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刘卫民的萨尔浒之战(二)【第一章】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蛤蟆吞地 3132 2019.05.28 11:47

  努尔哈赤刚刚踏上河岸,紧跟在身后的李永芳忙从背后拿出件大氅为他披上。

  “永芳,这种小事今后就不要自己做了,交给兵卒去做就是了。”

  努尔哈赤随意说着话语,抬头却看向皎洁的月亮,笑道:“明日是个好日子啊!”

  李永芳仔细为努尔哈赤披上大氅,笑道:“可不是么,明天是个顶好天气,还是陛下英明,若不然还真的可能让明狗逃了呢!”

  “逃?”

  努尔哈赤转头一脸诧异看着李永芳,突然笑道:“这些明人就是想逃也不可能逃得掉,来了,朕就没想让他们安然离开!”

  李永芳忙低身笑道:“是是,陛下说的是,没陛下点头,哪怕明狗皇帝前来,就算想走也走不得。”

  “呵呵……”

  努尔哈赤心情很好,笑道:“明军守将还是不错的,若是愿意降朕,朕许他活命。”

  听了努尔哈赤话语,李永芳心中莫名窜出一丝愤怒、嫉妒来,早些年就与努尔哈赤有过交往,对他的性格也多有了解,没想到他竟对从未见过面的无名小子起了爱才之意,有时候人就是很贱,越是得不到越想要得到,听了这句话语,刘永芳就知道,一旦那个不知名的小子兵败被俘降了,今后地位必在自己之上,正要开口岔开话题,代善、莽古尔泰两人急匆匆走了过来。

  代善不经意看了一眼李永芳,向努尔哈赤抱拳行礼道:“阿玛,所有族人已经渡河,都堂大人已经准备妥当,只要我军攻明营时,必会由西而入明营。”

  努尔哈赤默默点头,说道:“命令族众前行一里,喧哗者,斩!”

  “诺!”

  代善点头答应,莽古尔泰却上前一步,说道:“阿玛,此战孩儿愿为先锋,定要破了明狗大营!”

  努尔哈赤眉头微皱,不悦训斥道:“此地明将非寻常明将,多日来你也是见识过其武勇,身为领兵大将亦非猛打猛冲之憨货”

  “玛库礼!”

  随着努尔哈赤声音,一名腰缠虎皮赤裸着上身汉子大步走到努尔哈赤身前单膝跪地。

  “马库礼在!”

  努尔哈赤身体微微向前,眼神冷厉俯视马库礼。

  “可敢为我军之先锋!”

  马库礼瞬间抽出腰间战刀,李永芳不由将身体挡在努尔哈赤身前,看到马库礼冷酷残忍目光,心脏猛然跳动数下,脑中顿起逃离念头。

  努尔哈赤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李永芳,只见马库礼猛然将利刃插入土中。

  “不斩尽明狗,刀不入鞘!”

  努尔哈赤挺直身体,很是满意点头。

  “很好,你之兄胡西吞为瓜尔佳之巴图鲁,希望你是瓜尔佳第二人!”

  莽古尔泰心下愤怒,看着马库礼大步离去,想要再次上前,代善却悄悄拉住他的手臂,向他微微摇了摇头。

  努尔哈赤来到明营东两里处,无数军卒缓缓向前,所有人都严禁发出任何声响,唯恐惊扰了两里外的明营。

  刘卫民同样做出相同的举动,除了距离营地百十米外的灯火警号灯和明营内数处灯火外,整个大营几乎全都陷入黑暗,诡异而寂静。

  自得了刘卫民传令,一身甲胄的余明礼哪里还敢有半分睡意,本以为营东驻防是最为安全之处,可谁他娘的能想到,该死的建贼今夜竟然从东面偷营,还好那小子没打算让自己送死,还给自己留条退路,心中害怕,一再严厉手下百户,唯恐手下混蛋冲击中军大营,自得知了东营就是个大大陷阱后,并且亲眼看到一名锦衣卫从自己营帐角落里挖出老大的一个坛瓮,亲眼看到该死的坛瓮里装着的火药,惊悚的寒毛瞬间炸了起来,他知道,一旦自己冲击大营,一旦被无数明军攻击阻拦,东营营地内帐篷里的火药一旦爆炸,自己就算是金刚护体也会被撕成了碎片。

  恐惧让余明礼更加严厉,唯恐手下兵卒将自己害死在了这里。

  余明礼心慌、恐惧,手下百户、躲在帐篷里的军卒更加恐慌害怕,这还没开打呢,就眼睁睁看着锦衣卫们捣鼓着帐内燃烧着的火盆,看着锦衣卫们设置陷阱,哪里还用刘卫民一再嘱托,根本不用建贼前来攻打,只要没了锦衣卫用刀子逼迫,保准一个个全光着屁股向南沿着崖壁躲藏在事先设置好的坑道,保准一个个听话的像只温顺羔羊。

  时间一点点过去,皎洁的月光逐渐偏转,就在月光下的阴影逐渐吞没了始终灯火通明的中军大帐时……

  “杀——”

  “杀明狗——”

  赤裸着上半身的马库礼仰天怒吼,百米外木桩上高高挑起的灯笼下,无数赤裸着上半身妖魔鬼怪冲出,哇哩哇啦喊叫着余明礼听也听不明白的话语,刚要惊恐站起,却因为太过紧张、惊惧,竟然又一屁股拍在冰冷的泥土上。

  “大人……”

  家将大惊,忙将余明礼拽了起来。

  “建贼……建贼袭营——”

  余明礼失声尖叫,还未等他尖叫“快逃”,整座东侧中军大营惨叫惊呼声冲天而起。

  “建贼袭营……”

  “建贼袭营了……快逃啊——”

  “逃啊……”

  无数惨叫惊呼,无数光着屁股从数十营帐钻出,拼命惨叫着逃命,中军大营瞬间大乱,余明礼更是被十数名家将生拉硬拽着向南奔逃,他们心里哪里还有任何抵抗欲望,脑中只剩下了向南逃,逃进坑壕……

  无数明军惊恐惨叫奔逃,整座明军大营大乱,惊呼惨叫声更是震耳欲聋,十数里外都可清晰而闻,西营数里外潜伏的五百建州贼军大喜,费英东高呼传令,无数火把照亮整个西侧大营天空,明军大营更是惨叫呼逃声震四野……

  努尔哈赤远远看到明军大营大乱,远远看到马库里冲入明军中军大营如入无人之境,拼命砍杀着无数奔逃的明军,肾上腺素骤然激增数倍,仰天怒吼。

  “破贼就在今日,杀尽明狗,为我族人报仇雪恨!”

  “杀——”

  “杀——”

  无数建州贼挥舞着战刀,震天喊杀声直冲天际,距离萨尔浒数十里外的抚顺探子大惊,想也没想,转身就向抚顺奔逃……

  “哈哈……”

  刘卫民站在中军大帐外,身后更是站立着数十拔刀将勇,站在数十大火燃烧的中军大营中,眼看着无数明军惊恐奔逃,远远看着无数妖魔鬼怪从黑暗中嘶吼冲出,刘卫民没有半分惊恐,反而仰天狂笑。

  “走——”

  刘卫民仰天怒吼,人却向惊天惨叫的西大营退去。

  努尔哈的赤脸上泛起极度兴奋红光,身后更是紧紧跟着代善和一脸极度杀戮欲望的莽古尔泰,可就在努尔哈赤冲入中军大营的那一刻,无数火炮瞬间炸响,马库礼挥舞着战刀,誓要砍杀扛着中军大旗的明军,下一刻,脸上狰狞竟然变成了惊愕,本来还四处奔逃的明军一瞬间全没了踪影,中军大旗更是死死被人插在了泥土里。

  “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轰……”

  此起彼伏的火炮炸响瞬间撕碎一脸惊愕的马库礼,无数火炮炸响,西、北两个方向无数火光像是一道弧形天涧,瞬间吞噬无数狰狞恐怖妖魔鬼怪。

  炸响过后,无数狰狞恐怖妖魔瞬间消失一空,下一刻,更加震天喊杀声冲天而起,蜂拥而来的鬼怪洪流让刘卫山、邢烈、刘卫海身体颤抖,不知是恐惧,亦或是兴奋,但三人嗓子全都冒出了火气,自己甚至都无法听清自己在拼命呼喊着什么。

  “前排准备——”

  “开火——”

  “轰轰轰……”

  “二排准备——”

  “开火——”

  “三排准备……”

  随着令旗下挥,无数密集火铳响起,三排过后……

  “一排弓箭平射准备——”

  “射——”

  “二排……”

  “三排……射……一排……射……二排……”

  无数挥刀呐喊妖魔鬼怪不断冲击西、北两营阵地,又不断被火炮、火铳、弓箭吞噬,营地依河而建,南有险岭为阻,数千明军居于狭窄地形,拖拖拉拉延绵两里之多,如此狭窄地形,一旦数千建州贼亡命冲锋,想要停住脚步后退是千难万难,所有人的脑中只有一个声音:明狗火炮、火铳只能响起一波,一波后,明狗只是一群待宰羔羊。

  这是英明神武的陛下圣言!

  或许这些建州贼是对的,如此短距离冲锋,明军根本来不及装填火药,但是所有人都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刘卫民并非只是一味呆板之人,若真是如此,他也绝对抵挡不住建州贼两线强攻数日,火炮装填火药不易,装填炸药包总是可以的吧?大铁球换成无数碎铁片总是可以的吧?

  火铳口径太小无法装填炸药包,那老子火铳射击后,立即换成弓箭可以吧?

  火炮齐射后,夹杂着弓箭不时轰击着密集人群,一排排栽倒栽地,无形铜墙铁壁将无数狰狞可怖死死挡在阵前,看着无数族人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无由来极度危险恐惧让努尔哈赤惊慌尖叫。

  “不对……不对!”

  “撤——”

  “快撤——”

  代善、莽古尔泰大惊,不由回头去看自己阿玛,只见中军大旗拼命向后挥舞,就在这时……

  “轰轰轰……”

  燃烧着的明军中军大营一阵火光闪现,数十声剧烈爆炸声此起彼伏,无数拥挤着的人群被巨大火团包围、撕碎……

  “主子——”

  十数人仰天怒吼扑倒代善、莽古尔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