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仙乡何处谁可求

洗烽录 赤军 7816 2003.04.23 21:22

    凌冲在使豹尾鞭的高手处养病,他想不到,也不敢想,虽然并未约定,雪妮娅对他的突然失踪,仍然非常焦急。还好王氏兄妹几乎每日都来,表面上是请雪妮娅做向导游京城,实际上倒是陪了她散心。三个人每天大都城里各处名胜景致踏遍,逐渐的,在雪妮娅心中的凌冲的影子,略微淡了一些。

  凌冲已经快半个月都没有露面了,到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他已经离开了大都城。偶尔在梦中,雪妮娅还能够见到他朦胧的身影,可是青天白日的,却往往想不起他来了。王小姐看在眼里,暗暗为兄长高兴,可是王保保却仍然毫无喜色。

  这一日,三个人去城西南看了万松老人塔,酉初回到清真居,却见满地的碎碗破碟,连桌椅也都七倒八歪的。吉巴儿一个人蹲在角落里,抱着头在抹眼泪。

  “怎的了?”雪妮娅大惊,跑过去一把揪住吉巴儿的领子,“发生了甚么事?我爹哩?”“小姐,你可……可回来了哩,”吉巴儿头上好大一个肿包,一边用手护着,一边不住地掉眼泪,“这、这是……我才叫安师傅去寻你哩……”

  “究竟怎么一桩事情?”王保保上来帮他揉揉头,“快说啊!”“姑娘,你归来了也,事体倒不甚大哩,”一个常在店里用点心的老回回恰巧这个时候走进门来,“大约半个时辰前罢,一伙太学生来用点心,不知怎的,竟厮打起来……”

  “反了!”王保保大怒,一拍桌子,“连太学生也敢闹事!”

  老回回吓了一跳,往后就退。雪妮娅忙问道:“我爹爹却哪里去了?”“休急呵,听我慢慢讲来,”老回回停住脚步,继续说道,“太学生厮打起来,闻声来了几名警巡,气势汹汹地便要拿他们警巡院中去,谁料几个太学生都是有靠山的,一时气急上来,反把警巡打得抱头鼠蹿……”

  王保保听了连连摇头。只听那老回回继续说道:“这一来,终于惊动了都总管顾秉忠老爷,带了兵弁来,将那几个闹事的太学生,与你爹都一并拿将去了。”

  雪妮娅大惊:“这,这****爹甚么事情?”“真主保佑,”老回回叹道,“这我却不晓得哩。或是那顾老爷又寻着生财的门路喽。”雪妮娅问:“您是说……”老回回道:“破财免灾呀,姑娘——是不干艾布的事哩,可当今世道,你却哪里讲理去?”

  这时候,吉巴儿在一旁抽噎着说道:“詹思丁师傅跟了去、去打听消息……安、安师傅去寻你哩,去了,去了恁长时辰……”

  “这,这可怎的好?”雪妮娅一时没了主意,眼圈开始发红。“莫慌,”王保保轻轻扶住他她的肩膀,“我在军中有几个朋友,都总管府里还讲得上话,保你爹无事的——哼,那顾秉忠,前几日还在赞他好眼色哩,原来也是个蠢货色……”

  雪妮娅好象没听见王保保说的话,眼泪忍不住,还是“刷”地掉了下来。这下子王保保可慌了手脚,愣在那里,半晌不知道该怎样解劝才好。王小姐忙过来扶住雪妮娅,一边向自己兄长递一个眼色:“要去快去,拖得久了,怕艾布老爹要受苦哩。这里有我照看着雪姑娘。”

  王保保答应一声,大步向外走去。几个街坊在门边探头探脑的,见有人出来,又都缩了回去。王保保转回头,大声关照道:“先关好大门,将铺板上上了,休教闲人鸹噪!”

  ※※※

  上好铺板,天已经全黑了。雪妮娅终于停止了啜泣,和吉巴儿两个忙着扶正东倒西歪的桌椅,王小姐没有缚鸡之力,插不上手,只好蹲下身,把满地的碎碗碴捡到簸箕里去。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响铺板。“咦,”王小姐抬起头来,奇怪地说道,“我哥不会恁快便归来呀。”“定是安师傅去寻小姐归来了哩,”吉巴儿猴子似的跳将起来,“我去开门。”

  “莫忙,先问问是哪个……”雪妮娅话还没说完,吉巴儿已经下了闩,拉开了大门。只听外面一个粗浊的声音问道:“才甚么时辰,怎便上了门板?”

  一只大手推开吉巴儿,两条大汉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见到店中情形,当先一人“咦”了一声:“这是怎么了?艾布老哥可在店中么?”

  雪妮娅看那人四十上下年纪,塌鼻细目,短短的胡子,毡帽皮袄,一副行商打扮,却是认得的,急忙上前一福:“原来是阿勒坛大叔,您老又进京来啦。”

  这个阿勒坛是蒙古行商,信奉******教,每次前来大都,必定要到清真居来吃点心,有时还借宿在店中,和艾布也算是莫逆之交了。当下他摘下毡帽,问雪妮娅道:“是啊,乖侄女,你爹哩?你们店中……这是怎么了?”

  雪妮娅强忍住眼泪:“一伙太学生在店里闹事,连我爹都着拿将都总管府里去了——因此早早便上了铺板。我已托朋友去关说人情了哩,想我爹少刻便能归来。”

  “如此甚好,”那个名叫阿勒坛的蒙古行商望一眼同伴:“只是……这个……咱们须来得不巧了……”雪妮娅明白他的意思:“您放心罢,您是老客哩,千里迢迢来到大都,岂有不招待的道理?您先坐着,吃碗茶,等侄女往厨房里去为您做些点心出来。”

  “唉,怎好要你下厨?”阿勒坛问道,“你娇滴滴的姑娘家,我怎过意得去?几位师傅哩?”吉巴儿在旁边抢着说道:“几位师傅都出去了哩。大叔且坐,我家小姐的手艺也是甚好的。”

  阿勒坛瞥了同伴一眼,走过去抚mo着吉巴儿的头:“好,好,你这孩子,又长大了哩。”眼望着王小姐:“却不知这位姑娘是……”

  “这是我一位朋友——您两位先坐着罢……”雪妮娅话没说完,才要转身走去厨房,突然看见阿勒坛向同伴使个眼色,反腿就踢上了房门,接着袖口里刀光一闪,往吉巴儿脖子上只一抹——可怜,这少年不过十四五岁年纪,竟然莫名其妙地在此夭折!

  雪妮娅和王小姐都惊得呆了,还没反应过来,阿勒坛的同伴已如大鸟般飞纵而至,双手食、中两指骈伸,向二女腰间一点,她们就此浑身酸麻,动弹不得。雪妮娅想要喊叫,却觉得嗓子似乎被甚么东西堵住了,只能发出轻微的“哑哑”的声音。随即眼前一黑,原来被套上了一个大大的麻袋。

  雪妮娅又惊又恐,忽听推门声响,好象是安师傅的声音叫道:“阿也,你们……”接着是“咕咚”一声,想是也遭了毒手。又听阿勒坛的声音说道:“宋兄,这笔买卖定然大发的,只是怎样出得大都,还请宋兄指教。”一个低沉的声音回答道:“跟我来便是。”

  雪妮娅只觉得一股大力推来,“咚”地翻身倒地,接着有人在她脚边摸索一阵,想是系上了麻袋袋口。“起者!”阿勒坛吆喝一声,一把把雪妮娅抱起来,横担在自己的肩头,纵身就往外跳去。

  ※※※

  雪妮娅用力睁大双眼,望出去却一片漆黑。她给人横担在肩上,四肢百骸说不出的麻木难受,阿勒坛疾奔如飞,更颠得她连午饭也要呕了出来。

  这段磨难似乎永无止境。她才想起前两年就听人传说,阿勒坛除了从西域到大都贩运珠宝马匹外,还兼做驱口生意。只因为年年到了这段时间,他必要上大都来,也必每日到清真居用饭,混得熟了,艾布父女一向未存什么戒心。

  想不到此人这般凶狠狡诈——雪妮娅这时候再后悔不迭,却又有甚么用?谁能来救她呢?出事时天已经黑了,听这两人的谈话,是要往城外去,一旦出了大都城,连巡夜的官兵都无法救得她们。不知道为甚么,雪妮娅突然又想起了凌冲……

  也不知过了多久,算起来已经离开了大都,只听那姓宋的“咦”了一声:“有火光,遮莫那人已来了么?”接着是阿勒坛的声音:“咱们扛着这两个活宝,是否明日再来?”

  姓宋的笑道:“怕甚么?金子还是早一日到手的为好——咱们做的甚么生意,又关他鸟事!”旋即提高了声音:“可是奥米兹的使者到了么?”

  “正是,”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是宋先生么?请进。”姓宋的问道:“阁下可是独自一人来的?”对面那人回答道:“不错。宋先生想必与阿勒坛先生同来的。”

  似乎阿勒坛迈步就要过去,只听那姓宋的轻声阻止:“且慢。”然后再扬声说道:“对不住,请阁下先大开了庙门,退到神龛前边者。”

  “吱呀——”一声过后,雪妮娅感觉被扛着往前走了十数步,突然眼前一亮,有微弱的光芒从麻袋缝里漏了进来。

  接着,“咚”的一声,似有重物落地。雪妮娅尚未明白过来,自己也被重重地顿在了地上,她想大声呼痛,喉中却发不出丝毫声音。右侧隐约有热风飘来,想必是个火堆。

  “阁下到此几日了?”阿勒坛问道,“可有人寻你的麻烦么?”“还好,”先前远处答话那人,此刻听声音只在雪妮娅身侧不远,隔着火堆,“也有几起鞑子……咳咳,对不住……”想是猛然意识到阿勒坛也是蒙古人。

  阿勒坛干笑两声。那人续道:“是大都路警巡院的几拨人马曾找上我。”“大都路警巡院,”那姓宋的笑道,“有甚强角色?我只听闻枢院中高手如云,阁下未曾碰着,倒好运气哩。”

  阿勒坛问道:“听闻扩廓帖木儿本人也身负神功,深不可测,可是有的么?”那人答道:“这个某却不知——两位,闲话休提,我将金子来了。”

  姓宋的笑道:“生意终究要做的,又何必急在一时——也罢,将出来咱们先瞧瞧。”随即“哗啷啷”一阵响,象是一大袋钱币被掷在了地上。“一百枚金巴里失,”随着响声,那人说道,“二位且清楚看了。”

  雪妮娅听那人说的是蒙古话,有些生涩,却颇熟悉,似乎不久以前曾听到过,一时半刻却又想不起来。只听阿勒坛和那姓宋的不住吸气,想是被黄金的光芒耀花了眼睛。“奥米兹好大的手笔,”半晌,姓宋的才开口笑道,“正是,正是,欲成大事者,是不会吝惜这些阿堵物的也。”

  “且慢,”似乎他伸手想把钱袋抓过来,却被掏钱的人一把拦住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姓宋的干笑两声:“我不过待先清点清点数目而已——也罢,阿勒坛兄弟,先将你晓得的,讲与他听。”

  阿勒坛咳嗽一声,缓缓说道:“我数十载行商,自西而东,是自古和阗经罗卜到沙、肃、甘三州,往永昌,趋宁夏府,走河西往大同路,才径上大都的。约莫五年前的事罢,也便是至正二十年秋八月,我落脚在大同路一个朋友家中。

  “这位朋友名唤亚克米兹,不花剌人,据传自十二代先祖起便做兵器匠人,但凡西域、波斯一带各式兵器,不但俱能打造,便古时流传下来的,也是一过眼便知名称、年代与来历……

  “那是我到他家的第三日,他忽将一片古玉来与我赏鉴。那是真正上品的和阗美玉,年代也久远,只可惜小了一些,径不过半寸而已。再看雕工,精致绝伦,定是出于名家之手,少说也值得一二百贯钞文。

  “他说道,有客人来请他鉴定一件古兵器,只是路远,在陕西延安路,因此将这片玉作了定金。我实爱这古玉,故而一力撺掇他成行,说定金如此丰厚,那件古兵器定非凡品,去开开眼界也是好的——其实当日心中所想,是事后套套交情,或可花费一百贯文,自他处买这玉下来。”

  接下来是衣襟悉索之声,只听那姓宋的赞道:“果然好美玉!”阿勒坛笑道:“这玉我一直带在身边,辟邪消灾的——且说当日,亚克米兹随来人往延安路去,我为了这片玉,也并不急着动身,仍停留在他家中。本以为坐车前往延安,来回千八百里路,有个十数日也尽够了……

  “谁料整整三个礼拜,一些消息也无。当初是我一力撺掇他去的,此时自然不好离开,若亚克米兹此行有甚么凶险,我可怎生向朋友的家人交待?”

  雪妮娅被点了穴道,塞在麻袋里,虽然口不能言,却在心里大骂阿勒坛,道你这狼心狗肺的恶贼,也会怕无法向朋友的家人交待么?我爹爹不是也一向把你作当朋友的么?

  阿勒坛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好在近一个月上,亚克米兹终于归来了。他见了我第一句话便是:‘好怪也——却不知今朝是几月几日?’

  “原来当日他上了人家的马车,行不上半里路,忽然鼻中闻到一股奇怪的甜香,就此昏昏睡去,待醒来时,已身在那家花厅之中。走时本是正午,也不知这一路上经过多少时辰,一觉醒觉,太阳才上树梢。

  “主人并不露面,叫管家请他用了早点,还带他去看那件古物,”阿勒坛咳嗽一声,卖个关子,稍顷才继续说道,“那是一方楠木匣子,一尺七寸长,五寸宽……”

  只听先前等在庙中的那人,呼吸声突然变得急促了些。阿勒坛又道:“打开匣子,里面是一支铁矛的矛头,质地极古朴奇特,却无一点锈斑在上面。”

  那人问道:“他可认出是甚么年代的古物么?”“那是自然,”阿勒坛故意放缓了语气,低声说道,“亚克米兹告知我,经他鉴定,那是古波斯的兵器,看形制,大约在萨珊朝沙波尔一世当政的前后……”

  “那,那不是,”那人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激动,“那不是先知摩尼传教之时么?”只听阿勒坛笑道:“甚么‘圣使神矛’,那是哄人的,然则这件东西与你们摩尼教,倒九成九确有极大的关联。”

  静了片刻,又听那人问道:“他是怎样归来的?”阿勒坛回答道:“与去时相同,当晚睡下,等睁开眼时,已在车中,进了大同城了。好在酬劳确是极为丰厚,他也便未多加查问。”

  “如此说来,”那人拉长了声音,“他并不晓得所去的,究竟是甚么所在?”阿勒坛道,“他只说彼处比北地为暖,定在黄河以南,所在连绵大屋,是一处山谷之中,屋子四周遍植了枫树……”那人惊呼一声:“丹枫九霞阁!”

  又静了片刻,那人冷哼一声:“圣使神矛落入了丹枫九霞阁手中,也并非甚么新闻——十三年来,咱们到处打听这丹枫九霞阁的底细,却终是一无所获。你这个故事,于我们寻着神矛有何益处,竟然狮子大开口,要价一百枚金币?”

  阿勒坛“哈哈”笑了两声:“咱们是生意人,自然讲究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一百枚金巴里失,两个故事。一个方才我讲完了也,还有一个,须听宋兄的了。”

  姓宋的方才半晌不语,这时也开口道:“那是宋某平生极不光采的一段经历。哈哈,不过金子实在晃眼,说不得,讲出来也罢。那是去年四月中旬,我往河南、湖广一带行商,某日在道上见了两个红衣女子……”

  “这两个女子均颇年轻,不过二九华龄,跨着黑卫,总在我前面不紧不慢地晃,”姓宋的“哈哈”干笑两声,“她们未戴面纱,实在美貌得教人心动。可我总觉得不对。为甚么不对?到现下自身也还未得明白。

  “当晚进了通山县城。两个年青女子结伴同行,贼不似贼,妓不似妓的,客栈里哪敢收留?却见其中肤色较白的一个,自怀中摸出个小金锞子来,‘当’地掷在柜上,老板眼都直了,立时上等客房伺候——你晓得江淮一代,早已不用钞了也,复用金银,滁州的小明王更铸了龙凤通宝,四方流通。

  “这般一来,我更上了心。看她们身手矫捷,八成身有武功,不过怎么说也都是女子,又显色又露财的,胆子也实实的忒大了。只怪她们生得忒煞好看,便我也不禁生了怜香惜玉之心,誓要暗中卫护她们周全。”

  阿勒坛“嘿嘿”几声,象是在嘲笑那个姓宋的司马昭之心。又过少顷,才听那姓宋的继续回忆:“她们口中称呼,肤白的一个唤另一个‘琬妹’,那个则唤她‘秋姊’。两人嘀嘀咕咕的,是关中口音,我只听得‘主人’、‘娘娘’、‘小心’,这么几个词语。

  “当晚我便宿在她们隔壁,留神倾听外边的动静。约摸三更过后,忽然房上瓦响,象是有夜行人潜行经过。我悄悄潜出屋外,躲在暗影里,只见一个黑衣人飘然落在两女窗前。

  “那人黑巾蒙面,看不清样貌。只见他从腰间取出一支极细的竹管来,一端用唾液润湿了,轻轻插破窗纸伸进去,却把另一端衔在口中。

  “我屏住呼吸,悄无声息地掩近,忽见那人紧身黑衣的背后,以暗绿色丝线绣了一只双翼张开的蝙蝠,若非月光正照在他背上,我原也看不见哩。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阿勒坛问道:“可是当时中州有名的采花大盗‘黑蝙蝠’练明月么?”姓宋的回答道:“正是他。我想屋中两女果然着了道也。救人心切,忙一个箭步蹿上去,照那练明月背心便是一掌……”

  “听闻这只蝙蝠着人格毙在客栈里,”阿勒坛又问,“原来是宋兄的手笔。”姓宋的苦笑一声:“且听我讲下去罢——谁想我这一掌还未劈到,忽然‘嘭’地一响,那扇窗户凭空飞起,正罩在练明月的脸上。

  “练明月受此一击,竟然便此软倒。我那一掌本要打他背心,这般一来,却变成向窗中劈去。还未来得及变招,忽的窗里面也伸出一只手掌来。

  “双掌相交,对方力大,我竟被震退了数步。抬眼一望,却见那两个女子不知何时已然跳到院中,那个婉妹抬起腿来,朝倒在地上的练明月狠狠便是一脚,结果了他的性命。那个秋姊却望着我,冷笑说:‘还有一个。’

  “先前交了这一掌,我心下好生惭愧,原来她两人身怀绝艺,又早有防备,哪需我自作多情,出手护花?此刻听她说了这样一句,心知不好,她定是将我当作那恶蝙蝠的同党了。

  “正待解释几句,谁料两女早已纵将过来,将我围在中央,不容分说便拳脚相加。这么乒乒乓乓一闹,店中客人都爬将起来。我不敢久留,觑个空飞身纵跃上房,急急地向城外疾奔。

  “两个女子兀自不肯放过我哩,也随后追将上来。她们的轻身功夫好生了得,若不是我往来经商数十遭,对通山城中的道路极为熟悉,当下七拐八绕,专挑曲折的径巷走去,怕是未出城门,便已着她们追上了哩。

  “出得城外,又奔了两三里路,掩蔽已少,她两个渐渐追近。我心知再也逃不得了,倒不如拚着挨她们几掌,将事情分辩明白,休要从此背上了黑锅。

  “才回过身来,却见那两个女子也突然停住了脚步。我舒一口气,心说苍天保佑,便可将前因后果分说个明白哩。才一抱拳准备打话,忽听头顶上隐约传来一派笙声……”

  阿勒坛奇道:“你说头顶上?”“正是,”姓宋的吸了一口气,“我当日也是好生诧异,抬头望去,只见身周几株大树树稍左右,彩带无数,无所凭依,仿如天仙似的,竟影影绰绰地飘着七八个人!

  “只听一个极优雅的女人声音自空中传来:‘你们好大的胆子!”话音未落,那两个女子忽然一齐跪倒,叩首哀告:‘婢子实不知娘娘圣驾降临,恕罪!恕罪!’

  “我吓了恁大一跳,心想哪里的皇妃跑将河南来了,又三不知飞在我头顶上——莫非我在发梦?才自一摸额头,忽然耳边一声冷笑:‘还不跪下么?’

  “我立时觉着腿弯阴谷穴里一麻,不由自主便跪将下去。只听得空中笙声大作,愈来愈近,抬眼望去,那些人如同驭风而下,缓缓地都飘落在了地上。

  “中间是四个白衣女子,扛着一张肩舆,肩舆上高搭天蓬,垂着轻纱,只隐约可见其中坐着个华衣的妇人;周边是四个淡青色长衫的青年男子,一人一管笙,正吹得起劲哩。他们恰正落在我与那两个红衣女子中间。

  “只听肩舆上妇人冷冷说道:‘我怎样说来——丹枫九霞阁的下人,出得谷来,遭我撞见一个,便杀一个,撞见两个,便杀一双。’你们不但出谷,还竟敢到湖广来,真个不要命了么?!”

  听话的那人“哼”了一声,象是不耐烦姓宋的说了这么半天,拉东扯西的,这时候才入正题。姓宋的不理他,自顾自慢吞吞讲下去:“两个红衣女子吓得连连叩头,那肩舆上的妇人又道:‘那个奸贼,我姑念昔日情份,暂不动他,旁的人么……’

  “两女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浑身颤抖,显是害怕到了极点。我正自心下不忍,忽然听见先前喝我跪下的那个声音又于耳边响了起来:‘赵秋翎、丁婉容,那厮此番派汝等到河南来,所为何事?老老实实招来,或许娘娘大施洪恩,免了你们的死罪……’”

  话正说到这里,忽然一声冷哼从庙外传了进来:“宋宝城,真个不知死活哩!你当日曾罚过甚么咒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