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一片丹心光日月

洗烽录 赤军 7617 2003.04.23 21:28

    冬日的晨光,孤寂清冷,凌冲跟随着两名侍女往见彭素王,四下观看,对庄中的情况,观察得比昨晚更加仔细。这所庄院,果然是位于秦岭山脉某处的山谷里,庄中道路曲折迂回,似乎是按照八卦奇门排列,相信以自己的学问,独自一个人走不上百步,就会迷路。庄中枫树很多,想象正当秋令之时,到处红枫如云般掩映着红墙灰瓦,倒真不愧了“丹枫九霞阁”之名。

  这次走的路长,倒也看到了其他几名仆役,都是玄色棉衣,低头洒扫,但相比起庄院本身的巨大来,确实显得人丁寥寥,并且气氛孤清。侍女们领着凌冲,虽然东折西绕,但看阳光所照射的方向,应该是向南而行。逐渐的,周围房屋渐少,枯草渐多,似乎是进入了花园中。一名侍女开口说道:“主人在‘碧血亭’备下了茶点,迎候官人。”

  凌冲心说:“这个名称倒也别致。”等看到了假山丛中那座八角凉亭,以及凉亭上的一副长联,他才明白名称的由来。这副对联也很独特,作为花园凉亭的门联,既不优雅,也欠温婉,上联是“大鹏落地生松柏,武穆武功光煊赫,北虏谁当麻札刀?忍看碧血嗟头白”,下联是“正气腾空化日星,文山文学泪零丁,南冠不愧磁针石,留取丹心照汗青”。

  无疑上联是咏岳飞,下联咏文天祥,两联各自成一首七言古绝,却又天然工整,慷慨豪迈,连凌冲这样诗词水平泛泛的,都不禁喝一声彩:“好!”看那联语的署名,却又奇怪,是“丑厮”二字,好象乡下不识字愚民的乳名一般。

  “退思来得甚快,”彭素王玄氅乌巾,拱着手从凉亭里迎出来,“我才回到关中不过数日,你已往应天打个转来了。”凌冲深深鞠躬,唱个肥喏:“在下携了敝上的回书,不敢耽搁,匆匆来拜见前辈。”

  彭素王拉了凌冲的手:“不忙,且亭中说话。”领他进入凉亭,只见亭中石桌上,摆着几色点心,旁边一个小火炉,烹着清茶。彭素王拉凌冲坐下,笑笑说道:“若他时来呵,此处望去,景色绝佳。冬日花草都衰败了,但处两山夹并间,暖和少风,不比屋中气闷。”

  凌冲从怀里取出朱元璋的信来,递给彭素王。彭素王展开看了,唇边露出一丝冷笑:“我早便料到他会这般回复,的是枭雄本色。”把信重新折好,放入袖内。侍女斟上茶来,彭素王点头招呼:“退思,先吃些点心,再叙别情。”

  凌冲咂一口茶,一股清香直沁入脏脾,似乎是上好的常州阳羡,在淮北很难喝到,心里不禁猜测:“莫非是张士诚送来与他的?”又伸箸夹一块奶糕吃了,然后问道:“那位李……木子李先生,现下可安好么?”

  彭素王叹口气:“李大叔心脉受损,行事疯颠,我已安顿好了,寻几个名医为他调理。但十数年痼疾,是否能得痊愈,却也难讲。”凌冲昨晚就想到,史计都与龚罗睺说要回丹枫九霞阁来,若是他们听到了自己的消息,应该会前来相见。尤其自己也很想再见见史计都。于是斟酌着词句问道:“在下认识一位史前辈,说曾在这丹枫九霞阁中居住,阔别二十载,颇想回来看看,不知可曾来到?”

  彭素王皱皱眉头:“计都星史叔父么?我未曾见。我才回庄中不久,并不曾听下人禀报,说有客来访。”凌冲心里奇怪,那两人离开大都有两个多月了,路上甚么事情耽搁了,使他们没能回来呢?

  他低头不语,又吃块点心。彭素王突然问道:“史大叔可曾对你讲起过这丹枫九霞阁的往事?”凌冲不知道是否应该说实话,想一想,含糊地点头。彭素王苦笑一下:“我接掌此处,不过短短一载有余,寡德鲜能,颇欲请那些叔父辈归来,重商大计,为反元大业尽一份力。可惜,七星流散,都不知何处去了。好不易寻到了木星李大叔,他又是这般光景——唉,徒惹感伤。”

  凌冲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只能埋头喝茶。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仆役走进亭来,呈上一封书信。侍女接过,递给彭素王。彭素王看了“哈哈”大笑:“李思齐已入我彀中矣!”凌冲不解地抬起头来。彭素王解释说:“那李思齐枉称豪杰,却勘不破名缰利索,扩廓帖木儿本是他的晚辈,今日总制天下兵马,他如何乐意?我略加怂恿,他便说要联络脱列伯等诸将,共抗扩廓帖木儿之命,西军一兵一卒不得出潼关去。这是断了鞑子的右臂也!”

  说到这里,他突然又皱起了眉头:“遮莫那些叔父辈,也以我年轻识浅,不愿居于我下,故不肯归来么?”凌冲急忙安慰他道:“七曜料是不晓得阁中今日情形,故仍星散在外也。”不知道为甚么,明明阵营对立,他现在却颇为王保保和彭素王担心。

  彭素王喝一口茶,关照那名仆役:“我不回书了,关照来人,休只教西军不动呵,要教他们与扩廓帖木儿自相攻杀者。”仆役答应一声,出亭去了。彭素王对凌冲说道:“此间还有一些琐事,退思你且稍候几日,咱们一道往平江去,我亲劝张士诚归投大宋便是。”凌冲喜道:“如此最好。朱张两家若能联军一处,鞑子不足破也!”彭素王苦笑道:“只怕积怨已深,西吴王不得应允。”凌冲急忙为朱元璋分辩:“西吴王最识华夷大义,只要东吴王诚意归顺,料必不拒的。”

  彭素王摇摇头,似乎有些不以为然,但也不再多说甚么了。又喝了几口茶,他才继续问道:“你此番回去应天,可与令尊令慈会面了么?”凌冲回答:“岂敢不拜望二老。”彭素王继续问道:“你可曾与他们提起我,昔日得罪之事,他们可曾与你分说?令慈可还憎恨我么?”凌冲笑着摇摇头:“虽是史大侠遇难,据说也伤了你几位兄弟,足抵过了。陈年旧事,两位老人未曾放在心上。”彭素王长吁一口气:“其曲在我,令慈不罪,感恩无地。哼,取质之事,换了今日,我是定不做的。”

  凌冲对彭素王和义母韩绿萼结怨的经过并不是非常清楚,有点听不明白,才想追问,彭素王又说:“退思,你且在敝宅安住几日,我领你四处游玩,只休孤身自走呵,此宅按《周易》之义,以奇门构建,曲折往复,但迷了路,庄中人少,须寻你不得。”凌冲心说自己所料果然不差,于是问道:“偌大个庄院,如何才这点点人?”彭素王长叹一声:“也都星散了——今日不得耍子,晚间我再指点你些武功诀窍,以赎昔日罪愆。明晨带你上山耍去。”

  ※※※

  果然从碧血亭分手后,彭素王就再没有出现,一直到吃过晚饭,他才来到凌冲卧室,教授他一些拳脚功夫。凌冲问他《六韬》上那几句话,彭素王笑道:“若能悟得便悟得,悟不得时休强求。”当晚屋子也没有上锁。一宿无话,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彭素王就带着凌冲穿过后花园,往一条山间小径而来。

  凌冲装作随口问道:“这是甚么山?”彭素王微微一笑:“现下便告诉你也无妨,此处乃是太白山,咱们当面攀爬的,是太白梁。我的庄院,便建在太白梁与三官殿之间,此二峰为太白山最高者也。南北俱有险峡山涧,若非识路的,须不得进来。”

  凌冲点头。看看已经爬上了半山,峰回路转处,树影间突然露出一角屋檐来。走近去一看,原来是一座两层小阁,阁上高悬牌匾,上书真草“丹枫九霞”四个字。彭素王指点着说:“这个才是真正丹枫九霞阁,肇建于金末,因自此阁上望去,两峰夹处都是丹枫,秋日里红如云霞,以是得名。”他上前敲门,有个玄衣仆役开了门,领二人登上阁楼。

  凌冲站在阁上望过去,虽是冬天,不见枫红,但依然天地开阔,雾锁群峰,好一派醉人景致。转身再看阁内,只见陈设清雅,墙上挂着一轴墨龙与一幅行书,那行书写道:

  玉龙战罢,算姮娥过了,彤云流碧。坐望高峰吹血处,万里一声寒笛。倜傥披襟,淋漓班爵,正好舒鹏翼。扶辕直上,涬溟谁敢驱策?

  残醉愁醒何人,中宵弹剑,所梦无痕迹。乃自低吟风露下,相对长星如昔。破帐冯虚,孤灯御巽,扪虱成狂客。青蝇垂死,笑予心执形役。

  这是一首《念奴娇》,上阙狂放激越,下阙孤寂清冷,大有宋末遗风,下面署名是“丑厮”。再看那幅墨龙,署名也是“丑厮”,还盖了一方印章,刻了七个小篆,凌冲却认不出是甚么字来。他才想问这“丑厮”究竟是谁,仆役已经送上午饭来了,彭素王招呼他坐下用餐。

  两日盘桓,凌冲对彭素王的印象越来越好。本来在豪杰大会上见到他力毙伽璘真,就惊为天人,别说是自己义父、师父,就算铁冠真人和颠仙人,也未必有这样的武功,更没有这般气势。此后几次谈话,更感觉其人心胸开阔,气宇不凡,又一心要驱逐鞑虏,与自己的志向吻合,凌冲心中的敬意越来越浓,也越来越想劝服他辅佐朱元璋。

  趁着吃饭的时候,凌冲想好了一套说词,本欲饭后就尝试游说彭素王,却没得着机会,彭素王拉着他又下了楼梯,走到阁子背面来。就看这里衰草掩映下,建了一座大坟,坟上香烛都齐。凌冲看墓碑上,写着“息州赵丑厮墓”。

  彭素王恭恭敬敬地在坟前一鞠,对凌冲说道:“这里葬的,便是丹枫九霞阁的老主人,人称‘日帝’的。”凌冲吃了一惊。日帝已死,他隐约猜到了,否则不会把偌大的基业交给彭素王,但日帝的名字竟然这么难听,却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彭素王猜到了他在想些甚么,于是解释说:“日帝姓赵,名讳上卓下思——卓尔不群之卓,深思熟虑之思。他本是道州宁远大剑豪符翼轸的弟子,符大侠于至治二年起兵反元,事败被杀,日帝遂与其师弟郭某逃归本籍息州,待机而动。他们利用民间的弥勒信仰,宣传‘明王降生,弥勒佛将有天下’,创建白莲教……”

  凌冲越听越惊,想不到日帝的来头这么大,竟然是白莲教的开教祖师!只听彭素王继续说道:“其后造反的棒胡、周子旺、彭莹玉,乃至韩山童、刘福通,当日莫不在日帝座下听讲。至泰定二年,鞑子突袭息州,驱散教徒,并杀害了郭教主。日帝侥幸未死,便隐至此丹枫九霞阁来,再寻时机。其时鞑子污其名为‘丑厮’,他便说:‘我自号丑厮又如何?我不过名是丑的,强似尔等塞外禽兽,心是丑的!’”说着话,缓缓屈膝,跪在坟前。凌冲听了激动,心说既然这位是白莲教开教之祖,抗元的前辈,理当一拜,再想起见过的署名“丑厮”的那几幅书画、联语,笔法苍劲、气度不凡,愈加仰望,于是也在彭素王身后跪了下来。

  只听彭素王面对日帝的坟墓,口中祷念道:“张士诚非命世之主,您老看错了也。求您老保佑弟子此下平江,说他归附大宋明王,我大汉男儿戮力同心,鞑子可除,中原可复。想那朱元璋,的是英雄人物,待弟子去应天看他,若真个爱民呵,便扶他登了九五,有何不可?”说着,磕下头去。

  凌冲知道他这番话,分明是讲给自己听的,看样子不用劝说,他就有归附西吴王的心思了,这才悟到彭素王让自己进入如此隐秘的所在,又备说日帝的往事,是有示以诚心,为归附做准备的意思,不禁大喜过望。于是也匆匆向日帝的坟墓磕头。

  两人拜祭过后,也不进阁,循着山路又走下来。路上彭素王对凌冲说道:“丹枫九霞阁风光之时,庄客弟子也有七八百人,耳目遍及天下。其后日帝、月后反目,老人们死的死,走的走,到今日呵,已不足百人了也。七曜所余者,不过李、龚、史三位……嗯,金星厉铭、水星陆清源失踪已久,不知是否尚在人世,若能寻着他们几位,定能重振丹枫九霞阁的声威。”

  凌冲想起义父和师父经常提起的往事,斟酌着问道:“听闻十三载前,丹枫九霞阁取了温州潜光院的明教宝物‘圣使神矛’去,不知何用,可能见告么?”彭素王回答道:“本欲以此号令江南明教徒众,共抗鞑虏,但时移事易,今日江南已是白莲教的天下,还理他一盘散沙的明教徒众做甚?不过为此宝物,多惹仇杀,西域竟也有人来夺,日帝收了来,有消弭纷争的意思。此外,传说此中还隐藏着一个大宝藏,若能勘破秘密,取了来,可为反元助力也。”

  凌冲听他连这种秘密都坦然相告,不禁更为信任和钦佩。才想说些甚么,突然看见一名黑衣仆役匆匆跑上山来,见了彭素王跪倒在地:“有两人进得庄来,自称乃是七曜的余党,请主人速速归去。”凌冲大喜:“定是史大哥他们到了!”

  彭素王比他细心得多,查问道:“两人怎生模样?”仆役禀报:“一个作文士打扮,一个腰挂铜鞭。那挂铜鞭的,似是受了重伤哩。”凌冲吃了一惊,急忙问道:“伤在何处,可有性命之虞?”仆役摇头:“小人不晓得。”

  彭素王拉住凌冲的手:“随我来。”拔腿就往山下奔去。他轻功极高,双足如不点地,顷刻间已在数丈以外。凌冲初时还能跟上,才跑了不到一里地,已经气喘吁吁,全靠彭素王拉着他,才半跳半跑地紧随其后。耳边风声呼呼,凌冲感觉自己如在梦中,心中不禁想道:“天下竟有如此武功!这个哪里是轻功?分明是列子御风之术也!”

  ※※※

  来到庄中的,果然就是龚罗睺与史计都。史计都身负重伤,躺在榻上,面白如纸,双颊凹陷,一条性命看样子已经去了七八成了。凌冲看见他这个样子,心急如焚。彭素王搭搭史计都的脉象,皱眉道:“剑气直透了三焦脉——究竟谁有这样大的本领?”

  龚罗睺急忙回答:“乃是卢扬所为……”彭素王瞿然一惊:“山西卢扬?!”“正是,”龚罗睺道:“我每日输真气护住他的心脉,又用上好人参吊住他性命,但除非丹枫九霞阁秘藏的‘七宝还魂丹’,救不得他醒转。”

  彭素王点头:“天幸尚存数颗。”叫侍女速去取来,然后转头问龚罗睺道:“两位叔父何事惹上了这个魔头?”这一声“叔父”叫出来,龚罗睺的警戒之心似乎消去了大半,勉强一笑,回答道:“咱们离了大都,欲归太白来看阁中消息,西走代州南下。到了清源,因此处是陆大哥出身之地,他以地为名,故此多停留了几日,随处走走,三不知便撞上了那卢扬……”

  彭素王问:“可是起甚么冲突了么?”龚罗睺苦笑道:“咱们与他有甚么恩怨,起甚么冲突?是他讲话疯疯颠颠的,一语不合,史兄弟便与他动起手来。本是寻常较技,谁料他下此毒手……”

  彭素王又搭了搭史计都的脉:“怪哉,以这伤势看,卢扬的剑术,比我往日揣测,还要高强。神技如此,自然收放自如,不会误伤对方。若真与他无怨无仇,他却为何下此毒手?然则史大叔……”

  龚罗睺道:“我也参详不出哩。我们与路,也曾提到过卢扬此人,若史兄弟往昔便识得他,断不会向我隐瞒。此后两相交手,史兄弟虽然鲁莽了,却并未辱及对方,武艺练到这般地步,自然气沉胸广,岂有为此便骤下杀手的道理?”凌冲问道:“他伤了史大哥,可曾向前辈动手么?”龚罗睺摇头:“他只是大哭而去,倒似自己输了一般。”

  侍女取来了药,彭素王喂史计都服了,招呼两人:“且等他安睡一晚,明晨便能醒来,咱们外间讲话。”同时叫侍女备下酒菜,给龚罗睺接风。龚罗睺苦笑道:“我此时怎吃得下酒,有米饭素菜,将就一碗便可。”

  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反复揣摩,还是不明白卢扬为何下此毒手。末了彭素王说道:“且待史大叔醒转,问他何因。若还不知端底呵,我便随你们往清源去见那卢扬——平日虽知他在山西,却遍寻不见,既是你们晓得……”龚罗睺道:“只是偶然遭遇,他居住在清源城西马鞍山中一处好隐秘的所在。”

  本来龚罗睺十余年没回丹枫九霞阁,物华犹在,人事已非,见了彭素王,正不知道该抱持何种态度,怎样开口才好,彭素王也身处同样的尴尬局面。但现在为了救治史计都,自然而然地,那些必要但无意义的寒暄、客套、试探,就都免掉了。虽然是初次见面,倒好象老友重逢一般。

  谈了会儿卢扬,话题拉到丹枫九霞阁上来。彭素王说:“日帝去年七月间过的世,临终前,对他二十年前所为,也是好生后悔,故此教将‘丑厮’之名写在他的墓碑上。一则他自号丑厮三十载,一则他道:‘我只说鞑虏们心是丑的,我只是面丑,不料人心更改,我却也未必真个光风霁月,无愧于心哩。’”

  龚罗睺叹一口气:“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彭素王又道:“日帝将丹枫九霞阁托付于我,教我将他昔年的老兄弟们都聚拢来,重谋大业。天幸几位叔父都归来了也,只是湖广那人,怨仇似终不得解哩……”龚罗睺摇头不语。彭素王对凌冲说道:“看史大叔的伤势,恐平江之行,还要缓得几日。好在年关将至,料各方都将罢兵十日半月,若史大叔伤愈得早呵,咱们还有空暇先往清源一行,去寻那卢扬理论。”凌冲点头。

  末了,彭素王对龚罗睺说:“今日天色已晚,且待明晨,我领龚叔父去拜祭日帝罢……”

  ※※※

  第二天一早,史计都就悠悠醒转,众人向他打听卢扬下毒手的原因,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彭素王又搭了搭他的脉,皱眉说道:“七宝还魂丹,乃以少林寺大还丹为本,添加七种珍稀药材炼制而成,史大叔当晓得,此药味甘性阳,可起死还生,但也能伤人脏腑,大叔性命是无忧了,伤愈后功力恐要大打折扣。”史计都苦笑道:“能捡回命来,已是侥幸,岂敢想望其余。”

  早饭过后,凌冲留下来照看史计都,彭素王领着龚罗睺,往丹枫九霞阁后去拜祭日帝。凌、史二人略说别后情由,史计都依然神思困倦,凌冲喂他喝了彭素王教人熬制的固本培元的汤药,服侍他睡了,自己就取了一本书,在床边守护。

  彭、龚二人午后就回来了。龚罗睺立刻来到床边探问史计都的伤势,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就这样,凌冲又在庄中住了四五天,在他细心服侍下,史计都的伤势逐渐好转。堂堂计都星,本来就武艺超群,内功底子也好,每晚自行打坐炼气,恢复得比常人要快一倍还不止。

  到了第六天上,龚罗睺建议说:“庄中气闷,不如教史兄弟往丹枫九霞阁上住去,彼处地高天阔,每日可采日精月华,对他伤势大有裨益。”彭素王点头答应,于是就叫几名仆役搭了顶凉轿,把史计都抬上山去。

  凌冲执意要留在阁中继续照顾史计都,大家都没有异议。当晚,凌冲就睡在史计都的病榻旁,第二天一早醒来,看晨光熹微,史计都还在酣睡,于是轻手轻脚走下高阁。他又往阁后去拜了日帝的坟墓,心中默祷:“前辈地下有知呵,请保佑史大哥早日痊愈者。”

  刚站起身来,忽然听见身后草丛中有些响动。他警惕地转过头,原来是龚罗睺慢步踱了过来。凌冲奇道:“前辈怎恁早便上山来?”龚罗睺摇头苦笑:“终是放不下史兄弟的伤势……他现下可好么?”凌冲回答:“熟睡尚未醒转哩。”

  龚罗睺捋须点头,招呼凌冲:“且随我来,有话问你。”凌冲跟在他的身后,两人随意走去,只听龚罗睺问道:“你是朱元璋的部下,此来丹枫九霞阁,莫非为朱某做说客么?”凌冲想了想,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小子何能,敢做说客。但东西二吴鏖战,徒教鞑子就中渔利,不如联起手来,并兵北伐……”龚罗睺冷笑:“却打算如何联手?”说着话,在一片长草前停住了脚步。

  凌冲回答道:“彭前辈已答应往平江去说东吴王降宋。我汉人自伙厮杀,终非好事。”龚罗睺转过头来,望着凌冲:“嗯,若真能如此,将鞑虏驱归漠北,也只在这两年间……”话没说完,突然一指凌冲背后,脸上露出惊愕诧异的神色。

  凌冲奇怪地转过头来,却见一派平地,枯草随风,远处树杈间隐约露出丹枫九霞阁的一角飞檐,不见有人,也不见有甚么奇特之物。心里才在诧异,突然脑后风声响起,一掌向自己劈来。凌冲措手不及,匆忙向左一让,随即觉得脚下一空,就如同折翼的飞鸟一般,直往一个深洞里坠落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