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你小子做大兄麾下悍将【第一章】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蛤蟆吞地 2104 2019.06.06 12:46

  朱由校没有猜错,这里就是沙盘,但此时还只是个巨型木桌。

  刘卫民手拿着一根长长竹竿,在巨型木桌上比划着说道:“你们需要按照手中地图,将整个辽东之地山水在木桌上表现出来,包括辽东各重要城寨戍堡,山岭道路,严格按照比例表现出来。”

  “这些对于你们来说应该不是很难,至于山岭的高度、陡峭程度,会有专人述说,小子也会提供具体数据。”

  刘卫民比划一阵后,一脸正色道:“本将军不管你们多么困难,七日!你们只有七日的时间!”

  “七日完成不了,每多一日,本将军就斩杀一人头颅!”

  “将军,俺们做过楼阁亭舍是不假,可将军所说之事俺们却从未做过……”

  刘卫民转头看向一中年之人,点头道:“没做过?这要比那些更加精致的楼阁要困难无比吗?”

  说着说着刘卫民就恼怒起来,话不多说,直接爬上巨型木桌。

  “来人,添土!”

  数名宦官提着屋外早已准备妥当的泥土入屋,刘卫民也不多言,提起木桶将泥土倾倒在木桌上,三下五除二,一座小土山出现在人前,看着只是他用脚踢腾几下,将泥土拱成一堆。

  “这就是山!”

  随意将竹竿折断一小截随意放在泥土上。

  “这就是辽阳城!”

  用脚在桌案上一划,露出泥土下白色桌面。

  “这就是河!”

  刘卫民大怒,指着之前开口的汉子,大怒道:“老子不需要你们将华丽宫殿搬到老子桌案上,不需要你将万丈高山搬到老子桌案上,这些真的很难吗?”

  “你们是大匠,应该知道,三百丈山岭与七百丈大山的区别,你们应该知晓辽阳城、沈阳城之间的距离与辽阳城、北京城之间距离的差别,若你们连这些都不懂,还要你们有何用?”

  刘卫民大怒,竹竿瞬间摔在木桌上,沙盘本身上并不是很复杂,尤其是比较简易的沙盘。沙盘最难得是数据,是各种地形数据,山岭的高度、范围、山岭坡度等一系列数据,需要将整个辽东的山川河流、城池戍堡明明白白表现在人眼前的数据,这些才是最为困难的地方,至于城堡,随意弄几块木头搭建一二,让人知道这里是哪个城就可以了。

  听了刘卫民话语,众多大匠算是明白了他的话语,一群人低声商议,朱由校却一脸怪异看向从木桌上跳下来的刘卫民。

  “别这么看大兄,大兄也是被逼急了才发火。”

  刘卫民轻拍两下朱由校肩膀,说道:“这些事情交给工匠好了,他们是行家,有兵部、吏部、户部、礼部详尽地图、数据,应该不是很难。”

  “而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咱哥俩呢!”

  “走吧。”

  刘卫民大步走出屋舍,也不理会工匠们商讨,人手早已安排妥当,沙盘任由他们来弄,自己会一日数次检查,不满意随时更正。

  而未来的木匠小皇帝的工作更加重要,他要跟随刘卫民整理所有需要的资料、文书,更加系统、详尽准备对抗工作。

  “大哥你……你就不怕皇爷……皇上杀你头吗?”

  朱由校紧跟在刘卫民身后,最后还是说了这么一句。

  刘卫民脚步未停,推开一间房舍,里面全是一箱箱书籍资料。

  “没有人会不怕死,但有些事情,就算怕死也要去做,因为……有些事情比生命更加重要!”

  刘卫民在桌案前坐下,指着对面板凳,说道:“从现在起,你要将这里的书籍资料全部看一遍,一目十行也好,逐字逐句品味也罢,必须五日内全部看完,你需将这里所有牵扯到建州贼、此次我军参战军将之事全部挑选出来,你来挑,大兄来整理应对。”

  刘卫民没给朱由校任何机会反抗,直接将兵部此次调遣军将名单扔到了他面前,自己则制作着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表格,按照敌对双方兵力、将领、品行等等制作表格。

  小豆芽在临近午时才从兵部返回,威胁了半日,最终还是取回了八千两,钱虽少,稍微改善一下生活条件还是可以的。

  西海子一举一动全在他人眼里,或是期盼,或是不屑,更多的是冷眼讥讽。

  刘卫民一忙碌起来,根本不管外界他人态度,如同在辽东耕种、训练之时,没必要,他根本不愿掺和任何政治上的事情,日夜艰苦劳作,沙盘逐渐在诸多大匠手里呈现出来,刘卫民也逐一对照数据进行数次更正,并做了诸多红黑小旗子,以及一些鹅毛管写就得纸牌。

  沙盘太过简陋,没有过多动用黏土,轻轻一碰很容易散落开来,但该有的山山水水都有,看着萨尔浒以及鸦鹘关周侧地形,刘卫民再次感慨不已。

  时间慢慢流矢,北京城诡异的安静却让人心慌,身处牢笼的余丛升、李维翰更是心忧不止。

  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心慌,但一切好像都被一层层薄纱遮掩,任谁也未能察觉暗流下隐藏着的杀机。

  万历帝看着奏折,眉头皱成了山,嘴里低喃着郑贵妃也听不清的话语。

  “太安静了……”

  “来人!”

  常云忙小碎步上前跪倒。

  “陛下,老奴在!”

  “去!去西海子,问问那小子可否准备妥当?”

  “是,奴才这就前往西海子。”

  常云退去,郑贵妃不解说道:“西海子那里每日都会有消息传来,陛下今日……”

  万历帝轻轻摇头,看向远处早已没了积雪的屋顶,皱眉道:“今年……太暖和了。”

  郑贵妃一愣,也跟着犯愁来,叹气道:“是啊,今年开春太早了些,恐有饥荒之灾啊!”

  万历帝眉头皱得更紧,看向郑贵妃,轻声道:“让国泰来宫里一趟吧。”

  “啊?”

  郑贵妃一愣,随即大喜过望,连忙点头答应

  “陛下稍后,臣妾这就令人去召家弟入宫。”

  郑贵妃大喜出屋,万历帝眉头却未有半分松懈,心头不祥预感越发深重。

  此时的刘卫民刚刚验收完沙盘,看着尽管不是尽善尽美的沙盘,但也足够一用了,很是无良搂住朱由校肩膀,指着沙盘笑道:“再过两日,大兄就要与陛下在此决死一战,到时候,你小子来做本大帅麾下第一悍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