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其情吞声不忍言

洗烽录 赤军 6903 2003.04.23 22:00

    日帝自创的沛若神功,是凝神练气之法,讲究以神感气,以气御力,和内家功法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当日陆清源才将此功法传授给凌冲。凌冲有十年苦练的内家功夫做基础,修习起沛若神功来,进步很快,不到半年,就已经修习到了第五层的境界。而既然沛若神功与内家功法大同而小异,凌冲很容易就把两种功法修得的内息混同为一,打拳踢脚之际,自然使出。简若颦因此才会在与他对了一掌后,失声惊叫。

  凌冲也感觉出简若颦的内功根底,也来自沛若神功,只是她似乎才刚练到第四重境界而已。知道自己的内功修为其实还要稍强于对手,凌冲不由得精神大振,一连四招杀手,逼退了简若颦。

  简若颦虽然暂时退后,但年龄、阅历摆在这里,论起内外功夫真实水平,凌冲其实仍然稍逊她一筹。只见她不慌不忙,右手在腰间一按,银光闪处,一柄软剑已经握在手中。

  简若颦所使的软剑,比起那些红色女子所用,要略微长大,剑身二尺六寸,宽约一寸,但夭矫灵动,则更过之。凌冲见势,急忙拔出刀来,挽个花,“当当”连声,格开了对方的连环七剑。

  凌冲看那简若颦的剑法,倒有三分象是彭素王曾经使用过的、日帝传下来的那套“三十三天剑”,但重拙不足,轻巧过之,有点似是而非。他展开家传刀法,不求胜,先虑败,连消带拨,小心应付。两人兵刃相交,眨眼间斗了二十余合,不分胜负。

  凌冲逐渐的心中焦燥:“这里是她的地盘,拖的时辰长了,于我大是不利。况此女武功实在我上,我能挡她二十招、三十招,未必便能挡她五十招、六十招哩!”

  他一招“进步缠身”,钢刀直进,斩向简若颦左臂。简若颦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右手软剑拉回来,护住自己胸前。凌冲趁机向周遭瞥了一眼,只见简若颦的部下与骆星臣等人,都正站在两丈开外,静静地观战哩。凌冲心道:“我却何苦要与她纠缠,且走了罢。”

  手随心动,“力劈华山”、“凤凰旋窝”、“尉迟拉鞭”,连环三式一气呵成地使将出来。简若颦不敢硬接,又向后退了一步。凌冲趁机脚尖一点,身如枯叶随风般向后掠去,用手一拉骆星臣,低声道:“走!”

  旁边两名红衣女子上前拦阻,早被凌冲一刀背拍倒一个,一指点翻一个,俱都跌倒在地。他和骆星臣两人展开轻功,用力前奔,只听身后传来简若颦的喝骂声:“是好汉的,且休要走呵!”

  凌冲毫不理会。他的内力和轻功本来就要比骆星臣为高,此刻用左手托在骆星臣的肋下,带着他一起狂奔,身形毫无殆滞。奔出两里多远,沛若神功行处,内息运行通畅,浑身暖洋洋的丝毫也不觉得疲累。凌冲长啸一声,脚下加快,逐渐和在后面追赶的简若颦拉开了距离。

  ※※※

  红日当空,凌冲一口气已经疾奔了五十多里路程,身后追踪的脚步声越来越轻,逐渐遥远到无从分辨。他逐渐加快呼吸,放慢脚步,只听到身旁骆星臣的喘息声越来越是粗浊。

  终于,凌冲停下了脚步。骆星臣一口气喘不过来,弯下腰大声咳嗽。凌冲也一边喘息,一边拍拍他的肩膀:“怎样,还好么?”

  过了好一会儿,骆星臣才勉强能够说出话来:“料那简……简若颦是追不上了也……官人奔得好快……”说着话,慢慢直起腰,左右望望,苦笑道:“苦呵,此间数十里都是树林,全无人烟。咱们又失了马,要待走回桃源州去,定然未能得到,天已黑了也。”

  凌冲指指不远处一座山峰问他:“那里是何地?”骆星臣回答说:“那便是桃源山了,简若颦隐居处,便在此山之中。”凌冲灵机一动,笑道:“想那简若颦,定在四下搜查咱们的下落。她定当咱们赶回桃源州去了,咱们却偏往桃源山里去隐藏一晚,明日再走,她定然料想不到也。”

  骆星臣想了想,回答说:“这个是偷渡阴平之计,或可使得。简若颦隐居处是一所庄院,模仿丹枫九霞阁的形制,但要小得许多。庄中仆役弟子不过三五十人,她带出去不少,想必如今空虚得紧。我对那里颇为熟悉,今晚定能寻着安歇之处。”

  于是,凌冲就在骆星臣的带领下,往桃源山中走去。路上问起骆星臣是怎么跟了简若颦的,骆星臣回答说:“我本是洞庭人士,曾远访崆峒派清溪上人,做他俗家弟子。十六岁上父母亡故,我遂告别了师父回到湖广。是时陈友谅初称汉帝,兴教化,开科举,我本想苦读三年,中个进士,可惜家无恒产,便投到简若颦门下来做个幕宾了。”

  凌冲点点头,问他:“那你今后做甚打算,便欲跟了扩廓帖木儿,为鞑子做事么?”“我却不晓得,”骆星臣苦笑道:“此番领官人寻着那彭素王,报答了昔年恩惠,此后,自不能再留在湖广,还回河南去。郡主迟早都要嫁人,那时节,我也许湖海飘荡,了此残生。此前,却不舍得走哩。”

  凌冲冷笑道:“你莫非真有非份之念,想在中州军中立了功,扩廓帖木儿会将妹子许与你么?”骆星臣摇摇头:“似我这般,文不足安邦,武不能定国,立的甚么功?她是天仙一般人物,又贵为郡主,我哪里般配得上?”

  凌冲看他惨然的神色,不免心生怜悯,安慰他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说甚么般配不般配。她虽今日无意于你呵,焉知日后如何?休颓唐,且看天意罢。”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红日偏西,已经进入了桃源山中。山中路径曲折,又走了七八里路,骆星臣一指前面,说:“那里便是简若颦的庄院了。”

  凌冲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隐蔽前行。只见前面红墙灰瓦逐渐显露,果然是不小的一片庄院。骆星臣领着凌冲,来到庄院西侧一处隐蔽的角门边,翻墙而入。里面是一个不大的花园,正当夏末,各种奇花异卉绽放,景色倒也颇佳。骆星臣低声说道:“简若颦颇爱植花弄草,常往这花园来。但她不在时,此间除了一名耳聋的花匠,却少人住的。咱们藏在此处,料她再想不到。”

  穿过花丛间小径,前面是两间小小的竹舍,一个皂衣老人正弯着腰,在摆弄两盆牡丹。骆星臣一个箭步蹿上去,在那老人腰下一点,老人缓缓软倒在地。骆星臣对凌冲打个手势,两人抬起老人,拖进了竹舍。

  骆星臣熟门熟路,把老人放在一把藤椅上,然后从灶下寻来些吃食,点火热过了,给凌冲端上来,两人饱餐一顿,就在这竹舍中安歇。骆星臣执意把床让给凌冲睡,自己却缩在门边,和衣而卧。

  第二天一早起来,草草用过早餐,两人便翻墙离开了庄院。凌冲问骆星臣说:“咱们若北归桃源城,难免遭遇简若颦。却不知往南或往西去,可有集镇、城池?”骆星臣说:“西南三十里外,有个郑家市站,莫若先往彼处去来?”凌冲点头答应,于是两人延着山路,往桃源后山而来。

  走了一程,骆星臣忽然一指前面:“那是简若颦定下的禁地,庄中人等,均不得往彼处去来。”凌冲问道:“却是为何?彼处有些甚么?”“我也未曾去过,”骆星臣回答,“却不晓得。”凌冲好奇心起:“往山南去,此是必经之路,若绕开了,须多行数里路哩。咱们且去看看,甚么禁地,难道有猛兽么?怕他怎的。”

  骆星臣不敢反对,于是领着凌冲往那所谓“禁地”走去。其实山路连通的,不过是一片陡崖,崖下就是汹涌的沅江。而在崖边,却立着两座坟茔,坟前有人,正在低首凭吊。

  乍见有人,两人都是一惊停步。虽然相距四五丈远,那人早听得响动,转过头来。凌冲“咦”了一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原来这上坟之人非他,正是丹枫九霞阁主人彭素王!

  骆星臣迈上两步,拜倒在地,口称“主人”。凌冲也近前问道:“彭前辈,四处寻你不着,原来你却在这里。”彭素王面色发青,双眼微红,勉强一笑,问道:“退思,你却怎的到此间来了?”

  凌冲有一肚子话要说,事到临头,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才好了。他再走近两步,看见那两座坟茔,一大一小,坟前都立着石碑。大的一块碑上写“先妣赵门修氏讳惕尘之墓”,他曾听史计都说起过,月后的闺名唤作修惕尘,这个想必便是月后之墓了。小的一块碑上写“先姊简氏讳月寒之墓”,既然也姓简,又注明“先姊”,想必是简若颦的姊姊、“三凶星”之一、月孛星君的埋骨之所了。

  凌冲恍然大悟,这块地方所以是禁地,不是有宝藏,有机关,或者有猛兽,而是简若颦义母和亲姊姊的坟茔所在。他看彭素王正站在月孛星简月寒的墓前,神情似乎极为哀伤。

  “原来月后之墓在此,”凌冲跪倒坟前,磕了三个头,“既是反元的前辈呵,岂可不拜?”等他拜完,站起身来,问彭素王道:“彭前辈往湖广来,寻着了他们的葬所,却不知可寻着那简若颦理论了么?”

  彭素王摇摇头:“她不敢见我,已自离庄去了也。哼,我便在此间守墓等她,终不成她一辈子不敢露面?”凌冲才要对他说起,自己就在桃源山附近见到过简若颦,但想到此行湖广的目的,还是先谈正事为好,于是问彭素王:“史大哥往湖州去助张士诚,此事彭前辈可晓得么?”

  彭素王点点头:“我晓得的。史大叔好热心肠,不计旧怨,要往助张士诚,我也不好相劝。”凌冲急忙问道:“前辈与史大哥不是已然与张氏决裂,许诺相助西吴王么?怎的又起反复?”他虽然斟酌词句,这话问得客气,没直截了当骂对方“朝秦暮楚”,但彭素王依旧面有不豫之色,冷哼一声:“退思,你是明知故问罢。”

  凌冲诚恳地问道:“在下愚鲁,委实不明白其中缘由,还请彭前辈指点。”彭素王想说些甚么,却终于还是咽了回去:“你自往湖州见史大叔去,是何缘由,他自会解与你听。”凌冲神色惨然:“史大哥他已……他已遭了毒手也!”

  彭素王闻言大吃一惊:“你道甚么?遭甚么毒手?哪个敢害史大叔?!”凌冲苦笑道:“还能有哪个?那张士信狭隘狠毒,他教李伯昇邀史大哥宴饮,就酒中下了毒药——天缘巧合,我得见史大哥最后一面,他教我将此诗带与前辈。”说着,从怀里掏出史计都临终的绝笔来。

  彭素王抢过那幅字,急急展开,颤声读道:“烽烟何日洗,大道几曾公?我心如皎月,耀然照穹窿!”读完跪地放声大哭:“史大叔,是某害了你也!当日我若劝你休东往助张士诚呵,须不堕如此惨剧!张士信,恶贼!某与你势不两立!”说着,以拳捶地。

  凌冲看他哭得伤心,牵动自己对史计都的怀念,也不禁潸然泪下。两人哭了一阵,彭素王渐渐平静下来,拉凌冲坐在坟前,问他:“你将那日情形,细细讲与我听。”凌冲备细说了,彭素王叹道:“史大叔真个是牛将军转世哩,忠勇过之,却不料结局一般的凄惨。”他反复读着史计都的遗诗,摇头道:“可惜,可惜,所托非人。张氏兄弟真个狗彘不如!”

  凌冲问他:“然则史大哥却为何要东去相助张士诚?他临终时,教我来问你。”彭素王瞥他一眼:“退思,你真个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朱元璋讨张士诚的檄文,你未曾见么?他咒红巾、白莲是妖,我丹枫九霞阁是白莲的源头,自此便与朱某是敌非友。不能相助鞑子与西吴作对,明氏远在西陲,自然只有相助张士诚了。”

  凌冲用当日朱元璋、胡惟庸说的话来分辩,但对那套说词,他自己本就不大信服,因此说得结结巴巴的。才讲到一半,彭素王冷哼一声,打断他的话:“诸多藉口,以此掩饰欲心而已。退思你休再为那人关说,他分明欲取天下,开基立业,若不将红巾咒骂为妖,谁认他是真命天子?刘基、章溢、李善长那些地方士人,也不能真心扶保他。这般伎俩,瞒得了旁人,却瞒不得我。”

  凌冲想起初看檄文的时候,王保保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禁默然无语。彭素王继续说道:“所谓英雄,若真个光风霁月,定遭小人所害,若想做一番事业,腌臜龌龊手段,总须做上一点两点,也不出奇。朱元璋既骂红巾为妖呵,我不能再相助与他,但只教他真个驱逐了鞑虏,以公心待天下,我也不会与他为敌。史大叔却是火爆脾气,耿直性情,他忍不得,便往东吴去了也。我当日也甚是气闷,未劝阻他,这个是我坑陷他的哩!”

  凌冲劝道:“都是那张氏兄弟歹毒,不是前辈的过错。”彭素王把史计都的遗诗揣入怀中,慢慢站起身来,对凌冲说:“我只想继承日帝的遗志,聚集诸位叔父,做一番大事。李叔父损了心脉,陆、厉二位叔父壮志销磨,龚叔父过于偏执,甘心从贼,只有史大叔真个丈夫心胸,豪杰气概,却不想……退思,你且回去见朱元璋,教他好自为之。我不会阻他的势,但教他休要作孽,若为恶时,我须放他不过!”

  凌冲微微点头。彭素王叹口气,继续说道:“尘俗之事于我,也算是了却了。退思,你却可做一番大事业哩,只休忘了一句古话:‘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凌冲虽然点头,但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只当彭素王乍闻史计都的噩耗,因此才有如此颓丧的慨叹。

  彭素王转过身,望着简月寒的墓碑,缓缓说道:“你且去罢。我要在此结庐守墓,暂不回关中去。”

  凌冲又想起一事,从怀里掏出那方楠木匣子来,递给彭素王说:“西吴王已探出了其中的秘密,教我将此匣交还于你。”彭素王“哦”了一声,问:“秘密何在?”凌冲把匣子夹层里写的字大致对他说了。彭素王道:“那笔宝藏,望朱元璋都能用在兴复大业上,休糟蹋了。”说着话,接过木匣。

  才要告别,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骆星臣对彭素王说道:“主人,小人拜别。主人在此,可有食物?小人身上还有些干粮,主人请用。”彭素王冷哼道:“你休主人前,主人后的,听得人好不寒碜杀。我在此自有食物,不须挂心。”

  凌冲问道:“何不将月后的坟墓迁往丹枫九霞阁去,与日帝合葬?他们虽生芥蒂,终是夫妻,想必在地下也因昔日口角后悔得了不得……”“且再商议,”彭素王摇摇头,“此处是她故土,想她欢喜葬在这里。若迁了月后走呵,她一个在此岂不孤单?”

  凌冲听他口气,指的是月孛星简月寒,只是这话说得暧mei,使人不解。凌冲疑惑地问道:“彭前辈与月孛星君交情甚好么?”彭素王苦苦一笑:“说甚么交情。我虽有意,彼却无情,也是一段孽缘哩!”

  凌冲听得恍惚,似乎彭素王对简月寒颇为仰慕,至今念念不忘。他才想开口再问,却被骆星臣在后面拉了拉衣袖。凌冲会意,与彭素王拜别。凌、骆二人沿着山崖向西行去,走出两箭多地,骆星臣才轻声说道:“此种缘由,我听简若颦说起过一些,也猜了个大概……”

  凌冲转头忘着他。骆星臣说:“据说月孛星君在时,实是天仙一般的相貌,她虽与九曜同辈,实则年龄颇幼,聚义时不过十四五岁。她是峨嵋俗家高手之女,家传渊源,自小习得好剑法。主……彭素王是月后亲戚,也曾住在丹枫九霞阁里,对她一见倾心……”

  “算计起来,那时彭素王也不过十五六岁年纪,简月寒却已双十年华,”骆星臣似乎是触动了自己的伤心之事,长叹一声,“两人年貌并不般配,但****之事,真个无道理可说哩。自日后、月孛反出丹枫九霞阁,想来两人便甚少见面,看今日情形,彭素王竟对她仍念念不忘。不道此人英雄柔肠,却这般痴心哩!”

  凌冲也叹了口气,他第一次看到彭素王如此悲哀与惆怅的神情,心中对他的敬意却又增长了一分。世间万事,竟是如此混乱,欢笑不多,哀愁无尽,在这种情境下,他也不禁有些灰心起来。自己这一年来为西吴王做得够多的了,是不是也该休息一下了?

  以自己的才能,就算新朝开辟,也不可能混上高官显爵,一展抱负,既然如此,不如身退,漂泊江湖。受彭素王的话的影响,此刻义父和师父常说的诸如“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居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之类的话,反复泛入脑海。远望群山叠翠,天高地广,凌冲的心中,却是混濛一片。

  ※※※

  走出七八里地,已经离开了桃源山,两人循着小径往郑家市站走去。骆星臣道:“日已当午了,且休歇片刻,吃些干粮,午后行得快时,日落前便可到郑家市站哩。”凌冲点头,才刚要停下脚步,突然远远听见一派悠扬的笙声传来。

  凌冲道声“不好”,手按刀柄,凝神戒备。只见不远处的树林中走出一名侍女,手捧一幅拜帖,走近凌冲,行礼道:“敝上并无恶意,只欲与凌官人讲话,请官人休再逃去。”凌冲哼了一声,心说:“你功夫不过高我少许,我斗不过你,逃还逃不掉么?且看你有何诡计!”也不接那拜帖,只是挥了挥手,示意那侍女叫简若颦过来。

  那侍女回去林中,时候不大,四名大汉抬着肩舆走了出来。侍女上前撩开纱帐,简若颦袅袅婷婷地走出来,对凌冲深深一福:“前此小女子无知,得罪了官人,官人恕罪则个。”

  凌冲倒吓了一跳,心说你何前倨后恭如此。但他虽然心中疑惑,也不得不抱拳还礼,问:“不敢,未知简小姐有何指教?”简若颦望了站在他身后的骆星臣一眼,笑道:“那骆星臣朝秦暮楚,官人须小心他了。但官人若执意维护与他,小女子也不敢拂意。这里有封书信,请官人代为转呈吴王殿下。”

  凌冲点点头,心说:“原来你晓得我的身份了,因此才变得如此恭敬。”湖广北部原是陈友谅的地盘,陈氏败亡后,被朱元璋把大半个行省一口吞下。简若颦既然住在桃源山中,对朱元璋的部下礼敬有加,也是情礼中事。

  简若颦从侍女手中接过一封信来,迈上两步,递给凌冲。凌冲凝神戒备,小心地接过。但那简若颦却并未耍甚么花招,只是微微一笑,后退两步,又是一福:“多谢官人,小女子告退。”说着,退回舆中,在一派乐声中翩然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