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圆缺阴晴常事尔

洗烽录 赤军 7253 2003.04.23 22:09

    凌冲死后不久,艾布老人也过世了。杞人夫妇就带着雪妮娅、郭汉杰夫妻,离开建康,搬回杞人的老家淮北沈丘县去。相隔二十年叶落归根,重回故土,杞人心中感慨万千。

  虽然此时汤和已平全蜀,夏主明昇投降,除云南一地外,天下尽皆平定,百废初兴,杞人已不排斥进城,但依旧不肯在城中居住。他在沈丘城外开了一家小面铺,依旧做他的老本行,但将店主的位子,传给了徒弟郭汉杰。

  转眼已到洪武七年的春天,才刚过完元宵,雪妮娅就病倒在床。这几年来,她憔悴了许多,少年丧夫,打击本来就大,她又时常懊悔,没能为凌冲产下一子半女,延续香火,精神不佳,身子也日渐虚弱。绿萼看到她这副样子,担忧不已,要杞人进城去抓几副补药来帮她调理。

  杞人把往日的积蓄都翻出来,也不过十几吊铜钱。他对绿萼说:“我往城中买棵人参来罢,只这点点钱,怕是买不到好的。”夫妻正在商议,突然郭汉杰从店堂里跑过来:“师父,店里来了两名差役,要寻你老人家往县衙走一遭去哩。”

  杞人皱眉问道:“我又不曾欠了赋税,寻我往县衙去怎的?”挠着头,和绿萼一起来到店中。只见店堂里没有一个客人,却坐着两名差役,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二十出头,各捧了一碗大肉面,稀哩呼噜地吃得不亦乐乎。

  那中年差役是认得杞人的,看他过来,放下筷子:“陈师傅,太尊有请。”杞人作揖问道:“我又不曾拖欠了赋税,太尊唤我怎的?”“有个大官来到县中,指名要会你陈师傅哩,”那差役道,“端底为了何事,咱们如何得知?去了也便晓得。”杞人忙道:“小人是乡野粗鄙,不惯见官的,官爷替我回了太尊罢。”

  那年轻的差役把最后一口面汤喝得干干净净,站起身来喝道:“太尊传唤,你怎敢推三阻四的?莫等咱们锁了你去,那时须不好看。”说着,从凳子上拿起带来的铁链子,“哗啷”一抖。

  绿萼道:“官爷容禀,小人们又不曾犯了王法,如何要拿我丈夫往官里去?”那年轻差役撇撇嘴:“王法?王法便在我手中哩,你抗拒官命,便是犯了王法!”说着,又一抖链子,就待上来锁人。

  中年差役拦住他:“小刘,你急的甚么?料陈师傅定不教咱们难做的。”正说话间,忽听门外有人高声叫道:“唤你们来‘请’陈师傅,哪个胆敢拿人?!”随着话音,一个红袍官员走了进来。

  杞人看那官员,头戴乌纱,身穿盘领锦袍,补子上绣的是狮子图案,并非沈丘县令,却是个一、二品的武员,不由心中更为疑惑:“难道皇帝想我做的吃食,遣人来请么?他现今整日价山珍海味,哪还将我的手艺记在心上?”看那官员,六十多岁年纪,眼角密布皱纹,双目无神,花白的胡须,倒似乎有些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的一般。

  那官员看到杞人,也是一愣,理都不理上前磕头的两名差役,却对杞人说:“你果真修了仙道么,怎一些儿都不见老?你看我今日已是怎般模样。”杞人听他开口说话,猛然想起来,抱拳问道:“遮莫不是李思齐大人?”

  那官员正是故元的降将、现今官至中书平章的李思齐。他摆摆袖子,示意两名差役快滚出去,自己扶着腰,缓缓在桌边坐了下来:“唉,老喽,整日腰酸腿痛,连功夫也搁下了。”

  杞人向他介绍了妻子和徒弟,然后关照郭汉杰:“去,切些肉、烫壶酒来,招呼李大人。”郭汉杰答应一声,跑往厨房去了。李思齐苦笑道:“甚么大人?做大人有甚么好?怎比你清闲快活,竟连白发也无一根。”一抬手:“陈师傅请坐,大嫂也坐,我有些不情之请,要麻烦陈师傅哩。”

  杞人在他对面坐下来,绿萼却告个罪,仍回后面去了。李思齐叹口气:“咱们二十年前在罗山城外初会,洪武元年又在关中见过一面,论起交情,也只泛泛,今日却要来求你,委实难以开口呵。”

  杞人做了个请讲的姿势。李思齐想一想,缓缓说道:“我自降了大明,从徐大将军征定西,平汉中,也立些功劳。皇帝升我做平章政事,子孙世袭指挥佥事,推倚颇重的样子。然而鸟尽弓藏,况我不过一个降将而已,渐渐的只教荣养,不使视事,名为优恤老臣,实是削我兵权……”

  杞人笑道:“你打半辈子仗,纵横南北,尽也够了,还去想那些兵柄权力的做甚?”李思齐苦笑道:“我也知降人最是难处,能优哉游哉,了此残生,也知足的了。只是此番有一件天大的祸事落将下来也!”

  杞人问他:“何事?”李思齐道:“前岁徐大将军往攻岭北,损兵折将事,你可晓得么?”杞人点头,李思齐继续说道:“我朝以火器胜,蒙古以骑兵胜,漠北利于驰骋,原于我军不利,况对手是王保保哩?只是皇帝虽定天下,三事未足:一,少传国玺,二,保保未擒,三,元太子无音讯……”他一边扳着手指,一边苦笑道:“因此力促徐达进兵,遂至丧败。考其先后丢在大漠的,有四十万之众!”

  “四十万?!”杞人吓了一大跳。李思齐点点头,继续说道:“徐达前岁丧败,退驻北平驻扎,不敢妄动。去岁,保保南攻雁门、大同,两地十室九空。皇帝为此,遣发民伕再筑长城,并以晋、燕诸王守边,与辽东、宁夏呈犄角之势,以抗保保。然这终是个守势,非根除之计。不知谁人在皇帝面前进言,竟要我往漠北去说保保归降……”

  杞人摇摇头:“他定不降的。”李思齐叹道:“我如何不知?况我与他虽是有旧,也曾有仇,圣旨不能不遵,却怕有命前往,无命归来哩!”杞人一愣:“两国交兵,不斩来使,难道他会害你性命不成?”李思齐双目一闭,把头后仰:“此子少年时便杀伐决断,况于今这般境况。他若赐下一杯毒酒,教某死个痛快,还是好的哩!”

  杞人点点头:“我晓得了,你是要我写封信与保保,请他看昔日薄面,宽放你平安归来……”李思齐忙道:“我也要去求一封信,却不是你。陈师傅,若要救我的性命,还须你陪我漠北走一遭者!”

  杞人闻言一愣。正在这个时候,郭汉杰送上白切肉和热酒来。杞人为李思齐斟了一杯酒,慢慢说道:“这个……我曾与察罕交厚,与保保么……”李思齐急忙说道:“皇帝遣这个差使时,李文忠将军恰在御前,叹说:‘倘凌退思在时,要往说扩廓帖木儿,他是不二之选。’我因此想起你来,猜你或回沈丘来了,因此来寻。”

  听李思齐提到义子凌冲,杞人不禁有些黯然。李思齐趁热打铁,说道:“你将出酒肉来如何?我此番去,性命恐要丧了,哪里还吃得下?你若不肯救我性命呵,我便饿杀在途中,好过北去受保保折辱!”

  话说到这个份上,不由得杞人不答应。他只好告别家人,收拾一下行李,随李思齐北去。渡过黄河,李思齐却并不经山西往北,反而折往陕西来,杞人问起来,李思齐回答说:“我曾言道,要去求一封信,带往漠北去哩。”杞人问:“去何人处求信?”李思齐回答:“往西安秦王妃处求来。”

  杞人疑惑不解,李思齐叹了一声:“原来你还不晓得,保保的妹子,未能从兄北走,我军拿了来,安置河南。洪武四年,皇帝将她许配与秦王朱樉,就藩西安去了。”杞人曾听义子凌冲讲过王小姐的事情,听了慨叹不已。

  他就在西安城外歇下,李思齐进城去求信,但一连三天,秦王妃都闭门不见。李思齐无奈,皇帝的使命又耽搁不得,只得出城会合了杞人,继续北行。

  ※※※

  明朝的使团四十余人,当年四月中旬离开陕西行都司最北端的镇夷所,延着张掖河向北,前往和林。一路上遍地的荒漠,漫天的风沙,往往连走三天不见人影,每日行程还不到二十里路。按这个速度,总要三五个月才能走到。

  还好,才走了不到两个月,到居延海附近,他们就被一队元兵拦住了。李思齐派一名会蒙古话的通译上前打话,对面驰出一骑来,马上军官“嘿嘿”地笑,用纯正的汉话回答说:“原来是南朝的使者,要见咱们总兵。总兵就在前面百里处,且随我去来。”

  扩廓帖木儿保着元帝逃往漠北,虽仍保有河南王的爵位,但军中却恢复了“总兵”的旧称呼,这点李思齐是知道的。但他听了敌将的话,仍旧吃了一惊:“保保怎到这里来了?莫非又想南下侵扰么?”

  扩廓帖木儿大军驻扎在居延海边,营帐连绵数里,李思齐有领兵打仗的经验,悄悄对杞人说:“看似有七八万人马哩,都是骑兵。”来到最中央上插白色巨大鸟羽的帅帐前,领路军官让他们在帐外等候,自己入内禀报。时候不大,那军官手持一面黄旗走了出来,先不招呼李思齐,却将手中黄旗高高举起,立刻,四外号声、茄声,响起一片。

  杞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一跳。再看时,帅帐皮帘掀起,众将簇拥着扩廓帖木儿走了出来。杞人和他整整七年未见,看他的样子,几乎都要认不出来了。

  扩廓帖木儿今年刚过四旬,正当壮年,可是看他的样子,却似乎有五十上下。相貌依旧清癯,眼角却多了皱纹,鬓边也添白发,只有一双眼睛,阴戾如狼,较从前更为骇人。他鞭发皮裘,是蒙古人的打扮,出帐将手一拱,笑道:“原来是李叔父,十余年不见了,叔父可安好?”

  李思齐看他态度亲热,就放下了一半心,急忙还礼。指指站在自己身后的杞人:“你且看这又是谁?”扩廓帖木儿看到杞人,不由睁大了双眼:“遮莫是陈叔父么?怎还如此年青?小侄却已老了。”

  他把二人让进帐中,李思齐的随从,也吩咐部下好生款待。众人落座,扩廓帖木儿介绍了陪坐的毛翼等将领、向龙雨等护卫,然后招呼道:“将好酒来,某与两位叔父痛饮。”帐外答应一声,时候不大,十几个女子婷婷娜娜地端了酒肉,走进帐来。

  当先是一个蒙古装扮的妇人,腰肢略粗,显然是有了身孕了。她把酒肉布在扩廓帖木儿面前,扩廓帖木儿一把将她搂到怀里,笑着对杞人说道:“是小妾商氏,已有六个月身孕了。”李思齐急忙抱拳道:“恭喜,恭喜。”扩廓帖木儿叫商氏商心碧:“你与两位叔父筛酒。”

  说些客套话,互问别来情由,酒过三旬,李思齐终于得了机会,小心地说道:“愚叔此来,是奉大明皇帝之旨……”扩廓帖木儿把手一挥,打断他的话:“我不做周瑜,叔父也休做蒋干。我怎不知你此来是为朱元璋做说客的?要我降明,除非天做了地,海变了山也!”

  李思齐的话才讲一半,就被咽了回去,只好尴尬地笑笑。扩廓帖木儿举起酒杯来,笑着说到:“我恐穷毕生之力,杀不回中原,他朱元璋也难取漠北,从此南北永隔,故人们再难相见。天幸两位叔父前来,好叙契阔。且吃酒罢,休讲那些不痛快事。”

  李思齐本来就知道自己的使命根本无法达成,听扩廓帖木儿这样一说,也干脆不再开口。当晚李思齐和扩廓帖木儿都喝得大醉,两人铺开地图,回忆十年前隔着潼关鏖战的往事,一个说“我再加把气力,你便输了”,一个讲“便无关、貊反叛,你也入不得关来”,意兴飞扬,都似乎年轻了二十岁。

  杞人在旁边看着,看这两个人似乎又回到纵横中原,横刀疆场的年代,心中更是百感交集:“他们两人,今日一聚,怕是死也不枉的了。”

  第二天,扩廓帖木儿又大排宴席,招待李思齐和陈杞人。席间李思齐问他来居延海边的用意,扩廓帖木儿摇头笑道:“李叔父定当我要挥军南下了。身在蒙古,要待草长马肥,十月里才是厮杀的好时辰,此刻六月未到,我怎肯动兵?北地水少,我不过来看湖边风景,避暑度夏而已。”

  就这样,一连宴饮了七天,李思齐终于准备告辞了。扩廓帖木儿还待挽留,李思齐说:“天下本无不散的宴席,况乐不可极哩。此番重聚,死而无憾的,只是家中尚有妻儿,终是想念……”

  扩廓帖木儿哈哈大笑:“堂堂关中李将军,今日做这般小儿女态度,传出去好不笑煞旁人。”说完收敛笑容,拉着李思齐的手:“既是李叔父执意要走,我遣人送你到界上。”转头吩咐妻舅毛翼,准备干粮食水,送明朝使团南归。

  毛翼和向龙雨、程肃亭,还有吐蕃人渥儿温,领着三百余名士兵,用马匹、骆驼驮了鲜肉、美酒,一路送李思齐等人南下。那渥儿温原和杞人有过一面之缘,偶然说起来,都是慨叹不已。渥儿温说:“那遭我与总兵假作押李****往大都去,于怀远遇着陈师傅,还有宫大侠。转眼二十载去如云烟……”

  杞人知道他口中的“总兵”,指的就是扩廓帖木儿,那时候他还叫汉名“王保保”,渥尔温现在在他麾下,不敢直呼名讳,但这样一来,他下面的话就可笑了:“……世事变迁,总兵今也做了总兵,退居漠北……”说到这里,渥尔温自己摸着头笑起来了。

  路上走了二十来天,看看接近两不管地界,毛翼拱手对李思齐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就此告别了罢。”李思齐急忙还礼:“请毛将军上复总兵,盛待之情,铭感五内。”毛翼笑道:“李将军既是如此客气,总兵有旨,请留一物以作纪念。”

  李思齐皱皱眉头:“我为公差远来,无以留赠……”毛翼道:“久闻李将军有‘闪电刀’之名,何不留下?”“毛将军错会了,”李思齐笑道:“‘闪电刀’只是我少年时的浑名,并非有此一柄刀呵。”毛翼微笑道:“这个末将晓得。却不知‘闪电刀’用哪只手使将出来?”说着,眼望李思齐的右臂。

  李思齐猛然变色,明白了他的意思:“这,这个也是总兵的意旨么?”毛翼笑道:“正是,请留一臂,以为纪念。”这话说出来,杞人也明白了,当下催马拦在李思齐的面前:“毛将军,总兵果有此旨么?不会是你擅作主张……”

  毛翼转头问身后诸人:“总兵确是这般说来,你们也都听到了。”诸人尽皆点头。李思齐面如死灰,左手按在腰间刀柄上,手腕不住颤抖。毛翼笑道:“李将军也是尸山血海里厮杀出来的,只要你一臂,又不要你性命,怎这般不爽利?没的教后辈们取笑。”把手一摆:“且相助李将军取臂。”

  他身后向龙雨、程肃亭、渥儿温三名高手答应一声,纵马就向李思齐冲来。杞人将身一拦,叫道:“且慢!”向龙雨不理他,一爪向李思齐肩头抓下。杞人跳下马来,左臂一扬,使一招“龙度天门”,把他的手臂一托。向龙雨当不得杞人力大,身子竟然从马背上腾空而起。他一只脚已经脱蹬,另一只脚还在蹬里,杞人看得分明,右手一劈空掌,打在他坐骑的脸上,那畜牲长嘶一声,向斜刺里狂奔出去。向龙雨骑术本来平平,一个趔趄,竟然跌下马来,左脚套在蹬里,被马拖在地上,拉得远了。

  程肃亭冷哼一声:“好本领,名不虚传!”一掌打来。杞人反掌去迎,“嘭”的一声,两人各自晃了一晃。渥儿温趁机纵马抢近,擎出弯刀,居高临下,向杞人面门就是一刀。杞人反腿踢向马足,那马吃痛跳跃,也把渥儿温颠将下来。

  正在此时,只听李思齐叫道:“且住,听我一言!”杞人后退一步,左掌横在胸前,凝神戒备。李思齐苦笑道:“陈师傅,我只道北来定必送了性命,家中棺椁已然齐备。今番能生回中原,都是托陈师傅的福哩。一条臂膀算的甚么?没的教王保保小觑了。”说着话,猛然抽出刀来,“喀”的一声,斩下自己的右臂。

  杞人惊呼一声,冲过去点了他肩上诸处穴道,帮他止血。毛翼叫从人捡起落在地上的手臂,拱手道:“好‘闪电刀’,名不虚传!就此别过,后会无期。”招呼众军转身去了。

  ※※※

  李思齐身负重伤,回到镇夷所,被迫休养了半个多月,等回到建康,已经十一月了,没几天就过了世。杞人和他在黄河南岸分手,回转沈丘。眼看临近故乡,突然在路上遇到一个人。

  此人四十多岁年纪,毡帽皮袄,是回回打扮。元朝时候,汉人也往往有穿蒙古服装,或者色目服装的,自朱元璋攻克大都后,就算真的蒙古人和色目人,也纷纷穿起汉装来,杞人等见到,却并不感觉欢喜。因此在路上遇见个回回打扮的人,不免多看几眼。

  那人也看杞人。两人才要擦肩而过,那人突然操着生疏的汉话问道:“这位先生,咱们可见过面么?”杞人老实回答:“面熟得紧,却想不起来。”那人想一想:“二十年前在濠州铁剑先生庄上,咱们可有缘得见的么?”

  杞人猛然想起:“你莫非是西域来的阿厮兰先生?”那人频频点头:“在下正是阿厮兰。”杞人问道:“你可是来寻那圣使神矛的么?”阿厮兰吃了一惊:“阁下却如何晓得?”杞人答道:“彭素王临终,将那物件托于犬子,说应允了奥米兹,三年后要交与他。犬子临终,交付到我手上。”

  阿厮兰长叹一声:“原来彭素王已死了么?五年来我走遍中原各处,寻访他的踪迹,却杳无消息,还当他食言而肥,却原来……”杞人道:“敝处便在前面不远,阿先生随我去取那物事罢。”

  两人结伴同行,路上杞人告诉阿厮兰有关圣使神矛宝藏的故事。阿厮兰点点头:“我原本讲过,若要求自身的福祉,还须自身努力,旁的人,旁的物,都是无助的。”抬头看看天色,只见乌云密布:“怕是要落雨了……”

  才走近杞人开店的小村村口,只见冷谦抱着一个襁褓,哄着襁褓中的婴儿,微笑走来。杞人还没问他,冷谦先说:“今晨某心血来潮,起了一课,果然是你归来了哩。”杞人笑道:“信口胡吣,谁来信你——这却是谁家的孩子?”

  冷谦笑道:“是你孙儿,抱着来见祖父。”杞人一板面孔,斥道:“休得胡言,坏了雪妮娅清誉。冲儿过世四载,我如何能有孙儿?”冷谦“哈哈”笑道:“你不当汉杰是你儿子么?这是他的娃儿呀,你走时便已怀上的,七月初四生人。”

  杞人大喜,伸过手去:“给我抱来。”冷谦把孩子小心翼翼地递给杞人。杞人先向他介绍了阿厮兰,然后问道:“可曾起了名字?”冷谦道:“汉杰偏要等你归来,请你来取哩。”杞人笑道:“我如何懂得取名字?还是你来。想当初冲儿的名字也是你起的哩。”

  提到凌冲,冷谦叹了口气:“我与他起个名字唤作‘冲’,他却终于冲而盈之,入世忒深,丧了性命。都是他小名唤作‘小虎’的不好。这个娃儿,不如叫作‘小狗’罢。”

  杞人皱皱眉头:“这个名字不好听呵。”“乱世人不如狗,”冷谦摇摇头,“治世难道比狗好么?还是做一条无知无识的小狗,最是开心快活。”杞人点点头,轻拍怀中的孩子。这时候,阿厮兰突然说道:“真个怪呵,乌云过去了,那雨却落不下来。”

  三人抬头望天,只见一派澄净,霞光万里,原本遮蔽天空的乌云,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五彩光芒笼罩在三人脸上,杞人缓缓地说道:“晴而复阴,阴而复晴,原是天之常理,也是人之常理,有甚可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