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转见洪涛没稚子

洗烽录 赤军 7380 2003.04.23 22:02

    元至正二十六年,也即宋龙凤十二年腊月,徐达大军包围了平江府苏州城。徐达列营葑门,常遇春在虎邱,郭兴在娄门,华云龙在胥门,汤和在阊门,王弼在盘门,张温在西门,康茂才在北门,耿柄文在城东北,仇成在城西南,何文辉在城西北,四面筑起工事,把苏州城团团围住。但城中尚有数万守军,防备严密,一时难以攻克。

  李文忠和凌冲领兵前来会援,凌冲问徐达何时可破苏州。徐达摇摇头:“此城是张氏根本,彼等又深得民心,冒然攻打,必多死伤,不如长围,待其自破。况已入冬,强攻不易,我想等来年开春,甚至夏时才得取下哩。”

  常遇春也说:“张士诚兄弟已是瓮中之鳖,不如趁机扫荡周边郡县,且待天气暖了,再图他计。徐将军持重之论,说的甚是。”凌冲咬牙切齿地问道:“张士信那狗贼可在城中么?”

  徐、常都知道张士信叫李伯昇害死史计都的事情。常遇春一指城头:“那黄罗伞盖下指挥守御的,便是张士信了。退思休恼,待破了城,我将那贼千刀万剐,与你解恨。”凌冲摆手道:“这却不必,此贼我要亲手杀之!”他看苏州城非旦昔可以攻下,想不如先趁此机会先去大都娶了雪妮娅回来,于是向诸将告别,回到应天府里来。

  见了朱元璋,备说前事。朱元璋笑道:“甚么宝藏,总多虚妄,我本未曾放在心里。人生在世,得失之际,都要自身把握,天上岂会掉下富贵来哩?”凌冲请求说:“若破了苏州,擒下张士信,千万交与臣来杀他。”朱元璋点点头,笑着说:“此事最易,孤应允你便是——退思,你此去大都娶亲,也千万觑看那里形势。我待扫灭张士诚,便要北上讨平鞑虏,复我中华哩。”

  凌冲听得此言,欢欣鼓舞。当下别了朱元璋,回到大肉居中。陈杞人说:“你师父往瓜步访友去了,你可先往寻他,我这里收拾起店面,咱们一道往大都去来。”凌冲答应,宿了一晚,就江边坐船,往瓜步而来。

  瓜步在应天下游的江北,是长江上著名的渡口。冷谦有个明教中的朋友住在这里,但凌冲来到的时候,对方却说他一早就已离开,乘船回应天去了。江上往来船只很多,也不知道甚么时候错过了,凌冲无奈,只好苦笑。

  来到港口,却被告知今天不得登船。原来朱元璋派大将廖永忠往滁州迎接小明王韩林儿到应天,此时正泊在瓜步。凌冲正待离开,准备去寻个宿处,明早再走,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人低声说道:“明王到了应天,便彻彻底底变成朱元璋的傀儡了哩。”声音非常熟悉,似乎是彭素王。

  凌冲又惊又喜,转过身来,身后站的人儒衫长须,不是彭素王是谁?“彭前辈,怎的你到此间来了。”他急忙拉住彭素王的手,大声问道。彭素王微微一笑:“此间不是说话的所在,咱们且寻个酒馆吃一杯去。”

  在港边找到一家酒店,伙计斟上酒来,凌冲却说:“在下正要皈依****,却不得吃酒。”彭素王奇道:“为甚皈依****。”凌冲面孔微微一红,却不回答。彭素王笑道:“也罢,我一人吃酒,你且用些茶罢。”

  原来彭素王在简月寒的坟前守护了四个多月,那简若颦却坚决不肯露面。后来偶然听说,西吴大军包围了苏州,张吴政权即将覆灭,于是他离开桃源山,往应天来见朱元璋。“那张士诚在苏州,颇为爱民,”彭素王说,“终是日帝一力栽培之人,须求朱元璋饶他一条活命。”

  凌冲低头不语,但脸上神色分明有些愤懑。彭素王苦笑一下:“我这个才真是妇人之仁哩。那张士信害了史大都,活该千刀万剐。但张士诚罪不致死。我只求放他一条生路呵,是囚禁,是远流,便随他西吴王欢喜,我再不理会的。”

  凌冲不想谈这个话题,于是问彭素王怎么欲往应天去,却来了瓜步。彭素王笑道:“本自沅水登舟,一路东来,却在枞阳遇见两个小贼,取了财物,还要害人性命,好生可恼。我便蹩将下来,终于在瓜步取了他们性命。正欲坐船折返,往应天去哩,却遇着明王到此。”

  他喝一口酒,笑道:“张氏即将殄灭,最晚不过明年,朱元璋便要北上。扩廓帖木儿仍与关中诸将鏖战,不得分身,朱元璋可取道山东,直取大都。到那时恢复故土,他是普天下亿兆汉人心目中的大英雄,明王如何可比?将明王接到应天,是异日方便索取禅位诏书哩。”

  凌冲点头道:“若吴王真个驱逐鞑虏,恢复了中华,新皇帝自然是他,前辈难道不服么?”彭素王笑道:“我为甚不服?我只求完成日帝交付的事业,将鞑子都驱出中原去,其愿已足。但汉人坐了天下,朱元璋也罢,张士诚也罢,有甚分别?那时我归隐山林,岂不惬意么?”

  凌冲举起茶碗来:“如此,你我且祝中原早复,天下太平罢。”

  ※※※

  两个人一边用饭,一边闲聊,直到起更才走出酒店。江边清冷,凛冽刺骨,但两人内功修为都颇高,自是坦然不惧。彭素王不知是忧是喜,今晚的精神有些亢奋,又多吃了几碗酒,不禁面泛潮红。凌冲问他:“出来得晚了,却何处找宿头去?”彭素王笑道:“天大地上,江湖如家,何处不可宿下?”

  沿江走了不远,突然有两名士兵端着枪迎了上来,喝道:“甚么人?明王陛下在此暂歇,休得乱闯!”彭素王轻笑一声,一个箭步蹿上前去,骈指把那两名士兵点倒在地。

  凌冲惊问:“前辈你这是做甚么?!”彭素王笑道:“我待去见小明王,看他是怎样的人。可怜呵,尚在幼年,父亲便为鞑子所杀,此后做刘福通的傀儡,刘福通战死,他又做朱元璋的傀儡,仿佛汉献帝一般。料他的下场也必与汉献帝相同的,却不知可有所悟?”凌冲摇头笑道:“无知村童,天子也做了多年,福享得够了。他日禅位西吴王,也有寓公可做,有甚可怜的?”

  “退思,你错了也,”彭素王笑道,“那汉献帝受曹操欺压,也知血写衣带诏哩,怎能说无知?人生在世,凭你有通天彻地之能,不得天时,也是磋砣一生。我且看他是真自甘磋砣哩,还是有振奋之心。”凌冲问道:“莫非前辈要说他振奋,自做一番事业么?”彭素王摇头:“天意是在,逆天而行,定无好下场的。他若有妄想呵,我倒要劝他识些时务,免起争端哩。”

  两人一边轻声议论,一边慢慢向前走去,眼看前面港中泊了三条大船,中间一条装饰华丽,竖着“宋”字明黄大旗,想必是小明王韩林儿的坐船了。但周围警戒的士兵却并不算多。想来这里是朱元璋的地盘,没人敢对明王不敬,因此廖永忠也没布设太多的警卫。

  况且船虽泊在岸边,但跳板已撤,船舷距岸足有两丈多远,也很难跳上船去骚扰明王。只是这点点距离,如何拦得住彭素王和凌冲这种武林高手?彭素王正在寻找可以踏脚的木板,准备跃上船去,忽被凌冲一把揪住衣襟,叫道:“不好,你看!”

  彭素王抬起头来,只见明王的坐船摇晃了一下,忽然倾斜着往江中直沉下去。他惊呼道:“却是怎的,那船要沉!”正想不顾一切跳入水中,游过去查看,忽听“哗啦”一声,岸边水中湿淋淋地蹿上两个人来。

  彭素王一拉凌冲,身子一矮,借着港口堆积的货物隐蔽身形。只见那两个人都穿着漆黑的紧身水靠,其中一人轻声说道:“我等在船底凿了恁般大洞,便再大舟船,不须一盏茶时分,也必沉了。却不知那人能否逃得性命?”另一人笑道:“船沉只是幌子,取他性命更有多法,便溺他不死,也须吓杀他哩。”

  彭素王怒气勃发,一声轻叱,纵身过去,捏拳向两人面门就打。那两人没料到附近有人,一时吓得呆了,竟然不知道格挡,早被彭素王一拳一个,把五官打得稀烂,就此了帐。

  凌冲跳出来,叫道:“留个活口。”彭素王吐一口气,沉声道:“是某气昏了头……”话音未落,水中又蹿出两个黑衣人来。

  彭素王强按怒气,跳过去一脚一个,踢中了他们肩头的穴道。一个黑衣人“哎呦”一声,倒在岸上,另一个却仰八叉地又摔回水中。彭素王对凌冲道:“回来审他,先去打救明王者!”向前一蹿,在水中那人身上一借力,如大鸟般飞身上了船头。

  凌冲随后跟上,但他的轻功较彭素王差得太远,距离船舷还有半尺,身形下坠,掉入了水中。他憋一口气,手足并用,蹿出水面,就看那大船船尾已经全部没入水中了。

  将手一按船舷,凌冲带着一身水渍跳上船去。只听彭素王大叫道:“明王在哪里?!”因为船身倾斜,船板上众人已经都掉入了水里,呼救之声此起彼伏。彭素王一脚踹开舱门,跳将进去,时候不大,满身是水地跑了出来,迎面正撞着凌冲。他焦急地说道:“舱中却无人也!”

  这时候,前后两条大船已经缓缓驶近,放下小艇来抢救落水的人。只听一条船上有人在叫:“明王在此,寻着了明王陛下也!”彭素王闻言,抓过一节断桅,在船板上一撑,已如大鸟般飞跃上了彼船。

  凌冲不敢有样学样,依前跳入水中,游上那条大船。才上甲板,只听一人喝道:“尊驾是谁?!”听声音,似乎是西吴大将廖永忠。

  凌冲和廖永忠并不熟稔,只在朱元璋处见过几面。廖永忠的兄长廖永安,原为巢湖水贼,因主动归降朱元璋而深受器重,至正十九年兵败为张士诚所俘,此后下落不明。朱元璋因此更加怜惜廖永忠,付他方面重任。廖永忠虽然年轻,倒也不负厚望,在与陈友谅及其子陈理的战斗中屡建奇功。

  此时再看廖永忠,只见他三十多岁年纪,中等身材,黄面短须,身披红袍,因为江上风冷,所以外面还裹了一件皮裘,乍看哪里象大将,倒似乡宦公子。彭素王就在他身前,俯身在查看着一些甚么。凌冲叫道:“廖将军,某是怀远凌冲,你可还记得我么?”

  听到凌冲讲话,彭素王转过头来,脸上神色,似悲似怒:“明王已崩……”凌冲大惊:“你说甚么?!”一个箭步冲过去。只见船板上躺着一个年轻人,头戴金冠,身穿黄袍,满身是水,面色铁青。他伸手一按此人的手腕,果然已经无脉了。

  凌冲抬起头来,问廖永忠道:“廖将军,这……这真个是明王陛下么?”廖永忠挤挤眼睛,假装拭泪:“正是明王陛下。我保护不周,致使陛下驾崩,真个百死莫赎哩。”但听声音,却似乎并不怎么悲伤。

  彭素王冷哼一声:“百死莫赎的岂止是你!”站起身来:“船是遭人凿沉的,且拿来细细审问。”说着,一个跟斗翻下船去。廖永忠喝道:“你却是谁?休要逃走!”凌冲不理他,跟着彭素王跳下船去。只见彭素王已经抢了一条小艇,向岸边划去。

  凌冲也跳上一条小艇,叫艇上军士速速摇桨。军士们不知道他是甚么人,都眼望大船上廖永忠,等他示下。凌冲心中烦躁,一脚一个,把那些军士都踹下水去,自己划桨,慢慢接近岸边。

  才上岸,只见彭素王的背影微微颤抖,呆立不动。凌冲上前问道:“前辈,又怎的了?”彭素王一指面前,只见先前被他踢倒在那个黑衣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口鼻中黑血不断涌出,眼见得是不活了。

  “贼子服毒自尽了,”彭素王狠狠地冷笑道,“但我已知是谁指使的他们!”凌冲心中突然一惊,问道:“莫非是扩廓帖木儿遣来的刺客么?”彭素王双眉一轩,突然放声大笑:“退思你忒良善了也,不晓得人间鬼蜮伎俩。”他转身一指江中:“你且看那里!”

  凌冲转过头去,只见江上剩余的那两条大船已经驶向江心,正逆水往下游而去。“若与他无干,”彭素王冷笑道,“他逃的甚么?”“想是急往应天,去报陛下的死讯哩,”凌冲惊问,“前辈莫非怀疑是廖永忠要害明王性命?”

  彭素王皱眉望他一眼:“你是真个懵懂,还是特意为他掩饰?廖永忠甚么人,怎敢加害明王?这个若非朱元璋的指使,凭他吃了熊心豹胆,焉敢犯上?!”凌冲吓得后退一步:“怎会……西吴王断不会如此作为,前辈休要乱想!”

  彭素王冷笑道:“我还以君子之心揣度他,当他只想受禅为君,不会伤害明王性命。是呵,是呵,白莲是妖,红巾是妖,小明王韩林儿自然是妖魔魁首,明王不死,韩宋不亡,他朱某怎能名正言顺地身登九五哩?!”

  凌冲的理智告诉自己,彭素王分析得很有道理,但在感情方面,他却无法接受。才要开口辩驳,只听彭素王又道:“若非廖永忠守备松懈,这些贼子怎能轻易潜入?船沉不过片刻,明王如何便溺死了?明王既殁,他不搜索凶手,反匆匆逃走,又是何道理?休说你的目是盲的,耳是聋的,便看不到,听不到这些真相哩!”

  凌冲道:“且待回应天去见西吴王,看他如何解释。”彭素王冷笑道:“他如何肯解释?你见了此事,再休回应天去呵,防他杀人灭口。”说着话,狠狠地一跺脚:“此人如此阴毒,怎好教他坐了天下,岂不害苦了百姓!”一个纵身,跳回小艇上去。凌冲惊问:“前辈哪里去?”彭素王端起桨来:“我蹑上去看个究竟。嘿嘿,虽则荆轲刺秦,非英雄所为,但此人狠毒至此,不杀他是苍生之祸哩!”

  凌冲听他说要去行刺朱元璋,又惊又怕,急忙也跳上另一条小艇,一边叫:“前辈且慢,容再商议……”彭素王喝道:“商议甚么?!你且看他如何处置廖永忠。正如司马昭弑了魏帝曹髦,他若肯杀贾充,还可说与其无干,他纵放了贾充呵,其心岂非路人皆知!”

  他是拿三国的史事来做比喻:魏帝曹髦痛恨司马昭擅权****,亲自率领宫中侍卫、僮仆三百余人,杀向司马昭的府邸。才出南门,就被司马昭的亲信贾充率领千余名士兵拦住。曹髦仗着天子的威势,亲冲敌阵,无人敢挡。贾充大叫:“司马家事若败,汝等岂复有种乎?何不出击!”于是帐下骁将成氏兄弟冒阵突前,一矛将皇帝刺死。事后,太尉陈泰请杀贾充以正视听,可是司马昭只肯砍掉成氏兄弟,连贾充的毫毛都没有碰。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是从这个故事里引申出来的。

  凌冲头昏脑涨,理智与感情不断交锋,不知道是该怨恨朱元璋好,还是该承认这是政治需要,不得不为好。他虽然跳上小艇,却四肢僵硬,动作纡缓,才刚拾起桨来,看彭素王已经逆水扳桨,去得远了。他本不惯操舟,手忙脚乱的,直到天亮,才驶出一里多地,干脆横渡长江,靠上南岸,然后找个集市买了匹马,飞一般向应天驰去。

  距离应天越近,他心中越是忐忑。这个时候,事情的真相,乃至是非对错,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他担心彭素王真的仿效专诸刺僚、荆轲入秦,把朱元璋给害死了。朱元璋若死,西吴政权立刻分崩离析,坚持了二十年的反元斗争,就要毁于一旦!

  飞驰入应天城,才到王府门口,就有一名侍卫上前来拉住马缰:“大王正在等候官人,官人速往书房去来。”凌冲一个翻身,跳下马来,直往府中跑去。还没到书房门口,突然一个人影从斜刺里跳出来,一把扣住他的脉门:“退思,何事如此慌张?”

  凌冲大惊,彭素王“再休回应天去呵,防他杀人灭口”的话猛然涌上脑际。他定睛一看,舒了口气,抓住自己手腕的,原来是颠仙人周颠。凌冲急忙鞠躬道:“仙人在此最好。我有要事要面见大王。”

  周颠一拉他的手:“且随我来。”凌冲跟着他进入书房,只见书房中除朱元璋外,还有军师胡惟庸。两人神色都颇紧张,正凑在一起商量着甚么。周颠轻轻放开凌冲的手,凌冲向上一揖:“大王,军师,明王驾崩之事,可知晓了么?”

  朱元璋抬起头来,望他一眼,满脸沉痛之色:“退思来了。此事廖永忠已遣人快马传报,我才知晓——哼,这厮卫护明王不力,我必重罚之!”

  凌冲问:“不知大王待怎样处罚廖将军。”朱元璋恶狠狠地道:“若非其兄有大功于国,且尚陷贼中,我就斫了他狗头,有何不可?此番归来,定要削他封邑,并赏一顿板子,以为疏忽之戒哩!”他表情似乎非常愤怒凶狠,可讲出来的处罚办法,却分明是将板子高高举起,然后轻轻放下,照顾一下观众的情绪而已。凌冲想起彭素王的话,心里不禁“格登”一下。

  凌冲忙道:“此番明王覆舟,虽是廖将军卫护不力,实则有人暗害!”朱元璋猛然站起身来,惊问道:“竟有此事?!”于是凌冲简单扼要地把事件的先后经过讲述一遍,并说:“那彭素王疑是大王遣廖将军害了明王性命,故此要来应天寻大王理论。我怕大王遭逢不测,速速赶回来报信。”

  这话不说还则罢了,话一出口,朱元璋拍案大怒,双眉倒立,眼中如要喷出火来:“甚么狗屁,好生无理!我为甚要害明王陛下?!”凌冲看他似乎是真的动怒,心中也不禁疑惑。本来他虽然认为彭素王的推测很有道理,但道理和事实间还是有差距的。何况小明王韩林儿不过一个一无是处的傀儡,廖永忠却是能征惯战的大将,为了小明王之死,而让廖永忠填命,朱元璋不愿意这么干,也是情理中事。

  凌冲知道廖永忠虽然善战,但是头脑简单,做事不够谨慎。护卫不力,事发后没有及时追缉凶手,他犯这种错误也不会令人感到奇怪。顶多说朱元璋识人不明,重任交错了肩膀,因此就推导出是朱元璋主使廖永忠暗害了小明王,也多少有点牵强。

  胡惟庸急忙解劝说:“大王息怒,且细细查问。”转向凌冲:“退思,你且将经过再详细描述一番,休错过一点关节。”凌冲想了想,就从自己遇见彭素王开始,把经过又详细说了一遍。胡惟庸望一眼周颠,冷笑道:“我知之矣!”

  ※※※

  作者按:关于韩林儿之死

  《明史·韩林儿传》记载:“又二年,林儿卒。或曰太祖命廖永忠迎林儿归应天,至瓜步,覆舟沉于江云。”《廖永忠传》也说:“初,韩林儿在滁州,太祖遣永忠迎归应天,至瓜步覆其舟死,帝以咎永忠。”但这终究是一场事故呢,还是一个阴谋呢,本着成王败寇和为尊者讳的旧史原则,正史记载当然语焉不详,难窥端倪。

  《通鉴博论》上说:“丙午岁,廖永忠沉韩林儿于瓜埠。太祖恶永忠之不义,后赐死。”认为不是事故而是阴谋,但这阴谋是廖永忠自为,不干朱元璋的事。可是廖永忠死于洪武八年三月,是“坐僭用龙凤诸不法事,赐死”。犯了杀害小明王这样大罪,时隔九年才取他性命,也太说不通了吧。

  《国初群雄事略》引高岱评韩宋政权之语,一付奴才嘴脸,大说混话。他说:“我圣祖之开创,于宋毫无发藉,以和阳(郭子兴)一命,奉之终身。至安丰之围,尺书告急,即亲将赴援……卒以脱林儿于虎口。林儿不死不改元,下令犹以皇帝令旨先之,恐汉高之于义帝、光武之于更始未必能若是也。呜呼,明之德可谓至德也已矣!”

  倒是同书后引李文凤的评论,还算是公道话。他说韩宋率先起义,好比秦末的陈胜、吴广,“后之议者犹曰秦民之汤、武也”。韩宋辉煌的时候,“据河南,荡山东,躏赵魏,跞上都,入辽东,略关西,下江南,大抵尽宋之将帅,不谓之中国之汤、武不可也”。而当朱元璋在江南扩充实力之时,“元之不能以匹马、只轮渡江左者,以有宋为悍蔽也。韩氏君臣非特有功于中国,其亦大有功于我明也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