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虎群别有豺狼子

洗烽录 赤军 8079 2003.04.23 22:05

    至正二十八年二月,王保保率军北还太原。王小姐出城迎接,王保保看她没有上头,仍做处女打扮,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望一眼后面锦车里坐着的商心碧,微微一笑,意思是:“你料得却准。”

  正月里,大都把山西从中书省里划分出来,另立新行中书省,任命孙景益为行省丞相,进驻冀宁路治所太原城,关保留在太原的部队竟然乖乖听命。王保保闻讯,勃然大怒,一进太原,先擒下孙景益与其所属官员,全都一刀剁翻,把头颅送回大都去,又召集驻军,把各级将领来了个大换血。

  他怕关保因此起了嫌隙,把替换下来的将领全都好言抚慰,送去河南,又情辞恳切地写了一封信,解释自己这样做的原因,快马送去给关保。

  人头送到大都,皇帝气得差点吐血,在皇太子和帖临沙、伯元臣等人的怂恿下,立刻下诏,剥夺王保保一切官爵职权,命令各地驻军齐往讨伐。王保保接到消息,冷笑道:“真个不知死活哩!他却不怕我如孛罗般入京兵谏么?”

  然而朝廷中并非没有头脑清醒的人,知道一纸讨伐令对王保保丝毫不造成压力,反而如同在自己头上用马鬃悬了一柄锋利的宝剑。皇子哈完献计,给中州军各级官员封官许愿,撺掇他们倒戈一击。

  这招果然有效。王保保在太原略加休整,准备南下再战貊高,才走到沁州,突然细作来报,汴梁守将李克彝字景昌受了朝廷梁国公的封爵,已经更换旗号,准备渡河与貊高会师。王保保正在愤怒、烦躁间,突然又有消息传来:徐达大军东进,才到陈桥,留守汴梁的左君弼、竹昌就前往迎降,李景昌被迫退往河南。

  “南门打开了也……”王保保长叹一声,吩咐手下,“快马去令关保,就地处斩李克彝,并了他的队伍,休管李思齐,且东复汴梁者。”话音才落,又有人来报告:关保受了朝廷许国公的封爵,早已秘密北渡黄河,袭取怀庆、卫辉,三天前与貊高会师泽州城下!

  王保保不听还则罢了,听了这个消息,不禁大叫一声,口吐鲜血,昏厥在地。

  ※※※

  毛翼听到商心碧命人传递的消息,急忙赶到大帐,只见王保保面白如纸,双目紧闭,躺在榻上一动不动。他慌得不住跺脚:“这,这可怎的好?!”

  商心碧吸一口气,强自镇定,叫毛翼说:“将军休慌,知大王病重的,我已都秘密看押了起来,此事不宜外传,以免动摇军心。将军是大王至亲,是以独召将军前来计议。”

  说着,把新得到的几桩噩耗告诉毛翼。毛翼苦笑道:“不想大局糜烂,一至于此。不怪大王恨杀哩,貊高还则罢了,那关保与大王少年结交,今又联姻成为亲眷,他今背反,的是无耻小人!如今怎的好?河南还有詹同脱因帖木儿十万人马在那里,若死守洛阳,贼军不易攻克的。只目前关、貊二十万大军逼来,我军如何应对?”

  商心碧苦笑道:“奴恐脱因帖木儿无谋少断,便有五十万人马,不是贼人对手。可快马严令其固守洛阳,不得出阵与敌交锋。大王病重,不能视事,咱们只得先退回太原去。”

  毛翼有些惊异地望了商心碧一眼,说道:“说得是。只是大王病重,以何人之命发与脱因帖木儿的为好?”商心碧咬一咬牙关,说道:“大王印信,我知藏在何处,将出来拟一道旨,以将军为副总兵,节制诸路兵马,料诸将无不服的。”毛翼大惊:“私动印信,是个死罪哩!”商心碧急得跺脚道:“大王不能理事,大军若败,你我都是一个死!此番事急从权,所有罪愆,奴一力承担便了!”

  毛翼没有办法,只好同意商心碧的主张。第二天,他就以副总兵的名义,指挥大军离开沁州,北还太原。关保、貊高在后面紧紧追赶,毛翼亲自殿后,在武乡水边一场恶战,杀敌千余,稍扼敌势。

  四月初回到太原城中,分派诸将守备城池。其间王保保在商心碧无日无夜的悉心照料调理下,终于死去还醒,但是高烧不退,仍然无法理事。回到太原总兵府,王小姐闻讯急忙前来探视,商心碧把王保保交到她妹妹手里,大松了一口气,就此一跤跌倒,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才恢复精神。

  可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噩耗传来:脱因帖木儿违令出战,与李克彝共同列阵洛水以北塔儿湾,结果被明军当面突击,大败而走,兵马损失超过五成,丢失了洛阳,西走陕州。商心碧对毛翼说:“南方顾不得了也,但保住太原城,大王病愈,料仍有恢复的一日。只今关、貊贼军已破榆次,眨眼便到城下,怎生应付才好?”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突然虞候骆星臣来报,说凌冲凌官人前来拜见大王。

  ※※※

  在关中听说关保亦叛,凌冲放心不下王保保,请义父陈杞人先行回建康去,自己仍回山西来。到了潞州,听说王保保已经退守太原,于是又兼程赶到。

  虽说关、貊大军压境,太原守备严密,但中州军中许多人都认识凌冲,知道他和河南王的交情非浅,一看他来,立刻前往总兵府禀报。骆星臣得了消息,急忙来见商心碧和毛翼。

  商心碧皱了皱眉头:“于私,此人是大王的至交,岂可不放他进来?于公,此人是朱元璋的部下,若拦他在门外,恐他听了风声,回去报告朱某……”毛翼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正是,且放此人进来,好生羁糜者,休轻易放他走了!”

  于是请凌冲进了总兵府,商心碧也不隐晦,告诉他说:“大王病重,不得远迎凌官人,恕罪。”凌冲吃了一惊:“他病得甚重么?且领我去看来。”商心碧把他带到王保保的病榻前,一直守在床边的王小姐急忙起身行礼,凌冲却象没有看见她似的,紧走几步,伸手去搭王保保的脉门。

  王保保脉相凌乱,凌冲皱眉不语。就在这个时候,程肃亭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凌冲知道他颇通医术,于是转头注目相询,程肃亭叹口气道:“大王气滞血淤,血不归经,心火上凌,迫血妄行,遂致气随血脱,虚卧不起。我以枳实两钱、柴胡四钱、陈皮两钱、党参两钱、黄芪三钱、当归四钱、熟地黄四钱、炙甘草两钱、茯苓三钱、白术三钱、山药两钱,后入苏合香两钱,与大王煎汤送服——你看可还对症么?”

  凌冲对医药知道的不是很多,只是看王保保双目紧闭,面白如纸,似乎病得非常严重,而程肃亭报的却都是一些寻常药物,不禁问道:“无乃太缓乎?”程肃亭摇摇头:“大王戎马倥偬,多日不得歇息,五内尽虚,似这般体质,我如何敢下猛药去?”说着,把药碗递给王小姐。

  凌冲退出来见了商心碧和毛翼,担忧地问道:“似他这般模样,如何控驭兵马?关、貊两军转眼便到太原城下,可怎生抵敌才好?”商心碧苦笑不语。凌冲建议说:“你们若能拿得主意,不如归附了我大明朝,我一纸书信往河南去,教徐大将军克日渡河,以搠关、貊之背,则不出半月,太原之围可解!”

  商心碧正色道:“官人也劝过大王多次,如何还不死心?大王无意降明,奴怎好违了大王之志?”凌冲苦笑道:“我只怕城破了玉石俱焚,岂不可惜……”

  商心碧突然深深一福,凌冲吓了一跳,忙把手一张做搀扶状,问她:“何必如此,有话请讲。”商心碧说:“请官人暂留城中,万一城破,官人只须救了郡主出去,足感大德。”凌冲忙问:“王兄与你哩?”商心碧回答说:“关、貊领兵来,只要取大王性命,料难走得脱的,奴自然与大王同死。官人休得挂心,救得郡主性命便可。”凌冲无奈,长叹一声,答应暂留下来。

  凌冲出去以后,毛翼神情古怪地望了商心碧一眼:“一句话便教他心甘情愿留下,你真个智计多端哩。”商心碧苦笑道:“些小伎俩,将军休得取笑。战阵之事,奴是一毫也不晓得,全凭将军主张。”毛翼微微苦笑:“且尽人事,看天命罢了。”

  ※※※

  第二天,关、貊大军开到太原城下,派使节送了战书来。商心碧和毛翼商量,不能让使者看到重病中的王保保,更不能让他因为见不到王保保而起疑,干脆一刀杀了,连人头带回书掷出城外。回书上批了“来日巳时决战”,并盖有王保保的印信。商心碧的意思是:“所谓兵不厌诈,先答应他,打甚么不紧?”

  她要到城上去观看敌军动静。毛翼找了套衣服给她换上,打扮成亲信虞候,陪他登上南城城楼。商心碧放眼一望,只见连营迭砦,足有二十万大军,旌幡招展,刀枪耀眼,不禁吓得面色惨白,向后退了一步。

  毛翼看到她的神情,心中暗笑:“饶她智计多端,终究是个女人。”嘴里却说:“夫人不惯见这般场面的,且下城去罢。”

  商心碧强自收摄心神,对毛翼说:“得罪了,且借将军臂膀……”毛翼伸出手来搀扶她。商心碧稳住身形,再次观看。只见东面营帐大张“关”字旗,毫无声息;西面营帐大张“貊”字旗,突然一声号响,尘烟起处,一彪军马簇拥着面蓝色大纛飞驰而出。商心碧用手一指:“那便是貊高么?”毛翼定睛细看,果见大旗下青骢马上坐着一将,头戴笠帽形银色兜鍪,插两支白色雉尾,身披蒙古式连环铠甲,系一幅雪白披风,不是旁人,正是叛将貊高。

  “不错,”毛翼点头,“此贼正是貊高。”商心碧问:“他出营何为?”毛翼回答:“想是亲自巡营哩。”商心碧问:“他身为大将,总是亲自巡营么?”毛翼点头:“此人事必恭亲,每每亲自巡营。”

  商心碧点头不语。两人看了一会儿,下城回到总兵府中。商心碧问毛翼:“将军可有破敌之策?”毛翼苦笑摇头:“且看明日城下一战,胜负如何。若胜了,大挫敌军锐气,或可有转机;若是败了呵,只有打点守城了也。”

  商心碧沉吟少顷,有些犹豫地说道:“奴尝听大王言道,那貊高为人轻脱,极易露出破绽。我看他今日只领这点点人马,亲自巡营,果然大王所言不差,此时一个刺客,便可要了他的性命哩……”

  毛翼双眉一轩:“夫人莫非想派人去刺杀貊高?只怕那牟玄圣仍在貊高身边,连程、向两位前辈也怕他三分,却不易成功。”商心碧摇头道:“刺杀并非正道,大王最痛恨的,奴便因此取了貊高性命,料大王也不得欢喜。我意遣一军暗出北门,埋伏在西南蒙山脚下,待明日两军混杀之时,突入貊高军中。若他真个轻脱呵,身旁护卫必少,便取不得他性命,也将他吓走了也。”

  毛翼点头道:“不错,若能抢入中军,砍翻他的大纛,则敌军士气必然崩坏。”商心碧又说:“貊高军中,多是孛罗余党,因此怂恿他反叛;关保军中,都是大王百炼出来的勇士,一时遭胁,难道真与反贼一条心么?奴料破了貊高,关保不战自走!”

  毛翼心中大为钦服,拱手鞠躬:“夫人如此多智,真我军之福也。突击貊高军,此计虽然行险,于今不得不施。我看军中无人有此勇气,待末将亲自领军前往。”商心碧惊问:“将军须居中指挥,岂可轻动?若将军有个万一,奴倚靠谁去?”毛翼笑道:“千户贺宗哲,是守城的名将,若我不得回呵,夫人全权委他便可。”

  ※※※

  两人商量完军事,毛翼自去准备。商心碧回到卧室来看王保保的时候,街上已经在打一更了。只见王小姐和凌冲都坐在床边看护,偏是两人不肯交谈,只是低垂着头,沉默不语。

  商心碧来到床边,轻轻掖好王保保的被子,问王小姐说:“大王吃过药,可好些了么?”王小姐微微点头:“神智较前清明,吃过药,才睡去哩。”商心碧轻叹一声,才要问他们两个用过晚饭没有,忽听窗外“喀拉”一声,似乎是有树枝折断。

  两个女人还没觉察甚么,凌冲早嚯地站起身,就腰间拔出刀来:“有刺客!”他一伸手,把王小姐向床边推去,关照商心碧:“都躲到床后去,休要露头!”同时摆个架式,警惕地望着窗口。

  说时迟,那时快,又是“喀”的一声,窗户已被劈开,一个人挺着长剑跳将进来。凌冲定睛一看,怒喝道:“牟玄圣,龙潭虎穴你也赶闯!”

  来人正是东海嘤游岛主牟玄圣,只听他“哈哈”大笑:“扩廓帖木儿原来重病在床。他若死了,天下可得太平也!”一招“分先射覆”,向凌冲当心便刺。

  凌冲钢刀一摆,节架相还,顷刻间交了七八个回合。牟玄圣“咦”的一声:“小子,器械上也长进了!”原来凌冲这几个月来一直跟随着义父陈杞人,得授家传刀法中的精妙之处,他现在论到兵器上的本领,较先前提高了何止一倍。

  又战了四五个回合,只听一人叫道:“恶贼,你真个好了疮疤忘了痛哩!”程肃亭从门外疾风一般卷入,一拳就向牟玄圣后脑打来。牟玄圣挽个剑花,逼退凌冲,同时闪身躲过程肃亭风雷般迅疾的一拳,“扑”的一声,又跳到窗外去了,口中叫道:“来来来,此间宽阔,出来与某较量。”

  凌冲挺刀就要去追,程肃亭一拉他的袖子:“退思,你且保护大王者,防是调虎离山之计。”凌冲轻易挣脱,说道:“前辈在此卫护,我出去取那恶贼性命!”说着,也从窗中跳了出去。

  身在半空,突然一股剑气直袭自己顶门。凌冲急忙挺腰向左侧一翻,堪堪避过,倒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牟玄圣一击不中,心中焦躁:“这小子功夫如此长进,再容他练个三五年,须连我也不是对手。”一招“玄鸟划沙”,疾刺凌冲的小腹。

  凌冲知道总兵府中高手甚多,即便程肃亭不出来帮忙,向龙雨、庞明、楚雄客等也转眼便能赶到,因此并不惶急。心情既然放松,使出刀来格外轻灵流畅,倒正好将自己新学得的招术,在牟玄圣身上试练一下。

  牟玄圣虽然胆大,也知道自己身险敌城,危机重重,本想就此罢手,先出城去再作打算,却不知为何,看到凌冲脸上沉着的神情,气就不打一处来,心说:“若拾掇不下这个小子,我真个要愧杀哩!”他本心思缜密,深晓进退之道,这时却无端怄起气来,也不逃走,“刷刷刷”连环三剑,向凌冲当心刺到。

  凌冲虽然被他的精妙剑术闹了个手忙脚乱,施展家传刀法,却也堪堪敌住。牟玄圣见对方并无惧意,心中更怒,手腕一抖,连颤七个剑花,覆盖住凌冲上半身全部穴道。凌冲不敢硬拚,被迫后退。牟玄圣正待追击,徒然背心一凉,激凛凛打个冷战。

  他心中大惊,以剑护体,微侧过头去,只见向龙雨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已到身后,摆个进攻的架式,捻指微笑。

  牟玄圣冷笑一声:“便你们两个齐上,我也不惧!”向左侧迈开两步,躲开敌人的夹击之势。向龙雨虽然脸上微笑,实则心中惊惧,他本想用阴指劲偷袭牟玄圣,却不料牟玄圣中了自己一指,却浑如未觉。当下迈开八卦步伐,小心进击。

  三个人厮杀作一团,分分合合,已经打到总兵府的墙边。许多守卫挺矛舞刀冲了上来,却不敢迫近,只是齐声呼喝,把牟玄圣围在当中。

  又战了四五个回合,突然一人分开卫士,挥拳跃入战圈,咬牙切齿地叫道:“恶贼,我来报你一掌之仇!”不是别人,正是华山派掌门楚雄客。

  牟玄圣冷笑一声:“手下败将,也敢言勇!”嘴里虽然这么说,但他也知道今天自己绝讨不了好去,于是长剑一抖,使一招“苍松迎客”,向楚雄客肩头刺来。楚雄客在战团中是最弱的一环,见状不敢硬接,后退一步。牟玄圣趁机一招“苏秦背剑”,挡开了凌冲的钢刀,左手剑指一划,又逼退向龙雨。

  只听他一声长啸,纵身向外跃去,两名卫士冲过来阻拦,被他两剑刺去,各在喉头留下一点红印,就此丧命。他跃上墙头,冷笑一声,顷刻间消失不见了。

  凌冲等三人急忙翻墙追去,只见牟玄圣挺剑在前,疾若奔马。追了一程,楚雄客已经落在了后面,凌冲和向龙雨并肩而行,向龙雨转过头来,微微一笑:“肃亭兄讲得不错,你果然大有长进了也。”

  凌冲对向龙雨素无好感,但听他称赞自己,也不免点头微笑。两人堪堪追到城边,只见牟玄圣已经跃上城墙,知道无法追及了。凌冲停下脚步,恨恨地道:“这恶贼,终有一日,我要取他性命!”向龙雨摇头笑道:“你功夫虽长进了,若想胜他,也总须再下十年苦功!”

  ※※※

  凌冲回到总兵府的时候,就看程肃亭、庞明和毛翼等都聚在王保保床前。商心碧忧心忡忡地问道:“此人便是牟玄圣么?有他在,怎的可败貊高?”

  毛翼环视众人,缓缓说道:“我即将出城埋伏,明日与貊高决战。只恐有牟玄圣在,此战却难得胜,几位可有破他之法么?”程肃亭微微摇头,向龙雨却笑道:“双拳难敌四手,咱们几个跟随了将军去,若遇了牟玄圣呵,便齐上取他性命!”

  毛翼点点头:“只怕他再来刺杀大王,须留几人在此守卫。”庞明道:“此间守备严密,我与凌官人留下,定可卫护大王周全,程老前辈等随毛将军去便了。”凌冲忙道:“请庞大哥与程老前辈留下,我必要亲往取那恶贼的首级!”

  商心碧摇头道:“官人还是留下为好。”凌冲话语坚决:“我料那贼今番失手,明日定不敢来,我定要往战阵上去寻他!”商心碧眼望毛翼,毛翼向她使个眼色:“既如此,就烦程老与庞先生留守罢。”

  事后,毛翼悄悄对商心碧说:“凌退思是信人,断不致招呼不打便走的。夫人不须担忧。”

  当晚,毛翼亲率两千精兵,潜出北门,往蒙山埋伏。商心碧心中忐忑不安,才睡了两个时辰,就披衣起来,到卧室来看王保保。只见王小姐坐在床边,倚着床架,正在打瞌睡。商心碧轻轻拍醒她,说:“郡主两日未曾合眼,且去睡罢,奴在此间伺候便是。”

  王小姐望了她一眼,缓缓说道:“如此,辛苦你了。”商心碧苦笑道:“郡主何须如此客气。”王小姐对她一直没多大好感,这使她心中非常苦闷。

  王小姐出房自去睡了,商心碧坐在灯下,以手支颐,愣愣地出神。过了一会儿,她从怀里摸出一股凤头金钗来,轻轻抚mo。那正是当年在大都驱口市上,她悄悄递给王保保,要他来买下自己的那股金钗。想起当年情景,不禁唇边露出一丝温馨的微笑,但随即转头,看到王保保双眉紧蹙,神情憔悴地昏睡不醒,她不由幽幽地叹了口气。

  才转回头来,轻轻剔亮油灯,忽听身后王保保轻声问道:“一直忘了问你,这钗哪里来的?”商心碧听他中气较前两日充足,大喜过望,急忙来到床前,问道:“大王现下觉得如何?”

  王保保缓缓地眨了眨眼睛,苦笑道:“头痛得很,口也干燥,取茶来我吃。”商心碧急忙从坐在炭盆上的铜壶里倾出半碗热茶来,扶起王保保,递到他的唇边。王保保喝了几口茶,舒一口气,说:“扶我坐起来。”

  商心碧放下茶碗,取两个枕头来垫在王保保背后,又给他裹上一件皮裘。王保保苦笑道:“不料我落到这般田地,倒似个弱不禁风的妇人一般。”商心碧强颜欢笑:“大王说笑,人岂有不病的哩。过两日痊愈了,大王依旧生龙活虎一条好汉。”

  王保保看她手指间仍然夹着那股金钗,又问一遍:“这钗你哪里来的?”商心碧回答:“此是亡母留与奴的,贴身藏着,未曾遭人搜了去。”王保保说:“既是如此紧要物事,你当日并不知我是何许人也,怎便赠了于我?”商心碧回答说:“奴虽愚钝,也看得出大王是当世英雄,因此……”王保保微笑道:“当世英雄?我却哪有一分英雄相?你是赌博押宝,天幸教你押中了一注,只这一注不得长久呵,怕要血本无归哩。”

  商心碧眼圈发红,但依旧假装微笑着说:“大王休颓唐,待痊愈了,挥军破了关、貊,再南下平定伪朝,重振朝纲,带砺一统,那时奴盛装了为大王贺。”王保保摇头笑道:“你休宽慰我,我虽在病中,头脑昏沉,耳目偶也清明的,我知关、貊今已迫至太原城下,形势万分危急……”

  商心碧看他脸色略有好转,说话条理分明,想一想,突然跪倒床前,磕下头去:“奴犯了重罪,请大王责罚。”王保保有气无力地问她:“赦你无罪。你做了些甚么?”商心碧就把偷用印信,并教毛翼统摄三军的事情简略说了。

  “你先起来,莫磕头了。”王保保轻轻摆手。等商心碧重新坐到床边,他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微微笑道:“我怎怪罪你?你若不为此,军中无主,我等早便为关、貊所擒了,我怎还能静卧在太原城中养病?事急只得从权,我须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商心碧俯首道:“谢大王不罪。”

  “关、貊已到城下,”王保保问,“可交战了么?”商心碧回答:“未曾,天亮才待决战。”说着,把自己和毛翼商定的计划,合盘托出。王保保想一想:“你倒记得我的话哩。貊高轻脱,若能直薄其腹心,则必为我所擒,只看毛翼能否随机应变。”说着话,看看窗外:“甚么时辰了?”

  商心碧走到窗边,向外张望:“呀,下了雾了。若非有雾,此刻天已亮了也。”王保保乍闻此语,悚然一惊。他想一想,突然提高声音说道:“真是天助我也!快马传我的将令于毛翼,擒杀貊高,只在今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