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最是返朴人不识

洗烽录 赤军 5505 2003.04.23 21:39

    凌冲看冯国胜如此狼狈地跑出王府,心中诧异。他请侍卫通传了,进见朱元璋,就看朱元璋穿着团龙大红锦袍,气哼哼地端坐在大殿上。凌冲急忙大礼拜见,然后问道:“冯将军怎么……”

  朱元璋手拍桌案,冷哼一声:“教他攻高邮,他却中了诈降之计,折损无数士卒。孤故决以大杖数十,教他不得骑马,走回高邮城下去。倘再攻不下呵,便提头来见!”说着随意一挥手,示意凌冲起来。

  正在气头上的朱元璋,再不复往日和蔼笑容,一张丑脸绷得紧紧的,非常可怕。凌冲站起身,不敢再问,急忙低着头把此行的过程,挑重要的禀报了一番。朱元璋不时打断他的话,问一些细节,神色也逐渐缓和了下来。

  等凌冲说完,朱元璋点点头:“退思,辛苦了。”凌冲低着头,急忙说道:“未能劝服张氏兄弟来降,臣下死罪。”朱元璋摆摆手:“张士诚冥顽不化,我早料知便有这般结果,非是你办事不力,何须自责?那彭素王既已离了张氏,迟早归服于我,也不急于一时——你真欲与他山西去,寻那个甚么‘剑圣’卢扬么?”凌冲回答:“正是,请大王恩准。若大王另有差遣时,臣不去便是。”

  “这般江湖草莽,”朱元璋捋着胡子,皱皱眉头,“最是以武犯禁,搅闹乾坤。你看那卢扬,若是个机敏人,肯来辅佐我呵,便领他来,不然,教彭素王杀了他干净。”凌冲愣了一下,随即点头称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殿后转出一个人来,走到凌冲身边,向朱元璋深深一揖道:“我欲会此卢扬久矣,请大王恩准,也随退思走这一遭去。”凌冲抬眼看去,只见此人不到四十岁年纪,高冠博带,腰悬长剑,面色如金,长须飘拂,倒有三分象彭素王。只是英挺过之,而飘逸不足。当下喜道:“宫大侠,怎么你却在此处?”

  来人正是曹州黄河大侠宫秉藩之子,继承了其父“剑神”之名的宫梦弼,和凌冲也算是通家之好。当下朱元璋笑道:“好,且试这‘剑神’、‘剑圣’,谁是第一。退思,你与宫大侠同去山西清源罢。”

  凌冲犹豫了一下,但想到彭素王只说不见朱元璋,没说不见别的人,也就答应下来了。朱元璋继续说道:“那扩廓帖木儿欲与关中诸将火并,料他定分道自河南与山西两路进伐,你们此去呵,顺路打探他的部署,我河南北各地都布有眼线,养了信鸽,你们得着甚么消息,速速传告于我。”

  凌冲和宫梦弼两人叩头遵命,然后告别了朱元璋,一边寒暄着,一边向城外走去。路上,宫梦弼听凌冲不住口夸说彭素王的武艺天下无双,不禁冷笑道:“除非他真是大罗金仙,岂有恁般厉害?”

  凌冲看他一脸不服气的神情,知道此人向来心高气傲,于是急忙刹住话头,绕开去讲些别的。宫梦弼很少说话,只是静静听着凌冲讲话,偶尔“嗯”的一声。

  两人离开应天城,来到城西大肉居中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宫梦弼先给杞人夫妇行礼,口称“世叔,叔母”——因为乃父宫秉藩和杞人是平辈论交。然后又见过了郭汉杰、彭素王、史计都等人。

  彭素王口称“久仰”,笑着说道:“‘剑神’、‘剑圣’,我料不得并立,定有一场厮杀哩。宫兄也寻那卢扬许久了么?”宫梦弼点点头,问道:“听退思说起,彭先生的技艺天下无对,在下心仰慕之,可否赐教一二?”

  宫梦弼话说得客气,脸上的神色可一点也不客气,这分明就是在向彭素王挑战。彭素王望一眼凌冲,“哈哈”笑道:“退思谬赞了,说甚么‘天下无对’,可不愧煞我么?”

  宫梦弼见他不允,退后一步,又是一揖:“好教彭先生笑话,在下三十载未逢敌手,仿如井底之蛙,请彭先生不吝赐教,足感大德。”彭素王听他这话说得实在有点狂妄,皱一皱眉头:“果真宫庄主从未遭逢过敌手么?”宫梦弼回答道:“顛仙人、张真人,自是武林泰斗,可惜行踪飘忽不定,又是某的父执辈,不好向他们挑战。除此以外,在下二十七岁前唯败在家严剑下,二十七岁后,家严再不与在下较剑了也。”

  他所说的“家严”,当然指的是上代“剑神”宫秉藩了。彭素王心道:“都说宫梦弼青出于蓝,今日且看传言是实是虚。”于是点点头:“也说得是。既如此,宫庄主请。”

  宫梦弼又是一揖,提起长衫下摆,转过身,走出门去。众人都跟在他身后。大肉居后门外,是一片四五丈宽阔的小空场,堆着一些干草干柴,只见宫秉藩走到空场中心,把长衫下摆掖到腰带里,然后拔出所佩的这柄金剑来。

  只见这柄金剑,茎长五寸,身长二尺,通体金色,镂以各种花纹,在晚霞的映照下,更加流光溢彩,灼灼生辉。彭素王点点头,转身问杞人道:“贵府上可有剑么?”杞人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指一指郭汉杰:“我这徒儿刀便有一柄,剑却……”“刀也罢了。”彭素王注目凌冲腰佩的钢刀,凌冲急忙解开纽带,双手递了过去。

  彭素王却不接刀鞘,直接抽出刀来,在手上掂了一掂:“略重些个。”杞人这才明白他执意要用剑法来和宫梦弼比试,于是急忙说道:“若较剑技,灶下还有通火的一枚铁条,比单刀灵活一些。”彭素王喜道:“甚好,劳烦取来。”

  凌冲入内取来铁条,递给彭素王。这铁条两尺多长,一指粗细,彭素王接在手里,抖了一个腕花,笑道:“不错。”他们商议的时候,宫梦弼就一直站在场心,挺肩而立,双足不丁不八,金剑斜指身侧地面,目光平视,一动也不动。彭素王端正面容,也把袍袖整束一番,手持铁条走下场中。

  宫梦弼依旧一动不动,但缓缓开口说道:“宫家祖传剑法,出自川中峨嵋,杂中原八仙、青萍、无极、太虚诸般剑式,已历六世,共七十二路。”彭素王把铁条横在胸前,也解说道:“在下不用剑已四五年矣,稍倾当用日帝自创的‘三十三天剑’,可惜他老人家去得早,才成十九路。请指教。”

  两人相聚不到一丈,一个按剑下指,一个横挡前胸,四目对射,寻找对方的破绽。杞人、凌冲等人都站在大肉居门口,紧张地盯着双方身形,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这精彩的较量。

  对峙了约摸半盏茶时分,突然,彭素王手腕一顫,铁条划个圆形,斜斜点向宫梦弼左肩。宫梦弼身形微侧,金剑从下撩上,疾刺对方咽喉。彭素王不等招式用老,向右滑开一步,铁条再斩宫梦弼的手腕。宫梦弼左手捻个剑诀,金剑拧转,格向来招。“当”的一声,两般兵刃轻轻相交,倏合即分。

  凌冲一直就不明白宫梦弼为何要用金剑。要知金比钢软,金剑柔韧有余而锋锐不足,如果和敌人的兵器硬碰,很容易就被敲断。此刻见宫梦弼施展剑术,他才恍然大悟,金剑招术以刺、削为主,很少与敌人的兵器硬碰,就算硬碰,也是以脊碰脊,抖动中力图弹开敌招,这样打法,就算他手中拿的不是金铁,而是一枚树枝,只要招术足够精湛,也一样不会有任何损伤。

  耳边听到杞人的声音:“儿啊,你且仔细看了,这个便唤作‘以拙破巧’。”凌冲定睛望去,只见宫梦弼脚下踩着七星步伐,进退趋避,极其迂缓,但手中金剑却仿佛蛇信一般,轻盈灵动,招招点向敌人周身要穴。彭素王与他正好相反,步伐错落有致,身形飘乎不定,但手里那一支铁条,却大开大阖,招术重拙古朴。两人顷刻间走了十来个回合,不分胜负,看得众人矫舌不下。

  凌冲从小便向义父陈杞人学六花拳和单刀,向师父冷谦学内家拳和内功,义母韩绿萼曾教过他一套青萍剑,只是入门的功夫。黄河大侠宫秉藩来找杞人饮酒的时候,凌冲也曾缠着他要学剑,宫秉藩却说:“便你义父的刀法,你一辈子受用不尽哩,博采众长,不如专精一路。”坚持不肯教他。他后来知道师父冷谦也会用剑,就又去缠着冷谦,冷谦笑道:“剑乃百兵之长,以你的年纪阅历,实领会不得。你天资聪敏,若努力练刀呵,三十岁或可大成哩,待你三十岁后,我再教你剑法也还不迟。”

  因此凌冲本来对于剑法的认知实在有限,他唯一与之较量过的剑术高手,也只有扩廓帖木儿帐下的平定州庞明而已。但当时刀枪之技,因为战阵实用,所以门类很多,而作为隐逸之兵的剑法,却只有不到二十个门派,主要出自三大家:北有崆峒,西有峨嵋,南为衡山。站在对敌的角度上,见多识广的师父冷谦,都大致给凌冲讲过各派特色,加上凌冲确是武学奇才,自己用心揣摩,在用剑之术上也可谓无师自通了。

  他此刻得了这么好一个机会,看当世两大高手较剑,暗中和自己所历所思的两相印证,见识大有提高,并且似乎隐约领悟到了彭素王所说的“为上唯临,为下唯沉;临而无远,沉而无隐;为上唯周,为下唯定;周则天也,定则地也”那句话的含义,只是一时来不及细想。他在心中暗道:“两人都好剑法,倘是我呵,怕接不得他们三招哩。”

  眼看场中两人分分合合,较量了百余个来回,兀自不分胜负。宫梦弼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而手中金剑的速度却逐渐缓了下来。彭素王的身形步伐,却依旧如前,他十九路剑法已经翻覆使过多遍,但每次用法都有细微的差别,因应形势,绝不拘泥,宫梦弼一直无法找到破敌之策。

  只见宫梦弼一招“分先射覆”,剑刺彭素王腹际神阙穴,这是“峨嵋剑法”中的上乘招术。彭素王不慌不忙,小腹向后一缩,手里铁条从外向内一钩,威胁对方背心的肝俞穴。宫梦弼一击不中,顺势用一招“翻身射狐”,身体向右一侧,金剑拉回,剑脊向上,平拍向对方来招。此招有七八个后势,只要拍开敌剑,即可顺势将剑削下,斩向对方握剑的手指,或者攻击下三路,分刺敌人双腿。只听“当”的一声,两般兵器轻轻一磕,但彭素王招术精妙,内力更是浑厚,铁条向上一弹,不等宫梦弼趁势急进,又压了下来。

  又是“当”的一声,只听宫梦弼喝一声“且住”,身形一晃,跃出战团。彭素王后退一步,“哈哈”笑着,把铁条掷到地上:“宫大侠好剑法,算是平手罢。”

  宫梦弼阴沉着脸:“怎么叫平手?你可以截断某的金剑,为何不用全力?”彭素王望一眼他手里的金剑,微微摇头:“如此精致器物,宫大侠想必甚爱的,我怎好加以毁伤,岂非暴殄天物么?”

  宫梦弼望他一眼,咬一咬牙,抬起金剑来,左手食中两指夹住剑脊,“喀”的一声,金剑从中断裂,分为两段。彭素王惊道:“这又何必?!”宫梦弼把两截金剑抛在地上,冷冷地说道:“我因无人能破,故此用这金剑。今日既败,还要他何用?我岂吝物者也。”

  彭素王点点头:“宫大侠果非凡俗。”转身走向杞人,把铁条双手归还。杞人接过铁条,微微笑道:“这日帝传下三十三天剑,果然厉害,在下大开眼界。”到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原来是彭素王赢了。

  宫梦弼解下腰间金剑的剑鞘,也扔在地上,然后放下束起的衣襟,走过来抱拳问道:“多承指教。便剑意上,彭先生可有教我?”神情比初时要客气得多。彭素王看他虽败不馁,也不羞愤,反而诚心请教,心里佩服,知道此人只是爱剑成癖,倒并无功利之心和荣辱之念,于是点点头:“兵有五阵,是为方、圆、曲、直、锐。合以剑道,也是一般的。”

  宫梦弼道:“窃不敏,请受教。”彭素王道:“初学用剑,以锐;北剑崆峒为宗,多无剑绦,以直;南剑衡山为宗,多长剑绦,以曲;内家用剑,以圆;而阁下之剑,出自峨嵋,则方也。”

  这段话一般人听了,肯定一头雾水,摸不到头脑,杞人武艺精湛,绿萼家传渊源,都是不住点头。凌冲勉强也听明白了七八分,但看史计都和师兄郭汉杰,两人却都不通剑法,正在挠头,不明所以。

  宫梦弼想一想,点头道:“所谓大道化二,两仪四象,分为五行,这五个字果然不徒说兵法,也能分类剑术。在下受益匪浅,感激无地。”他初时对凌冲没口称赞彭素王的武功,很不以为然,经过较量,现在却衷心敬服了。

  在大肉居住了一晚,第二天,四个人启程上路。临行前,绿萼悄悄对凌冲说:“你才交卸了差事,如何又要往山西去?事毕了速速归来,休忘怀大都等你那位姑娘哩。听闻扩廓帖木儿要西取关中,路上不得太平,你须仔细。”凌冲听义母提到雪妮娅,心中不禁涌上一股怅惘之情。当下连声答应,也请义父母保重身体。

  绿萼又想了一想,突然笑道:“不如教你父收拾了店子,往大都去为你提亲来,先定下了婚事,须防变故。”凌冲吃了一惊,忙道:“娘你怎恁般心急?你儿子须不是娶不得媳妇,天寒地冻,怎好劳动爹往北地跑哩?”绿萼道:“你父须不是纸糊泥涅的,他十数年来未曾出过店子,趁机散散心也是好。你也廿多岁了哩,既有姑娘家喜欢你,岂可轻易错过?可有甚么信物么?我教你父带了往大都去。”

  凌冲有些犹豫,但终于还是把贴身藏着的玉镯掏了出来。他还舍不得松手,早被绿萼一把夺了过去:“男子汉怎恁般婆婆妈妈的,莫非你不欢喜那位雪姑娘么?”凌冲急忙嗫嚅着回答:“自然是欢喜的……”绿萼笑道:“你且办西吴王交付的差事去罢,你的婚姻,自有娘作主哩。”

  凌冲心里又是高兴,又是腼腆,还有点紧张。告别了陈杞人夫妇和郭汉杰,一行四人上马北行,很快就重又回到徐州城下。听到一些传说,那冯国胜带着棒伤走回高邮,惭愧愤恨,身先士卒,四门紧攻,一鼓作气攻下了高邮城,抓住前此使诈降计的东吴签院俞通,就城上砍了脑袋。徐达闻讯,加紧对淮北各镇的进攻,包围了淮安城。

  彭素王他们也不进徐州,更不见徐州守将陆聚,延着黄河,一路向西。等过了汴梁,到虎牢关前,就看到处都是披肩执锐的中州军,牢牢把住关口,严加盘查来往人等。打听之下,才知扩廓帖木儿已经回到河南府路洛阳城中,这是朝廷新封赠他河南王的藩地,他一边盖起王府,分曹治事,一边写信调李思齐、张良弼等出关。张、李不听,反在潼关严阵以待。扩廓帖木儿遂抽调山东和山西的诸路兵马,正准备对关西诸路发起进攻。

  本拟自风陵渡北渡的,那是黄河上最好的一个渡口,可惜被中州军拦住去路,四人无法继续前进,只好后退到孟津,静等黄河解冻。二月中旬,才渡过黄河,就遇见了那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