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因为国运之争【第二章】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蛤蟆吞地 3084 2019.06.05 14:18

  刘卫民最后也没想明白了个所以然来,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可这昭狱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子待了,时日已经是二月中旬,他知道,自己最多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简陋些的沙盘并不是很难,皇宫内有诸多工匠,他可以很短时间内弄出自己想要的沙盘,最关键的还是各种资料准备工作,而沙盘军演也最为注重的就是资料的掌控,最真实的展现双方实力的对比。

  想不通刘养老儿究竟是何意,他也不再理会,至于什么义父、养子之类的他并未太过在意,或者说,他到了至今也还未完全融入这个时代,从他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些许端倪,或许他从心底就有些排斥,排斥这个与自己格格不入的时代。

  放下一切,刘卫民没将崔文升的话语警告放在心上,直接找了个宦官,让他前去禀告万历帝一声,说这些日要在净军营地整理资料。

  万历帝刚刚在郑贵妃服侍下吃了药丸,正准备倾听一些特意挑选出来的奏折趣事呢,师明急匆匆推门入内。

  “何事?”

  万历帝抬眼看着跪伏在地的师明,师明不敢迟疑,轻声说道:“启禀陛下,刘将军遣人请奏陛下,今夜留守西海子。”

  “哦?”

  从郑贵妃手中接过蜜水,正要轻酌一口,却听到了这么一句,不由将瓷盏放到一旁小几上。

  “来人可在殿外?”

  师明忙开口道:“正在殿外等候陛下召见。”

  万历帝微微点头:“让他回去告诉那小子,这些日没事就不要瞎逛,朕还想着光明正大、痛痛快快砍了他的狗头呢!”

  “诺!”

  师明弓着身子退出房屋,郑贵妃却笑道:“原来那小子也是怕了啊!”

  万历帝伸手去拿蜜水,嘴里却笑道:“爱妃可是说错了,那小子精明着呢,锦衣卫也绝不敢在此时动了那小子分毫!”

  “当然了,人有时不能一味勇猛刚进,过刚易折!”

  郑贵妃心下一叹,面上却灿烂一笑,说道:“陛下说的是,那小子若不是如此猖狂,也还算是个妙人。”

  “呵呵……”

  万历帝喝了几口蜜水,将瓷盏送到郑贵妃手中,身体微微向后依靠在柔软靠枕上,轻笑道:“此子性情刚直,并非真如爱妃所想那么猖狂,打了崔文升那老奴,落了爱妃颜面是不假,大闹千步廊左右所有官署也是真,可这些都不算什么。”

  万历帝转头看向郑贵妃,笑道:“那小子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刚硬性子,自辽东始,一直到了京城,成了眼前天下敌情形,所有的一切都在做着一件事情。”

  郑贵妃一愣,有些不解道:“陛下,那小子若没陛下护佑,早就该死在了辽东,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如此?”

  万历帝一阵沉默,表情也肃然起来,嘴唇轻启,声音低沉,一字一顿。

  “大……明……国……运!”

  一字一顿,却重于泰山,郑贵妃脸色苍白,有些不可思议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看着心爱女人瞳中惊慌不信,万历帝心下一阵摇头叹息。

  “那小子所做之事,所言之语,爱妃也是一清二楚,其实他已经在西海子说的够清楚了。”

  “此次之战,关乎着我大明十万精锐生死,缅甸、播州初平,倭寇之祸渐熄,但是还有北方的鞑靼啊……如今大明又添了一个建州之祸。”

  “此战胜了还罢,若此战……一旦我大明战败,十万我大明精锐若一日丧尽……国库困顿的大明……危矣……”

  万历帝一阵无奈苦笑。

  “所以……他才会用生死与朕对赌!”

  “敢死谏文臣,我大明从不缺少,可那都是些什么人?除了以私利打压他人,以圣言祖制威逼朕退却,可曾有那小子这般?”

  “先是领弱军与敌死战不退,胜之后,任谁也应该知晓建贼必会生死相争界凡城,本应胜之而退,却无后援坚守数月,无可奈何后才撤回我大明。”

  “该用的法子都已用尽,他应该知晓,无论如何法子,辽东也没人会支持他,所以啊……”

  “朕给你个机会……”

  “击败朕!”

  看着窗外尽管已是深夜,屋檐上还在不时滴下水珠,万历帝一脸坚定。

  刘卫民在努力证明自己,向万历帝敞开一切,他需要证明自己是对的。

  天下是大明的天下,大明的江山不姓嬴,不姓刘,不姓赵,而姓朱!

  所有人可以不在乎大明天下,满朝文武可以为了权利、地位、名声做着他们认为的正确,可是大明的皇帝不可以视而不见,因为……这是国运之争!

  刘卫民需要证明,向万历帝证明自己是对的,可谁也不知道,就在无数文臣跪谏了一日,万历帝只是随意训斥一番刘卫民后,数骑无声无息奔出了北京城,一路向北……

  一日的争斗胡为,刘卫民确实是疲惫不堪,本想着将搜刮来的一堆文书、印信好好整理一番,结果只是半个时辰,两眼就像是千斤重巨石。

  一夜无梦,直到太阳高挂,刘卫民才伸着懒腰走出屋舍,看着净军不少人提着木桶,远远看着他们将一桶桶屎尿运走,将木桶清刷干净,脑中突然怀疑起“净军”称号来,究竟是因为净身,还他娘地是因为给人端屎送尿?

  无可奈何摇了摇头,小豆芽却提着个老大的食盒走了过来。

  “主人!”

  刘卫民接过食盒,打开一看,心下顿时不乐意了起来,怎么只是几个干巴巴硬饼子?看着还是些没丁点热乎气的饼子。

  小豆芽低头轻声说道:“俺去问过了,李公公说是宫里的规矩,宫里每日只食用两顿饭食,早上并无饭食提供给净军的惯例。”

  “都他娘地啥规矩啊?”

  刘卫民一指正在河边刷洗着木桶的宦官们,不喜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看看这些人,天未明就开始拖着木桶给人端屎送尿,咋就不给人饭吃呢?”

  看着小豆芽低头不语,刘卫民也知道这不是他的错,摇了摇头,说道:“带着人去买些米面菜蔬,宫里有宫里的规矩,咱净军有咱净军的规矩,你与司马礼一起去兵部,欠咱们的十七万两呢!”

  “多带些人!”

  小豆芽大喜,转身就要传令司马礼,一想到这些钱可不是净军的,若是花了……

  “主人,十七万两……大爷、二爷那里……”

  “小豆芽……不是,你脑子咋就秀逗了?咱们先用着,等过些日,咱挣了钱,还上不就行了?”

  刘卫民赶走小豆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到了哪里他都理直气壮,能不能全部讨要来,没人敢肯定,至少能讨来多少算多少,不讨要,或许这辈子兵部都不会给他哪怕一文钱。

  皇帝给他捎来了口信,要他老老实实待着,莫要再无事生非,可事情总是要做的吧?

  看着河边无数宦官洗洗刷刷,最后还是决定先把沙盘弄出来再说,人选他也早已定下,领头的正是他小兄弟——木匠小皇帝!

  带着人来到皇宫大工地,果不其然,未来的木匠小皇帝正围着一老工匠讲说着什么,刘卫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手一挥,数十宦官一哄而上,最后将工地上所有大匠一扫而空,未来的九千九百九十九岁想要上前护主,结果却被恼怒的刘卫民一脚踹了个跟头。

  于是乎,在所有人一脸惊骇下,刘卫民押着一帮子俘虏回到了西海子。

  看着一帮脸色惨白的大匠们,刘卫民微微一笑,笑道:“诸位莫怪小子无礼,实在是这些日小子被人欺负狠了,唯恐诸位不来帮忙,这才做了无礼之事。”

  “但是!”

  刘卫民脸色瞬间严肃了起来,一一看向所有人,正色道:“诸位莫要以为小子现在说着赔罪的话语,诸位就可以拒绝,你们没有拒绝的权利,拒绝就意味着死亡!”

  众人大惊,面对周围无数手持利刃宦官,听着刘卫民无情话语,人群更加惊慌不定。

  “小子昨日所做之事,诸位也应已知,小子敢做第一次,也敢做第二次,只要你们敢拒绝,敢跟小子耍滑头,小子绝不介意做第二次!”

  “你们应该知道一句话语,虱子多了不怕痒,债多人不愁!”

  刘卫民不再多言,将自多日来画下的萨尔浒周边地形放在工匠们面前,说道:“这里是辽东地图,你们要做的是将他们以土石的形式做出来,就像你们在皇宫所做的花园假山之类。”

  话语说完,刘卫民大步走向早已准备好的房屋,众多工匠犹疑,全都看向人群里的朱由校。

  一老者正要开口,朱由校却率先走向房屋,诸多工匠见此,一脸无可奈何跟入屋舍。

  朱由校刚推门入内,正见到屋内有一庞大的几乎填满了房屋的巨型木桌。木桌很简陋,没有诸多鸟兽虫鱼花纹,也不是名贵木材所做,只是个简简单单用木板搭就的巨型木桌,唯一的特点就是够大,四周边缘用木板挡掩,看起来是担心泥土散落于地。

  看着眼前巨型木桌,朱由校不由看向刘卫民,心下更是疑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沙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