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多年契阔再相逢

洗烽录 赤军 7124 2003.04.23 22:08

    周颠把彭素王诱入松林中,凌冲走近林边看时,忽听有人说道:“彭素王,你已入我四门奇阵中,便插上翅膀,也难飞去!”声音却颇为熟悉。才自思量,忽然看到周颠把竹杖扛在肩头,施施然从林中踱了出来,看到凌冲,笑着说:“退思,且离远些,莫遭陷入阵中去。”

  凌冲急问:“甚么阵?”周颠笑道:“我怎知那铁冠老道装神弄鬼的,布下甚么阵法。他只说但有四名高手分为四象,以镇四角,便大罗金仙也难飞去哩。”凌冲这才想起来,刚才说话的声音正是铁冠道人张中,不由心中惭愧:“果然林中有埋伏,颠仙人竟连我也瞒过了……”

  周颠似乎看得出他的心思,笑道:“兵不厌诈,那彭素王聪明机巧,若非连自己人也先瞒过,如何诱得他入彀。他倒说不怕埋伏哩,他若晓得是这等埋伏呵,也先逃去了。”凌冲正想说些甚么,忽然听到彭素王在林中“哈哈”笑道:“好四门阵,却不知哪四位高手坐镇四角?颠仙人,铁冠真人,还有两个,却未知是谁?”

  随即一个声音在与周颠相对的松林另一侧响了起来:“奸贼,你还识得我么?!”凌冲仔细分辨,那似乎是简若颦的声音。只听彭素王在林中笑道:“原来是你。你未曾归去丹枫九霞阁么?我已关照下人,将整个庄子奉送于你呵。”简若颦似乎是一愣,问道:“当真?”

  彭素王却并不回答她,又问:“北方不知是谁?朱元璋手下怎有恁多高手?”只听北方一人叫道:“咱们虽不是高手,却也不怕你这恶贼!”凌冲认出说话的人,正是铁冠道人的关门弟子王宗岳。

  周颠突然对凌冲低声说道:“北方是阵法的弱点,怕孙朝宗他们难以抵挡彭素王。退思,你速去相助者!”凌冲一愣,心中虽然不愿,脚下却不自觉地迈开步子,向松林的北侧奔去。原来这片林子甚小,方圆不到十丈,他才跑到林子北侧,就看到铁冠道人的四名弟子——孙朝宗、李****、郝宋臣,以及王宗岳——正各持兵器,与彭素王战在一处。

  他也不懂得甚么奇门遁甲之术,只是看彭素王一味正面向孙朝宗等冲击,却不肯迂回走出林外。孙朝宗用食指周天笔,李****舞双剑,郝宋臣使开红缨长枪,王宗岳挥起齐眉棍,四般兵刃,齐往彭素王身上递去。彭素王依旧空着两手,掌出如风,反倒逼得四人不住倒退。

  眼看郝宋臣一枪刺去,被彭素王运掌在枪身上一磕,“哒”的一声,震开一手,枪杆也斜斜荡了开去,恰好迎上王宗岳的齐眉棍。孙朝宗看彭素王胸前露出破绽,挺笔直进,来点他华盖穴。笔尖才堪堪沾到敌人的衣襟,突然彭素王大喝一声,怒目圆睁,须发倒竖,孙朝宗吓了一跳,手下一缓,早被彭素王飞起脚来,后发先至,把他踢了一个跟斗。

  李****左手剑已到彭素王肩头,突然眼前一晃,失去了敌人的踪影。才在惊骇,发现大师兄一个跟斗,直向自己跌来,急忙抽剑后退。彭素王逼退这两人,反过手来,将郝宋臣才荡过来的长枪“喀”的一掌,劈成两半。

  凌冲还在犹豫,忽听周颠大叫道:“退思,你发的甚么愣,快上前去拦住此贼!”凌冲无奈,只好纵跃上前。正赶上彭素王一拳打得王宗岳踉跄后退,他一个移形换位,补上了王宗岳露出来的缺口。

  彭素王笑道:“好,你也来了。”一掌当胸打到。凌冲双臂在胸前交叉,运足十成气力一拦,只听“嘭”的闷响,彭素王后退一步,勉强站稳。凌冲心中疑惑,以彭素王的功力,不应该这样轻易就被自己逼退的。忽听周颠叫道:“做得好!此人陷身阵中,所施功力,不足平日的七成,你尽可拦得他住!”

  凌冲心下一凜,心说隔得十数丈,颠仙人仍能看透自己的心思,遮莫他真是大罗金仙么?!

  却听彭素王笑道:“直是扯淡,甚么奇门遁甲,唬我不懂么?左右一些障眼法儿,待破了你阵,便晓得我言不虚!”话虽然这样说,但平素儒雅而有风度的一个人,竟然说出市井粗口,可见这个阵势对他的压力不轻。

  彭素王话音才落,突然弃了凌冲,向后一蹿,直奔松林南方。凌冲定睛看去,就见铁冠真人手持麈尾,正端立在林外一块大石头上,看彭素王奔近,口中念念有词,把手一张——“喀”的一声,倒似打出掌心雷的一般,在彭素王脚下腾起一阵浓烟。

  彭素王猛地停步,“哈哈”大笑:“南方朱雀丙丁火,你便放个霹雳火来,忒煞可笑。且看东面是甚么?”左右手先后劈空掌打出。左手掌驱散了浓烟,右手掌把铁冠真人避退一步,然后他一拧腰,又向简若颦防守的松林东面奔去。

  凌冲知道简若颦功力较低,且看她如何应付。只见彭素王还未奔到林边,她早将两条彩带凝聚内力,仿佛铁剑也似,向彭素王面门刺到。彭素王嘴里说:“东方青龙甲乙木,怎不将出支木棒来打我,倒用这般软绵绵的物事?”双手拇指和中指一张一阖,就仿佛利剪一般,早把那两条彩带剪碎,片片彩绸随着他周身布满的真气,上下飞舞,好象蝴蝶一般。

  彭素王毁了简若颦的彩带,随手一掌打去,简若颦不敢硬接,闪身避过。彭素王左脚在身旁一株松树上轻轻一点,就象离弦之箭一般,直向西面射来。周颠镇守西方,看他近了,不慌不忙,把手里竹杖向上一挑,口称:“西方白虎庚辛金,你且看我这是不是金?”彭素王定睛一看,不禁莞尔,原来他竹竿头上绑着短短一枚铁针,原是乞丐用来捡拾肉碎、菜帮的常用物事。

  “好金!”彭素王大笑声中,又是两劈空掌向周颠当胸打来。周颠身子一晃,往株松树后一躲,那第一掌就打在树上,震得松针如雨般落下。但第二掌就象会转弯似的,竟从侧面无声无息地打到。周颠吐吐舌头,唤声:“好厉害。”脚下一个踉跄,手中竹杖一摆,已将掌力引开。

  彭素王喝声“好”,转身再回北方。凌冲凝神戒备,只听身边王宗岳叫道:“北方玄武壬癸水,咱们这一腔热血,便是水了,你有胆且来取呵!”彭素王一撇嘴:“少年人休得如此轻狂!”大袖摇摆,一峻极指递将过来,把王宗岳打了一个跟斗,若非他躲闪得快,肩膀上穴道就要被封住,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再也不敢开口了。

  周颠叫道:“这厮通晓阵理,唱了一出‘杀四门’哪,此刻北方是弱中之弱,退思小心者!”他的话还没说完,凌冲已经和彭素王对上了掌。四掌相交,他只觉得心中一震,不由退了一步。彭素王这两掌仍是劈空打出,随着掌势,已经到了林边,孙朝宗上前拦阻,被他飞起一脚,踹出七八尺远。

  李****挥舞双剑抢上,凌冲喝声“小心”,已经迟了,彭素王左掌一按一捺,李****双剑齐折,慌得就地翻滚躲开。彭素王右掌眨眼间已到他的头顶,凌冲急步相救,抬掌来迎,“嘭”的一声,被震得再退三步。

  彭素王逼退凌冲,将身一侧,躲过郝宋臣的半截长枪,已经闪出了松林。他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探手来擒王宗岳。凌冲一咬牙,再度扑上,被彭素王连续三招劈空掌,迫得不住后退。

  彭素王破阵而出,众人都不禁色变。正在危急关头,突然一个人影从凌冲身边闪出,左掌划个圆圈,右拳从圈中穿过,来打彭素王的肩头。彭素王看他拳来得快,不及闪避,只能立掌相迎。两人拳掌一合即分,斗在了一处。

  凌冲定睛看时,不禁又惊又喜:“义父,你如何来了这里?”原来此人非他,正是沈丘陈杞人。只见陈杞人手使六花拳法,左手一招“地狱变相”,右手一招“天禄辟邪”,合成第七段中一招“天罗地网”,将彭素王逼退一步。

  彭素王看他招术精妙,不敢硬接,想要闪身游斗。杞人又连出六花拳中第七段的“云淡风清”、“虎啸龙吟”两招,内力激荡处,把对方左右通路堵死。彭素王被迫再退两步,退回了林中。

  杞人一看他退回林中,也就收手不战,转头对凌冲说道:“你娘听得你往太白山中来,晓得彭素王厉害,怕你不是他对手,故此教我来看顾你哩。”又问彭素王:“我道你是个看得通透的高人,怎纠缠不休,如此惫懒?”

  彭素王哼了一声:“岂是我欲纠缠,这些人先自来寻我哩。”杞人叹道:“道不行,浮槎泛于海可也。世事非人力所能挽回,你还执着些甚么?”

  周颠在林西叫道:“陈师傅来得好,就劳烦你守备阵北罢。”杞人轻轻摇头,不再讲话,却把双手笼在袖子里,转身退到两丈以外。

  彭素王愣了一下,突然仰天长笑:“陈师傅讲得好。可惜在下是个心胸狭窄的人,与那朱元璋此番仇怨,定要报讨回来哩。”说着话,双掌左右一分,只听一阵巨响,他身边两株径三寸多的松树摇摇欲折,林中松针如密雨一般洒落,尘土飞扬,迷朦一片。

  待到尘埃落定,早不见了彭素王的身影。只听铁冠道人轻叹一声:“此人原来也通晓奇门遁甲之术,定是借遁法走了。此番拿他不住,后患更是无穷。”周颠笑道:“牛鼻子休装神弄鬼,甚么遁法?阵势既破,他不管何处,尽可遁走哩。原只怕他跑了,因此设阵拿他,却不料仍擒此贼不住。这人若为善,造福天下,若为恶,搅闹乾坤哩!”

  凌冲转头去看陈杞人,就见他低着头,脸上却偶现不以为然的表情。李****从地上爬起来,问道:“师尊、颠仙人,可要往攻那丹枫九霞阁么?”铁冠道人还没回答,简若颦先叫了起来:“陛下原应允将此庄赐与我的,我一个前往收取便了,兴兵往攻,若有伤损,哪个赔来?”

  周颠低头窃笑:“好,好,既如此,咱们回建康缴令去也,此处却交与简女士了。”

  ※※※

  凌冲领兵在太白山中搜了几天,却没有找到牟玄圣。下了太白山后,他又在长安多停留了三个月,帮助留在关中的徐达清剿张良臣——这张良臣本是关中四大将之一张良弼字思道的兄弟,张思道兵败西遁,张良臣以庆阳城降,已而复叛。

  周颠、杞人等先回江南,凌冲却直到是年的八月中旬,才返回建康,正赶上常遇春的葬礼。常遇春是从开平还师,走到柳河川附近,暴疾而死的,年仅四十岁。朱元璋大为悲痛,常遇春的灵柩运回建康后,他亲自往奠,并赐葬钟山原,赠他翊运推诚宣德靖远功臣、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太保、中书右丞相,追封开平王,谥号忠武,还准其配享太庙,在功臣庙里挂上常遇春的肖像,位列第二——第一位虽然还空着,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那迟早是魏国公徐达的位置。

  凌冲还没入城,先往钟山参加了常遇春的葬礼,想到他百战百胜,却英年早逝,不禁伤痛感叹。御史中丞刘基却在他身边轻声说:“你哭的甚么?常将军死得其时,正如人生七十而殁,可谓喜丧一般的,你我当大笑才是。”凌冲瞥他一眼,不知道他在说些甚么。

  等到葬礼结束,凌冲入皇城拜见朱元璋。朱元璋在偏殿召见,凌冲报门而入一看,原来除了徐达还没回京外,邓愈、汤和、李文忠、蓝玉、冯国胜、傅友德、郭兴等各路高级将领,泰半在座。朱元璋看他进来,摆一摆手,示意他免礼坐下,然后向诸人问道:“你们且试说来,当世谁为第一好男子?”

  蓝玉起身,恭敬地答道:“这个,自然是陛下,再不须想的。”朱元璋笑着摇摇头:“我问你们,难道教你们面谀么?朕自身不在议论之列。”大将冯国胜起身说道:“陛下若早一日问时,臣也不敢回答。因臣在常将军麾下多年,夸赞于他,恐有谄上之嫌,又怕徐大将军不喜。今天不假年,常将军已殁,臣可以说了:徐大将军将兵多,常将军所部从不过十万,然而所向克捷,太原城下一战,杀得元人胆落,这个才是当世第一好男子!”

  众将都点头赞同。朱元璋却还是摇头,缓缓说道:“常遇春未如王保保。朕将兵多年,未尝遇如此劲敌,若非元朝自毁长城,怂恿关保、貊高叛乱,朕将与其会战河南,未晓鹿死谁手哩。这才可谓当世第一好男子呵!”

  说着,望向凌冲:“虽是屡说他来归降不果,朕总不死心。现拿得他妹子,送往河南,退思,你可去见她,教她写一封书信送往漠北,劝其兄看清大势,前来降顺。”

  凌冲心里“格登”一下,没想到最终王小姐还是被朱元璋捉到了。但他脸上可不能露出丝毫遗憾的表情,急忙起身长揖:“臣领旨!”

  ※※※

  察罕帖木儿的父亲阿鲁温被元朝封为梁王。洪武元年,徐达、常遇春进攻河南,阿鲁温将梁王金印出降。朱元璋为了劝降扩廓帖木儿,对阿鲁温好言抚慰,仍许他居留老家河南,并请他写信给扩廓帖木儿。可惜,扩廓帖木儿收到了信,却一个字也不回。

  王小姐被俘以后,就送往阿鲁温府中居住。凌冲打听到了这些消息,心中嗟叹不已,也不知道骆星臣的下落如何。他对那个人一向没有好感,现在却无端地为他担忧起来。辞别朱元璋出来,先回自己府邸,准备第二天动身前往河南。

  骑马来到家门口,早有仆役在门口迎候。凌冲问:“夫人可回来了么?”仆役急忙答道:“大人往关中去来,不到三日,北平孙都督便遣人送了夫人与太老爷往京师来也。”凌冲一愣,随即醒悟所谓的“太老爷”,应该是指雪妮娅的父亲艾布。

  才下马进门,绕过影壁,突然影壁后面蹿过一个人来,一把捂住了他的眼睛。凌冲知道那是谁,因此也不躲闪阻拦,当下笑道:“你等得我苦了,好生过意不去。”

  那人果然就是雪妮娅,她松开双手,笑问:“你背后长眼的么?怎晓得是我?”话音刚落,廊上传来艾布的声音:“已做了人家媳妇,又是三品诰命,如何这般上蹿下跳的没有规矩?!”

  凌冲转过头来看雪妮娅,只见她穿了一身汉装,首饰头面虽非十分精致,却已与在大都时大为不同。雪妮娅肤色白皙,鼻挺眼深,虽与汉人一样是黑发黑瞳,却一看就知道是色目,色目穿了汉装,别添妩媚,凌冲看得几乎痴了。当下笑了牵了她的手,过来向艾布行礼:“小婿拜见岳丈大人。”

  艾布还是在大都时的老装扮,看凌冲要跪,急忙伸手搀住:“起来,起来,你穿着官服如何好拜我?且去更换了衣裳者——午时还要礼拜,休得误了。”雪妮娅一扯凌冲的手:“且随我来。”拉他往后堂去了。

  夫妻之间,小别更胜新婚,何况他们有将近两年没能见面,进入内室,相拥缱绻,也不必多说。凌冲本在府第的后院盖了间小小的礼拜室,父女夫妇三人礼拜了出来,凌冲说起明日又要动身往河南去,艾布摇头叹道:“前几日与亲家翁讲来,你不如辞了官罢,这每日奔波,做官反不如做小民来的快活。况江南太湿,我住不惯,到时一起搬回大都……啊不,是北平府,或是如亲家翁所言,往淮上去定居,都是好的。”

  凌冲苦笑道:“差事一桩接着一桩,小婿实是无计脱身。现中原底定,料不日四川、云南也要归服王化的,那时觑空辞官罢了。”说着,商量与妻子、丈人一起往城外去看义父陈杞人。艾布摇头笑道:“你们夫妇难得相聚,便在城中过夜罢。明日咱们一起送你上路,顺道去看亲家翁,亲家奶奶,打甚么不紧?”

  当晚直如新婚之夜。但凌冲拥着雪妮娅的时候,却不知为甚么,又想起王小姐来,也不知她现在河南,过得可好?他皱皱眉,摇摇头,竭力驱散自己不该在此时出现的想法。雪妮娅用手指抚着他的眉心,问道:“怎的了,你在想些甚么?”凌冲笑着敷衍道:“才重聚又要分离,怎不使我惆怅。”雪妮娅伏在他胸前,甜蜜地柔声道:“此后时日长着哩,你惆怅的甚么……”

  ※※※

  凌冲挂着天使名号,九月中旬来到河南。河南知府以下大小官员,在洛阳城外迎接。凌冲随便走了一下送迎的形式,进得府衙,问知府:“贵府可知我此来何意么?”知府拱手笑道:“已有上谕,大人来见阿鲁温的外孙女王氏,要晓谕她说扩廓帖木儿来降的。”凌冲点点头:“却不知这王氏是何日在何处拿得的?”

  知府凑近一步,低声回答:“杨璟将军送此女来时,下官曾问得明白。自太原城破,她教扩廓一个亲信虞候救走,欲往投大同,道才及半,而我师已克大同。欲西走宁夏,到红城即遭擒获。”凌冲忙问:“那个虞候下落如何?”知府摇头:“下官不知。”

  凌冲请知府立刻安排见面。于是大排仪仗,来到阿鲁温府中。他是第一次见到阿鲁温,只见那是个年近七旬的色目老者,满脸的皱纹,战战兢兢的,见了自己赶紧跪下磕头。

  凌冲暗中摇头,走进正堂,宣读圣旨,不外是一些抚慰之语。形式走过,他对阿鲁温说:“陛下有密谕,教下官传与王小姐。”阿鲁温佝偻着背,偏要不停鞠躬,把凌冲让到正厅,唤侍女去请小姐。

  凌冲看到王小姐的时候,几乎吓了一大跳。一年不见,她清瘦了许多,肤色也更为白皙,白皙到几乎不见血色。王小姐穿着素色的衫子,走过来浅浅一福:“民女拜见侍郎大人。”凌冲急忙伸手搀扶,可是才触到她的衣襟,猛然醒悟不妥,只得尴尬地缩回手来,说:“小姐不须多礼,请坐。”

  王小姐侧着头,也不看凌冲一眼,慢慢坐在旁边。凌冲屏去随从,咳嗽一声,结结巴巴地说道:“陛下教某来,是……陛下想请小姐写一封书信往和林去,劝说令兄归顺我大明。”王小姐微微苦笑:“无益之事,大人何苦为此远来河南。”

  凌冲叹道:“左右不过一纸书信,小姐便写何妨?”“写信何难,”王小姐摇头说道,“只是写些甚么?写他大明皇帝好生仁义,将奴恩养在河南,身边密布眼线,一步不得擅离,仿佛笼中鸟儿一般么?只怕我兄见了此信,立点大兵南来,便拼个死,也要杀得中原血流成河——他岂肯降顺的?”

  凌冲叹口气:“身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你既是走不得漠北去,仍留在中原,天子的旨意,怎敢违逆?”王小姐听了,突然冷哼一声:“大人乌纱翅子好生鲜亮呵!”

  ※※※

  作者按:关于“好男子”

  这段轶事出自姚福的《清溪漫笔》,原文是:“元灭,其臣拥兵不降者,唯扩廓帖木儿。太祖尝获其家属,厚恩以招徕之,终不至。一日,大会诸将,问曰:‘我朝谁为好男子?’或对曰:‘常遇春。领兵不过十万,所向克捷,此好男子也。’上曰:‘未若王保保,斯所谓好男子也。’”

  至于这是朱元璋的真心话,还是他激励诸将的一种手段,可就没有人知道了。据说,其后不久,民间出现了一句谚语:“常西边拿得王保保来也。”以讥诮讽刺没影的事,虚妄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