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从来逸乐岂无极

洗烽录 赤军 6915 2003.04.23 21:38

    凌冲睡至半夜,突然惊醒,睁眼望去,就见室中不再黑暗,窗外隐隐有红光透进来。他本来就是合衣而卧的,赶紧一轱辘爬起来,推开屋门,立刻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着火了么?”他刚要往外闯去,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阵“唔唔”的声音。

  转头望去,原来那是两名被点了穴道的侍女,坐在椅子上,衣袖已经垂了下来,露出脸来,眼中全是恐惧、哀求的神色。凌冲“呀”了一声:“险些将你们忘了。”急忙跑过去,帮她们解开了穴道。

  那两名侍女身体得以活动,立刻尖叫起来。凌冲伸手去捂耳朵,侍女们一把推开他,向外就跑,才到门边,突然发出两声惨叫,倒栽了回来。

  凌冲吓了一跳,上前看时,就见两名侍女的胸口都钉着一支火箭。“原来有人纵火!”凌冲不禁大怒,就腰间拔出刀来,舞起朵朵刀花,罩住全身,向门外冲去。十几支火箭射来,还没接近身体,已被刀风搅碎。

  就见人影一晃,彭素王和史计都也都跑了过来。彭素王一招手,将一支火箭抄在手里,一抖腕子,往来路打了过去。楼下一声惨叫,似乎有人中箭倒下。

  只听彭素王大叫道:“张士信,你好不歹毒!我与你何怨何仇,你要害我性命?”楼下一人“哈哈”大笑,正是张士信的声音:“你在苏州,竟敢不吃我大哥赐的酒宴,来到杭州,又大咧咧先拜牛皋的墓,不紧着来见我,倒教我等你。你是甚么东西,怎敢如此无礼?!”

  “汝才无礼!”史计都大喝一声,把梅花豹尾鞭舞开了,如一个车轮也似,来箭大半俱被挡住,还有一小部分倒激回去,射倒了几个人。彭素王拉着凌冲,冒着箭雨,凑到栏杆旁来看,只见楼下一色的铁甲军士,足有五六百人,把这座小楼包围得水泄不通。人群之中,有一个头戴金盔,大红披风,骑着骏马的,正是东吴大元帅张士信!

  张士信将手中马鞭一指,乱箭射来。彭素王大袖挥舞,随手格挡,那些雕翎纷纷落下,不能伤他分毫。张士信兀自不知厉害,大笑道:“这大吴江山,是咱们兄弟辛苦厮杀得来,丹枫九霞阁算的甚么?日帝在时,我还惧他三分,你是甚么东西,也敢对我无礼?今日便要尔等葬身此处,方晓得我的厉害哩!”

  凌冲站在彭素王身边,只觉得阵阵热浪涌至,原来周边都已起火,火焰卷着浓烟滚滚扑来。他正自惶急,忽然脚下一虚,耳听一声巨响,小楼底层已被烧毁,整座楼竟然崩塌了下来!

  彭素王一手抓着凌冲,一手抓着史计都,冒烟突火,从楼上大鸟般跃下。楼下军士们发一声喊,各挺兵刃杀来。三个人各施技业,当者披靡。忽听人群中一人叫道:“都闪开了,看某来拿此贼!”

  张士信叫道:“五侄,休去!”但那人并不听从,分开人浪,手提一柄大锤,冲到近前,向凌冲当头砸下。凌冲用刀一格,“喀”的一声,手臂巨震,钢刀竟被从中打断。他倒退两步,几乎跌入火窟,那人“哈哈”大笑,又一锤向彭素王面门砸下。

  彭素王听张士信叫他“五侄”,已知是张士诚的五太子来了。这位五太子本姓梁,虽然身材瘦小,却是力大无穷,又深识水性,被张士诚收为养子,推倚甚重。当下彭素王见铁锤砸下,冷笑一声,左手衣袖一卷,五太子只觉一股大力从侧面传来,铁锤一偏,擦着彭素王的衣襟砸在地上。他重心不稳,一个趔趄,早被彭素王右手一探,卡住了他的咽喉。

  彭素王单手举起五太子,就如同捉着一具巨大的铜人般,抡圆了向众军士冲去。众军都怕伤了五太子,不敢阻拦,纷纷后退。彭素王展开轻功,几个起落,已到张士信的马前。张士信惊得魂飞魄散,急忙勒马后退,已经迟了,被彭素王抛开五太子,跃上马背,一把扣住了他肩头要穴。

  张士信只觉得遍身酥麻,耳听彭素王喝道:“教众人都放下了兵器者。”他急忙高呼:“罢手,都罢手,放下兵器!”众军士愣了一下,只得遵命。只有那五太子,虽然被彭素王远远抛开,摔得七荤八素,偏是性格剽悍,不知进退的家伙,他从一名军士手中夺过条枪来,大呼扑上。史计都从斜刺里冲出来,抡起豹尾鞭,“喀”的一声,把长枪打为两截,随即飞起右腿,把五太子踢了一个跟斗。

  张士信被彭素王擒获,哆哆嗦嗦地说道:“都是在下猪油蒙了心,做此浑事,你大人大量,休要杀我……”彭素王冷哼道:“你适才的威风却哪里去了?”张士信忙道:“你若杀了我呵,东吴无人主事,我兄定要投降朱元璋的,然则丹枫九霞阁的事业,岂非毁于一旦?”彭素王“哈哈”大笑:“我此来,正要教你写封书信,劝说汝兄归服大宋。丹枫九霞阁为的驱逐鞑虏,天下太平,岂是为一己之私,要割据江南土地么?”说着,右手依旧扣着张士信的要穴,左掌高高举起,就欲当顶打落。

  张士信听闻此语,惊得魂飞魄散,急忙哀告道:“且念在昔日情份,饶我一命。你若杀了我呵,我兄念及两弟之仇,不肯降宋,反亲往领兵厮杀,也未可知哩!”彭素王撇一撇嘴:“狡言诡辩。你适才用火箭射我时,怎不顾念昔日情份?”但左掌悬在空中,却并不着急打下。

  此时,凌冲和史计都都已经靠拢到了彭素王身边。彭素王四下一望,厉声说道:“取纸笔来,你这便写信与吴王,教他降宋,再好好将咱们送出城去,我便饶了你的性命!”张士信骤然看到一线生机,急忙招呼:“快取纸笔来,快!”

  时候不大,有人找来纸笔,五太子亲自拿过来递给张士信。凌冲警惕地盯着五太子,只见对方两只眼珠骨碌碌乱转,就知道他不怀好意。五太子把纸笔递给张士信的同时,突然一掌向凌冲当胸劈到。他刚才与凌冲交了一招,以为对方最为好欺,因此想擒下凌冲来,也作为人质,好交换张士信的性命。

  凌冲早就深自戒备,看他掌到,也挥掌迎去,“嘭”的一声,内力吐处,五太子踉跄后退。此人虽然天生神力,终究没有学过内功,以硬碰硬,不是凌冲的对手。

  张士信急忙叫道:“五侄,你且退下,休要莽撞!”他只怕彭素王动怒,一掌打下,自己肯定禁受不起,小命难保,急忙就马项上铺开纸来,匆匆写成了一封信。彭素王看他写完,冷哼一声,抢过来揣入怀中。然后喝道:“教众军分开,牵两匹马来!”

  张士信依言发令。时候不大,军士牵来两匹骏马,彭素王叫史计都和凌冲都上了马,左右护卫着他,挟持张士信,缓缓向别墅外走去。

  张士信问道:“信也写了,你何时宽放我?”彭素王手上加力,笑道:“你好不晓事,自待出了城门者——教众军退后,休紧跟着我等。”张士信痛得“哎呦”叫了起来,急忙吩咐手下退后。

  等下了栖霞岭,出了盘门,彭素王才想放了张士信,忽听一人高叫:“且住!赢了某手中刀,放你们去者!”只见一马驰近,原来是五太子顶盔贯甲,双手端一柄青龙大刀,挥舞叫阵。

  张士信瞪着侄子,心中叫苦不迭。史计都一振钢鞭,正要纵马前去放对,却被彭素王拦住了。彭素王把张士信扔到史计都马背上,叫他“好生擒住了”,自己双腿一磕马腹,就向五太子冲去。

  五太子使招“泰山压顶”,八尺长的大刀抡圆了往彭素王头顶劈来。彭素王不慌不忙,也不闪避,等到刀近头顶,才吐气开声,“喝”地双掌往上一托。他这一托,不仅仅是比较蛮力,其中也包含了相当的巧劲,借力打力,只听五太子“阿也”一声,大刀脱手,向上飞出两丈多高去。

  那五太子抬头瞪眼,望着自己的大刀逐渐飞高,愣愣地矫舌不下。彭素王一带马缰,两马头颈相撞,五太子没有防备,他又惯于水战,控驭马匹的能力只是中等,立刻一个跟头从马背上栽了下来。彭素王右手一扬,接住落下来的大刀,掂一掂,足有五十多斤。只见他笑嘻嘻地,把大刀如鸿毛般在手里转了两圈,耍个花样,然后刀尖向下,“咄”的一声插在地下,距离五太子的身体不到一寸距离。

  五太子吓得往后一缩。城上城下的士兵们都惊得呆了。彭素王探手揪住史计都马上的张士信,向地上一掷,然后大喝道:“众军听者,有比五太子厉害,或是不要性命的,尽管追来!”说着,招呼凌冲和史计都,一抖马缰,向北驰去。

  张士信吓得三魂丢了两魂,和五太子两个都坐在地上,直到军士们前来搀扶,才想到要爬起来。两人垂头丧气地回城去了,哪里还敢追赶?

  三匹马跑出两里多地,才逐渐放慢了速度。“色厉内荏,”彭素王恶狠狠地冷笑道,“张氏兄弟,都是这般人,日帝当初如何看上的他们?!”史计都苦笑道:“人都会变哩。便日帝当日,不是胸襟广阔,如周公之吐脯,后来却……”彭素王撇了他一眼,点头道:“不错,都道那张士德智谋深沉,有人主雅量,真个活到今日,还不知怎般模样哩。”

  凌冲说道:“咱们须速速回平江去,将张士信的手信交与张士诚,令他翻然改图,投效大宋。”彭素王一松马缰,道:“正是,须延挨不得!”

  三人纵马疾驰,两天后的中午来到了苏州城下,只见盘门水陆两道关门全都紧闭。“才甚么时候,怎的关起门来?”史计都挠挠头,“遮莫西吴军杀将来了?”凌冲摇头:“怎有恁般快速……”话没说完,忽听城头上一声号响,张士诚金冠龙袍,领着一排军士,扶着城堞出现了。

  彭素王还没问话,张士诚先作一个揖,向下喊道:“舍弟无礼,冲撞了彭先生,彭先生恕罪则个。”“消息传得好快,”彭素王皱了皱眉头,提高声音喊道:“你闭了城门怎的?怕我也挟持于你么?”

  城上众军听彭素王这样说话,全都架起弓箭来,却被张士诚一拂袖子喝止了。他向城下喊道:“岂敢,岂敢。只是众军生疑,不敢放先生入城哩。”彭素王冷冷地问道:“我不进城也罢,此间有张士信的手书,劝你归顺了大宋,你须速下决断。”

  张士诚身边一名军官大声说道:“你是挟持了四大王,方写下此信,如何做得准?”张士诚“咄”了一声:“此间怎有你讲话的份,与我拖将下去,赏一顿板子!”几名军士把那军官扯下城去了。“好苦肉计。”史计都望了凌冲一眼,愤然说道。

  “此信小王已知内容,”张士诚微笑着说道,“只恐非舍弟真心。舍弟手握重兵,我若降宋,倘他不肯呵,定要领兵前来厮杀。刀兵一起,则先生本欲救江南百姓,岂不反坑害了他们?”彭素王“哼”了一声:“你自不肯时,便说不肯,休拿汝弟来做挡箭牌。”张士诚道:“朱元璋遣冯国胜攻我高邮,先教他罢兵者,然后商议。”“好无道理!”彭素王大怒,“先开了城门,待我入内与你分说者——你道苏州这矮矮城墙,可能阻得我么?”

  张士诚摆手道:“彭先生之能,小王深知。先生若执意要进城呵,且待小王开了门者。休硬闯,惊了城中百姓。”说着,转头吩咐了一些甚么。

  彭素王也不怕他耍花样,只是立马等待。时候不大,“喀喀”声响中,吊桥放下,旱门缓缓打开。彭素王催动胯下马匹,走上吊桥,才待进城,忽然看见城门洞里跪着无数布衣百姓,有男有女,老少不等,都“咚咚”地磕头山响,齐声喊道:“请彭大侠手下容情,休要伤害吴王殿下!”

  这一招彭素王倒是始料不及,带住马缰,一时竟然不知怎么应付才好。史计都走近两步,轻声说道:“好卑鄙,竟以百姓拦路。待我驱散百姓,杀上城去擒了这奸王者!”彭素王摆摆手,长叹一声:“张士诚便万般不是,终是爱民,深得拥戴。”抬头望着城上:“汝果真不欲归顺大宋么?”

  张士诚向城下不停作揖:“难以如命,请彭先生体谅小王的苦衷。”彭素王咬一咬牙关,跳下马来,就包袱里取出笔墨,在城墙边题诗一首。凌冲走前两步,看他写的是一首七绝:

  尘下我来一振衣,蓬蒿无底白云稀。姑苏城上悬双眼,为看西风堕紫微!

  凌冲知道,这是用了春秋时代伍子胥的典故。传说吴越相争,忠臣伍子胥被吴王夫差听信谗言,赏剑赐死,他临终时吩咐从人:我死以后,抉出我双目来,挂在姑苏城门上,待我看那越兵如何进城!现在城是姑苏城,张士诚之昏庸,不下于夫差,彭素王之失望,恐怕也不浅于吴子胥,这个典故用在这里,倒是非常的贴切。只是自己是朱元璋部下,也就是诗中所写的“西风”了,现在偏偏立马在彭素王身边,看到这样一幕,身份实在尴尬。

  彭素王题了诗,向城上大喝道:“休涂了去,终有一日,教你知我所言不虚也!”说着话,跨上马,转头就走。

  驰马奔出十多里路,彭素王一直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终于,史计都忍不住了,凑近去小心地问道:“咱们现下往哪里去?”彭素王冷冷地回答:“往山西去,寻那卢扬。江南已无我甚事了也。”

  史计都恨恨地说道:“那个奸王,何不趁夜潜入,斫下他的狗头?我不信他能一直紧闭大门!”彭素王道:“这般行径,英雄不为!”凌冲看他们两个的脸色都非常难看,故意岔开话头,提议说:“此去山西,路过应天,不如前往应天城中,拜见西吴王。西吴王对彭前辈是甚仰慕的。”彭素王摇了摇头:“我自以为说服张士诚,易如反掌,夸下了海口,今日更何面目去见朱元璋?退思,你自回应天去罢。”

  凌冲有点舍不得和他们分开,而且他此次的任务,一是说降彭素王,二是帮助彭素王说降张士诚,现在两个目标都没能完成,怎么好就此分手?他想了一想,说道:“在下也甚欲觑看那卢扬怎生人物。请前辈在应天城外暂歇,待在下交卸了差事,与两位同去山西,打甚么不紧?”

  彭素王想一想,又望望史计都。史计都似乎也不希望和凌冲分开,期盼地望着彭素王。彭素王终于点了点头:“令尊令慈,可在应天城外?虽是无颜相见,然……终须一会……”“前辈说甚话来,”凌冲急忙安慰他,“往事已矣,还总记挂着作甚?”

  他们一路北上,几天后终于来到应天城外。彭素王叫凌冲先往城西大肉居去探查,看朱元璋或者别的甚么西吴将领都不在其间,才和史计都两个人从后门进入。杞人夫妇听了义子的说话,出来迎接。彭素王见了韩绿萼,急忙下马跪拜,被杞人一把抓住。

  “昔日多有得罪,夫人不怪,在下惭愧无地。”彭素王说着话,就要磕头,却被杞人把他两只胳臂牢牢拿住。凌冲偷眼看时,杞人一张面孔涨得通红,彭素王却依旧面沉似水,好象丝毫也不费力。

  韩绿萼急忙说道:“白云苍狗,世事变迁,往事何须萦怀。也曾听小儿谈起先生英风豪气,与昔年不同。若还耿耿于怀呵,倒显小家子气了。”说着,也伸出手来。

  彭素王却不敢等她来扶,急忙直膝站起。凌冲又介绍了史计都,请义父母好生款待二人,自己就要往城中去见朱元璋。彭素王关照他:“我先不欲见西吴王,你休引他前来。”凌冲点头答应了。

  他进入应天城,才进王府,就看到一个高大汉子,满身是土,一手捂着血迹斑驳的臀部,跌跌撞撞地跑出来。凌冲定睛细看时,吓了一跳,原来这位乃是朱元璋麾下的大将冯国胜!

  作者按:关于张士诚

  张士诚,泰州白驹场人,幼名九四,原来是个私盐贩子。元顺帝至正十三年正月,他与其弟士德、士信等率领盐丁起义,第二年攻克高邮,称诚王,国号大周,年号天佑。也就是在这一年,朱元璋升任总管,并克滁州,开始有了自己的根据地。

  张士诚称王的当年十一月,元太师脱脱包围高邮,张士诚一度起了投降的念头,多亏哈麻进献谗言,顺帝免了脱脱的兵权,元军奔散,高邮之围才解。其后,张士诚的势力开始膨胀,渡江攻下常熟、湖州、松江等地,那可以说是江南最为富庶的一片领土。至正十六年,他攻克平江府,改名隆平府,又称周王。

  虽然表面上自高邮解围后就一帆风顺,但实际张士诚恐怕是元末群雄中最苦的一个。他占据了漕运要冲,为了夺取江南的赋税,元政府对其不断施压,山东各路兵马源源不断地往隆平府开来。而此时朱元璋亦开始往长江下游发展,两军的冲突不断。

  就在称周王的当年,张士诚先被徐达破于常州,又在嘉兴大败于元将杨完者,损失惨重。到了第二年,形势更为恶劣,北有元朝名将董抟霄驻守山东,虎视眈眈,南有再次降元的方国珍进袭昆山,张士诚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被迫降元,被任为太尉。

  从此以后,元朝政府重新控制了长江下游的富庶农业产区,每年征发粮草,由张士诚出米,方国珍出船,自海路运送大都。在反元大起义中,不属于白莲教、红巾军系统,而又一度降元的,最著名,势力也最大的就是这张、方二人。

  至正二十三年,张士诚攻克安丰,杀死了红巾军小明王政权的执政者刘福通,遂得意洋洋地自称吴王。但他没有想到,这为他的宿敌、另一个吴王朱元璋大开了篡僭的方便之门。此后,张士诚屡被朱元璋所败,至元二十七年,隆平府被攻陷,张士诚被俘后自缢死。

  梁羽生先生在其名著《萍踪侠影录》中,叙述有张士诚事迹,小说主人公张丹枫,就是张士诚的后代子孙。但他说张士诚与朱元璋同是彭莹玉的弟子,最后被俘后,朱元璋下令将他乱棍打死,无疑都是出自民间野史。张士诚胆子小、眼光差,和朱元璋、陈友谅等枭雄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甚至连福建方国珍、四川明玉珍也未必比得上,但他有一个好处,就是爱民如子,甚得江南人心。在他进攻嘉兴,被杨完者打败的时候,民间就有“死不怨泰州张,生不谢宝庆杨”的歌谣传唱。加之朱元璋上台后,对江南诸多压榨,所以当地百姓多感怀张士诚,虚构了许多对张士诚有利的传说出来。

  还有传说,《三国志演义》的作者罗本贯中,原就是张士诚麾下的幕僚,他所创作的仁厚爱民的昭烈帝刘备形象,就是以现实中张士诚为原形的。笔者外祖家在杭州,当地野老至今仍颂张士诚仁爱之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