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黄河激浪成九曲

洗烽录 赤军 7376 2003.04.23 21:09

    淮水边的二月里,气候已经颇为温暖。许多树木经历了严酷的寒冬,枝杈上已经绽开出点点新鲜碧绿的叶片,野地里,甚至有不少小小的野花,也已经含苞待放了。

  杞人左手提着半斤猪肉,口哼着小曲,喜滋滋地走在山道上。

  那日彭莹玉离开以后,他把王小姐送到罗山城外,没和察罕、王保保照面,就逃跑似地离开了这座他也许毕生难忘的县城——虽然这些年来兵燹不断,但那样满地的尸体、漫天的火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并且永远也不要再重复这样的噩梦!

  他和韩绿萼一起,找到了师侄史文焕的尸体。为怕兵荒马乱的,抬着口棺材不大方便,只好火化了,装了个骨灰坛,遂准备护送绿萼去濠州投亲。谁想走到怀远附近,绿萼悲伤过度,又不慎感冒了风寒,突然就病倒了。

  此去濠州,虽然不过一二百里路,但绿萼病势沉重,杞人不敢再让她赶路。他们只好寄住在城外山边的一户猎户家里——为着杞人宁死也不肯再进某个县城了。

  这家猎户的主人是位年逾六旬的老者,和他七八岁的小孙儿。孩子的父亲前两年被征兵拉走,从此再无音讯,而他的妻子,年前也得病死了。老者精力已衰,不能再进山打猎,只靠耕种半亩菜地,偶尔拾些柴火,勉强度日。杞人来到以后,就暂时充作了他家里的男劳力。

  绿萼的病情极为沉重,几次昏迷重醒,只因为自小习武,体质尚好,这才熬过了整个冬天。这其间,杞人也延请过几位郎中,但一来医资无源,二来乡下地方,也没甚么好医药,病情始终不见好转。庸医看病,原是随口胡诌,每位郎中的说法绝不相同,有说风寒邪症的,有说内热不调的,并且竟有告诉杞人,说绿萼是被妖人勾了魂去,非请法师来设坛作法不可的。这种所谓郎中开的药,杞人大半不敢让绿萼入口。

  好在靠着细心照顾调养,又加天气渐暖,绿萼的病势终于日有起色,这几天已经可以下床活动,并且也不用餐餐吃稀粥度日了。杞人见今日天气不错,赶着把冬天打到的几张狐狸皮去城边集市里卖了,买了半斤猪肉,准备好好烹调了给绿萼补补身子。

  本来这里向来荒僻,很少行人的,但杞人才刚拐上山道,距离寄住的草屋还有数十丈远,忽然听到人声嘈杂。他吃了一惊,放轻脚步,蹩到一株老树后面去偷望,只见十多个人堵在草屋门口,正自高声恚骂。

  草屋是依着山壁建的,屋前就是那半亩菜园,此刻人踩马踏,把老猎户辛辛苦苦刚翻好的地,搞得一塌糊涂。

  杞人蹑手蹑脚,再走近几步细看,只见其中半数人骑在马上,离草屋较远,看装束象是士兵,其中竟然还夹杂着三个顶盔贯甲的蒙古人。另半数人各挺兵刃,猫在草屋前的几匹死马后面,不时探头向草屋张望。

  杞人只怕绿萼有甚么闪失,也不敢多耽搁,拐了个弯,轻轻奔到山壁边,把拴猪肉的草绳叼在嘴里,十指抠住石棱,壁虎游壁般爬上了山崖。他平日里一副老实木讷、慌手慌脚的样子,此刻心急如焚,倒把真本事显出来了,身轻如燕,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已经爬到了草屋上面。

  石壁上乱草丛生,杞人又极为谨慎小心,那些士兵只顾紧盯着门窗,倒并未发现屋顶上多了个人。杞人凭记忆找到了一处空档,双足用力,踩破茅草,无声无息地穿过屋顶,直向房中跳落。

  他记得左边是床,右边是桌,中间并没甚么家什碍脚,却不料身在半空,陡然发现下面地上竟然躺着几个人,百忙中右手向斜下虚拍一掌,右脚在左脚面上一踩,又往上升了半尺,接着斜刺里飞纵出去,不偏不倚,正坐在床沿上。

  还来不及看清屋中形势,忽听风声响起,脑后似乎有人袭到。杞人忙不迭伸掌反击,一边向旁跃开。他虽然只用了一成功力,但听“嘭”的一声,那人应声而倒。

  杞人站稳身形,细看屋中情势,不由大吃一惊。忽然又听见一个人低声惊呼:“你!”原来正是罗山城外遇到过的“经天纬地”孙朝宗。

  此刻屋内,或立或卧,足有八九个人。老主人和他的小孙子以及绿萼,就正躺在屋子中央,他刚才险些踩到的地方。床上躺了一个汉子,看不清面目,却又有一个胖大道人,一个葛衣老者,一个相貌颇熟的麻衣大汉以及孙朝宗,满身鲜血,站在门边。床背后呻吟声起,转眼又坐起个疤脸大汉来,正是意图偷袭,被他一掌打翻的人。

  孙朝宗轻声问道:“你……你来做甚么?”杞人并不答话,只顾伏下身去搀扶绿萼:“你可好么?”孙朝宗脸上杀气陡现,手中长刀凌空劈下,斩向杞人头顶。杞人头也不抬,随手挥去,“当——”的一声,长刀从中断为两截。孙朝宗望着他手中黑黝黝的菜刀,面如死灰,叹道:“罢了,罢了。”掌中半截长刀跌落尘埃。

  杞人为绿萼解开穴道,扶她坐起,头也不回,手臂反转,伸手便去抓床上躺的人。孙朝宗闭目叹道:“是我师弟,快要死了,你发发慈悲心,容他多躺会儿罢。”杞人手指已经捏到那人胸口衣襟了,闻言一愕,轻轻扳过那人脸来,只见他面色惨白,双颊凹陷,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孙兄,此人是……”那道人低声问道。孙朝宗摇摇头,向杞人道:“你杀了我罢。”

  “杀你,作甚么杀你?”话虽如此,杞人话语中却隐约透出一股煞气。孙朝宗道:“你功夫高我甚多,我宁可死于你的刀下,也不能死在鞑子手里!”杞人奇怪地一摇头:“甚么鞑子?外面那伙人是来捉你们的?”

  “这位大侠,”那葛衫老者施礼道:“请问尊姓大名?你和那些鞑子不是一路么?”杞人答道:“不敢,在下陈杞人,不识得外间那些……”孙朝宗恶狠狠地打断他的话,反问道:“你不识得王保保?”

  “甚么?保保在外面?”杞人急走两步,凑到窗口去窥望,只见躲在马后的数人似乎听到了些甚么,正在小心翼翼地向前逼近。葛衫老者捡了副弓箭,“嗖嗖”几声,又把敌人逼退了。

  “你是汉人?”孙朝宗忽然冒出一句话来。杞人愣了一下,答道:“是又如何?”“那好,”孙朝宗似乎瞧见了一线希望,“你不至于甘心做鞑子的走狗罢。你救我们出去,必有重谢!”

  杞人正在踌躇,忽听绿萼开口道:“师叔,你救他们出去罢。”

  “甚么?”杞人连忙走过去扶她靠墙坐好,“你叫我……”“请你,”绿萼抓住他的衣襟,“救他们出去。”

  杞人一头雾水:“这究竟,怎的一桩事?”愣了一会儿,突然扬声叫道:“保保,你在外间么?”

  “遮莫不是,是陈叔叔么?”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保保,给我个面子,”杞人一边扶着绿萼,一边叫道,“且放这干人去罢。”外面万籁俱寂,良久无声。

  “保保,这点面、面子也不给么?”杞人“面子”这两个字越说越觉得拗口,一边说,一边竟然垂下头去,“休说我与你义父是知交好友,我,我救过你妹子……”绿萼轻声笑道:“师叔,为了救人性命,只得委屈你了,我晓得你不惯讲这些话……”

  “陈叔叔,不是保保不给你面子,”王保保叫道:“这几个是朝廷钦犯,小侄不能因私废公啊!”“朝廷钦犯?”杞人抬头望了一眼孙朝宗他们。“休听他胡沁,”葛衫老者连凤鸣急忙低声说道:“朝廷可曾画影图形,传令各关要拿我们?”

  “是啊,”杞人叫道,“朝廷可曾画影图形,传令各关要拿这干人?”王保保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即又扬声叫道:“咱们押解钦犯上京,这干人大胆来劫囚车,还不该同罪么?”

  杞人轻声问道:“劫囚车?劫谁?劫到了么?”孙朝宗咬牙切齿地道:“咱们是来救我四师弟,谁想他们耍个掉包计,在囚车里装了个番人渥尔温,还把我三师弟……”——他指一指床上躺的那人——“伤成这般……”

  “既然钦犯并未被劫走,算不得同罪甚么的罢?”杞人也不怎么懂大元律令,所以底气多少有些不足,“你放他们走路,也不算甚么、甚么因私废公罢……”

  外面又是寂静无声,少顷,才听见一个粗哑的嗓子叫道:“陈师傅,既你是王公子的朋友,咱们就卖放个人情,许他们走路罢。不过孙朝宗是害我师兄的凶手,你且将他留下!”

  “甚么师兄?”孙朝宗问道,“渥尔温么?你师兄是哪个?”“姓孙的,有胆子做就莫装蒜,”渥尔温叫道:“我师兄唆督,不是被你杀害的么?!”

  “原来他就是那个唆督的师弟,”胖道人尉迟鹤自言自语地道,“怪不得恁么厉害。”只听孙朝宗叫道:“骚……唆督死了么?在下委实不知,你却是从哪里听来的?”

  又听王保保叫道:“唆督大师那日说前去罗山探查,便再未归来。不是你,更有谁能伤得了他?也罢,你说并非你下的手,那么把凶手名字讲出来,咱们就便放你走路!”

  杞人一愣,心说唆督不是死在李思齐手里么,正在犹豫要不要说穿,只听孙朝宗叫道:“自那日酒店战过一场,在下便再未与唆督大师会过面。哪个见着他的尸体了,便咒他死?又怎么一口咬定我晓得他的死因?”

  杞人趁他们说话的时候,伸手解开了猎户祖孙的穴道,关照他们不要乱动。只听外面王保保叫道:“孙朝宗,是好汉子休得耍赖,你们害了唆督大师,自然把尸体隐匿起来了,旁人哪里寻得到?”

  杞人实在忍不住了,叫道:“保保,你休一口一个谁谁害了唆督,你……你到底放他们走不放?!”“好啊,陈师傅,”渥尔温叫道,“有本领胜过我这对拳头,咱们便一切依你!”

  “陈叔叔,你何苦回护他们?”王保保道,“屋中气闷,请出来讲话如何?”杞人站起身来,就要向外走,被连凤鸣一把扯住袖子:“小心了,防有诡计。”杞人微微一笑:“料他不能拿我怎样。”推开屋门,大步走了出去。

  只见屋外众人已经撤到五六丈外,王保保骑在马上,左首是一个蒙古军官,右手是个红发番人,想必就是方才说话的渥尔温了。他正待开口,却听见身后孙朝宗叫道:“渥尔温,你们究竟将我四师弟弄到哪里去了?”

  王保保“哈哈”大笑,道:“义父早已遣人押他直接北上,绕过颍州,直奔大都去了,此时想必已入了中书省地界……”孙朝宗惊问:“你、你们竟敢走颍州一路?!”“有甚么不敢,愈是贴近贼兵腹心,愈是平安无事啊,”王保保笑道,“便这般大摇大摆地自刘福通鼻子底下溜过去了也……”

  话音未落,忽听一声冷哼:“未必!”只见一条灰影突然出现在山崖侧面,迅捷无伦地跳到了场心。双方数人一起惊呼,原来此人赫然竟是孙朝宗等人一心要救的李****!孙朝宗又惊又喜,叫道:“四师弟,你怎……你可好么?”只听一声大吼,渥尔温一个箭步扑上前去,朝李****当胸一拳打出。

  李****不慌不忙,将身一侧,忽然从他身后伸出一只手掌来,堪堪迎上来招。双掌相交,只听渥尔温怪叫一声,一个跟斗直翻出七八丈远,才待拿桩站住,却觉胸腹间气闷异常,不由自主地又倒退了三四步,这才消了来掌势道。

  这一下石破天惊,众人一齐向李****身后望去。只见那是一位蓝衫秀士,约摸四十上下年纪,箭眉美须,轻摇摺扇,风雅俊朗。他环顾场中,缓缓地走上了两步。

  “阁下,”渥尔温深吸了一口气,消去胸腹间的气闷,沉声问道:“阁下何人?”“不敢,”那秀士深深一揖,“区区山东宫秉藩。”

  ※※※

  “原来是‘黄河大侠’!”听到那人报上姓名,王保保第一个叫道,“久慕盛名。李叔父常时向小侄谈起宫大侠,不想今日能亲眼得见大侠风采!”

  “这位小兄弟谬赞了,”宫秉藩微微一笑,问道,“你讲的可是罗山李世贤么?”“正是,”王保保跳下马来施礼,“李叔父时常与在下谈起,他十年前曾往山东,欲拜在宫大侠门下学剑,宫大侠虽未能收录,却赠他刀谱,嘱他练刀。他心中向来是万分感激的。”

  宫秉藩摇头笑道:“李世贤聪明得紧,只是功利心重了一些。剑是隐逸之兵,他便是走这条路,也终究难有大成。我这才请他改弦易辙,单刀的路数较适合他--怎样,他的刀法可练成了?”

  王保保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翁赤剌早听得不耐烦了,冷笑道:“‘黄河大侠’,好大的名头。今日有幸相遇,肯不肯赐教一二?”宫秉藩问道:“这位是……”王保保连忙介绍:“这位乃是怯薛翁赤剌百户长,他仰慕侠名已久,倒并无恶意的。”

  “区区并非前来打架,只希望做个鲁仲连,”宫秉藩行礼道,“铁冠真人昔日曾有大恩于区区,此番涉及他的门徒,区区不得不百里赴援--并非欲与诸位为敌啊。”

  “那你,”渥尔温大步走近,“想怎样?要咱们放人的话,你就过来动手罢!”“乱世各为其主,”宫秉藩微微一笑,“战阵上刀枪无眼,血流漂杵,区区哪敢强自出头,前来多事?便要待救人也没这个本事。但既然今日……”

  渥尔温打断他的话:“你想为这一干人求情?”王保保皱皱眉头,心道对方添了个陈杞人,又添了个宫秉藩,现在强弱易势,宫秉藩是在为谁求情,那也难说得很,不趁机收蓬,只怕事情要糟。

  宫秉藩还没来得及回答渥尔温的问话,突然一道人影挺着单刀从草屋里冲出来,直向渥尔温扑去,口中叫道:“四师弟,这鞑子害了你三师哥啊!咱弟兄两个合力将他毙了!”正是“经天纬地”孙朝宗。

  李****乍闻此言,一愕问道:“甚么?”孙朝宗手中单刀已经连施七下杀手,刀刀斩向渥尔温要害,一边答道:“他害死了你三师哥。你却上是不上?”李****目眦尽裂,发一声吼,从腰间抽出双剑抢上。

  孙朝宗的武艺本来稍逊渥尔温一筹,加之那对趁手的食指周天笔已失,不过十三四合就落在了下风。李****恰于此时赶到,二人合力,渐渐把形势扭转了过来。

  翁赤剌见状大怒,拍马拧枪,直向宫秉藩面门搠去。宫秉藩双手反背,双脚足尖点地,仿佛一片秋叶般随风飘舞,顷刻间已躲过对方十余招杀手,枪尖竟然连他一片衣角也没能沾到。

  王保保见势不妙,知道孙朝宗此次出手,是因为己方实力陡增,想要引起混乱,逼宫秉藩出手,偏偏翁赤剌胡人劣性,不退反进,眼看局势越来越对己方不利,急忙挥动手中长枪,招呼部下聚拢过来。

  可惜这时安排已经迟了,连凤鸣一见孙朝宗发动,早明白了他的心意,趁着陈杞人尚在茫然糊涂之际,飞步从他身旁跃过,直向王保保扑去。

  王保保长枪舞开,想要逼退敌人。却不料连凤鸣来到身前,忽然无缘无故地一个跟斗载倒。王保保虽然感觉奇怪,却毫不犹豫地一枪刺下,只听“嚓”地轻响,锋锐的枪尖连缨戳入泥地,连凤鸣早已一个翻身,滚到了自己脚边。

  原来这是淮北流行的北派地堂身法,用来对付敌人长兵器最为有效。王保保虽然从未见过这样的古怪招术,却也知道敌人既然抢入圈内,想要拔枪再战已经来不及了,百忙中一个错步,让过一边。几乎同时,连凤鸣一个鲤跃,也跳起身来,手中短短一柄匕首已经划到敌方面门。

  王保保马刀出鞘,“当”地一声格开敌招,不禁觉得右臂隐隐发麻。这一来近身搏击,虽然刀长匕短,连凤鸣却已丝毫不惧,一味“刺、割、挑、抹”,招招紧逼,不过七八个回合,就把王保保逼得手忙脚乱。

  这时候,那两个麻衣大汉郭氏兄弟也已经冲出草屋,和一众骑兵斗在一处。只有杞人茫然呆立,不知道是上前好,还是后退好,是应该帮助孙朝宗好,还是应该帮助王保保好。

  宫秉藩一味闪避,翁赤剌闹得满头大汗,却兀自奈何他不得。孙朝宗师兄弟二人合斗渥尔温,虽然稳占上风,却一时间也不能取胜。只有王保保叠遇凶险,又战了十数回合,已是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眼见连凤鸣一匕首从左侧割来,他急忙横刀去挡,却见银光一闪,敌人竟然将匕首掷向空中,随后左手伸出握住,就如同耍杂技的一般,一招“李广射石”,又从右侧刺下。

  王保保心中一声长叹,自知招术用老,无法撤刀自保,看起来今天要命丧当场了!就此停了手中刀,束手待毙。忽听“嚓”地轻响,杞人不知何时已经拦在身前,连凤鸣却一个跟斗倒跃出去,手中匕首只剩了一个木柄。

  王保保后背冷汗涔涔,心道好险。又一转念,不禁自责道:“保保啊保保,你欲将有用之身,做出一番大事业来,怎好在此丧了性命?他日若再遇险,便拚得废了一手一足,也须死中求活,万不可再生绝望之心了!”

  连凤鸣被杞人逼退,一愕之下,赞道:“好刀!”他杀得性起,顺手拾起地上一把马刀,不退反进,一招“力劈千钧”,斩向杞人头顶。

  又是“嚓”的一响,也看不清杞人怎么出的手,连凤鸣手中兵刃又只剩下了半截。他“咦”了一声,反手拔出王保保先前插在地上的那柄长枪,踊跃又上。

  这次切割木杆,连声音也没有,连凤鸣就被迫改长枪为单鞭了。杞人见他屡战不退,心下烦躁,踏近一步,手臂微晃,又把半截枪杆又斩成了两断。

  杞人的菜刀锋锐无比,连凤鸣早知道任何兵器都挡不了它的一斩。只是无论他如何出招,或刺或劈或扫,杞人却只立刀下斩,倒好象厨子切菜一般,必能一招奏效。他心里不服,见长枪已然无用,退后几步,反手一抓,把个看得目瞪口呆的骑兵从马上揪了下来,拔出他的腰刀,猱身又上,一心只要杞人换招抵挡。

  杞人见他无休无止,心里烦透,一刀挥断敌刃,手腕转个圈子,就向连凤鸣头顶斩去。他无缘无故地又被卷入了一场厮杀,早已又气又怨,偏偏连凤鸣不识相,还要屡来招惹。杞人本无心伤人,只想劈断对方髻子,将他吓退。

  刀在半途,忽然风声响起,一柄长剑直向左肋刺来。杞人收刀不及,自然而然地左手案板挥出,迎上敌剑。他这案板本是南海千年鲛木所制,无坚可摧,却不料敌剑实是锋锐已极,又兼出剑者内力深厚,长剑竟然无声无息地刺入案板一寸多深,差点便要穿透。

  杞人为剑气所激,不自禁地倒退半步。说时迟,那时快,他右手菜刀已经划个半圆,赶了回来,对方还没来得及抽剑后退,又是“嚓”地轻响,长剑自中一断为二。

  对方右脚点地,就如同在冰上滑行一般直溜出丈余远外,姿势优雅之极。杞人不想追赶,定睛细看,只见蓝衫磊落,原来正是“黄河大侠”宫秉藩!

  这电光火石般地一招交手,看得在场诸人全都呆住了。连翁赤剌也自横枪发愣,不明白宫秉藩是在何时舍己而去的,也打不定主意要不要追赶上去。

  杞人也自木然不动,心里虽然明白宫秉藩方才这一剑旨在救人,倒并无伤己之意,但他案板被刺穿,还是自学艺出山后的首次,想起这迅疾无伦的一招交手,不由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宫秉藩也是一愕,举起手中半截断剑来望了一望,忽然间“哈哈”大笑,把断剑往地下一抛,高声叫道:“好敌手!我知你是谁了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