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眩之以伪者是谁

洗烽录 赤军 6316 2003.04.23 22:03

    凌冲详细讲述小明王韩林儿溺死瓜步的经过,胡惟庸和冷谦似乎同时想到了些甚么。胡惟庸问凌冲:“你却可曾亲见那贼人服毒而死么?”凌冲摇头:“我到时,他已咽了气,未曾亲见。”胡惟庸道:“那便是了。四个贼人,便拿得一个,真相可以大白。但遭那彭素王打杀两个,一个跌入水中,下落不明,余下一个死得不明不白,是何道理?”

  凌冲吃了一惊,问道:“军师的意思,莫非是说……”胡惟庸一针见血地问道:“那彭素王却为何要杀人灭口,又匆匆别了退思,不知去向?”凌冲心中一片混乱,问道:“若果如此……他为甚要这么做?”

  周颠道:“细查此人行径,大是可疑。他当日往劝张士诚,焉知不是演了双簧与你看的,以为缓兵之计?他已应允相助大王,却又为甚么教史计都往湖州去辅佐张氏?此番明王好好地泊在瓜步,他又为何领了你偏要往港口去?”

  凌冲瞠目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说甚么才好。胡惟庸严肃地说道:“此人自称是白莲创教教主的弟子,为的大王骂白莲为妖,定不欢喜,而明王自建大宋,是天下白莲的共主,他自然更容不得。这招一石二鸟之计,既害了明王,又嫁祸于大王,真好恶毒也!”

  “这却……”现在轮到凌冲为彭素王分辩了,“我看他不似这般人……”胡惟庸冷笑道:“如若我等猜测是真,则此人大奸大恶,却假冒良善,还在张士诚之上。退思,这般鬼蜮伎俩,你尚年幼,却省不得。”他转向朱元璋:“大王聪明睿智,难眩以伪,定不能中他奸计。那廖永忠未能察觉此人奸谋,放纵他走了,定要加重处罚才是!”

  他虽口称自己是在“猜测”,但话说出来,却似乎认定了彭素王是暗中杀害小明王的凶手。凌冲脑中如有一团浆糊,谁真谁伪,真相如何,怎么也想不明白。周颠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走上两步,轻拍他的肩膀:“未得线索,不知真相究竟如何。但目下有嫌疑的只有两个,一是大王,二是那彭素王。退思,你跟随大王多年,难道连大王的为人也不晓得么?大王岂会做出这等无父无君的事来?”

  朱元璋和彭素王都是凌冲崇拜的偶像,为了其中一个偶像继续存在下去,而必须把另外一个砸碎,这种事情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何况胡惟庸还则罢了,连他素来尊敬的周颠也这样说,可实在令他无所适从。他愣在当地,半晌不言不动,好象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朱元璋收敛怒容,叹了口气,坐下来说:“退思尚幼,识不得人心险诈,这本也怪不得他……”

  周颠道:“我传信教铁冠老道来,有咱们两个护着大王,料那彭素王刺你不得。此事休声张,对外只说遇风浪覆舟,明王不幸罹难。暗中慢慢查访,总能真相大白。”朱元璋点点头:“传令全城……不,全军,都为明王陛下戴孝。唉,明王又无子嗣,这大宋天下,可怎么好……”神情伤惋,看了叫人鼻酸。

  ※※※

  凌冲回到城西大肉居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冷谦也早已归来。凌冲心中疑惑烦闷,于是把整个事件经过都讲给义父和师父听,请他们判断究竟谁是谁非。冷谦笑道:“哪有恁多是是非非?这干人不在江湖上厮混,倒卷入权力场中,本就污浊了,还评说些甚么?”

  凌冲问他:“你与大王也见过几面,你看此事可是大王做的么?”冷谦摇摇头:“朱元璋的是枭雄本色,若此般人能一眼看穿,除非我通晓阴阳,会看相哩。”凌冲追问:“两方都说得甚有道理,弟子好生的疑惑。师父可有教我?”

  冷谦拍拍他的肩膀:“你怎还看不透?要竟非常之功,必为非常之事。曹操也曾逼过宫来;献帝未死,刘备便匆忙称帝;那孙权割据江东,更不必说。古来岂有仁人君子可得天下的?明王便不死,也是个傀儡,你何爱于他,强要探问究竟?”

  凌冲沉默不语。陈杞人开口说:“休理会恁多事,咱们平头百姓,只管自家便可。你且好生歇息者,过几日便是年关,待过了年呵,咱们一道起程往大都去为你完婚。”凌冲皱眉道:“只怕彭素王要来刺杀大王,铁冠真人未到,不知颠仙人是否是他的对手。”冷谦“哈哈”笑道:“周颠自以为天下无敌,平素只敬铁冠老道一个,今番也惧怕起来了也。你理这些做甚?你便往城中去,须帮不得他。我是两不相帮的,你义父料更不愿往城里去。”

  陈杞人点点头。冷谦继续说道:“若朱元璋是伪,彭素王刺了他也罢。若彭素王是伪,他要栽赃坏了朱元璋的声名,此时怎会去行刺?你休思前想后,顾忌恁多。你为朱元璋做事亦多矣,无负于他,何苦为他殚精竭虑?”

  凌冲虽然心里觉得师父说的话有点不通,可也不敢反驳。当晚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虽然即将北上迎娶雪妮娅,可是心里却并不感觉欢喜,反而说不出的沉重。

  几天后,西吴境内到处贴出了缉捕彭素王的榜文。榜文中当然不能写他暗害了小明王,只说他是江洋大盗,杀人无数,凌冲看了好不郁闷。廖永忠回到应天,朱元璋以保护明王不力的罪名,赏了他一顿板子,然后发到苏州军前,戴罪立功。这件天大的事情,似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过了春节,就是至正二十七年。朱元璋摒弃了大宋龙凤年号,称吴王元年。小明王没有子嗣,看起来存在了十多年的龙凤政权,就此正式落下帷幕。正月七日,陈杞人、冷谦带着凌冲,北上往大都去结亲。一路无话,但三人并未匆匆赶路,直到二月中旬,才进入大都城。原来冷谦和长chun宫方住持也是稔熟的,当下一众仍寄住在长chun宫里。凌冲怕被警巡盯上,没有上街,先由陈杞人和冷谦往清真居来寻艾布老人。

  可惜却撞了一个空,清真居大门紧锁。据邻里说,艾布携女儿年后就西去访亲了,总须过了夏天才得归来。凌冲听了消息,摇头叹息,不禁又想起在泰山上求的签来:“‘重耳离晋,子胥别楚’,难道真个‘好事从来总折磨’么?”

  他拿着木撒非阿訇写的推荐信,往崇仁门内清真寺去寻教长乌马儿。乌马儿热情地招待了他,看完信,笑着说:“只待艾布父女归来,我便为你们主婚,这个最易办。只是这数月内,你不如搬来我家左近,我好指点你教法。”

  于是凌冲在清真寺附近赁了一所住宅,再度过上白天学经、夜晚练武的日子。他每天只在自家和乌马儿居处两处行走,一路小心,倒并没有被警巡发觉。陈杞人和冷谦说趁此机会去山东拜访友人,一走就是三四个月,还没回来。

  一晃已经到夏季了,艾布父女仍杳无音讯,凌冲却有些呆不住了。也不知道苏州的战事有何进展,若城破擒了张士信,不知大王能否按自己的请求,留下他性命来让自己亲自开膛剜心,以祭奠史计都。他找着朱元璋在大都的细作,请他带信给西吴王,千万休取张士信的性命,要留给自己动手。

  ※※※

  七月初的某天下午,凌冲刚从乌马儿处学习《古兰经》回来,进门还没来得及脱去外面长衣,就听见有人“咚咚”地敲门。他心说:“莫非义父他们归来了么?”急忙走过去开门,却见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年轻人,正是现在河南王府里做虞候的骆星臣。

  凌冲吃了一惊:“你怎知我在大都?”骆星臣笑道:“河北诸事,岂能瞒过大王去。”凌冲把他让进客厅,端上茶来。骆星臣连连作揖,口称“不敢”,对凌冲说:“小人奉命前来大都送信,大王知官人在大都,教若寻访得官人下处呵,请官人往河南走一遭者。”

  “他又寻我何事?”凌冲摇摇头,“我在大都还有事办理,却脱不开身哩。”骆星臣正色道:“不是大王要见官人,是郡主千万要见官人一面。”凌冲吃了一惊:“她要见我怎的?”骆星臣回答:“郡主已许了镇守太原的关知院,不日便要成婚,此后再不得见官人也。官人千万随小人往河南去见郡主。”

  凌冲听了这个消息,心里忧喜参半,慢慢问道:“扩廓帖木儿终于要为妹子定亲了么……不得见便不得见……自今而后,恐你也不得见她哩。”骆星臣轻叹一声:“近来蒙王爷恩宠,不似先时提防小人,小人偶而也能得见郡主一面,得她纶音招呼,更是欢喜无尽。此后却不得见了也……缘份尽了,说他怎的?”

  他望着凌冲,诚恳地说道:“小人此番南归,定要在大王驾前请下令来,亲送郡主往太原去,能多见一面也是好的。我知郡主亦甚挂念官人,其心与小人挂念郡主,一般无二,她定也想多见官人一面。官人怎如此狠心,不肯遂了她的心愿?”

  眼前又闪现出王小姐的倩影,凌冲不禁轻叹一声。王小姐的心意,他岂有不知?只是自己心中已然有了雪妮娅,所以往往刻意逃避。现在她即将远嫁太原,对自己的相思也终于要告一段落,以后再没有相见的机会,难道自己真的不肯去最后见她一面,要给她留下永远的遗憾么?

  “也罢,”凌冲考虑了许久,才勉强同意骆星臣的请求,“我收拾一下,咱们明日便往河南去。只我确在都中有要事办理,须得快去快回。”

  当晚,骆星臣就在凌冲家里借宿。凌冲向他探问中州军的情况,骆星臣说:“西兵依然未解。二月里,关中诸将在含元殿歃血为盟,推李思齐为盟主,共拒我师。此后连番恶战,虽说胜多败少,终难越潼关天险。”

  “朝廷又遣左丞袁焕、知院安定臣、中丞明安帖木儿来传旨,教两家罢兵,”他继续说道,“但两方都杀得急了,谁去听他来。大王欲完了郡主婚事,便教貊高西来与关保合兵,自河中渡河,直捣凤翔,先破了李思齐,则关中诸军必降……

  “战事连年不解,王爷好不操心烦闷,气色愈来愈差。郡主在时,还能派遣他的忧烦,待郡主走了,不知王爷怎生是好哩……”

  凌冲心说:“李思齐紧闭潼关,与扩廓帖木儿作对,这都是彭素王的功劳。若非他挑动两家媾兵,西吴王怎能安心调数十万大军围困苏州?说彭素王仍与张士诚暗中勾结,与大王作对,却恐多是臆测哩。此间定有误会,怎样为两家解说才好?”

  ※※※

  第二天,凌冲留书给陈杞人,说自己有要事办理,一月便回。然后跟着骆星臣离开了大都,直下河南府路去了。晓行夜宿,走了十来天,才进入洛阳城。骆星臣进王府内禀报,时候不大,一名虞候招呼凌冲进去。

  王保保走到中门来迎接。凌冲看王保保,面色蜡黄,似乎较从前更加瘦了。凌冲关切地问道:“王兄须照顾身体,这般模样,可是染疾了么?”王保保苦笑着摇摇头:“前日贪凉,裸身而睡,偶感了风寒。不碍事的,吃几服药便好了。”招呼凌冲入内:“妹子挂念得你紧。唉,只此最后一面,此后天涯永隔,却不知她可能忘了你否?”

  凌冲听了这话,也有些黯然神伤。王保保又问:“凌兄往大都去,可是去向艾布老爹求亲么?”凌冲知道瞒不过他,于是点点头,说:“可惜他们父女往他乡访亲去了,还不得归来哩。”王保保又是苦苦一笑:“以凌兄的人品,料老爹定然应允的。我在此先恭祝你早日成婚,琴瑟和谐罢。”

  凌冲不知道说甚么才好,只能闷声不响。王保保把他让进书房,关照侍女:“请小姐来,但说凌官人已到府中。”凌冲心里“扑扑”乱跳,不知道见了王小姐,该是怎样表情言谈才好。

  时间不大,商心碧搀扶着王小姐走了进来。王小姐见到凌冲,深深一福:“官人万福。”神情、语气,却似乎颇为平和。凌冲抱拳还礼,干脆套用王保保刚才说的话:“听闻小姐婚期将届,在下甚是欢喜。先恭祝小姐与关将军琴瑟和谐,白头到老罢。”

  王小姐微微一笑:“多谢官人。”说完,就站到自己哥哥身后去了,低垂着头,再也不看凌冲一眼。那样子,就象一个普通的大家闺秀,见到一名陌生男子似的,谨慎守礼,不逾规矩。她这个样子,倒让凌冲有些失望。

  王保保对凌冲说:“婚期就定在九月半,再过数日,一切收拾停当,便送舍妹启程往太原去。凌兄,你休急着离开,不如与舍妹一同上路,也好有个照应。”凌冲才想拒绝,王保保说:“我在大都布满了眼线,若艾布老爹归来,便放飞鸽来告知我。凌兄求亲,也不急在一时半刻,如何不肯暂留?”

  凌冲听他说得诚恳,也就只好答应了。此后几天,他就住在河南王府,偶尔在院子里见到王小姐,对方总是深深一礼,便即离开,话也不和他多说一句。凌冲不知道她是为了避嫌呢?还是已经放下对自己的感情了呢?或者只是强自按捺,害怕一旦深情流露,后果不堪设想?

  王保保公务繁忙,也不大和凌冲照面。七月廿七日,一切准备停当,择了个好时辰,送王小姐离开洛阳城,渡河北上。同行的除了凌冲外,还有骆星臣、庞明、楚雄客,百多名侍女仆役,以及保护花车的三百名精壮士卒。

  王保保本来想让商心碧陪嫁出去,但是商心碧本人却坚决反对。她说:“奴是大王自驱口市上买来的,自当一辈子侍奉大王。小姐在王府时,是大王家眷,奴自当跟从,现小姐嫁往关家去了,便是关家的人,奴是大王之婢,怎好跟了往关家去?大王若逼迫奴家,奴唯有死而已。”

  王保保知道她说得出就做得出,当初在驱口市上因为都总管顾秉忠的威逼,她差点拿剪刀自己刺了喉咙。更加上王小姐也在旁边求情,于是同意商心碧留了下来。

  王保保一直送他们到孟津渡口,看妹子登上渡船,这才叹息离去。虽然他从小过继给了姑父察罕帖木儿,在察罕帖木儿死前,自己和妹子很少见面,但终究骨肉同胞,此番远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想起来不禁眼圈都红了。

  ※※※

  过了黄河,在孟州停留一晚,第二天启程往怀庆路去,准备在怀庆附近折而向北,穿过太行山,北上太原。花车行进得很慢,半天才走了不到三十里,凌冲心里焦急,但又不好催促,心说:“我何必与他们同去太原?待到了太行隘口,便分道扬镳罢。”

  正行走间,突然前面开过来一队兵马,足有一千余人,旌旗招展,打着“貊”字旗号。凌冲知道王保保调貊高军东来增援,也不为意。

  兵马开到面前,领头的军官立马大叫道:“甚么人?”这边一名护送的总把催马而前,傲声道:“这是送郡主往太原去的花车,谁敢拦阻?你等且绕路过去!”

  对面军官愣了一下:“原来郡主在此车中。小人们听闻郡主天仙一般人物,总无缘得见,便请郡主下车,以慰我等渴怀罢。”总把大怒道:“好无理!汝不想活命了么?”对面军官“哈哈”笑道:“却只怕你不得活命也!”猛然间拔出腰间长刀,一刀劈去,那总把躲闪不及,面门中刀,惨呼着跌落马背。

  花车的护卫已知有非常之事发生,众军纷纷拔出兵刃,凝神戒备。那名军官拭净长刀,一挥手,貊高军冲将上来,把花车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包围起来。

  凌冲心道:“莫非这些貊高军是奸人伪装的?还是貊高这厮吃了熊心豹胆,想要抢夺王小姐哩?前番他对王小姐不怀好意,王保保念他骁勇善战,未加责问,今日胆子愈发大了!”“当”的一声,钢刀出鞘。

  侍女、仆役们都吓得面色苍白,缩在车边不住哆嗦。华山派掌门楚雄客双掌一错,怒喝道:“你们究是甚么人?不要性命了么?!可叫貊知院出来打话!”对面的军官撇撇嘴:“知院驱动大军往攻怀庆去了,怎耐烦来与你答话?”楚雄客一愣:“遮莫貊高反了么?”那军官“哈哈”大笑:“数日前,我等已于卫辉说动貊知院做总兵官,往彰德杀了守将范国瑛,正往朝廷请赏去哩!”

  楚雄客大怒:“这贼果然反了!”一个箭步,直向那军官冲去。几名士兵挺着长矛上来拦阻,早被他一掌一个,轻松结果了性命。那军官看敌人来得快,吓了一跳,挥刀砍去,被楚雄客左手格开来刀,右掌直打他的面门。这一招是华山镇岳宫绝学“巨灵开山”,他决意要将这军官一掌打死,以立威吓敌。

  谁想掌力未吐,突然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来,把那军官轻轻扯离马背,随即一枚手指点向楚雄客天鼎穴。楚雄客吓了一跳,没料到竟然遭逢高手,急忙撤掌来迎。就在他掌力才转的当口,敌人一掌拍来,正打在他肘关节上。只听“卡嚓”一声,关节碎裂,楚雄客大叫一声,跌倒在地。

  凌冲大吃一惊,定睛望去,只见一个长须老者“哈哈”大笑,一脚把楚雄客向自己踢来。他不由惊叫道:“牟玄圣,是你这恶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