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望中何日是灯期

洗烽录 赤军 6535 2003.04.23 21:20

    雪妮娅在等凌冲。他们本来并未相约,但她却希望他会再来。这个十八岁少女的心里很乱,象有两个声音同时在说话,一个说:“他定会再来的!”另一个却问:“他若是不来又怎样?”

  他不来,又能怎样呢?金佛已经交到他的手里,也许这段缘份就从此结束。真主啊,他没有理由再来罢,可他若是不来我怎么办呢?

  雪妮娅望着天上的白云,白云变幻。艾布却在望着她——女儿的心思,没有比做父亲的更明白的了,只是……只是女儿此刻心中,到底在想哪一个呢?

  “老爹,”忽然一声招呼打断了艾布的思路,“你还好么?”他回过头来,见原来是王保保带着一个白衣少女站在店门口。

  “哦哦,王先生来了,这位是……”“这是舍妹,”王保保介绍着,那少女略显腼腆地曲膝一福,“这位是艾布老爹——舍妹昨日才到京城,想、想请雪姑娘带携她各处去走走……未知令爱可有空闲么?”

  艾布一扬眉毛,会心地笑笑,往里面一努嘴:“她在里边,有无空闲,王先生且自去问罢。”

  王保保作了个揖,就拉着妹子往里屋去了。艾布摇摇头,叹口气:“这个王保保,他究竟是懵懂,还是腼腆?人看似倒颇精明哩……”

  他走到里屋门边,微侧过头,倾听里面的声音。只听见女儿说道:“或许凌先生也将来哩——王先生、王小姐,且待咱们四个一起游大都城,可有多快活——王先生,昨日之事,你休放在心上……”

  艾布听到了他想要听的,转过头来:“这个丫头!”他半喜半嗔地嘟哝了一句,走开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门帘一挑,雪妮娅拉着王小姐的手走了出来,王保保跟在后面。“已午时了,二位且坐,”雪妮娅道,“我唤师傅炒几个菜来。”王氏兄妹拣了一张桌子坐下来,王保保笑道:“我妹子是不吃肉的,有水答饼或旁的点心,随意将些上来便可。”

  雪妮娅答应一声,就往厨房里去了。王保保望着她的背影,神色竟似有些茫然。王小姐凑到他耳边,低声问了句甚么,王保保摇摇头,苦苦一笑。

  艾布站在旁边,把一切都老实不客气地瞧在眼里,又是好笑,又是感慨:“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噫,整整一十八载,我的姑娘竟也长大成人了哩。”

  正在想着,又进来了一位客人。此人三十多岁年纪,很威风的两撇翘须,皮帽白袍,风尘仆仆的,是畏兀儿人打扮。艾布忙迎上去,那人左手按在胸前,按照西域风俗,很礼貌地弯了一下腰,用略显生硬的蒙古话问道:“请问,可还有空的座头么?”

  “有,有。”艾布话才出口,转头去望,原来今天客人较多,里外都已经坐满了,只有王氏兄妹那张桌旁,还留有一个空位。他话既然已经说出口,没有办法,只好领着那人走过来,笑着弯弯腰:“王先生请往里面挪挪如何?实实地对不住也,小店这两日生意倒好,竟来恁么多客人……”

  王保保笑笑,往墙角略微挪了一下,用蒙古话对那畏兀儿人说道:“请坐。”那畏兀儿人又是深施一礼,偏着身子坐下了。

  “敢问阁下自哪方来的?”王保保笑着搭讪。对方连忙回答:“我自哈喇火州来。”正好艾布端茶上来,笑道:“却是恁的巧,我也曾在哈喇火州住过哩。敢问客人贵姓?是便居住在哈喇火州,还是路过哈喇火州来的大都城?”

  那人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我叫阿厮兰,也曾在哈喇火州住过少许时日,却非当地人氏。”艾布笑问:“我离哈喇火州已将二十载了也,走时城西的礼拜堂尚未完工哩,想必今日……阿也,对不住,客人你吃些甚么?”

  “叫我的名字阿厮兰便可,”阿厮兰忙又欠一下身,“随意将些面点上来罢,我吃了便要赶路哩。”艾布答应一声,就往厨房里去了。王保保却在一旁不住思量:“阿厮兰,‘狮子’,自哈喇火州来……这名字似好生熟悉呵……”

  忽然听到阿厮兰问自己:“请教先生怎的称呼?”“不敢,在下王保保,”王保保笑着拱手,“阁下自察合台汗国来,倒要请教,未知阿力麻里近况如何?”

  “甚么近况如何?”阿厮兰警觉起来。“便前数年,秃黑鲁帖木儿在阿速自立为汗,与撒马耳干汗庭并立,”王保保右肘架在桌子上,五指张开撑着下巴,笑眯眯地望着阿厮兰,说道,“察合台汗国东西一分为二。传言秃黑鲁帖木儿信奉的****,逼迫天山以北十六万蒙古人都做******哩,旧都阿力麻里群情汹汹,似要揭杆反叛——未知今日如何哩?”

  阿厮兰摇摇头:“这个我却不知……”王保保继续问道:“我又听得,摩尼教在阿力麻里的东方教团,便是煽动闹事的元凶哩,可是有的么?”

  阿厮兰忽然侧身打了一个哈欠,等再转过脸来的时候,又已经笑容满面了:“对不住也,想是连日赶路,有些困乏哩。”王保保看他故意顾左右而言他,也便笑一笑,刹住话头,不再问下去了。

  艾布端上来水答饼、古剌赤、糕糜等诸色点心,阿厮兰连忙摆手说道:“我随便吃些便可,恁么多,却付不起……”王保保笑着打断他的话:“且吃着,算我请客便是,打甚么不紧?”

  他的话音才落,突然一个粗浊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老回回,这餐你赚不得了也,那位阿厮兰先生,咱们要请将警巡院里去哩!”说着话,两个警巡装束的青衣汉子挺着兵刃冲了进来。

  王保保和艾布都是一愣,只听阿厮兰冷笑道:“小小一个大都警巡院,也配来拿我么?!”

  “大都警巡院既是不够份量,未知我又如何?!”突然随着一声暴喝,一个红袍番僧舞着支碗口来粗的钢杖直跳进来。风声如雷,杖头到处,碗碟桌椅尽皆碎裂,店里的客人慌忙四散奔逃,还是有几个被打伤了胳臂、腿脚,倒在地上“哼哼”地呻吟。

  王保保转身一脚踢翻身后的桌子,拉着艾布和自己妹子躲到角落里去,冷眼旁观。只见阿厮兰似乎对这唬人的架势倒并不放在心上,冷哼道:“多普拉旺,我坐地还未出手哩,你可慌些甚么?把一支讨饭棒舞出再多花样来,又抵得甚用?”

  那红袍番僧多普拉旺却似乎对阿厮兰颇为忌惮,手中钢杖舞动,脚下却原地踏步,并不敢冲上前来,只是嘴里威风:“阿厮兰,我身旁这两位,乃是警巡院中一流的高手……”

  两个先冲进来的青衣汉子,一挺单刀,一舞双锏,一起跳上两步,高叫道:“乐谦、周德渊在此。阿厮兰,晓事的乖乖放下兵器,束手就缚,莫等老爷斫下你一双手脚,拖将出去,须不好看!”

  阿厮兰缓缓地站起身来,掸掸袖子:“大都城里真个‘高手如云’哩。你几曾见我将出兵器来,便如此惊惶?”话音未落,忽地跨上一步,右拳疾风般擂向乐谦面门。

  乐谦知道此人乃是西域数一数二的刀手,早就暗中戒备,此时见阿厮兰果然一句话没说完就便动手,不慌不忙,一招“云龙初现”,横刀在面门前一拦。

  在他想来,阿厮兰一定不敢以肉拳来撄刀锋,势必撤拳换招,用左拳来打自己胸部,或者飞腿踢向自己的小腹。那么自己用左手一格,右手刀直削下来,敌人不愿赔上一段肢体,也就只好抽身后退。

  他想的倒美,却不料今天碰到了纵横天山北麓十数年的一头雄狮!好比两人对弈,棋力低的只道自己算无遗策,但在高手看来,每子落下,都无一处不是破绽,无一处不可反击扫荡。

  眼看阿厮兰的拳头已经距离刀锋不到半寸,他忽然间手腕一翻,拳头散开,四指并拢,拇指藏于掌心,呈刀状反切钢刀刀身。乐谦心道“不好”,还来不及变招,右腕巨震,钢刀再也把持不住,脱手跌落。一晃眼间,不知怎么的,刀未落地,已经到了阿厮兰的左掌之中。

  乐谦右手刀已经脱手,左手却本能地按照自己先前算计定的,在胸腹间一格。阿厮兰果然飞腿踢来,却不料先发后至,脚跟狠狠地蹬在对方手腕上。乐谦一声惨呼,连着两个空心跟斗倒翻出去,跌倒在地。他右手虎口已被震裂,鲜血淋漓,左腕却软绵绵地垂下,竟被这雷霆万钧地一脚,生生蹬断了腕骨!

  阿厮兰钢刀在手,一股杀气徒地从刀尖上弥散开来,很快传遍全身。他“哈哈”长笑,左手刀划个圆圈,周德渊才冲上半步,铜锏还没等递出,已经被绞落在地。说时迟,那时快,阿厮兰向右侧跨出一大步,钢刀向空中一抛,已交右手,“当——”的巨响,刀杖相碰,多普拉旺暴叫一声,“噔噔噔”倒退三步。

  阿厮兰白袍如雪,店堂中本来无风,他的袍襟却翻飞不定,仿佛草原上浮动的云彩一般。多普拉旺钢杖柱地,强压住胸口翻涌的气血:“好,好,数年不见,你的功力又精进了!”

  “好说。”阿厮兰忽然双眉一展,袍襟轻轻垂下,杀气顿消。他把钢刀掷到呻吟不绝的乐谦身边,重又缓缓坐下:“怎么,还不走么?”

  多普拉旺自知自己本事和敌人差得太远,当下恨恨地道:“阿厮兰,你看错了所在,大都城里岂容你自由来去?终有一日,哼,终有一日……”

  他俯身拾起钢刀,插在腰里,然后把乐谦近两百斤重的身躯横抱起来,转头就走。周德渊也慌忙收了双锏跟上。远远的,只听多普拉旺的声音闷雷一般传来:“‘九曜星君’已到大都,我且看你能猖狂到几时!”

  ※※※

  阿厮兰虽然艺高胆大,终究身处元朝京城,行藏既已暴露,也不敢再在清真居里多停留。他从怀里摸出一枚西域旧金币巴里失放在桌上:“老爹,对不住,搅扰了。”说着话,掏出块布巾来,把桌上的点心包起一些,揣入怀中。

  艾布知道此人若再多留,对自己的店多有不便,也不敢多讲话,皱着眉头,走过来接过金币。雪妮娅一直躲在里间,此时探出头来,望了阿厮兰一眼,脸上尽是惊恐之色。

  阿厮兰走到门边,回头一笑:“老爹,多谢了。”说完,大步扬长而去。艾布关照雪妮娅:“我必要往警巡院里走一遭去,此事怕不得便了哩。”王保保在后面按住他的肩膀:“且慢,老爹,你且休去,在此看顾我的妹子与雪姑娘罢。我去讲托些关系,为你求情,料不碍的。”

  阿厮兰离开清真居,专挑偏僻的胡同走去,只想尽快出城,那时候野地广阔,干粮充足,就谁也不怕了。谁料走不上半里地,却隐约感觉身后有人跟踪。

  他急忙拐进一条寂静无人的狭窄胡同,凝神细听,感觉身后那人也已经跟了进来,于是徒然停步,也不回头,问道:“阁下跟着我来,意欲何为?”

  “送君一程,”身后那人也停住了脚步,平静地说道,“在下不敏,还有几句话想要请教哩。”阿厮兰缓缓转过身来:“你究竟是谁?”

  “在下已报过姓名了也,”那人笑着走近几步,“在下王保保,汉人,河南沈丘人氏。”阿厮兰也不知道为甚么,左脚跟一颤,眼睁睁看着此人走近,自己竟然有后退的yu望:“你待问些甚么?”

  “我知你十三年前来过一趟中原哩,为的胜使神矛,”王保保走到距离阿厮兰不足五尺的地方,终于停步,“然而胜使神矛落到那‘丹枫九霞阁’手中,阁下无功而返。未知今日前来,又为的甚么?”

  “这人是谁?这人是谁?”阿厮兰竟然觉得眼前这个人的笑容很象奥米兹。只听王保保又问道:“莫非奥米兹又打听得了神矛的下落?”

  阿厮兰强摄住心神,终究面前这人淡眉、凤目、短髭,在外表上和浓眉大眼、虬须满腮的奥米兹并无相似之处。他冷冷地问道:“我却为甚么要告知你?”

  王保保笑一笑,垂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尖:“你答不答我,都在你哩,我却无力相迫——然则,‘九曜星君’又是何人?”

  “我不知也,”阿厮兰回答,“我自哈喇火州西来,到太原时,遭遇一人,掌法极为精湛,自称乃是‘九曜星君’之一。”

  “哦,”王保保抬起头,很感兴趣地问道,“可有较量?未知胜负如何?”阿厮兰道:“斗至一百七十合上,我劈裂了他的衣袖,他打飞了我的帽子。”

  “能与天山狮子恶斗百七十合,有些斤两,倒确是不可小觑了,”王保保倒退一步,笑着抱拳道,“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着转身就走。

  阿厮兰望着王保保离去,望着那蓝衫背影越来越远,不禁心下一凛,抬高声音叫道:“蒙古人竟不用你,可见气数尽了!”

  王保保听了这话,虽未回头,却似乎肩头微颤。“即便用了我,”他苦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又有何用?天将崩塌,人力不得回也!”

  ※※※

  回到清真居的时候,店堂里已经一个客人都没有了,小伙计吉巴儿正在打扫满地破碎的桌椅和碗碟,雪妮娅坐着和王小姐闲聊,说说笑笑,似乎颇为投机。艾布却斜倚着门框出神,好象随时等着大都警巡院派人来前罗嗦似的。

  王保保一进门,艾布急忙凑近来。王保保作一个揖:“在下已请托了熟人,往警巡院里关照去也,料定无事的,老爹不须忧烦。”“这可多谢王先生了,”艾布勉强笑了笑,“王先生午饭也未吃好,实实地对不住。我且教厨房将那些点心去热一下来?”

  王保保笑着摆摆手:“我已饱了,不必麻烦。”他转向雪妮娅,却见她一边和自己的妹子说笑,一边不时心不在焉地望向门外,不禁心中一酸,索性便代她把心里的话说出来:“那个凌冲,怎的不来了么?”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望着雪妮娅,可惜雪妮娅却并没有望他。

  凌冲究竟到哪里去了呢?王保保派人去城西客来栈访查,确实有这样一个客人投宿,不过一早出的门,还没有回来。他本来想象凌冲这种人,突然出现,突然消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为了安慰雪妮娅,还是每天派人去打听消息。一连数日,凌冲都没有回来,并且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竟然连他押在柜上的包袱也神秘地失踪了。要不是柜上同时出现了一打五百文的交钞,足以抵消店钱还绰绰有余,掌柜的也许早就去警巡院中报案了。既然店钱到手,他也乐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难道凌冲一声不吭就离开大都了吗?王保保却不相信,雪妮娅当然更不相信。

  清真居歇业了两天,重新购置被毁坏的桌椅碗碟,警巡院倒确实没派人前来查问。王保保依旧每天中午带了妹子去吃午饭,直坐到申时才走。虽然暂时不开张,艾布可不好意思拒绝他,叫厨房做了点心,亲自陪他用饭。王保保每次也招呼雪妮娅同坐,可惜雪妮娅忙着帮吉巴儿收拾店堂,难得有机会过来,就算过来了,也总是打听有没有凌冲的消息。

  隔了几天,清真居收拾停当,重新开张,雪妮娅抽出空来,也便依了父亲的说话,带王保保兄妹去大都城中各处游玩,还去看了全本的康进之《李逵负荆》。

  这是王保保的提议,雪妮娅不好拒绝,结果她和王小姐都看得意兴索然,只有王保保摇头晃脑,好不惬意。第二天,两个女子暗中商量,决定报仇,于是硬扯了王保保去看王仲文的《孟月梅写恨锦香亭》。这回轮到王保保左顾右盼,大打哈欠了。

  这几天里,要数王小姐玩耍得最为开心,雪妮娅却不时感叹道:“可惜凌先生不得来哩。未知他究竟哪里去了哩?”闹得王保保百转回肠,都象乱麻似地绞到一处去了。

  王小姐是个机灵的人,早看出了兄长的心意,再等雪妮娅提到凌冲的时候,她就问:“这位凌先生怎样人呵,雪妹妹你镇日价念兹在兹的?”

  凌冲是个怎样的人呢?雪妮娅在心里自然有个影子,但是很模糊,不去想他,他永恒地存在,想要捉住他,他却又从指缝里溜走了——凌冲是个怎样的人呢?她又该怎样回答呢?

  于是她也只好笑笑,赶紧把话题岔开去了。

  ※※※

  作者按:关于元大都城

  元大都是在金中都基础上营建的世界性都市,基本完工于一二八三年,督造者为刘秉忠。全城为南北长、东西窄的长方形,周长五十七里有余,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庞大的城市。皇城位于城市中央偏南,周长二十里,宫城在皇城内,长九里三十步。

  大都城的布局基本遵照中轴对称的传统,共开十一个城门,东南西三面都有三门,而北方却只有两门。所以这样设计,据说刘秉忠是要以此象征神话中三头六臂的哪吒:南方三门是为哪吒三头,东西六门是其六臂,而北方三门就是他的两条腿了(古人以南为上,绘画地图是上南下北)。

  大都城内共分五十坊,坊各有墙,有门,坊间有道,布局极为严整。为了创作这部小说,在下特意去寻找有关大都城的各种资料,当然最有价值的第一手资料是元末熊梦祥创作的《析津志》了。可惜,到处都找不到今人整理完善的大都城详图,在下只好对照《析津志》,自己来研究和绘图,难免错讹百出。因此,拙作中有关大都城内坊名、道路、名胜等记述,有错误的,希望方家一哂置之,权当看个笑话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