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愁来江湖两相忘

洗烽录 赤军 6597 2003.04.23 22:05

    凌冲去年十月在大都成婚以后,本想立刻携妻南归的,但艾布说甚么也不答应。“若道路平靖还则罢了,”艾布的理由是,“听闻朱元璋遣兵往山东来了,西边又有扩廓丞相与貊高、李思齐等鏖战,你们总不能绕路河曲,往四川折往江南罢?虽则嫁了你为妻,女儿还是我女儿,怎放心她自战阵中行走?”

  反复劝说,艾布执意不允。可是要凌冲留在大都,凌冲却又不愿意。听闻徐达北伐的消息,凌冲心里象有猫爪抓挠般的搔痒,恨不得立刻飞往南边,去助他一臂之力。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是他自幼的理想,理想眼看就要实现,谁肯置身事外,远远地做壁上观?

  女婿和丈人怎么谈也谈不拢,没有办法,反复磋商的结果,是决定凌冲和陈杞人先自南归,冷谦则暂留大都保护艾布父女,等到南北通路安全了,再送雪妮娅往应天去。十一月初,陈杞人父子离开大都,取道山东南下。才到益都附近,就发觉山东的中心益都,已经被徐达率军团团包围了。徐达见到凌冲,自信满满地说道:“年前定可平定山东全境,则往北一马坦途,不日便直薄大都去也!”

  果然,到了十一月中旬,益都城破,元朝在山东的最高军事指挥官普颜不花死于乱军之中。十二月,徐达兵指济南,元平章忽林台、詹同脱因帖木儿弃城而走,退保大名。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山东全境都已光复。同一月,福建方国珍兵败,向吴将汤和投降。

  凌冲腊月回到的应天,朱元璋正忙着登基事宜,也没空招呼他,更没委派任何任务。正月,朱元璋恢复应天旧名建康,登基称帝,建立明朝。他要授凌冲枢密院四品同签之职,凌冲推辞说:“陛下但有差遣,微臣敢不赴汤蹈火,以报君恩?只微臣非是做官的材料,请陛下收回成命罢。”中书参政胡惟庸笑着劝他:“国家肇建,中原未定,陛下自有差事与你做,名不正则言不顺,若无个官职,如何好办事?左右不教你入府理事,便挂个虚衔,又怕的甚么?”凌冲无奈,只好拜领了。

  登基没几天,朱元璋就召见凌冲,让他作为使者,送信去给王保保。朱元璋说:“卿与扩廓甚是熟稔,见了面仔细觑看者。他今四面楚歌,若能倒戈来降呵,品位定在众将之上。他若不肯时,也只索罢了,卿且细查中州军动静,归来报朕。若得便时,你更往关中去窥李思齐等人动静,往太白山中访那彭素王可曾归去。朕包容天下,旧恶不究,他若肯来降我,往事便不计较了也。”

  凌冲回到清真居拜别义父母。陈杞人道:“保保自小便好大主意,岂是你劝得动的?我与他十数载未见,且待我与你共走一遭去看来。或他觑看往日情份,便不降时,也不会害你。”凌冲心想,王保保绝不致于伤害自己,但义父愿和自己同行,原是求之不得,急忙满口答应。

  还有一个原因,凌冲也不想那么快就和义父分开。前此在大都,义父和师父考较他的武功,发现他内力大有长进,问起来,凌冲回答说是修练沛若神功的结果。杞人关照他说:“陆前辈赠你此功,是好大的恩德,你须牢记在心上,得便时必要报答。”冷谦却笑道:“且随缘罢,也休太记挂了。”

  凌冲问杞人:“父亲常说,六花拳的第七段,非有深厚内力相辅,不得运用,因此不肯交我,不知儿现今可学得么?”杞人摇摇头:“且再理会。你婚事在即,哪有空闲学拳?”

  这次南归应天的路上,凌冲又旧话重提。杞人仍然说:“且再理会。你刀法中破绽甚多,我且先与你讲些运刀的精妙处。前此你内力不足,领会不得,便与你讲了,也是无益。”凌冲大喜,悉心向义父讨教。陈家这套刀法,是从先祖完颜陈和尚处传下来的,似拙实巧,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功夫,凌冲学习其中奥义,苦练一个多月,才领悟了不到三成而已。因此,他虽然受命往山西去,仍希望义父就在身边,可以时时请教。

  ※※※

  于是,父子二人带同十余名随从,晓行夜宿,兼程赶往潞州,见到了王保保。王保保在正厅召集诸将,会见使节。凌冲递上书信,王保保展开略看一看,冷笑着放下:“前孤与你主每有使节往还,以为其身在盗穴,心存忠义,今乃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僭号称尊,则仇国分明,还多说些甚么?孤是大元藩王,岂能受你伪朝之诱?”

  凌冲笑道:“我朝圣主,德加海内,初亦以为大王心存忠义,要匡服元朝哩。若非今日元廷下诏,削夺大王的职权,而大王虎踞山西,不肯从命,圣主岂能教凌某来说大王?”

  毛翼喝道:“使节无礼!我大元一统瓯宇,万世不朽,偶有奸臣作乱,谗害我主,我主若从了乱命,则是自毁长城。汝以为我主不忠耶?!”

  凌冲“哈哈”大笑:“忠与不忠,还不是庙堂大老们说了算?你休与我讲这些门面话,各人心中,自有分数。”说着转向王保保:“我圣主英雄睿智,大王若肯归附,品爵不在今日之下,又不受鞑子的鸟气,岂不是好?”

  王保保一拂衣袖:“休得妄言。你且退下,等我报书朱某。”说着,起身退到后堂去了。众将皆散,毛翼对凌冲一拱手:“大王承先王遗志,是断不肯降的,凌兄你何苦多劝?”凌冲摇摇头:“说甚么‘承先王遗志’,我看他并无意于匡扶元室,只是不甘居于我主之下哩。我为使节,这些话总要讲我,我也知劝他不回,只是形势所迫,好不为他担心。”

  毛翼轻叹一声:“各自有命,且看天意罢。”行个礼,退了出去。

  公事办完,王保保在后厅设宴,招待杞人和凌冲,由商心碧在旁服侍。凌冲见商心碧上了头,换作妇人装束,笑着拱手道:“先恭喜王兄了。”王保保笑笑说:“不过纳个妾侍而已,我还未曾恭喜凌兄与雪姑娘成亲哩。”他端起酒杯,又对杞人说道:“如此喜事,岂可不痛饮三杯?我与陈叔父也十五年未见了罢,此番重逢,不胜之喜。”

  杞人也端起酒杯来:“日月穿梭,真个时光如同流水。去年我往大都去,绕道往河南你养父坟上祭奠,他昔日雄心万丈,今也做了一掊黄土……”王保保摇摇头:“古往今来,圣贤莫不有死,便陈叔父你勘破红尘,也终不得做万年神仙,感伤怎的?”

  两人对饮了一杯酒,凌冲喝茶做陪。杞人想想,低声说道:“察罕本是沈丘一个田主,中年起兵,纵横河朔,殁后得封梁王,此生也算不枉的了。然时局动荡,诸将违命,你今虽领其兵,承其志,却不知异日结果究竟如何?”王保保苦笑道:“我是不肖子,今日弄做这般田地,便死后,怕不敢往见先王去哩。”

  “王兄何必如此颓唐?”凌冲正色说道,“梁王号称兵马百万,中原厮杀一生,不能底定一瓯。王兄承袭父志,破孛罗、入大都,封王拜相,成就岂在梁王之下?世事多舛,饶你德并尧舜,才过孙吴,也难免落寞的一日,些许挫折,何必放在心上?”

  王保保诧异地望着凌冲,凌冲继续说道:“元朝已失天心,故我大明兴起。逆天而行,岂有好结果的?顺时而动,才是英雄豪杰哩。兴衰成败,也都在王兄你一念之间……”王保保打断他的话,“嘿嘿”笑道:“凌兄休劝我。咱们内厅只论交情,不谈国事。我看那朱元璋外表似忠厚长者,实则其心忌刻狠毒,但看他瓜步溺杀小明王一事……”

  凌冲惊问:“你说甚么?!”王保保笑道:“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定是他教廖永忠溺杀了韩林儿。此谋既成,他又隔得一年,等平灭了张氏才登基称帝,其能忍处,不下于勾践。我虽敬服其谋,然此种人平生最厌的,要我屈居其下,除非是斫了我头去哩!”

  凌冲默然不语,连王保保都一口咬定杀害小明王是朱元璋的主使,使他长久存在心里的疑惑又加深了一分。其实他一直在逃避这件事的真相,他不由想到,自己是不是真的愿意接受真相呢?不管那幕后黑手是朱元璋还是彭素王。自己是不是有勇气去询问一下廖永忠呢?虽然对方未必肯说真话,但也总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吧。

  ※※※

  陈杞人和凌冲在潞州才停留了一天。第二天中午,王保保就挥军北上太原,临行前,把回信和礼物交给凌冲,让他带回去给朱元璋。他问凌冲:“你们这便回建康去么?”凌冲也不瞒他,回答说:“还有些事,先往关中一行。”

  王保保对陈杞人说:“如此,我有一信,托叔父带与李思齐。他常以长辈自傲,不见我的使者,陈叔父亦与先父平辈论交,他或肯相见哩。”杞人皱皱眉头:“你知我与李思齐,也只在罗山他庄院上见过一面,并无交情……”王保保笑着说:“请叔父助我,国难当前,教他休记旧恨,再出潼关来与我厮杀。他若仍不肯见你呵,也无别计,我也不怪叔父的。”

  杞人只好答应,接下给李思齐的书信。凌冲叫手下先带着回信和礼物回建康去,自己只和杞人父子同行,西往关中而来。春节过后,关中诸将又纷纷往潼关增兵,关保也将统帅部进驻到最前线的阌乡,大战一触即发。潼关东西,两军都戒备森严,难以穿越,杞人父子只好越过伏牛山,绕道商南,偷渡武关,再进入陕西。

  凌冲对陈杞人说:“若见了李思齐,怕踪迹暴露,此后行止不得自由。咱们不如先往太白山丹枫九霞阁去来。”杞人点头同意。

  这样兜了一个大圈子,翻越数座高山,等他们来到亚柏镇的时候,已经是二月中旬了。凌冲先往镇上去寻彭素王的部下褚平,可惜大门紧闭,敲了半天,却不见人出来答话。

  彭素王对凌冲说起过,丹枫九霞阁建在太白山中,位于太白梁与三官殿之间。凌冲上次进入太白山时虽然被关在车厢里,看不清路径,离开的时候,却是并马与彭素王、史计都同行的,也还隐约记得道路。当下一边摸索,一边前进,在山里转了整整两天,终于被他寻到了日帝留下的那所庄院。

  凌冲上前叩门,隐约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音。他退后一步,抬头望去——上次来的时候,没有留心,此刻却清楚地看到庄门上悬着一块大匾,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两个大字:“洗烽”。凌冲一愣,突然想起史计都的绝笔来:“烽烟何日洗,大道几曾公?我心如皎月,耀然照穹窿!”

  庄门“喀拉”一声打开,迎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在亚柏镇上探访不到的褚平褚长宁。褚长宁见了凌冲,笑着拱手道:“主人猜得不差,可不是凌官人来了么?小人见礼。”凌冲还礼,指一指陈杞人,介绍说:“这是家父。”又问他:“彭前辈可在庄中么?”褚长宁回答:“主人已离去也。临行前有话留下,吩咐小人等凌官人来时转告——两位官人请。”

  褚长宁摆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凌冲让到一边,让陈杞人先行,等轮到他迈步的时候,却又抬眼望了一眼庄门上的匾额。褚长宁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笑着说道:“此庄肇建于金末,第二个字原是山峰之峰。是建庄人看前后两峰,苍翠如洗,于是起了这个名字。日帝入主后,改做锋锐之锋,取磨剑杀贼之意。主人承继日帝的事业,才改为今名的。”

  凌冲听了,微微点头,沉吟不语。

  让到堂上,褚长宁请杞人父子上坐,叫仆役奉上茶来。他笑着对凌冲说:“主人神机妙算,料凌官人必要往庄中来寻他的。他教小人转告凌官人两句话。”凌冲说:“请讲。”褚长宁咳嗽一声,严肃地说道:“第一句话,主人道:我看那吴世子朱标,是个仁厚之主。今天下未定,鞑虏未扫,我暂不动朱元璋。但中原复了,便要取他性命,教朱标承其志,料必能重开我大汉新天的!”

  凌冲吃了一惊,手一哆嗦,几乎就要打翻茶盏。褚长宁继续说道:“第二句话,主人道:凌官人甚欲辨清忠奸善恶,偏又看不清爽,既如此,何必执着?你既以为保的是命世圣主,便好好保将下去。你我今后是敌非友,见得面时便要厮杀,休怀妇人之仁也。”

  这是割席断交的意思了,凌冲闻言,摇头苦笑,心里好生烦闷。转述完彭素王的两句话,褚长宁收敛起严肃的神情,笑吟吟地说道:“官人休惊,也休感伤。从来朋友若是倾心相交,便两国交兵也不得抹杀的。你不看那晋之羊祜,与吴之陆抗么?”

  他说的是三国末年的故事:晋将羊祜镇守江陵,与他对敌的是吴将陆抗,两人各安边界,使节来往,既能不废公事,又能长保友情。陆抗曾送酒给羊祜,羊祜毫不犹豫地饮用,还赠以良药,陆抗也煎来便服,不疑有他。

  凌冲听了褚长宁的话,苦苦一笑。褚长宁接着说道:“主人已弃庄而去,教小人在此等凌官人与那简若颦。若简若颦来时,却好将此庄院交付与她,了却多年宿怨。”凌冲问他可知道彭素王到哪里去了,又问他木星李树坤的下落,褚长宁只是摇头:“主人领着李星君自去了,小人也不知何往。”

  凌冲嗟叹不已。当晚请求上丹枫九霞阁去休息,嘴里说是因为喜欢那里风景绝佳,实则别有用意。褚长宁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一宿无话,第二天一早,凌冲起身下阁,就往枯草丛中去找厉铭和陆清源隐居的那个秘窟的入口。

  找了一个多时辰,终于被他寻到了,分开乱草,却看堵门的大石上用漆写了两行字:“书付素王、退思等,我二人出门耍子去也,休入我门,不告而入,是为贼也。”虽然没有署名,凌冲也知道是陆、厉二老留下的。

  他本想进入秘窟,再好好拜谢二老,同时问他们可有甚么心愿需要自己帮助完成的。陈杞人关照他要知恩图报,他一直牢记在心,因此寻了过来。却不料二老留言挡驾。

  也许二老真的出门去了,也许只是不愿意再见他们,故意留下这两行字,但不管怎样,主人不让你进门,若硬闯进去,真个与盗贼无异。凌冲轻叹一声,只好掩起枯草,回到丹枫九霞阁上来。

  仆役们早往他们休息的屋中送来了早餐,父子二人饱餐一顿,向褚长宁告辞离开。走到半路上,杞人突然对凌冲说:“你归去建康,千万莫将彭素王的话告诉皇帝听。”凌冲皱眉问道:“那却为何?”杞人想一想,回答说:“话语中牵涉到太子朱标,恐皇帝会疑心太子……”凌冲笑道:“父亲多虑了。太子与陛下情深意笃,岂这两句话便生嫌隙的?”杞人摇摇头:“他们若是普通父子,便一百句话也生不得嫌隙,可如今,那是皇帝与储君哩!”

  凌冲听了,低头不语。二人离开太白山,回到亚柏镇,然后就动身往东边来。打听得李思齐正在华阴督战,于是一路找到华阴,声称是老友到访。孰料这位声名煊赫的当朝太尉、邠国公、关中诸军副总统李大帅架子很大,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见到的,两人费了许多周折,直到三月份,才终于得以觐见。

  ※※※

  会面的地方,是在华阴县城中一所著名的花园里。虞候领着杞人父子进入花园中的一座厅堂,只见李思齐身着团龙绸袍,高踞在正位上。比起十多年前所见,他要显得苍老多了,鬓边也增添了几缕白发。相较之下,杞人则似乎没有多大变化,他的相貌似乎永远都只象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十年前是如此,现在是如此,估计再过十年,也还是如此。

  李思齐倒还记得杞人,“哈哈”大笑着,随意把手一摆,示意二人免礼落座:“你真个修道成仙了么?光阴荏苒,怎你丝毫也不见老哩?”杞人微微一笑:“我从来不修甚么仙道,但清静寡欲,心无挂碍,则自然不老。”

  李思齐吩咐仆役上茶,笑着说道:“人生在世,若不修仙道呵,最多不过百年,清静寡淡,不嫌忒无趣了么?”他转向凌冲:“这是令郎么?你说王保保有信与我,怎不呈上来我看?”

  凌冲从怀里取出王保保的亲笔书信,有虞候接过去呈给李思齐。李思齐展开看了,微微冷笑:“他此番却来求我。哼,我与其父起兵罗山之时,他不过一个黄毛小子,仗着察罕余威,品爵倒在我上,朝廷真个不识人也!”

  凌冲有点讨厌这个人。别看他相貌堂堂,气概雄壮,显得比清瘦、眉宇间总若有隐忧的王保保要威严多了,但王保保偶尔一挑眉毛,双目精光暴现,就会展现出一种足可吞吐山河的惊人气魄来,相比之下再看李思齐,后者反倒更象一个毫无根底的爆发户。想到这里,凌冲微微一笑,拱手对李思齐说:“朝廷品评禄位,原不论年齿长幼……”他并没有表明自己明朝使者的身份,因此仍用“朝廷”一词来称呼元朝。

  李思齐“哈哈”大笑,手拍座椅扶手:“你们是几时离了王保保前来的?想是还不知哩,朝廷才下诏来,王保保擅杀天使,擅杀朝廷所置官员,悖逆无礼,人天共愤,今削夺其一切官爵,教诸军并进讨伐之!”

  凌冲吃了一惊,正要追问,突然一名虞候报门而入,递给李思齐一封信件。李思齐展信一看,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好教两位得知,朝廷封李景昌为梁国公,封关保为许国公,李景昌乃以汴梁归顺,关保以河南归顺,今来信相约老夫,出潼关共伐叛逆去哩!”

  凌冲惊得站起身来。李思齐说:“潼关大门打开,老夫这便勒兵出关,共合关保、貊高,讨伐王保保者!”他对杞人点点头:“念着昔日情份,你传信与保保,教他自缚了来老夫军前请罪,老夫不但饶他性命,还要上奏朝廷,赏他个国公做做哩,哈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