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当空彩练舞桃源

洗烽录 赤军 7212 2003.04.23 21:59

    所谓虞候,周代是管理林泽的官员,到南北朝时,这个名词重新出现,作为禁卫军的大将,有都虞候、虞候大都督等职称。但宋代以后,虞候专指武官的侍从,无品无级。骆星臣投入扩廓帖木儿麾下,就做了这样一名虞候。

  那名虞候出去,时候不大,领了骆星臣进来。凌冲看时,骆星臣已不复当日儒生打扮,头戴交脚襆头,身穿圆领窄袖袍服,足登快靴,见到王保保,先单膝跪倒,唱个大喏:“小人参见王爷。”

  凌冲皱起了眉头。以骆星臣现在的身份和所处的环境,他这样行礼原本并没有错,但凌冲仍觉得此人奴颜婢膝,非常可厌。王保保轻轻一摆手,叫骆星臣起来,指着凌冲问他:“你可识得凌官人么?”

  其实半个月前,骆星臣被向龙雨所擒,归服王保保的时候,就已经认出凌冲了,只不过在当时那种情境下,无法招呼而已。此番再见,又听王保保问起,急忙回答说:“凌官人曾救过小人性命,如何不识得。”说着,向凌冲磕头便拜。

  凌冲冷冷地还礼,问道:“我向你打听一处所在……”说着话,眼角瞟向王保保。王保保知道凌冲要问的话不想让自己听见,于是淡淡一笑,向骆星臣说:“你且随凌官人去,有问你时,不得隐瞒,要老实回答。”骆星臣急忙鞠躬:“王爷吩咐,小人凛遵。”

  凌冲走出书房,骆星臣跟了上来。凌冲看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问道:“我来问你,你旧主简若颦住湖广甚么所在?”他故意把那个“旧”字加重语气,讽刺骆星臣毫无节操,先后又认了彭素王和王保保两个“新”主人。

  骆星臣闻言一愣,他并没有在意凌冲的语气,只是反问:“官人寻她何事?”“我欲寻彭素王,”凌冲直言回答,“他或去寻那简若颦了也。”

  骆星臣想一想:“彭大侠真个往湖广寻简若颦去了么?只怕他虽知晓所在,也未必寻得着哩。”凌冲问道:“却是为何?”骆星臣回答:“我已告知彭大侠,那简若颦居住常德路桃源山中。只是所在隐秘,更兼她并不敢与彭大侠照面,只怕彭大侠便到了彼处,也不得见她。凌官人去了,也未必寻得见彭大侠。”

  凌冲皱眉,自言自语地说道:“那便怎么处?”骆星臣道:“小人识得丹枫九霞阁联络的暗号,若小人陪伴凌官人往湖广去呵,定能访得彭大侠的下落。”

  凌冲有些犹豫,他越来越厌恶骆星臣,并不想和他同行,但似乎除了这个办法外,也没有其它很快找到彭素王的可能。难道自己往丹枫九霞阁中去,等彭素王回庄么?史计都为何重又相助张士诚,这个哑谜一日不解,他心中一日不得安宁,实在不想耽搁延挨。

  骆星臣呆在河南王府,虽然未必再能见着王小姐,却终归心上人就在王府中,凌冲揣测他的心理,应该不愿意离开河南才是。可是他却主动要求离开王府,领自己往湖广去,其中莫非有甚么阴谋?凌冲反复思量,打不定主意。

  骆星臣看他犹豫,急忙说道:“小人昔日蒙官人援手搭救,无日或忘,正好趁此报答了官人的恩德。王爷处,小人自去恳请,料必是准假的。”凌冲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点了点头。

  ※※※

  当天下午,两人就告别了王保保,骑着马,匆匆离开洛阳城,南下往湖广去。凌冲不想搭理骆星臣,骆星臣却似乎和凌冲颇为投契的样子,自己凑上来说:“洛阳城中,住得好生气闷煞,多谢官人,小人可得暂离也。”

  “你仰慕的人便在王府,”凌冲问他,“却为何想要离开?”骆星臣轻叹一声:“王府中看管甚是严密,再不得见郡主一面。原本想来,只须晓得她平安喜乐,自心也便安宁了。但王府上下,都道我二三其德,把来当降将看待,诸多冷嘲热讽,好不憋闷。”

  凌冲心说:这是你自找的,你还想大家怎么看你?但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瞟了对方一眼,微微冷笑。

  离开河南府路,经过汝宁府、黄州路,从北往南穿越整个河南江北行省,九天后,两人进入了湖广行省。元代的湖广行省辖区很广,包括了今天湖北、贵州、广西、海南四省的绝大部分。两人从黄州沙芜口进入长江,逆流而上,往洞庭湖去。那桃源山,就在洞庭湖西约四百里外。

  自巴陵进入洞庭,只见碧波万倾,景色绝美。当晚泛舟湖上,骆星臣站在船头,仰看繁星满天,长声吟道: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凌冲坐在船舱里,听出他吟咏的是南宋词人张于湖的一首《念奴娇》。洞庭湖原是陈友谅的辖区,至正二十三年八月,陈友谅在鄱阳湖败死,此后不久,大半湖广行省就都落到了朱元璋手中。凌冲本人,从来就没有来过洞庭湖,张于湖的词他虽然也曾读过,但未曾身临其境,却领悟不到其中的妙处。只听骆星臣顿了一顿,再吟下阙:

  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胆俱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此词,上阕描摹景物,下阙抒发胸怀,空茫廓大,气象万千。凌冲听骆星臣吟罢,不由赞叹一声,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千顷碧波,在月光下泛着粼粼微光;深蓝色的夜幕上,星月并耀,澄澈如镜。在如此朴素和自然绚丽的宇宙笼罩下,人世间的喧嚷纷争,在刹那间,似乎距离他们非常遥远。凌冲不禁想起日帝作的那首五律来:“百辰居峻极,旋拱不稍停。休向喧嚣问,还从静谧听。渊兮宗万类,沛若塞沧溟。大道谁传说,尘心一鹤翎。”

  “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张于湖的这句词,似乎倒象是日帝诗的注释。《道德经》上说:“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凌冲感悟良多,对“沛若神功”的理解,似乎也又进了一层。

  “官人,”骆星臣的话打断了凌冲的思绪,“渡过洞庭,先往龙阳州。彭大侠如往桃源山去,也必经过彼处,料城中定有暗号留下的。”凌冲微微点头,却不答言。经过数日的同行,他对骆星臣的恶感略有减轻,但仍旧不想多和他废话。

  当晚,凌冲在船头端坐,修炼沛若神功,吸取星月之精华,内外交感,气息搬运顺畅无比,猛然突破了第五重境界。他只觉得膻中气海内力充沛,自然而然地循着督脉,直冲咽喉廉泉穴,吐气发音,一声长啸。

  星月朦胧,风起潮涌,啸声中,夜鸟惊飞,四外回声不断。船夫和骆星臣都惊得从船舱里叹出头来:“官人,怎的了?!”

  凌冲啸毕,长吐一口气,精神归元,跳将起来,“哈哈”笑道:“我无甚事,你等自睡便了。”只觉得身轻体健,耳聪目明,四肢百骸说不出的通泰舒畅。

  ※※※

  第二天巳时进了龙阳州城。先找一间客栈住下,凌、骆二人往街上去探查,果然被骆星臣在一处墙角发现了暗号——那是好象鬼画符样的粉笔痕迹。骆星臣对凌冲说道:“本月廿三,彭大侠果然到龙阳州来过,并出城往西去了。”“本月廿三,那不是六日前么?”凌冲喜道:“往西便是桃源山,他果然往彼处寻简若颦去了也。”

  二人吃过午饭,匆匆跨马出城。果然在城墙上又发现了暗号,指点前往寻找的方向。沿着沅江西去,约四百里,就是桃源州,桃源城南并列两座高峰,北边的是绿萝山,南边的就是桃源山了。

  当晚在野外露宿,第二天天才亮,两人上马起程,走不多远,突然骆星臣“咦”了一声,跳下马来,往一株大树下去查看。凌冲跟过去看,只见那大树的根部,有巴掌大的一块树皮已经被剥掉了,黄白色的树肉上刻了一些奇特的符号。

  “他怎的自此便往南去?”骆星臣挠了挠头,望向凌冲。凌冲皱眉想了一想:“且蹩下去看者。”于是两人还没走到桃源城,就先进入树林,折而南下。又走了大约两里多地,凌冲看到不远处一株大树根部也有些发白,于是挥鞭一指:“又有暗记么?”

  骆星臣跳下马,凑过去看,突然脸色大变,叫道:“不可能!定是有人伪造!”凌冲侧耳一听,四周草丛中似乎有一些“唽唽嗦嗦”的声音,他不禁冷哼一声:“要走只怕迟了,咱们似是中了圈套哩!”

  话音刚落,突然草丛中“刷刷”几声,数支弩矢破风而来。凌冲左手一按鞍桥,凌空跃起,同时钢刀已然出鞘,握在右手。两个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眨眼间,他已经一个空翻,横跳出一丈多远。只听两声惨叫,他和骆星臣的坐骑都脖项中矢,栽倒在地。

  “看似并不想取我们的性命哩。”凌冲心里这样想着,右手刀向后一拉,左膝提前,摆一个起手姿势,大声问道:“甚么人?出来打话!”

  四周突然响起一阵笙乐,婉转悠扬。草丛中纷纷有人站起,凌冲游目四顾,只见那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妙龄女子,发系缨络,身穿大红罗衫,衣襟带风,宽袖飘扬,好似天女下凡一般。每个女子都手捧一具竹笙,正在吹奏。

  骆星臣面如土色,几步跑到凌冲身边,轻声说道:“是简若颦。”然后提高声音:“小人不知娘娘驾到,死罪!请娘娘现身说话。”

  只听一个声音冷冷地传来:“大胆骆星臣,你背叛了我,还敢再到湖广来!”凌冲循声望去,只见正西方约摸五六丈远处有一株大树,树冠上站着六个人,前面两名侍女打扮,抱着拂尘、漱盂,后面四个肤色黧黑的大汉,抬着一乘肩舆。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和怎样爬上树去的。

  说话的,正是肩舆里的人。肩舆垂着纱帐,饰以飘带、缨络,看不清楚里面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但听声音,象是个女子,年纪也不很大。

  凌冲将钢刀背手,向那肩舆一抱拳,口称:“在下怀远凌冲,请问这位便是简女士么?请下来说话。”肩舆中人冷哼一声,只见六个人、一乘肩舆离开了树冠,如一片落叶般,斜向缓缓飘落。凌冲初时吓了一跳:“遮莫这些人会飞的么?”定睛细看,才隐约发现,原来树冠上有几条细细的纲丝连接到地上,这些人是踩着钢丝慢慢走下来的。这份轻功,虽然也算相当了得,但已经不足以使凌冲惊叹了。

  肩舆落地,只听舆中人冷冷地说声:“拿下了这个叛徒。”立刻,四周吹笙的红衣女子,都紧紧盯着骆星臣,一步步向他走来。骆星臣吓得往凌冲身后一缩。凌冲一横钢刀:“且慢,请容在下求一个情……”

  舆中人理也不理。她不说话,那些红衣女子都不停步,继续向前。眼看双方间距离不到两丈了,凌冲心说:“他们要擒骆星臣这个叛徒,我便为他求情,也无甚么理由。不如先制住这些女子,再与那姓简的分说。”手随心转,一刀向正面的女子劈去。

  他本想刀劈那女子左肩,迫她向右侧闪避,自己左手探近,趁势便可点了她颈边天鼎穴。却不料那女子不闪不避,依旧吹笙前行,在她左右的两名女子反跳将上来,各自骈指如剑,点向凌冲两肋。

  这一下攻己之必救,凌冲只得抽身撤步,一个旋子退回原地。耳边听得骆星臣惊慌的声音:“这是昔年日帝创的九霞剑阵,若等她们阵势合拢,便大罗金仙也不得脱身哩!”

  凌冲眼睛一瞥,已经数清吹笙的红衣女子果然共有九人,合成一个圆圈,把自己和骆星臣围在中间。只听舆中人问道:“这位凌官人,可是河南王扩廓帖木儿的部下么?”

  凌冲随口应一声:“不是。”一招“青龙摆尾”,似进反退,刀斩身后一个红衣女子的面门。那红衣女子步伐微微一滞,同时左右两人如前般跳跃直进,攻击凌冲的腰部。凌冲及时变招,躲了过去。

  交了这两招,凌冲从对方的身形、步法上已经看出,这些红衣女子的武功其实相当有限,一对一交手的话,任何一人都无法抵挡自己三招。但她们练熟了一套分进合击之术,一人遭到攻击,立刻左右二人来援,攻敌之必救,时机、位置都拿捏得毫厘不差,威力增强了何止一倍。加上自己不欲伤人,出刀未免呆滞,这样斗下去,毫无胜机。

  “这便是所谓的‘九霞剑阵’么?日帝果然学究天人!”凌冲心里赞叹,手中刀“当”的一声还鞘,打算以一双肉掌,与红衣女子们较量一番。

  此时,包围圈子越缩越小,双方距离已经不到一丈。凌冲猛然一个侧步,一招六花拳中的“云合雾集”,打向左侧一名红衣女子。那女子见他来得迅疾,被迫向后一退,同时左右两名同伴立刻补位,夹击凌冲。凌冲这一招本是虚招,脚尖一点,反而弹向右侧,一招“风清弊绝”,分打两名红衣女子的胸口。

  他拳未沾敌,内力先吐。当初彭素王以劈空掌丈余远震退牟玄圣,凌冲当然没那种本领,掌力所及,不过一尺多远。但饶是如此,那两个女人仍然不敢招架,向后闪避。她们左右的两名同伴及时冲上,将笙做笔,点向凌冲膻中要穴。凌冲依然无法破解,被迫撤招躲避。

  就这样,连交了七八个回合,阵法未破,凌冲倒迭遇险招。那些红衣女子都已经停止了吹笙,专心与凌冲对敌。只听舆中人说道:“这位官人好本领。何必要为那个叛徒说情哩?”

  “在下与他同来,怎好抛下他独去?”凌冲回答,“请女士现身相见,在下有话要说。”舆中人冷哼一声:“待破了剑阵,再说不迟。”说着,一声口哨,那些红衣女子纷纷收起竹笙,从腰间解下软剑来。

  凌冲看那些软剑,都不过两尺多长,一指多宽,绵软如丝,坚韧似藤,平时如衣带般围在腰上,此时抖将出来,仿佛毒蛇的舌信,点起无数银光,笼罩住凌冲身上多处要穴。

  凌冲被迫再次拔出刀来,挽起刀花,搂头盖脸,护住身体,心中细思破阵之策。突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曾听得十余年前,义父、师父他们也见过日帝的剑阵,莫非便是此阵?当日宫庄主也尝试破来,却未能得手……”

  以宫梦弼这种“剑痴”,有自己破不了的剑阵,岂肯善罢甘休?据说他此后闭关苦思了四个多月,终于有自信可以在三十合内攻破此阵。他似乎也曾对凌冲讲过一些破阵的精义——凌冲一边护住全身,只求不败,一边努力回想。

  他不主动发起进攻,那些红衣女子也不敢冒进,一边顺时针缓缓走动,旋转整个阵势,一边寻找空隙。凌冲轻声问身后的骆星臣道:“你可识得此阵的破法?”骆星臣苦笑道:“此阵便有破法,连简若颦也不知哩。我只知此阵的奥妙,自身也未曾使用过,更未被它困着过。”凌冲冷哼一声:“护着我背脊。我是在救你哩,你休胆怯。”骆星臣答应一声,摆开架式,背对凌冲,站在他身后。

  凌冲和骆星臣对了几句话,突然间福至心灵,左手向后一探,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不偏不倚,一把拿住了骆星臣腰间京门穴。骆星臣不及防备,“呀”了一声,全身酸麻。凌冲将手腕一抖,把骆星臣向后推去:“好,便交于你们处置,且接住了!”

  两名女子急忙伸手去抓骆星臣,凌冲趁机向其中一人身侧攻去。她左侧的同伴急忙来援,右侧的同伴却正在抓拿骆星臣,不及照顾,合击之势便破了,早被凌冲一掌打在肩头,向后栽倒。

  凌冲随手弃刀,右手食中两指骈伸,又点中了前来救援的红衣女子京门穴。那女子哼也没哼,就此软倒。九霞剑阵既然已经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剩下的就好对付了,凌冲脚踢指点,顷刻间又打倒了三名女子,同时反足踢开骆星臣的穴道。骆星臣一得活动,立刻扭住那名抓住他的红衣女子,卸脱了她的腕骨。

  那些还能活动的红衣女子从来未遭失败,见此情景,惊呼一声,纷纷逃避。凌冲正待要追,突然一条彩绫如箭般射向他的面门。他就地一滚,捡起刀来,一刀把彩绫挥断。

  只听舆中人哼了一声:“官人好本领,好计谋!”半截彩绫缩回舆中。站在舆旁的那两名侍女上前左右分开纱帐,凌冲定睛望去,只见舆中端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这个女人虽已年届三旬,却并没有上头,仍做处女打扮,满头珠翠,穿着汉式宫装,宽袍大袖,肩系飘带。虽然青春不再,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只是一直板着脸,眼神阴戾,倒有三分象龚罗睺或者牟玄圣。这想必就是月后的养女简若颦了。

  简若颦缓缓站起身来,走下肩舆,冷冷地对凌冲说道:“你取巧破了剑阵,休以为便可救下那个叛徒,且先过了我这关,再嚣张罢。”说着话,身形突然一晃,直向凌冲扑来,一掌向他胸口印下。

  凌冲见他空手,自己也就弃了刀,并指相迎。双掌相交,“呯”的一声,两人各自退了三步。“嘿嘿,好本领,却不知你如此年岁,内力终有多强。”简若颦说着话,又是一掌打来。凌冲用招内家拳中的“如封似闭”,将来招格开。

  两人顷刻间连交四五招。凌冲感觉简若颦的功力不及龚罗睺、史计都等星君,但招术精妙,似乎还在那两人之上,自忖以自己的本领,三四十招应能接下,其后便不好说了。正在考虑破敌之策,忽听骆星臣说道:“娘娘恕罪。小人已答应领这位官人去寻一个人,寻到时,自来娘娘驾前领罪!”

  简若颦冷哼一声:“你这溜滑小人,今日还想走么?!”口里说话,手中一刻不停,连下杀手。凌冲用内家拳法护体,寻找取胜的机会。简若颦已知对方不是自己对手,但若不加紧进攻,却也很难简单将他收拾了,于是突然间身法一变,飘逸灵动,换掌为指,招招疾点凌冲带脉上诸处大穴。

  凌冲才交了七八招,就知道她用的乃是日帝自创的“峻极指”。他对这套指法所知不多,也就看过彭素王用过一次,破了龚罗睺的腐心蚀骨掌,加上简若颦身法疾若风雷,飘若云霞,看得他眼花缭乱,一个不慎,险险被点中了腰间命门穴。这是一个死穴,内力透过,必死无疑,凌冲堪堪躲开,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简若颦一击不中,腰肢一扭,大袖罩向凌冲面门。凌冲闪身避过,却突然发现敌人的另一只手已经接近自己肋下。他急忙一招“天高听卑”,跃身躲避,同时一脚踢向简若颦的下颌。简若颦一侧脸,手呈龙爪,来抓凌冲的脚踝。

  凌冲岂能轻易被她抓住,反手格向对方来招。两人手腕相碰,各自肌肉一缩,趁势十枚手指扭在了一处。凌冲展开分筋错骨手,仗着力大,想要卸脱简若颦的腕骨。简若颦肤如凝脂,轻轻一带,手腕已从凌冲指下滑开。凌冲一扭不中,左手上来帮忙,点向简若颦的肘下。

  简若颦也将左手来援,两人各自张开手掌,再度相交。凌冲知道自己胜算渺茫,这一掌用足了十成力道,只听“呯”的一声,他身子一晃,简若颦却连退了两步,皱眉惊问道:“沛若神功!你却是哪里学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