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刘卫民的萨尔浒之战(五)【第二章】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蛤蟆吞地 3243 2019.05.29 12:04

  刘卫民,无数人抬头看向漫天飞雪,没人开口说话,整个天地只有簌簌雪花无声飘落……

  “已经十月了啊……”

  默默站在残破城墙远眺遥远南方的背影是如此的孤寂,风雪吹动,大氅随风飘扬……

  “三弟,朝廷是不会前来了。”

  刘卫民没有转身去看身后的大哥,轻声叹息。

  “其实……俺早就知道……”

  “只是……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刘卫民看向遥远的南方,他不知道余丛升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杨镐、朝廷如何作想,但他知道余丛升一定是出了问题。

  本以为,就算余丛升出了问题,就算他的斩获一文不值,难道一座界凡城还不够吗?

  界凡城战略位置极为重要,不仅仅只是大明攻打建州贼的重要战略要地,更是因为此地几乎是建州女真与海西女真的分割线,此地向西就是海西女真,而海西女真诸部素来就与建州女真为宿仇。

  刘卫民不相信辽东诸将会全是瞎子,不相信大明朝廷都是瞎子,可是没人前来支援,只有他们千余兵马困守孤城。

  努尔哈赤累了,真的累了,甚至连刘卫民对他一系列的羞辱都忘了,仅仅只是在山下随意放了数百人,所有人都没了踪影,纵然如此,刘卫民还是强压下军中不满之言,他不相信努尔哈赤真的会任由他离去,事实上也确如他所想。

  距离界凡城十里外,一处看起来不算太大的山谷中,若不是时不时就会有人进出山谷,谁也不会想到努尔哈赤会会选择在此处安营扎寨。

  “阿玛……”

  皇太极掀开厚重帐帘,正待进入大帐,看到屋内代善、岳托、阿敏、莽古尔泰、杜度……等人一脸沉默,皇太极再不多言,默默走到一旁坐下。

  岳托抬眼看了看皇太极身后两个书生模样明人,眉头不由微皱了下,对皇太极却微笑点头。

  努尔哈赤看向皇太极,说道:“沈阳如何说?”

  皇太极忙要起身,努尔哈赤伸手下压,示意他坐下说话,皇太极躬身一礼,说道:“启禀阿玛,明军已经聚齐了十万兵马,但是朝廷粮饷不足,如今天寒地冻、大雪封路,明军欲来也会是来年冰雪消融之时。”

  努尔哈赤点了点头,他早就有了这些准备,可脸上却依然忧愁不断,一想到界凡城内的明将,心下就是一阵愤怒、恼火。

  “砰!”

  “明狗……”

  众人低头,屋内之人几乎都是轮番攻城,结果死伤无数不说,还一再被人羞辱,如今更是只能待在荒郊野外受冻挨饿。

  代善起身跪倒在地,痛哭流涕道:“都是孩儿的错,若非孩儿被俘,阿玛又怎会让他明……狗得了牛羊粮食,还请阿玛斩了孩儿头颅!”

  努尔哈赤抬眼深深看了一眼代善,最后还是无奈叹息一声,摆了摆手,叹气道:“不是我儿的错,那明狗太过狡猾,用粮食换回我儿也算是值得了。”

  “阿玛说的是,那明狗太过狡猾,哼!就算得了粮食又如何,还真的能让他们撑到来年春暖花开之时?”

  莽古尔泰大声说着,众人刚要点头赞同,努尔哈赤却冷哼一声。

  “哼!”

  “蠢货!明狗撑不到春暖花开,难道我大金就可以?”

  皇太极看向努尔哈赤一脸阴沉,犹豫良久,突然站起身跪倒在努尔哈赤身前。

  “阿玛,孩儿请求阿玛立即回京,请求阿玛放界凡城明狗离开……”

  “老八你疯了?”

  皇太极话语未完,莽古尔泰蹭得站起,一脸不可思议看着皇太极。

  “放明狗离开?”

  “我大金死伤的英勇将士怎么算——”

  “闭嘴!”

  努尔哈赤猛然一拍桌子,冷冷看着莽古尔泰,愤怒阴冷眼神让人胆怯畏惧,莽古尔泰终究没敢顶撞,一屁股坐下,眼睛却冷冷看向皇太极。

  努尔哈赤目光转动,面色冷漠,眼睛瞳孔深处却有一丝赞赏。

  皇太极跪地深吸一口气,起身看向屋内所有人,沉声说道:“诸位攻界凡城明狗两月,虽军卒奋勇,可诸位知晓我军损失了多少将士?”

  “六百四十二巴牙喇,披甲两千千一百二十六,仆从阿哈四千余众!”

  “敢问城内明狗几人?”

  皇太极伸出三根手指,平静说道:“三千!前来我界凡城时,仅三千!”

  皇太极深吸一口气道:“明狗三千也就罢了,纵然我大金损失再多将士,只要夺回界凡城,可是界凡城此时正在明狗手中,而来年更是有十万明军前来!”

  “八阿哥,我军正因损失如此之多,如此才不能放了此贼,若是纵虎归山,来年又当如何?”阿敏皱眉看向皇太极。

  皇太极突然露出笑容来,说道:“诸位可能还不知,城内明狗名叫刘卫民,本是一辽阳之小旗,后被辽阳指挥使余丛升老狗看中,一跃为领三千人指挥使,可如今……余丛升老狗已经罢职羁押入京问罪,而……那城内明狗,就算逃回,也必死无疑!”

  “一者无军令擅调兵卒,二者……”

  皇太极指了指界凡城的方向,笑道:“一旦那明狗退出界凡城,就算逃回也必死无疑,无军令擅离职守之罪……”

  努尔哈赤一愣,微微点头,界凡城的重要性谁都知道,一旦丢失,其罪名谁也无法承受,没了靠山的明将身死是必然。

  皇太极见众人沉默,嘴角略带笑意,说道:“辽东经略使杨镐早已定下重赏,城内明狗虽奸诈狡猾,但其人勇武,纵是巴图鲁亦非是其敌手,以其人功勋奖赏当在十七万两之上,可据沈阳传来的消息,明狗所部家眷仅得银三千,此等情景……杨镐老儿又岂容那明狗活命?”

  “还不仅仅如此,明狗更是无朝廷之命放回了二阿哥,若我军任由其离去,纵然不传出些许言语,那明狗又岂能活得了?”

  努尔哈赤微微点头,听了皇太极话语,众人这才惊讶发现,原来那个混蛋还有这么多该死的地方啊!

  “放一必死之人,我军可得一城,可由此腾出更多时日抓捕野人为奴为卒,我军损失颇多,若不短时间内补充卒丁,来人又当如何抵挡明庭十万军卒?”

  努尔哈赤心动了,之前他就有些担忧明庭十万大军,如今一再损失兵卒,心下焦虑一日重于一日,但心下那口恶气还是难以释怀。

  帐内沉默无声,所有人都在用眼神交流,这种事情没人敢随意开口。

  努尔哈赤猛然一拍桌子。

  “砰!”

  “再等十日,十日那混蛋还不出城南逃,朕……朕就返回兴京。”

  皇太极心下猛然一阵跳动,终于算是放了下心来,有件事皇太极没敢说,就是西海叶赫部已准备两万军卒参与明庭之军。

  叶赫部一旦参与进来,很可能会在冬日支援界凡城内明军,因为界凡城真的太重要了。

  界凡城下建州贼一日少于一日,城内军心一日不稳一日,没人愿意待在城内被活活饿死,火药早已用尽,刀枪箭矢也几乎消耗一空,再继续坚守下去,或许所有人都只能用棍子厮杀,可大雪的降临愈发让人绝望。

  “三弟,今日又有三起打斗,再不离开,你我……你我……”

  刘卫山一阵唉声叹气,他不愿就此离开,可军中……

  死亡、绝望一日日重于一日,突然生的希望就摆在面前,所有人最后坚守的那道坎也成了破碎了残镜。

  看着无休无止雪花飘落,心下也不知究竟是个什么滋味,现实的残酷彻底击败了满腔热血,看着无数怀疑、冷漠眼神,刘卫民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承受得住这种无声压力,再不作出决定,自己尚没被朝廷砍了脑袋,就会死在与自己生死与共的兄弟们手里。

  默默下了城头,行走在并不宽阔的行道,两边站着无数包裹着一身伤势兵卒,脚步停顿,缓步来到一堆相互依靠伤卒前,看着想要挤进人群深处的小三。

  刘卫民默默蹲下身体,不容置疑的将他拉扯了出来,看着没了手掌的娃娃,泪水很不争气流淌。

  小三感受着头顶温暖,看着给了自己“刘忠明”名字的男人,笑着说……

  “小旗大人带你回家……”

  “带你回……家……”

  小三活了下来,小四刘志国不幸战死城头,年仅九岁。

  小三没听清小旗大人说的话语,脑海中只有……带你回家。

  无数人看着他默默登上城头,默默消失在眼前,城内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欢呼,好像所有的灾难再将不存在,刘卫民却知道,这只是灾难的开始……

  十月十五,多么好的日子,数百明军残卒踏出坚守数月的界凡城,而未知的命运又将走向何处?

  刘卫民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还有意义,但他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永远钉在耻辱柱上,或许……大明的史册将永远记载一个名叫“刘卫民”的无名小旗,因他“畏战怯死”丢失了界凡城,大明至此生灵涂炭、江山倾覆……

  数百衣衫褴褛人的离开,建州贼终于得到了强攻数月、死伤惨重的一片废墟,面对毫无用处的废墟,努尔哈赤奋力咆哮,诅咒那个从头坏到脚的混蛋,诅咒他被一群愚蠢贪婪的混蛋剥皮抽骨。

  努尔哈赤赢了,他的诅咒被上天认可了,刘卫民刚踏入抚顺关的那一刻,他就戴上了沉重枷锁,所有的一切罪名全都由他一人承担,无论杨镐给他定下了何等罪名。

  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句讨饶话语,没有一句辩驳喊屈……

  如同他的老上司——东宁卫指挥使余丛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