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东海扬波谁能度

洗烽录 赤军 7840 2003.04.23 21:50

    莫选升拖着凌冲浮出水面的时候,红日还不当顶。凌冲闭着眼睛,专心运转内息,想要冲开穴道,但却徒劳无功。莫选升拉着他游到岸边,爬上岸来,笑道:“你这小子,也不见有多肥胖,竟然如此沉重。”拧干自己和凌冲衣服上的水,又说:“且往卢扬的草芦,去寻些干衣服换了,你若冻病了,黄着脸去见皇帝,我面上须不好看。”

  凌冲继续努力冲击被封的穴道,也不去理他。莫选升拖着凌冲走了几步,心下不快,干脆一把提起凌冲,背在自己肩膀上:“小子,老实一些,若要我这般负了你往大都去呵,可好生麻烦哩。休惹我怒将上来,斫了你的首级带去大都,可不轻便么?”

  他背着凌冲,踏上小径,往卢扬的茅屋走去。走出没几步,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弹出一枚小石子来,正打在凌冲后背上。莫选升警惕地停下脚步,四周望望,却甚么都没有发现。也正好这个时候起了一阵风,他只当是风吹石走,撇嘴哂笑,嘲笑自己有点杯弓蛇影。

  但凌冲心中却是又惊又喜,原来那枚石子正打在他后背肝俞穴上,激发得他自己内力一冲,破开了被封住的三处穴道,左手已能活动。如果说是风吹石走,断然没有这样凑巧的道理,莫非有甚么高人潜伏在侧,暗中相助自己么?

  眼看前面再拐一个弯就是篱笆墙,墙后就是卢扬的茅屋了。凌冲瞅准一个机会,将全部精神和气力都凝聚在左手食中两指上,突然一指疾点莫选升后腰命门穴。这是一个死穴,若被他点中了,并且力透经脉,对方不死也要昏厥,并且下身立刻就会瘫痪。

  好个莫选升,于间不容发之际猛然醒觉,右肩一耸,把凌冲直弹出去。凌冲这一指虽然因此偏了一些,但指上劲力依然直透命门。莫选升“阿也”一声,软倒在地。

  凌冲被他扔飞,摔倒在地上,跌得眼前一黑,胸腹间极为难受。他深吸几口气,勉强用尚能活动的左手支撑起身体,慢慢坐了起来。才抬头,就看对面不远处,莫选升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拇指交叉,掌心向天,放在腹际,双目似睁似闭,正在运气冲穴哩。

  凌冲知道,对方这个时候最无防备,这时候如果冲过去,想要打倒这个高手,比打倒一个幼童难不了多少。可惜他下肢仍然无法活动,只好用左臂支撑着身体,努力向对方爬去。

  才爬了两步,忽见莫选升骤然睁开眼睛来,接着“哈哈”大笑,长身立起。凌冲大惊失色,想不到此贼的功力如此深厚,那么快就可以行动如常了。

  莫选升走过来,伸指点向凌冲左肩云门穴。凌冲抬起左手,一招“寸劲分骨”,扳向对方手腕。莫选升将腕子一抖,五指张开如龙爪,反捉凌冲的手腕。两人各施分筋错骨功夫,顷刻间连交了八招,终于,凌冲一个抵挡不住,被莫选升扭脱了腕骨。

  他痛得几欲晕去,强自忍耐,咬住了自己下唇。莫选升骈指点了凌冲云门穴,又在他肋下加了几指,封住了任、督二脉,冷笑道:“小子,好本领,竟能冲开我点的穴道哩。你倒颇有天赋,善加捶磨,他日艺业不可限量。可惜啊,去得大都,若皇帝要斫你的头,便我也救你不得。”说着话,帮他接上了腕骨。

  莫选升拖着凌冲,重新上路。拐过弯,推开篱笆门,他“嘿嘿”笑道:“与你斗这两遭,我肚子须忍耐不得了。昨晚吃饭时,记得还有些剩下,且进屋生了火,热来吃呵。”说着话,把凌冲抛在屋门口,自己就去推门。

  才一推门,他突然面色大变,后退一步,转身就来揪凌冲的脖领。说时迟,那时快,斜刺里伸出一剑来,疾刺莫选升的咽喉,端的狠辣无比。莫选升一个旋子,倒纵出三尺多远,随即将食指一弹,“当”的一声,挡开了敌人如影随形的第二剑。

  凌冲才自惊异,忽然一个人来到他身后,挥指处,解开了他各处穴道,扶他站了起来。转头望去,却原来是史计都。再看与莫选升对战的那人,不是“剑神”宫梦弼是谁?

  一声朗笑,彭素王和卢扬并肩从屋内走出,摇头道:“莫兄,来得恁慢,咱们已等候多时了。”

  ※※※

  莫选升这一惊不小,急忙一掌劈向宫梦弼,趁机抽身要走,却徒然发觉史计都手擎梅花豹尾鞭,就端立在自己身后。他知道一时无法逃脱,只好强自镇定下来,站稳脚步,拱一拱手:“原来那石室尚有别的出口,倒是我疏忽了。”

  “自湖边到这草庐来,确有他途,石室安有别的出口?”彭素王哈哈笑道,“你道那断龙石放下,咱们便不得出来,要被困死在内哩。却不知我进入那石室时,已将一块石头垫在断龙石下。但下面有空隙呵,以我们四人之力,凭他千斤巨石,却也不难抬起。”

  卢扬也笑道:“还要谢你放些巨石在断龙石后。断龙石甫一抬起,那几块巨石便滚将进来,正好架住断龙石,省了咱们多少气力。”莫选升惊问道:“原来你们早便提防我哩!却是怎样被你看出破绽来的?”

  彭素王摇摇头:“你百密一疏。想那向龙雨、程肃亭,都是天下有名的高手,倘你不是技艺过人,他们怎肯以二敌一,自低了身份?你自称受教于泰山派,而泰山分为男女两宗,斗母拳是女宗龙泉观的招术,自来不授男徒,你想是偷来的罢。”

  莫选升冷笑道:“偷来的又如何?原来你虽然疑惑,却故意不揭穿我的身份,隐忍至今。阁下城府如此,在下敬服。”彭素王笑道:“岂敢。比之阁下,略有不足。”凌冲怒问道:“你却究竟是甚么人?!”

  彭素王笑着对凌冲说道:“此人的姓名,我也约摸猜着了。请问宫庄主,我猜的可是?”说着,眼望宫梦弼。宫梦弼点点头:“适才与他交了几招,这厮虽不用剑,拳掌上也可见他用剑的路数。家父昔年败在此人手上,当时情景,也曾备细讲与我听,我再不会识错的。”

  “‘剑神’果然双目如电,”莫选升假意恭维一句,转头问彭素王,“然则在下并未显露身手之时,却不知彭先生如何猜到的?”彭素王解释说:“莫选升这个名字,陌生得紧,你既隐瞒了功夫,料本名定非如此。我见你捏造假名时,眼神飘忽,似在思考,则莫选升三字,当是临时臆造,料有所本的。你自称表字唤作‘虚静’,此二字与‘选升’二字,毫无关联,或是你的真字……”

  宫梦弼接口道:“庄子云:‘夫虚静恬淡寂漠无为者,万物之本也。明此以南乡,尧之为君也;明此以北面,舜之为臣也。以此处上,帝王天子之德也;以此处下,玄圣素王之道也。’‘虚静’两字,想是自此而来。若非彭先生的名字便唤作‘素王’,原本咱们却也想不到哩。”

  彭素王大笑道:“我自名‘素王’,对名唤‘玄圣’者,自然深有印象。你又道本籍在嘤游山,此岛虽然偏远,可巧我却知晓。彼处在淮东路郁州岛东北海上,我记得可确实么?”

  莫选升心中惴惴,表面上却微笑道:“佩服,佩服。”彭素王继续说道:“诸般线索,经纬相连,岂能再不知阁下是何人?你却不姓莫哩,你姓的牟,东海牟玄圣牟先生,已二十年不履中原,谁料今日得见,何幸如之?”

  凌冲这才明白,原来莫选升是牟玄圣的谐音。他从小就听黄河大侠宫秉藩讲过,宫大侠在至元年间,曾往大都去刺杀元丞相伯颜,和这个牟玄圣交过手,当时此人是脱脱的心腹。他不禁心中暗叫惭愧,彭素王他们思路如此缜密,自己却一直被牟玄圣蒙在鼓里。想来牟玄圣一路上所以故意显得和自己格外亲密,也是看自己江湖经验少,凑在自己身边不必害怕露出破绽来。

  想到这里,他不由喝骂道:“汝这汉奸,好不狠毒!”“啧啧啧,”牟玄圣撇撇嘴,“甚么汉奸,好不难听呵,年轻人讲话如此不知轻重。我本不姓牟也,其先为太祖皇帝钦封辽王耶律留哥,世为大元藩臣,传至我父,入赘东海牟氏,我乃从母姓牟。我自不是汉人,说的甚么汉奸?”

  凌冲一时语塞。牟玄圣向彭素王拱拱手道:“他们俱不是我的对手,你来,你来,咱们玄圣素王,今日决个生死便了。”彭素王双眉一轩,喝道:“甚么玄圣素王?你是何等小人,怎敢名居我上?!且先吃我三掌看!”说着话,右袖一抖,就是三掌劈空打出。

  牟玄圣挥掌来迎,“嘭嘭嘭”连接他这三掌。但彭素王是远击,打出三掌,气色不变,牟玄圣是近接,接下三掌,双颊微红,两人的优劣高下,一眼便可看出了。

  宫梦弼喝一声:“且慢!”对彭素王道:“此人曾胜家父,家父一直耿耿于怀。父仇子继,今日我要凭手中剑取他性命!”说着,一摆手中青钢长剑:“你且向卢先生借了剑来,休道我占你便宜。”

  牟玄圣“嘿嘿”冷笑,转眼注视卢扬。卢扬微笑道:“既是宫庄主有此兴致,在下便借你剑用,打甚么不紧?”说着,解下腰间龙泉,向牟玄圣抛了过去。

  牟玄圣左手一探,接过长剑,右手便“嚓”的一声,拔剑出鞘,两般姿势一气贯通,潇洒之极。宫梦弼叫一声“好”,一剑刺向牟玄圣持剑的右腕,牟玄圣微微一让,反挑对方小腹。

  当初在应天大肉居后门,彭素王和宫梦弼斗剑,以及昨天的两场较量,双方都是先对峙稍倾,这才你来我往地厮杀。这次却不同,宫梦弼看牟玄圣才接过龙泉剑来,就抢先进攻,牟玄圣也奋力相还。两人都是一流的剑术高手,连斗数十招,不分胜负。

  凌冲定睛细看时,就见宫梦弼还是一样的祖传快剑,牟玄圣的剑法却奇诡无比,几乎每招都从不可能的方向刺出来,和中原剑术大相径庭。两人以快打快,都是一派进手招术,很少防守,分明都把进攻当成了最好的防御。原来两人都知对方用剑甚快,自己的招术如果攻守参半,难免丧失先机,因此都着着抢攻,杀得人眼花缭乱。

  宫梦弼昨天和卢扬斗剑,牟玄圣都看在眼里,而宫梦弼所知的,不过是其父宫秉藩转述牟玄圣三十年前的剑法。因此一个熟悉,一个陌生,斗到五十招以上,宫梦弼就渐渐落在了下风。

  只听“嗤”的一声,宫梦弼左袖被牟玄圣斩下一片。本来高手较量,这样就算已经分出了胜负,可以各自罢手跳开了,但宫梦弼却毫无认输之意,一招“上步七星”,疾点牟玄圣身前七处要穴。

  牟玄圣的前一剑,本来要斩宫梦弼左臂的,对方缩得快,只截下了他一片衣袖,剑势因此稍缓。此刻看敌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刺来,急忙一个拗步拧身,反剑再斩宫梦弼右臂。宫梦弼不等剑招用老,又换成“荆轲刺秦”,指向敌人小腹,扳回了先手。

  凌冲在一旁看得矫舌不下,此番恶战,比昨日的两场激斗更加令人胆战心惊,目不暇接。就见两人再斗七八合,牟玄圣渐渐处于劣势。

  牟玄圣一招仿佛是“倒履相迎”,按中原常见的招术,本该刺人左腿,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刺向宫梦弼右肩。宫梦弼挥剑将龙泉荡开,随即一招“挑灯看剑”,反刺敌方右肩。此时两人距离已经拉得很近,牟玄圣剑在外围,突然向内一圈,割向宫梦弼肋下,分明是昨日彭素王破卢扬的路数!

  凌冲惊呼一声,只见宫梦弼脚下一个踉跄,堪堪避过敌招,随即一剑向牟玄圣胸口膻中穴刺下,又分明是卢扬曾反复使用过的、石室中记载的那招魔剑!牟玄圣“阿也”一声,敌剑已到自己胸口。他伸左手食指一弹,“当”的一声,荡开宫梦弼的青钢长剑,然后“噔噔噔”连退三步,把右手长剑抛在地下,以手抚胸,似乎难受之极。

  宫梦弼一愣,就此停步,才待喝问。牟玄圣喘着气道:“你……你……也学会了……”众人惊愕之中,突然牟玄圣一个空翻,直向凌冲扑来。史计都站得距离凌冲最近,急忙一鞭打去,被牟玄圣矮身躲过,一个滑步,已到凌冲面前。

  凌冲本在专心看斗,根本猝不及防,百忙中一掌打出,却被牟玄圣右手一刁他的手腕,身形微晃,左手已经扳住了他的肩头。凌冲只觉得半边身子酸软,掌力吐了一半,就此停滞。

  宫梦弼挺剑疾刺牟玄圣的胸口,史计都也挥鞭打向牟玄圣头顶。牟玄圣却把凌冲的身体在自己前面一横,笑道:“你们来。我略一吐力,这小子便要残废哩!”

  两人急忙硬生生收回出招。这才知道牟玄圣故意引诱宫梦弼使出那招魔剑--虽说是魔剑,天生爱剑之人见了,岂有不念兹在兹,一得着机会相符,便使出来的道理?但宫秉藩那一剑,只有其形,却无其神,根本伤不得对方三焦脉。牟玄圣却拚着胸口被刺,故意装作三焦脉为剑气所损的样子,踉跄后退,趁众人惊愕间,又抓了凌冲作为人质。此人巧诈机变,端的是个劲敌。

  当下只见牟玄圣左手按在凌冲肩头,扣住他的穴道,右手抚着自己胸口--隐隐有鲜血从他指缝里渗出来,但想来伤势并不算重。彭素王冷笑道:“算你赢了,放下凌兄弟,这便去罢。”

  牟玄圣笑道:“此刻凌冲性命在我手里,你讲话怎还这般大喇喇的,好不恨人。我这便要擒了他去往大都报功哩,你们若追来,我便‘喀’的一声,拧断了他脖子。”凌冲忙道:“彭前辈,捉了这个贼,剐了他为我报仇便是,休要顾忌!”

  彭素王双眉一立,怒目圆睁:“放你走便了,这厮怎敢得寸进尺!当我投鼠忌器,不敢毙了你么?!”说着,衣袖一振,就是一劈空掌向牟玄圣当胸打来。

  这一掌来得好快,牟玄圣急忙松开捂着胸口的右手,拧腕相迎。“嘭”的一声,他踉跄退了一步,面色大变。只见他恨恨地道:“好,算你狠便是。”一把把凌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史计都推去,同时几个后翻,跳出篱笆,眨眼间便踪影杳然了。

  ※※※

  史计都接住凌冲,关切地问道:“兄弟,你可受了伤么?”凌冲苦笑着摇摇头。宫梦弼挺着剑还想追去,却被彭素王一挥衣袖,拦住了:“放他去罢,定追不上。哼,此人如此诡诈,倒的是劲敌。”说着话,转过头来向卢扬深深一揖:“咱们领了这个人来,给卢兄添了许多麻烦,实实的惭愧无地也。”

  卢扬笑道:“我有甚么麻烦?这些客套话何必多讲。来来,各位且进屋中来坐,茶已沸了,正好吃哩。”

  说着,把众人让进屋中。宫梦弼慢慢坐下来,皱着眉头,低首沉思。彭素王笑道:“此人招术诡奇,若论真实剑术,并不在宫庄主之下,何必耿耿于怀哩。”卢扬端上茶来,众人喝了几口,彭素王问道:“心魔已除,卢兄今后有何打算?”

  卢扬摇头笑道:“须甚么打算。这里恐住不得了,另寻个山清水秀之处,琴剑自娱罢了。”凌冲急忙建议说:“西吴王礼敬天下贤士,对卢先生也是仰慕很久的了,不如随我们往应天去见西吴王,如何?”卢扬闭目捻须道:“山野之人,何益于世?罢了,在下并无出仕之念哩。”

  凌冲继续劝说,但卢扬却坚决不允。宫梦弼对彭素王使个眼色:“彭先生,且借一步讲话。”彭素王站起身来,跟着他走到门外。凌冲望着他们,只见宫梦弼说了些甚么,彭素王摇摇头,脸上隐含怒气。

  过了一会儿,两人重新走回桌边。彭素王换了一副神色,笑对卢扬说:“今日已晚了,少不得多搅扰一夜。明晨咱们也要离去,另有要事处理。”宫梦弼面色不豫,象要说些甚么,却终于咽了回去。

  ※※※

  当天晚上,众人就打了地铺,在卢扬家里安歇。凌冲被安排在门边,睡到半夜,突然发觉有人从自己身边跨过去,朦胧睁眼一望,原来是彭素王。他只当彭素王要去起夜,也不理会,重新闭上眼睛,却突然听到对方在自己耳边轻声说道:“醒来了么?出来一趟,我有话问你。”

  凌冲披衣坐起,走出门外。只见凉风轻拂,繁星在天,今晚格外的寂静清冷。彭素王披着长衣,背手站在院中。凌冲轻轻地走到他的背后,他也不回头,只是轻声问道:“你离开应天时,西吴王可曾吩咐过,若卢扬不肯前往辅佐于他,不如干脆杀了?”

  凌冲吃了一惊,这才恍然大悟,白天宫梦弼拉彭素王出去,两人低声商议的原来是这件事。西吴王确实曾经那样吩咐过,但若非彭素王提醒,他自己都根本想不起来了。

  彭素王不等凌冲回答,就冷哼一声:“此人心肠好毒。”凌冲才想为朱元璋辩解几句,彭素王却继续说道:“你回去转告西吴王,卢扬只是江湖散人,不会与他为敌,便留他性命,打甚么不紧?哼,我此时却不想去见朱元璋了哩。咱们渡过黄河,那便分手罢,我要往湖广寻那姓简的女子去。”

  凌冲知道彭素王所说的“姓简的女子”,就是和他争夺丹枫九霞阁继承权的简若颦了。他想一想,有些尴尬地为朱元璋分辩说:“西吴王不知此间情势,只怕卢扬武艺超群,倘是助了鞑子呵……在下回去备细禀告,料西吴王……”彭素王慢慢转过身来,摇摇头:“你只说我坚持不肯动手便了。哼,你为他分辨怎的?他不知此间情势,便可起心杀人么?”

  他想了想,又对凌冲说道:“不能为我所用,那便不如除之,枭雄大抵如此。只是此人看来过于猜忌,退思你须小心了。从来伴君,仿如伴虎。”

  凌冲有些不以为然,心说你一直保着张士诚的,那家伙为人懦弱,拿他来比朱元璋,当然显得朱元璋忌刻一些。但他也不想就这个问题和彭素王起冲突,并且内心深处,也隐约觉得朱元璋的这道命令有些无理,于是只说:“忒可惜也,本想与前辈同回应天的。”

  彭素王笑笑:“终有再见一日,可惜甚么。过了黄河,我还有一宗大礼予你,帮我献于西吴王,算我不背昔日信诺,为说不得张士诚赔罪。”凌冲问他甚么大礼,他却并不回答,只说:“到时便知。”

  第二天一早,四人告别了卢扬,跨马起程,仍旧从孟津渡过黄河。于路听到两个重大消息,一是四川夏主明玉珍去世,其子明昇继位,二是扩廓帖木儿已经发兵进入陕西,与张良弼等人对战。“虽是为了反元大业,然煽动此两家火并,不知损伤多少关西百姓呵,”彭素王叹一口气,“我之罪也。”

  史计都和凌冲反复安慰他,宫梦弼却并不说话。当晚,众人在孟津城中住宿,客栈伙计来报:“有一位关中来的彭官人可在么?有人寻哩。”

  彭素王出门少倾,提了一个布包进来。他在众人面前解开布包,只见里面是一方楠木匣子。“这个便是明教圣物‘胜使神矛’了。”彭素王此言一出,众人都探过头来,仔细打量这木匣。

  彭素王对凌冲说:“据传此间隐藏着一个大宝藏,但以日帝之能,十数年解他不得。你且献与西吴王去,他麾下智计之士甚多,料必能解开这个谜团。我明日便与史大叔往湖广去,你与宫庄主前往应天,与路小心。此物我已答允了西域奥米兹的使者,三年后便送予他,以为对抗察合台后王之用,若那时还寻不得宝藏啊,也只索罢了。”

  凌冲点头答应,彭素王又关照说:“退思,你有宫庄主相伴,料不会出甚么岔子。但那牟玄圣已盯上了你,异日孤身一人往北地公干时,须千万谨慎。那‘沛若神功’,好生习练,他日或可救你性命哩。”凌冲心里感动,点点头,却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四人就于城外分手。凌冲和宫梦弼一路南下应天。才到萧县郊外,就听说徐达统兵围攻徐州,徐、宿两城的守将陆聚已经自缚请降了。这样一来,张士诚江北的各处领地,已经大半都落到了朱元璋的手里。

  宫梦弼送凌冲来到应天城外,坚持不肯进城,而要转头回家乡曹州去。他说:“已到应天,退思你一人前往禀报大王罢。我未能说动彭素王杀了卢扬,何面目往见大王?便那卢扬终不为我之敌,牟玄圣却觊觎在测,我要回去苦思破他之法。”凌冲知道他爱剑成痴,此次北行,连续败在彭素王和卢扬的手里,和牟玄圣对战,又中了对方诡计,以他的性格,肯定会花相当的时间和精力去苦练剑法,因此表示理解地笑笑,就于应天城外分手。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他不回大肉居,先进城来向朱元璋禀报。报名进入王府书房,就看朱元璋正拿着一本《汉书》,在专心阅读。朱元璋原本是个大老粗,不识得几个字,带兵以后,却手不释卷,每天都给自己规定了要阅读多少书籍,写多少大字,这种刻苦学习的精神,凌冲一向是极敬佩的。因此也不敢打扰,端立在书桌边,静静等待。

  直等了一盏茶时分,朱元璋才慢慢合上书本,仰头想了一想,然后揉揉眼眉,望向凌冲:“退思归来了也。于路还平安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