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烽烟洗净走狗死

洗烽录 赤军 7165 2003.04.23 22:09

    朱元璋逃得一命的地方,后来变成他的陵寝所在,就是明孝陵。

  救朱元璋避开彭素王仿如雷霆震怒般一击的,正是新的丹枫九霞阁主人简若颦。她扶起朱元璋,深深一福道:“民女简若颦护驾来迟,死罪。”朱元璋惊魂初定,急忙躲到简若颦的背后。

  彭素王冷哼一声:“恐以你的本领,终护不得这个驾哩。速速退下,我不想杀你!”简若颦的表情半忧半喜:“你连丹枫九霞阁也不要了,怎这些许仇怨便放不下?天下已定,烽烟已洗,我今将庄名改回‘洗锋’,是锋锐之‘锋’了。你怎不将屠刀放下洗净,还要它再染血腥?”

  彭素王双掌一错:“杀了这个暴君,天下才得太平,那时我自然放下屠刀。”他知道李树坤未必能拦阻凌冲等人太长时间,拖延得久了,怕大事终于难偕,于是一狠心,飞身向简若颦扑去。

  简若颦把手里彩带一抖,如箭般射向彭素王双目。彭素王一劈空掌打出去,虽是一掌,掌力却有多股,饶是那彩带软软地不受力,也被他“呼”得打成碎片,漫天飞舞。简若颦才拔出腰间软剑来,被彭素王一峻极指,将剑震为两断。

  朱元璋虽然没练过高深的武功,也看得出来简若颦不是彭素王对手,他不敢多耽搁,转身便跑。彭素王两掌逼开简若颦,发足追去。堪堪追到朱元璋的身后,突然草丛里伸出一枝竹杖来,点向他腰间章门穴。

  这一杖出其不意,又来得迅疾,饶是彭素王的武艺天下无对,也险险着了他道,急忙闪身躲过。只见周颠从草里探出头来,摇头叹道:“可惜,可惜。”

  彭素王怒问:“你既号仙人,如何处处庇护这个暴君?”周颠把朱元璋拦在身后,“嘿嘿”笑道:“我既号仙人,我庇护的,自是真命天子。天下无他便要乱了,管他是昏君、暴君,却不容你杀他。”彭素王冷笑道:“我不信少得一人,便要天塌地陷!”飞腿向周颠踢去。

  周颠以竹杖相迎,两人交上了手,顷刻间又是十来个回合。彭素王心道:“原来那日在太白山中,这厮留了一手,拾掇他有些麻烦。”周颠却心说:“我一人战他不下,那铁帽子老道又不在建康,这可怎生是好?”

  再斗几个回合,简若颦追了过来。周颠叫道:“简女士速来助我。”他知道简若颦的武艺虽然平平,但策应夹击,也能给彭素王造成一定的压力。但简若颦却站着不动,口称:“两位高人较技,我哪里插得进手去?”

  正说话间,只见凌冲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彭素王眼角扫到他,不免分神,问:“李大叔哪里去了?”说着话,险些被周颠一杖戳着肩头。凌冲答道:“夏国坚拦着他哩,我如何能伤了他?你且放心。”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朱元璋在旁边听到这话,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急忙叫道:“退思,速与周颠合力拿下此贼!”凌冲闻言一愣,但皇帝的旨意岂可违背,只得脱掉碍事的公服,掷去乌纱,跳过去放对。

  朱元璋看凌冲脱袍除帽,还当他要抗旨弃官,心下大恐,此刻看他冲了上去,一掌向彭素王后心打下,才松了口气。他再招呼简若颦:“简女士,相助拿下此贼,朕定重重有赏的。”简若颦却依旧不动:“以多敌少,岂不坏了陛下脸面?”

  朱元璋心说:“性命都危急的时候,谁还要脸面?”还想催促,却看三四个人从山坡上冲了下来。

  当先一个正是李树坤,满身是血,“哇哇”暴叫:“敢挡老爷者死!——小彭你在哪里?”彭素王听到李树坤的声音,又不免分心,叫道:“李大叔,不用管我,先去杀了皇帝者。”朱元璋听了这话,吓得一哆嗦,躲到简若颦的身后。

  简若颦迈上一步:“李大叔,你可还识得我么?”李树坤看到她的脸,不由一愣:“小妹么?”简若颦道:“我是若颦,不是月寒。”李树坤笑道:“原来长恁么大了。来,快来相助大叔杀了这个狗皇帝。”

  简若颦有些尴尬地笑笑,他听说过李树坤变疯的事,于是叫道:“大叔,你错认了,这个是好皇帝。”一指彭素王:“这个才是坏人。”李树坤摇头道:“胡说,小彭如何是坏人?”说着话,直向朱元璋冲来。

  这时候,尉迟鹤、夏国坚等人也赶到了,拦住了李树坤。那龚罗睺却早被彭素王一掌震伤心脉,再也动弹不得,未能跟来。两人双战李树坤,和那边凌冲、周颠双战彭素王一般,都是分不出胜负。

  朱元璋看看危机还没有解除,急得连连跺脚,又怕刺客还有同党埋伏在附近,躲在简若颦身后也不敢动。又过了约摸一盏茶的功夫,李树坤渐占上风,克制得尉迟鹤、夏国坚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朱元璋心惊胆战,却突然看见旌旗招展,数百名士兵从西面山坳里疾奔过来。

  当先一将,远远看到朱元璋,甩蹬下马,一边招呼众军把皇帝保护起来,一边过来叩头:“臣恐寻常士卒,对付不了这些刺客,特领了神机营过来,候陛下调遣。”朱元璋大松了一口气,急忙从简若颦身后闪出来,仔细一看,那将却是外甥李文忠。

  李文忠看众人鏖战在一团,想要招呼士兵放铳,又恐伤了自己人。别的还则罢了,凌冲和自己交情甚笃,周颠是帝师一般的身份,都不愿累及。当下一伸手:“取铳来我打!”神机营士兵急忙递上一杆最犀利的火铳。朱元璋重抖威风,拍拍李文忠的肩膀,叫着他的表字:“思本,待朕看你铳法。”

  李文忠点点头,填上弹丸,塞实火yao,吹着了火绳,想一想,瞄准李树坤。只是李树坤与夏国坚、尉迟鹤三人身份都极迅捷,左右乱晃,互相遮挡,很难瞄准。眼看火绳要熄,李文忠咬一咬牙关,扣动了扳机。

  “嘭”的一声巨响,那直径四分的铁弹疾若流星,正打在夏国坚的肩胛骨上,直接穿透,又嵌入李树坤的肋间。两人几乎同时大叫一声,倒在地上。朱元璋也不管夏国坚是自己的臣子,鼓掌道:“古人射箭,一箭双雕,不过如此!”

  尉迟鹤看李树坤倒了,手中拂尘凝聚气力,如一支铁笔般,直点他颈边天鼎穴。拂尘尖端堪堪触及,突然斜刺里飞出一脚来,正踢在他腰胯上。尉迟鹤“阿也”一声,骨盆碎裂,跌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原来彭素王听到李树坤的惨叫,急忙使个险招,拚着受周颠竹杖刺在肋下,飞纵过去打倒了尉迟鹤。他忍着肋下疼痛,背起李树坤,转身就跑,心中想道:“留得青山在,终有杀这狗皇帝的一日。我若折在这里还则罢了,若坑陷了李大叔,于心何忍?”

  朱元璋看刺客跑了,胆气徒旺,大声叫道:“赶上刺客,休教跑了。取得此人首级者,赐千两金,赏万户侯!”

  ※※※

  彭素王背着李树坤逃跑,不能发足狂奔。看看周颠追近,就是一劈空掌打去,将他逼退,但这样一来,速度只有更慢,跑了不到两里路,连凌冲也已追到身后了。彭素王知道不料理了这两个人,今天是休想脱身了,于是把李树坤放在一棵大树下,自己转过身来,凝神戒备。

  周颠和凌冲急忙停步。周颠笑道:“饶你是大罗金仙,今朝也逃不去了。快快束手就缚,还来得及救你的李大叔。”凌冲却说:“何苦如此,你发下一个毒誓来,再不与皇帝为难,我便保你们全身离去。”周颠听了这话,不由瞟了凌冲一眼。

  彭素王笑道:“人莫不有死,我何惧哉。来来,咱们再来大战三百合者。”长啸一声,向周颠扑去。周颠急忙抬起竹杖来迎,却被彭素王一劈空掌把杖点歪,随即峻极指点向他的小腹。

  周颠就地一滚,让开来招,身子还没直起,先是一腿踢出。他的招术从来狼狈难看,好象市井无赖打架一般,却连彭素王也不敢小觑了,急忙将腰一拧,避开来腿。周颠趁势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竹杖指向彭素王左眉上方丝空竹穴。

  凌冲看周颠先和彭素王动上了手,没有办法,只得纵身前跃,一招“天保九如”,打向彭素王胸口。彭素王大袖一扬,将两人的招术全都震偏,心中焦躁道:“凌冲这小子总纠缠不清,我若再加容让,恐今日难以脱身哩。”当下拳法一变,进攻招术倒有七成都往凌冲身上招呼。

  这样一来,凌冲压力增大,出拳踢脚之际,渐渐不那么灵活了,后心灵台穴附近的旧伤又在隐隐作痛。他不由心中暗道:“我若此刻旧伤徒发,作不得战,躺倒在地,则颠仙人定不是彭前辈的对手,他就好逃走了。”心里虽然这样想,手里却仍不放缓:“不可,不可,他此番逃走了,下回再来行刺陛下,可怎的好?”

  心中越是矛盾,后心的疼痛越是剧烈。彭素王一掌打来,本拟此掌凌冲可以轻易躲过,因此伏下了极厉害的后招,但后着未及使用,这一掌已结结实实地打在凌冲膻中穴附近。凌冲大叫一声,口吐鲜血,栽倒在地。彭素王大惊之下,又被周颠一杖戳中腿根环跳穴,下身一麻,几乎跪倒。

  ※※※

  凌冲栽倒在地,眼前一黑,耳边似有万马奔腾一般。不,那只是一匹马的马蹄声,只是在一个奇特的空间里,被四周壁障反射出无数的回声而已。凌冲的眼前似乎看到,一个老人缓缓地,缓缓地在马蹄后倒了下去——那是自己的祖父。

  他悚然一惊,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吗?不,自己还不能死!眼前突然显现出爱妻雪妮娅的倩影,穿着回回的装束,就象在大都城里遇见她的时候一样。自己挣扎着走过去,呼唤她的名字,她慢慢转过头来。

  不,那并不是雪妮娅,那分明是王小姐!凌冲只觉得全身毛孔都是一张,冷汗直流,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彭素王单腿跪在地上,正在与周颠鏖战,不远处的树下,几名士兵围住了奄奄一息的李树坤。身后有人搀扶自己爬起来,一个声音关切地问道:“退思,你还好么?”他缓缓转过头去,只见数百名神器营士兵平端着火铳,列成三排,后面是衣衫不整的朱元璋。

  搀扶他的人,原来是李文忠。凌冲长吸一口气,内力游转全身经脉,觉得前后心的疼痛暂时遏止住了。他慢慢站起来,摇摇头:“我……我无事的——你且保护陛下。”

  “退思,你可能再战么?”朱元璋对他点点头,“我看周颠不是那贼的对手。”

  凌冲望向彭素王,只见他虽然半跪着不动,但大袖飞扬,双掌交错,一派进攻的招术,较从前更为狠辣。周颠手中竹杖只剩下不到四尺的一小截——大概是被彭素王折断了——蹿前跳后,步法虽然灵活,却只有招架之功。

  凌冲还在发愣,只听朱元璋催促道:“若还能战,且相助周颠擒下那贼!”凌冲咬一咬牙关,双掌一分,腾身而上。

  彭素王看凌冲扑了上来,虽然面色发青,身手倒也矫健,似乎并未受很重的内伤,心中一喜,手里缓了一缓,险些就被凌冲一掌打在右胸上。他急忙向后一仰,避开来招,随即一峻极指点去,笑道:“你还精神,甚好,甚好。”

  凌冲和周颠二人双战彭素王,一连十余回合,仍然维持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朱元璋关照李文忠:“教士卒们瞄准彭素王,若得隙时,乱铳齐发,取了他性命便是。”但三人正缠斗在一起,神器营的士兵们一直没有机会开火。

  又战了七八个回合,彭素王心中焦躁:“再战下去,我便侥幸逃得性命,也难救李大叔。既是不愿伤及凌退思的性命,不如先拾掇了这个疯疯颠颠姓周的厮鸟,则退思自然后退。”想到这里,左臂一振,凝聚毕生功力,向周颠劈胸打去。

  周颠不敢硬接,向后退去。彭素王掌到半途,突然转向,打向凌冲肋下。凌冲不及闪避,眼看又要中招,只消被掌风扫中软肋下,以他的功力,不死也要身受重伤。本来彭素王想用这招引诱周颠来救凌冲,他暗中伏下了极厉害的后招,要取周颠性命。但看周颠似乎根本没有上前相救的意思,不由心中骂道:“这疯子忒煞可恨!”硬生生凝定掌力,只将凌冲推出两尺开外。

  但这样一缓,自己肋下露出老大的破绽,周颠岂肯放过,疾步跃近,伸竹杖猛点彭素王肋下京门穴。彭素王把腰一拧,反掌打向周颠肩头,使个“围魏救赵”的策略。但饶是他应变得快,京门穴仍被对方内力扫中,足少阳胆经立时阻滞不畅。

  一眨眼的功夫,凌冲又已跳将上来,和周颠呈左右夹击之势。彭素王斜眼望着周颠,心中暗道:“这厮好生溜滑,怎样败他才好?”心中盘算,手里却毫不停顿,或掌或指,逼得两个敌人撤招招架。

  斗到分际,彭素王一掌逼退凌冲,突然“哈哈”大笑道:“暴君,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周颠看对方刺杀已然无功,却仍口出大言,不由一愣,细看彭素王的眼神,却见他正望向自己身后朱元璋的方向,不由疑惑:“遮莫他仍有帮手来么?”

  彭素王知道周颠最关心朱元璋的安危,因此故布疑阵。他也知道以周颠之智,不会上当,但只消对方心中疑惑,自己便有可乘之机。高手较技,胜负只在毫厘须臾之间,周颠手里才略缓一缓,早被彭素王抓着破绽,一掌印向他的胸口。

  周颠胸口向后一缩,右手圈回来迎击,早被彭素王左手无声无息地翻将上来,一把捉住了他的竹杖。周颠只觉得一股阴寒内力从竹杖上传来,直迫自己掌心劳宫穴,心道“不好”,匆忙松手。彭素王竹杖到手,以杖为指,使出峻极指来,点向周颠胸口灵墟。

  周颠急忙后撤,但竹杖虽只剩下不到四尺,仍较手臂为长,彭素王把臂一展,堪堪点中。周颠大叫一声,向后就倒。彭素王恶狠狠加上一掌,要取他的性命!

  恰在此时,凌冲扑将上来,双臂合拢,用内家拳中一个“掤”字诀,卸开了这雷霆万钧似的一掌。彭素王心道:“可惜,可惜。这孩子如此质朴,他不肯救你,你倒肯救他。”掌力一按,凌冲禁受不住,“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

  彭素王心道:“说不得,他再这般不知好歹,只得伤损他性命了。”右手一振,千钧掌力向凌冲头顶压下。凌冲忙使“六花拳”中一招“云合雾集”,堪堪拦住。彭素王左手圈拢,又一掌拍向凌冲右肩。凌冲前一招已然使老,来不及变招格挡,右手本在肋下防护,此时自然而然地向外翻出,又使出一招“风樯阵马”。彭素王“咦”了一声,急忙撤招,被他掌风扫过臂上孔最穴,手太阴肺经立时阻滞。

  凌冲双手招术使出,自己也是一愣:“这不是六花拳第七段的‘风liu云散’么?”眼看彭素王身体一晃,又是连环三招递来,他自然而然地左手“地丑德齐”,右手“天开图画”,用一招“地平天成”将来招格开。

  ※※※

  朱元璋看周颠都已败下,不由大吃一惊,责问李文忠道:“如何还不发铳?”李文忠回禀道:“恐伤了颠仙人和凌侍郎的性命,不敢冒然发铳。”朱元璋哼了一声。士兵们扶过周颠来,只见他面如死灰,闭目不言。朱元璋拍拍他的脸:“休要装死,这样便死了,还敢称甚么仙人?”

  周颠睁开眼睛,说:“我几时死了?休搅扰,我正运功疗伤哩。若不尽早治愈伤势,退思须不是那厮对手。”朱元璋撇嘴笑笑,命令把他放在一边。

  再看凌冲与彭素王的较量,两人似乎倒战了个平手。原来凌冲猛然间使出了六花拳第七段里的招术,连自己也不由惊骇。转念想道:“怪道义父讲我领悟不得,不肯教我,原来内力修为到了,自然融会贯通哩。”心里这样想着,手中却“天崩地坼”、“虎啸龙吟”、“云淡风清”……一连七八招,逼得彭素王挣扎着爬将起来,向后退去。

  彭素王的身后是一处悬崖,虽不甚高,跌下去也要了人性命。他走到悬崖边,不再后退,微笑道:“好,好,退思,你今日真个跻身一流高手的境界了哩。”凌冲却在心中叫苦不迭,原来他后心又已开始剧痛,只怕再战不到十来个回合就要软倒。并且他心中想道:“也不知颠仙人生死如何?我战不下这彭素王呵,倒也心中平静,一切由命便是。此刻或能战得下他,则我该怎生是好?取他性命?还是放他去了?”

  朱元璋却不明就里,看凌冲方才和周颠两人合力,尚自战不下彭素王,此刻单独一人却能打个平手,倒似乎彭素王故意容让他的一般。他心中恚怒,冷哼一声,厉声问李文忠:“怎还不放铳?!”

  李文忠道:“只恐伤了……”话没说完,就被朱元璋打断了:“你怕伤了凌冲性命,就不怕那贼来伤了朕的性命么?”李文忠听朱元璋说出这种话来,不由背上冷汗涔涔,急忙恭身回答:“微臣不敢。”转身招呼士兵,引燃火绳,准备发射。

  凌冲正在和彭素王恶斗,突然发现彭素王望着自己背后,眼神有异。他一愣间,突然身后传来百雷落地似的巨大声响,随即背心一痛,似乎有万箭穿心的一般。

  彭素王看到李文忠下令发铳,不顾凌冲一掌正向自己胸口打来,硬接这一掌,揪住凌冲的身体向旁边一让,帮他承受了大半铳子。他暴吼一声,左手一张,连续三招劈空掌,“嘭嘭”几声,七八名士兵倒跌出去,头破血流。

  凌冲挣扎着抬起头来,就看彭素王的面孔和半边身子尽皆焦黑,只听他冷笑道:“朱元璋,你好生的歹毒!”凌冲被他抓着自己手臂,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内力正缓缓透过手少阴心经天泽穴,向自己体内传来。他知道彭素王生接自己一掌和无数铳子,已到油尽灯枯的边缘了,而竟然还在向自己体内输送内力,想要救自己一命。

  凌冲心中万分歉疚,拼尽全身气力,挣脱了彭素王,脚下一软,跌倒在地上。彭素王微微一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将那圣使神矛藏在一个所在,你替我将他交与西域来的阿厮兰,我曾应允他的。”说着话,突然双臂一振,傲然站立,眼望着朱元璋,目中如要喷出火来。

  朱元璋惊得后退一步。只听彭素王叫道:“你这暴君,终逃千载骂名!我便死了,也断不能教你擒获!”说着话,返身一跃,跳下悬崖。

  朱元璋急忙吩咐士兵:“下去寻找。便跌成了肉饼时,也抬尸来见朕!”又一指坐在树下的李树坤:“枭下这贼首级来,号令高竿!”吩咐完毕,过来看凌冲的伤势。

  李文忠和周颠早已经扶起了凌冲。周颠一按他的脉门,不由长叹一声,知道回天无术的了。朱元璋关切地问道:“退思,你还好么?”

  凌冲微微睁开眼睛,望了一眼朱元璋。不知道为甚么,这个自己素来仰慕的大英雄,现在看上去,那张丑脸说不出的可憎可厌。他挣扎着指指胸口:“陛下,臣有一物要献于陛下。”

  朱元璋按照凌冲的指点,从他怀里掏出一幅折叠得很仔细的字来,展开看时,原来自己曾看过的,上面写着:

  烽烟何日洗,大道几曾公?我心如皎月,耀然照穹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