉了脖子许久。

  “刘公公,该放松的也都放松了吧?”

  刘养抬头看向一脸严肃的刘卫民,又偏头看向同样的余丛升、李维翰,突然伸手欲要拿起刘卫民面前酒水,却不料被一只大手按住。

  刘卫民一脸肃然盯着刘养,缓缓说道:“若一刻钟前,未听了余大人话语,知晓了若非公公相助,小子刚见杨镐老儿时就已经是了个死人,小子此时定会狠狠揍了公公一顿!”

  刘养一愣,不由又看了一眼余丛升,微微点头,笑道:“小子你也莫要太过感谢咱家,你小子也是适逢其时罢了。”

  刘卫民点了点头,里面夹杂着太多争斗,不仅仅有宦官与文官的争斗,还牵扯了诸多利益,这些事情之前也没太多深想,余丛升稍微一提点,立即就想明白许多事情。

  “公公说的是,但无论如何,此事算是小子欠了公公一个人情,若将来有可能,小子也定会投桃报李,但是……小子想不明白,公公怎么也来到了此处?”

  若是再过上两年,努尔哈赤一再大败明军后,前去辽东的监军宦官绝对是小娘养的,而今日大明尽管一再衰落,但十万大军讨伐建州贼,此时此刻的监军宦官就不同了,个个都是宦官中的新贵,绝对是前去辽东镀金的,就算稍有差池,也绝不至于来到了此处为囚。

  除非……辽东真的一败涂地!

  看着刘卫民一脸肃然,刘养手掌按在刘卫民大手上,轻拍了两下,示意他将手移开。

  “你小子想多了,此时杨镐老儿正与朝臣们拌嘴呢,哪里有时间出兵,再说……你小子也不看看外面的雪花有多大。”

  刘卫民犹豫着拿来了手掌,皱着眉头看着刘养,不解道:“为何?为何公公会来了此处?就算想要脱离辽东是非之地,公公不至于如此吧?”

  刘养低头吃了口肉食,仰脖吞下,转头看向余丛升,笑道:“余总兵以为如何?”

  余丛升眉头微皱,闭眼静静思索了片刻,看向刘卫民,郑重道:“看来不仅仅你小子小看了杨镐,老夫也是小看了他啊!”

  刘卫民一愣,随即苦笑不已,心想自己还真的错了,还真以为面前的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岁之了。

  知道了因果,刘卫民也失去了兴趣,向后一仰直愣愣躺在卧榻之上,刘养见他如此,四处打量了一圈,不由问道:“今日……咱家睡在哪里?”

  刘卫民懒懒指向墙角处的一堆稻草,有声无力说道:“条件艰苦,公公就凑合着吧,咱都是来吃苦受罪的,就别穷讲究了。”

  刘养看着一堆烂稻草,又看向刘卫民身下身上崭新厚实的被子,再去看向对面余丛升、李维翰两人厚实被子,登时站了起来,指着刘卫民大怒。

  “好个小子,知不知道尊老爱幼啊!你……”

  “打住打住!”

  刘卫民裹着被子坐起,指着李维翰说道:“李巡抚大人的被褥,是人家闺女心疼老爹遭罪送来的。”

  又指向余丛升,说道:“余大人是小将的师长,是小将的大帅,大人的被褥是俺花钱买的,算是俺孝敬大人的。”

  “至于小将的被褥……那是小豆芽孝敬小将的。小将与大人家小都不在北京城,公公大小也算是宫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吧?让公公徒子徒孙孝敬孝敬就是了。”

  “再说,您老总得给徒子徒孙孝敬的机会不是?”

  刘卫民“噗通”躺下,斜眼看向一脸涨红的刘养,悠悠说道:“咱们四个可都是犯了大错的,陛下是让我等面壁思过的,若看到一个个跟大爷似的,个个饮酒吃肉、乐不思蜀,陛下还不得生气恼怒?若陛下气病了,公公你付得起责任吗?”

  “百善孝为先,他人的孝敬不能视而不见,所以俺们才不得不盖着厚实暖和被子,公公您老可不同啊……您老得孝敬陛下,不能让陛下看到所有人都是混蛋,真生了气,病了,公公还如何忠孝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