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江湖绝顶长傲啸

洗烽录 赤军 6574 2003.04.23 21:53

    王小姐半夜里突然来找凌冲,又是这样一副模样,好似刚卸了妆才要上chuang安寝的样子,不由凌冲不心生疑惑。他不是傻瓜,早看出王小姐似乎对自己颇为有意,惊愕之后,“红拂夜奔”的故事蓦然涌上心头。但随即,雪妮娅的笑靥又在脑海中出现,他不禁在心里大骂自己“该死”。

  王小姐没有注意到凌冲尴尬的表情,低着头,在屋中踱了几步,慢慢说道:“河南本是故居,但自家兄开府以后,为了我的安全,派了许多女佣来服饰我,尤以那个商心碧为甚,倒似兄长的眼线一般,镇日围绕在我眼前,好不气闷呵。我便说来泰山上香还愿,实欲暂脱那个樊笼……”

  凌冲早注意到王小姐的一举一动,不是很象久困闺中的大家小姐,他搬过一把椅子来:“请坐下讲话罢。”但王小姐微微一笑,却并不落坐,继续说道:“我先往滕州见了脱因帖木儿……”她和王保保是亲兄妹,和脱因帖木儿却并无血缘关系,因此直呼其名。

  “……在滕州住了几日,便北来泰山,我本不欲见那貊高的,此人好生可厌,”她低声叙述道,“八年前,我还未曾过门,丈夫便在南皮战死,姑丈本待另选一门好亲事,却也在益都殒难。他这一去,兄长便将我接到身边,跟随他南征北战,他那些麾下将领,也多青年丧偶的,难免都凑将上来献殷勤,想要娶我为妻……”

  凌冲心说:“那是当然,你生得这般出色,又是主将的妹子,诸将不起绮念才怪哩。”只听王小姐继续说道:“就中,兄长只看上了两人,便是做他左膀右臂的关保与貊高。那关保从姑夫起兵,我幼时便熟稔的,他军务倥偬,从未娶过妻室,若他呵,也还罢了。叵耐那貊高却更是热心,见天在兄长面前求恳,又搜罗了许多礼物来送我。那人阴沉沉的一张面孔,好不讨厌!”

  凌冲心道:“原来你属意关保。关保现在山西,那里也有名山古刹,你却为何不往山西去,却来山东上香还愿?”王小姐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些甚么,忙道:“我是女子,婚嫁之事,既然无父,便只好从了兄长之命。实则便那关保,我也不想嫁他哩。兄长为怕两员大将生了嫌隙,故此不敢轻易将我许与任何一人,这婚事么,便这样耽搁下来了……

  “此来山东,并不想见貊高,叵耐遭逢不测,终于被这厮寻着了。我欲立刻回河南去,他却领我来济南,显是不怀好意的。适才李保保得着消息,说那厮起了邪心,竟想……竟想……趁着我在济南,他要……”王小姐的脸涨得通红,声音越来越低,说不下去了。

  凌冲心里明白,想必貊高要趁着王小姐在自己的掌握中,来个霸王硬上弓,等生米煮成熟饭了,那时不由王保保不允。他心中愤怒,对王小姐道:“那厮如此无礼,叫你兄长下令,斫了他的狗头罢!”

  王小姐道:“正当用人之机,他又手握重兵,料兄长不会杀他。我也只求逃出济南便罢了。凌大哥,我若是走了,你在此处,定要被那厮迁怒,你且与我一起逃走罢。”凌冲苦笑道:“便我这点点伎俩,如此龙潭虎穴,如何逃得出去?”

  王小姐大着胆子,一把拉住凌冲的手:“你且随我来。”说着,就往门外走去。凌冲手里捏着一把柔荑,自出娘胎来还是第一次,不禁神魂飘荡,不知怎么的,就跟她来到了门外。

  黑暗中闪出一个人来,低声问道:“怎说恁长时辰?小姐,速速走罢,晚了须防有变。”原来是向龙雨。

  两人跟着向龙雨,小心翼翼地向府外走去。路上偶尔遇见几名巡逻的士兵,都被向龙雨轻轻跳过去,无声无息地一指点倒。时候不大,来到一扇角门边,向龙雨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然后推开门。

  只见门外是李保保和两名锦衣军士,牵着六匹高头大马。众人跨上马去,疾驰离开了济南城。虽然此时城门已关,但李保保拿出扩廓帖木儿的令符来,所到之处,畅行无阻。

  出城一直向西南方向奔去,直到天色渐明,才逐渐放慢速度。凌冲心说,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猛然一驳马头,就欲往斜刺里冲将出去。

  可惜向龙雨一直在注意着他,看他想走,早一招阴指劲轻轻递出,凌冲胯下马长嘶一声,脸上吃痛,停下了脚步。凌冲一个趔趄,几乎从马背上摔下来。王小姐听到身后响动,也驳回马来,看了这情景,立刻心下了然,柔声问道:“凌大哥,你不陪我往河南去么?”

  凌冲道:“我有要事,前往大都,不能奉陪小姐,小姐恕罪则个。”王小姐满脸都是失望之色,轻声问道:“你又往大都去何干?莫非去见雪妹妹么?”凌冲竟然被她一语道破心事,不禁脸红,急忙遮掩着说:“确有要事,小姐宽放我去罢。”

  王小姐轻叹一声,苦笑着说道:“我又不是押解你的差官,说甚么宽放不宽放。既然凌大哥执意要走,我怎好拦阻。我与雪妹妹交游数日,知她甚欢喜凌大哥哩,可惜家兄却无这个福分……只盼凌大哥自大都归来呵,千万往河南来,我……”凌冲听她似乎话里有话,不禁一愣,王小姐摇摇头:“若是有缘,自然后会,此事须强求不得。”对向龙雨说:“向先生,且由凌大哥去罢。”

  向龙雨瞪了凌冲一眼,驳转马头,众人催马离去。凌冲愣在当地,半晌不言不动。暗自揣测王小姐的心意,似喜似忧,不禁痴了。

  ※※※

  北渡过大清河,延运河北上,一路无话。眼看距离大都城越来越近,凌冲的心中满是憧憬,雪妮娅的笑靥无时不浮现在脑海中,逐渐就把王小姐给远抛到爪哇国里去了。

  三日后,过了清州,来到海津镇,此处是河间路与大都路的分界,往北一马坦途,不用一天半,就可以进入大都城中。自己在泰山附近耽搁了两三日,不知义父可已到了大都?又不知义父待如何向艾布提亲?他前思后想,心中竟然有些胆怯,行进的速度逐渐放慢了下来。

  离开海津镇,延着官道,骑马缓缓往大都方向走去。当日阴天,才酉初天色就昏黄了下来,道路上行人很少。正行间,突然听到路边大树上一声长笑,接着,一个人影直向自己扑来。

  凌冲正在低头思量,如果义父陈杞人还没有去到大都,自己先见了艾布,应该怎样开口,想得有些神不守舍,忽逢惊变,急忙勒马,一掌打去。那人影挥掌来迎,两掌相交,凌冲的掌力竟然被对方的内力吸住。他才刚叫得一声“不好”,那人已经在空中一个盘旋,跳上了马背,另外一只手扣住了他的肩头。

  凌冲半边身子酸麻,从对方内力的强度与运转方式上,已经猜到是谁了,不禁大惊失色。果然,那人“嘿嘿”一笑:“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哩。”正是大对头牟玄圣!

  凌冲心中叫苦。牟玄圣随手点了他几处穴道,凑到他耳边说道:“我自大清河北便一直盯着你,看你欲往大都来,倒省了我押解的麻烦。怎今日走得慢起来了?我却是个急性子,等不得也,且待我送你一程。”说着,一拍马臀,飞快地向前奔去。

  凌冲心里叫苦不迭:“都是我心游身外,这才轻易遭了贼子的毒手。此去大都不过一日路程,料是不得机会逃走的了。今番真个我命休矣!”

  当晚在野外露宿。第二天一早,牟玄圣就拉起凌冲,二人同跨一骑,继续北上,眼看再走半日就要来到大都城下,忽然远处道边闪出一角凉亭来,高挑着一面“茶”字布招。牟玄圣笑道:“我也走得渴了,且先去吃一碗茶,午时定可赶到大都,打甚么不紧?”

  顷刻间奔近了凉亭,只见亭中影影绰绰的,似乎坐了五六个人,亭外也栓着几匹坐骑。牟玄圣又怕耽搁,又怕另起波折,干脆放弃了停留的想法,两腿一磕马腹,直从涼亭边飞奔而过。

  说时迟,那时快,忽然人影一闪,挡在马前,双手一挥:“怎不吃碗茶再去?”坐骑长嘶一声,突然停步,向后倒退。凌冲本就被点了穴道,一个坐不稳,倒撞下来,牟玄圣在空中一个跟斗,翻落在他身边。

  双足还未沾地,突然身侧一道劲风袭来。牟玄圣大袖一扬,内力到处,劲风星散。但交了这一招,他已知来人确是劲敌,不由后退一步,凝神戒备,问道:“是谁挡路?!”

  凌冲还没摔到地上,早被那拦在马前的人一把抱住,顺势解开了他的穴道,手法干净利落,不在牟玄圣之下。他定睛细看,只见来人五十多岁年纪,儒衫长须,正微笑着望着自己,不禁大喜过望:“宫大侠,你如何在这里?”

  来人正是自己义父的莫逆好友,前代剑圣、黄河大侠宫秉藩。宫秉藩扶凌冲站好,笑道:“岂止我来了,你看那是谁人?”凌冲几乎是和牟玄圣一起定睛细看,只见一招逼退牟玄圣的那人,方面大耳,寿眉白须,身着棉布道袍,腰系黑色丝绦,脚登棕耳麻鞋,手持一柄麈尾,原来是个道人。最显眼的,是那道人没戴头巾,发髻上套着一顶小冠,黑黝黝的竟似铁铸。

  牟玄圣倒吸一口凉气:“莫非是铁冠真人大驾光降?”那道人稽首道:“不敢,贫道张中张景华。牟先生,自大都城西高粱河畔一会,岁月荏苒,阔别已近三十载了也。先生丰采依旧,可喜可贺。”

  牟玄圣知道铁冠道人张景华,号称中原武林的泰山北斗,执内家诸派之牛耳,刚才交了一招,内力浑厚,似乎远强于自己,不禁气馁。他心念电转,随口问道:“张真人识得这个小子么?若张真人为他求情,在下宽放他便了。”

  铁冠道人还没回答,他身后转出四个人来,喝道:“奸贼,你随口敷衍,便想逃了性命么?且待咱们取尔狗命,为武林除害!”

  凌冲看这四个人,都是道装,最年长的四五十岁,最年轻的不足三旬,原来是铁冠道人的几名入室弟子:首徒孙朝宗、四弟子李****、五弟子郝宋臣,以及关门弟子王宗岳。铁冠道人毕生共收了六个门徒,孙朝宗受教最早,其后还有二弟子樊靖宇和三弟子郑琰,都已经去世了,王宗岳是十年前才投入门下的,比凌冲大不了几岁。

  牟玄圣听这些后辈跳出来叫嚣,不禁“哈哈”大笑:“甚么为武林除害?在下现是朝廷官员,自来少在江湖行走,武林云云,干在下甚事?”铁冠道人也喝斥道:“牟先生是一代宗主,你等岂可无礼?待向牟先生讨教,不是这样态度!”

  王宗岳听了师父的话,深深一揖:“晚辈等无礼,先生莫怪。待向先生讨教,咱们单上须不是对手,一并受教,先生请接招。”说着,把肩背的齐眉棍端到身前。

  牟玄圣冷笑道:“在下虽是愚鲁,也不屑与小辈交手。张真人,在下向你讨教。”铁冠道人微微一笑:“小孩子坐井观天,牟先生指点他们两招,也是好的。”说着,后退一步。诸弟子听得师父首肯,纷纷取出兵刃来:孙朝宗是一对食指周天笔,运转如风;李****是双剑,盘绕似蛇;郝宋臣使一条枪,夭矫如龙;王宗岳是齐眉棍,疾若流星。四人把牟玄圣围在当中。

  牟玄圣唇含冷笑,游目四顾,说道:“还等甚么,这便上罢。”王宗岳叫一声“得罪”,一招腾蛇起雾,打向牟玄圣左肩,分明是“宋太祖腾蛇棍”的路数。牟玄圣肩膀一抖,让过来招,但李****左手剑已到眉心。他不慌不忙,大袖一挥,拂向李****臂弯尺泽穴,逼退对方,同时一个撤步,又躲过了孙朝宗和郝宋臣的进攻招术。

  宫秉藩走到铁冠道人身边,轻声说道:“这厮本领,较之三十年前,增强了何止一倍,便我下场,未必杀得过他,贵徒们……”铁冠道人捻须微笑:“此人留着,也还有用,且放他去罢。”“留他何用?”宫秉藩奇怪地问道。铁冠道人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甚么,凌冲却没有听见。

  他只顾看场中五人酣斗,只见铁冠道人的几名弟子,都有一门了不得的艺业,但联起手来,却仍不是那牟玄圣的对手。就中看来,孙朝宗年纪大了,分明内家功夫练得并未到家,恶战数十合就有些气喘,王宗岳年纪最轻,但棍势夭矫,倒似乎仅论招术的精妙,还在三位师兄之上。但四人虽然是师兄弟,互相配合却并不默契,牟玄圣寻隙躲闪,如蝴蝶般穿梭往来,四人六件兵器,没有一件可以碰到他的身体。

  翻翻覆覆斗了六十余合,牟玄圣瞅准一个空隙,大袖一扬,卷住了李****右手的长剑。郝宋臣和王宗岳双双来救,却都被他击退。李****挣扎不得,只好松手撤剑。牟玄圣夺过剑来,威风徒长,一剑向孙朝宗分心便刺。孙朝宗横笔来格,只见牟玄圣的手腕一抖,剑尖晃动,竟然从预料不到的方位曲折刺入,已到面前。孙朝宗急忙向后一个空翻,躲过来招,可是长衫前襟已被刺穿,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铁冠道人喝道:“罢了,且住!”李****等都放一个虚招,向后退开。牟玄圣也不追赶,把夺来的长剑在胸前一横,冷笑道:“怎么,真人欲动手了么?”

  铁冠道人笑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何必我来杀你。你只须答应异日不寻我这几个弟子,还有退思的晦气,便放你去了,打甚么不紧?”牟玄圣愣了一下,突然脸上傲气收敛,苦笑道:“我为欲擒凌退思呀,数月来频遇高人,屡屡挫败。这小子是有天星罩命哩,我岂敢再寻他的晦气。”说着,把长剑抛在地上,双手抱拳:“真人气度,在下敬服,这便去了,后会有期。”说着,也不转身,脚尖一点,冰上滑行般向后退去,顷刻间便退入路旁树林中,消失了踪影。

  王宗岳柱棍问道:“恩师缘何放了这个贼去?”铁冠道人一拂袖子:“我自有道理,休要多问。”说着话,走向凌冲:“退思,你怎么落在这贼手中的?”

  凌冲把此次离开应天后的遭遇,大致陈述一遍,只是省略了义父北上求亲,和与王小姐会面那两节,只说当时并不知道王小姐的身份,知道以后,就立刻离开她了。说完,他问铁冠道人:“张真人与宫大侠,如何恰巧却在此处,救了晚辈性命?”

  宫秉藩笑道:“张真人携高徒来我庄中盘桓,说起要往大都去会故友,我也闲暇无事,便陪他北上。三不知于路遇见了这贼,便蹑将下来。才见你遭他所擒,正待于此间茶亭中设个圈套来拿他,却不料他并不进茶亭哩,因此急忙出手。”

  铁冠道人笑道:“我与那厮三十年前会过一面,都已忘却了,偏是宫庄主曾败在他手下,一直念念不忘,虽是这厮年龄长了,胡须密了呵,他一见便即认出。”“惭愧,惭愧,”宫秉藩笑道,“区区俗尘扰怀,三十年不忘,倒教真人笑话了。”

  ※※※

  于是众人结伴进入大都城。铁冠道人本在京西北宣德州朝元观出家,因为他的弟子孙朝宗等人辅佐香军,结果于四年前被军阀孛罗帖木儿带兵进剿,一把火烧作了白地。铁冠道人也不以为意,他本来就喜欢游荡四方,很少在观中闲居的,此后干脆就带着弟子往各处去投亲访友。

  凌冲看他铁冠实在显眼,大着胆子问道:“真人也算是鞑子朝廷的钦犯,便这般大模大样进城去么?”铁冠道人微微一笑。王宗岳道:“师父还怕的甚么?退思你不须担忧。”

  铁冠道人此行的目的,是顺承门内长chun宫。长chun宫始建于唐开元年间,原名天长观,金代改名太极宫,成吉思汗曾安置全真教掌教长春真人邱处机于此,封他为普天下各教修道者的领袖,因此改名长chun宫。虽然从世祖忽必烈开始,历代元帝多信奉喇嘛教,对道教逐渐疏远,但长chun宫四时香火不断,仍然极为兴旺,是道教在北方的最大丛林。

  随着进香的人流进了长chun宫,王宗岳拉住一个道士,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些甚么。那道士望一眼铁冠道人,急忙稽首道:“贫道眼拙,几位请后殿用茶,稍待片刻,住持便来相见。”

  铁冠道人还礼道:“不忙,且先礼拜了邱祖师者。”过了灵官殿、玉皇殿和七真殿,后面就是邱祖殿,供奉着邱处机的木像。铁冠道人一间间殿堂拜过来,进了邱祖殿更是行下了大礼。宫秉藩、诸弟子和凌冲也跟在他后面,他拜甚么,大家也拜甚么。

  那名道士找来好几名同伴,簇拥着铁冠道人一行,他们进甚么殿礼拜,就先把其余香客劝隔在外。铁冠道人拜了邱处机起来,对弟子们说道:“邱祖师是咱们全真教最有名望的掌教,无论品德、学问、修为,都是金仙之体,你们都要虔诚膜拜,以他为榜样,刻苦修行。”

  孙朝宗等都回答“是”,只有王宗岳问道:“弟子有一事不明,请师父指点。”“你说。”铁冠道人转过头来问他。王宗岳道:“邱祖师既是德高,却为何助那鞑子皇帝,侵夺我中原大好江山哩?”这话也正是凌冲想问的,他注目铁冠道人,听他怎么回答。

  铁冠道人笑道:“邱真人是相助铁木真,那时节,宋蒙之间,原有盟约,共伐女真,蒙古人并未南下侵我疆土,怎说相助鞑子皇帝?真人自太祖十八年往大雪山见成吉思汗,二十二年仙去,先成吉思汗数月,昭昭其心,卫护我汉统,汝辈岂可妄论?”

  这番话条理很清晰,王宗岳点头,凌冲也深自拜服。但突然间,大殿角落里响起一个声音来:“放得好狗屁!邱长春于大定二十八年,曾奉金世宗诏,来此主持‘万寿节’醮事;贞祐二年,又自请往招安反金的杨安儿军。说甚么卫护汉统?便他地下有知时,也须愧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