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离晋别楚福所依

洗烽录 赤军 6664 2003.04.23 21:51

    西吴王朱元璋,今年还不到四十岁,相貌虽然丑陋,却生了一把好胡须,往日也极为爱惜,每天都蘸水梳理得一丝不乱。他放下书本,抬眼看到凌冲,点头笑笑。凌冲急忙大礼参见,并把此行的经过详细禀明了。

  朱元璋手捻长须,微笑道:“那彭素王不肯来见我,我却不怪。你往他背上抽一鞭子,他奔得更快,那是犬也,前此冯国胜之类便是;你每日必揣摩其心,稍有不慎,他便飞走了,那是鹰也,彭素王之类便是。鹰犬,鹰犬,名虽并列,实有不同。养犬虽是省心,终不如豢鹰来得有用。”

  这话凌冲听得有些刺耳,但也不得不承认确是至理。他点头不语,朱元璋倒叹口气:“退思,你并非我的臣子,你我可算通家之好,你是我子侄辈。我有些话,讲得透彻了些,你便今日不得明白呵,只要好生记得,他日受用无穷。可惜世子却不肯听我讲话,此儿过于柔弱,真个使我伤心哩。”

  凌冲心说,世子朱标是你儿子,你说话的时候他当然敢打哈欠,我终究不是你真正的子侄,就算不明白,甚至不赞同,你讲话我敢不一付毕恭毕敬的模样吗?当然,这种话他是不会讲出口的,他只是安慰朱元璋:“世子仁厚,有安邦定国之才,大王何需苛责。”

  朱元璋摇摇头:“他怎安得了邦,定得了国?但我若安定下邦国来,他或是守成之主哩。”凌冲忙道:“大王春秋鼎盛,而鞑子现自相攻伐,大王趁此时机,不日便可整兵北上,一雪国耻,兴复中华。天下底定在望,世子仁厚,正好守成。”

  朱元璋微微点头:“教中州军与关西军自相火并,彭素王这件大礼,我已受之有愧了,不知他还送我些甚么?”凌冲听他问起,急忙把楠木匣子装着的胜使神矛双手献上。

  朱元璋把手按在木匣上,问凌冲说:“退思,路上可打开过么?”凌冲摇头。朱元璋把木匣推到他的面前:“打开来看罢。”凌冲倒没料到他如此多疑,愣了一下,随即取过木匣,后退一步,离开朱元璋有一定距离了,才慢慢打开匣盖。

  只见楠木匣中铺着大红绸缎,上摆一支银色矛头,形质相当奇特,不是中原样式,也不是蒙古样式。他双手托着打开盖的木匣,再次呈到朱元璋面前。朱元璋探头看了看,慢慢伸手,把矛头取出来,放在手上把玩。

  凌冲手托木匣,站在旁边。朱元璋直看了半盏茶时分,才皱着眉头,把矛头又放回匣中,然后摆摆手:“且放在案上罢。我去请周颠与刘基两人来看,这两个是天下奇才,倘他们都看不出其中诀窍呵,那便是宝藏与孤无缘也。”

  两人又谈说一阵,天色已晚,朱元璋就要留凌冲一起吃晚饭。凌冲推辞说:“尚未望过二老,不敢拜大王赐。”朱元璋体谅他思念家人的心情,也就放他离开了。临分手的时候,他还亲热地拍着凌冲的肩膀,说道:“退思,这半年来辛苦你了,我好生过意不去。且回家与父母团聚,好生休歇,有甚急务,我再差人寻你。”

  如果是以前,凌冲听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朱大王说这样一番话,一定会感激泣零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却一点没有这种心情,不仅如此,反而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虚假。他暗中攥了攥拳头,为自己心态的转变而感到惊愕。

  ※※※

  回到大肉居,和义母韩绿萼、师兄郭汉杰相见了,却不见义父陈杞人。绿萼道:“怎知你回来得恁快。他昨日才起程往大都去,为你提亲。若晚走一日呵,两父子便遭遇了也。”

  凌冲听了这话,立刻就要上路追赶杞人。绿萼拦住他:“急的甚么?你父难道晚间不睡的么?你便休歇一晚,明晨再走不迟。他不惯骑马,是步行上路的,你催了马去,尽赶得上。”

  凌冲这才稍稍安心,答应第二天再起程上路。绿萼道:“这半年来,你马不停蹄,为娘的好心痛也。此次交卸了吴王的差使,本该留在家中好生将养,却不料又要上路。”郭汉杰笑道:“师弟这两年犯了驿马,不得停步,他年青体健,怕的甚么?我少年时,也是四外奔波,待拜了恩师,却好清闲也。”

  绿萼瞪他一眼:“他怎可与你相比,你这般粗悍,怕甚么奔走,他自七岁后便未离过娘的身边哩,这两年不得休歇,可不可怜么?”“有甚可怜?”郭汉杰“哈哈”笑道,“再两年天下太平,师弟又娶了娘子,那时节定然快活舒适。若吴王再赐个一官半职,也好光耀门庭。”

  绿萼回答郭汉杰说:“我不求甚么光耀门庭,陈家自良佐公后,也无一个做官的。我只求孩儿太太平平,为娘的便心满意足了——说到娶娘子,城西刘屠户看上了你,要招你做女婿,你怎不肯答允?”

  凌冲大喜,问道:“原来有此美事?那刘屠户的女儿我也见过的,虽是寡居,倒好相貌,师兄如何不肯?”郭汉杰听师娘提到这件事,不禁涨红了脸,挠挠头皮:“若他肯嫁女过来呵,我岂有不肯?他要招赘,我怎能离了师父、师娘,自往城中住去?”

  绿萼笑道:“我知你师父的心意,为的当年在罗山城中见满地尸体,自此不敢进城。待天下太平了,此类事自然消弭,我劝他将店子开到城中去,教吴王赐了刘屠户隔邻的院落,那时节呵,你便招了女婿,也仍在店中打理,朝夕相见,岂不是好?”

  郭汉杰还在犹豫,凌冲劝道:“师兄何必推拒。尊兄也未曾留下子嗣,难道郭家香烟便此终绝了么?你虽入赘他家,好教生第二个儿子从了父姓——但你若生不得儿子时,须不关小弟的事。”郭汉杰听了这话,突然倒头就拜,对绿萼说:“既如此,全凭师娘做主。教他们送了定来,待师父进城呵,徒儿便与那刘姓女成亲便了。”

  绿萼笑着把他搀扶起来:“你跟了师父多年,这厨下功夫,也可独当一面了。这个店子,冲儿不擅烹调,自不会传于他,异日都是你的产业,岂不是好?”郭汉杰赶忙说道:“徒儿怎敢有非份之想?只是进了城,隔邻便是屠户,店中猪肉料再不缺的。”

  凌冲“哈哈”大笑:“那是自然,教你岳丈廉价卖些好猪肉,他难道不肯么?”郭汉杰有些羞涩地给了他一拳:“甚么岳丈,休要浑说,八字须还无一撇哩。”绿萼笑道:“怎无一撇,我明日便进城与刘屠户说去。”

  一家人说说笑笑,当晚安歇无话。但凌冲听了郭汉杰的亲事也有着落,不由得又想起雪妮娅来。他幻想着追上义父,两人一起往大都去,见了艾布应该怎样开口。说不定艾布看兵荒马乱的,怕婚事有变,立刻答应把女儿送到应天来完婚,也未可知——其实就在大都完婚,再回应天,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艾布要他先信奉******教,做******,究竟怎样才能做******呢?这个他却完全不明白。

  年青人每多憧憬,胡思乱想,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直到四更天才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凌冲告别了义母和师兄,起程上路,渡过长江,纵马往北方行来。

  ※※※

  凌冲延着运河北上,经滁、濠、宿三州,很快就来到了徐州城下。此时的徐州,已经是朱元璋的地盘了,由大将李文忠镇守。凌冲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义父陈杞人,进了徐州城后,因为和李文忠交情泛泛,也不去拜访他,自在城中打探消息。整整一天,没有丝毫音信。

  他心里说:“本道三两日便可追赶上了义父,却怎知大海捞针,遍寻不见也。遮莫我赶过头了?”

  于是快马再赶回宿州,可还是没有遇见陈杞人。他心里烦闷:“义父多少年未出江湖,今为我北上提亲,又非急务,莫不成四处闲游,投亲访友,未从大道上走么?这可怎样寻找?”思前想后,反正杞人迟早要到大都去的,不如先往大都“清真居”里去等他,总有相逢的一日。

  想到很快就可以再见到雪妮娅,凌冲的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暖流。

  于是从徐州渡过黄河,准备经山东往大都去。扩廓帖木儿的主力现在都放在西线,与李思齐等关中诸将鏖战,东线却平静得多,他这一路上,快马加鞭,无阻无碍,很快就来到了泰安州奉符城中。

  想到北上不远就是泰山,那是天下第一的名山,五岳之首,反正义父没那么快赶上来,何不上山一游?自己这半年多以来,大江南北奔波,难得交卸了差事,有了空闲,如果过泰山而不游,不是很遗憾么?

  于是准备了一些食水,就骑马往泰山上行去。先往王母池群玉庵赏玩一回,然后经大路过红门宫,拐个弯,前面就是龙泉观了。此观依龙泉山而建,以此得名,本来是泰山派的重要基地,女宗龙泉派发源所在,可惜元初与男宗普照寺一起被焚毁,泰山派也就星散了。现在的宫观是至元年间所建,规模较从前要小得多,部分地方还残留着一些烧焦的残垣断壁。

  凌冲凭吊一回,想要找一把好的龙泉剑来买下,却遍寻不着。询问香客,才知道著名的龙泉剑产自河南汝宁府西平县,古称龙渊,后名龙泉——这里虽然也叫龙泉,曾是武术名山,却并不盛产宝剑。

  离开龙泉观,继续北行,走了一程,就到了石关。此处又称回马岭,据说当年唐玄宗骑马登山,走到这里,山路险峻难行,只好弃马步行,以是得名。石关上建有石坊,有些乡民专在这里帮骑马上山的游客看马挣钱,凌冲也就把马匹交付给他们,自己紧了紧绑腿,迈开大步,沿阶而上。

  过云步桥、五大夫松、对松山,大概中午刚过,已经来到了南天门。从这里望出去,雾锁群峰,景致绝佳。南天门往东,是昭真祠,始建于宋大中祥符年间,金代曾一度改称昭真观。凌冲早就听说这里的签乃是山东第一灵验,于是走进观去,在泰山女神碧霞元君的铜像前跪了下来。他双手合什,暗暗祷告,此去大都啊,但愿姻缘得协,娶了雪妮娅过门。眼前又闪现出雪妮娅的笑靥,他不禁游目四顾,有些脸红,怕被旁人看出自己心事。

  祷告已毕,取过签筒来,闭着眼睛摇一摇,摇出一枚竹签。可惜却只是一枚中上签,上写着“重耳离晋,子胥别楚”。

  拿着签,来到签摊前,只见已有一名女子坐在摊前,等摊主解签。那摊主是个老年道人,戴一顶乾坤巾,穿一袭八卦袍,满脸皱纹,花白的胡须。凌冲站在那女子身后,偷眼看她手中拿的签,只见上面写“中上,微子去殷,韩信归汉”。

  对比自己手中的签,两枚签不但都是中上,并且似乎连含义也差不多。只听那女子轻声说道:“问姻缘。”凌冲不由来了性质,静听那摊主如何解说。

  只见道人从签簿里翻出一张纸条来,摇头晃脑地读道:“满腔忠悃已成空,另抱琵琶叹不公。守得云开红日出,才知造化妙无穷。”女子问道:“说的究是甚么?”

  道人眯着朦胧小眼,上下打量那女子,慢慢问道:“贫道不恭了,敢问小姐可是前有一段姻缘,未果而终么?”那女子点点头。道人一句话说中,不禁有些得意,捋着胡子笑道:“解上正是此意,前缘已终,正如微子去殷归周,韩信去楚归汉,要待后缘哩。”

  那女子问道:“前缘已终,问他怎的,正要问后缘哩。”道人回答:“姻缘只在数年间,小姐休急躁,静等便是。造化巧妙无穷,天机怎可泄露?贫道看这解上,分明写着‘云开日出’,料小姐后日这段姻缘,定是惬意的。不看那微子投周,封了宋公,韩信归汉,做大将军么?此是中上签,虽须等待,终有得着一日。”

  那女子往摊上放了一张交钞,站起身来。就这么一斜脸,凌冲看她二十多岁年纪,还没上头,是个黄花闺女,一张俏脸,倒好象在哪里见过的。他皱眉思索,那女子却并没有望他,径自低头去了。

  道人问道:“官人解签么?请坐。”凌冲回过神,撩袍坐下,把手里的竹签递给道人:“也问姻缘。”道人看看签,也去解簿里翻出一张纸条来,摇晃着脑袋读道:“好事从来总折磨,遭谗被谤又如何?去家岂止三千里,逆水撑来却放歌。”

  凌冲问道:“除最后一句,似都非好意?”道人笑道:“世事难以预料,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依,有那最后一句,也不易了。”凌冲心里有些担忧,又问:“重耳离晋,与微子去殷,不都是一般的么?怎前一解看似好得多来?”

  “官人差矣,”道人摇头,“想晋公子重耳,遭谗出奔十九年,才得归晋。而那微子,不过因心伤而去殷,不久便扶保大周了也。想伍子胥满门遭难,独自流亡,过昭关愁白了头,要多少年才得刺了王僚,保公子光登基?而韩信欲走,尚有萧何来追他,自执戟郎一跃而做大将军。其间自有分别,官人且细思者。不过你虽受挫折,要多过适才那女子,结局却比她更好哩。晋文能成霸业,是这婚姻,最终甚如人意,皆大欢喜。”

  凌冲听到这里,才算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又想:“莫非此去大都,不得与雪妮娅完婚么?也说得是,艾布岂肯这便放女儿南来?能先定下亲来,便是大吉了。人岂可不知足哩?”

  付了钱,告别道人,凌冲又在各殿内赏玩一回,就背着手走出昭真祠来。才走出山门,只听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嚷声,一个粗大的嗓音叫道:“我家小姐哪里去了?!还我家小姐来!”

  凌冲快步走出去,只见山门外,东、西、南三面各建一道“神门”,就在“神门”间的空场上,一个黑大汉子,提着醋钵样的大拳头,正在追打香客。几个香客逃得慢一步,被他拳风扫到,立刻骨错筋麻,惨叫着摔倒在地。

  一个长身汉子,看似练过几天武艺,上前去拦那黑汉子,早被对方一把揪住肩膀,就胸口连打了三拳。一边打,一边骂道:“你却将我家小姐拐到哪里去了?不交出来时,老爷一顿拳结果了你!”

  长身汉子好不容易挣脱开来,捂着胸口躲到一边,呼呼喘气,再也不敢强自出头。那黑汉子看他逃了,却也不追,只是挥舞着拳头,继续寻人厮打。凌冲看此人分明是失心疯了,若容他这般胡闹下去,不知还有多少无辜的人要受伤哩。于是吸一口气,跳上一步,喝道:“兀那汉子,你家小姐走失了,可自去寻找,打这些香客做甚?”

  黑汉子见凌冲出头,摆拳喝骂道:“这个鸟人,遮莫是你拐了我家小姐去?不要走,吃老爷一拳!”说着,扑过来一个马步冲拳,打向凌冲胸口。凌冲早看出来,对方虽然力气蛮大,拳法运用却很普通,当下不慌不忙,身子一侧,左手一接一引,已将来拳带歪。黑汉子这一拳打得猛了,一个收势不及,脚下踉跄,凌冲趁机右手在他肩上顺势一搡,“扑”的一声,对方摔了一个嘴啃泥。

  凌冲用膝盖压在黑汉子的腰间,双手把他左拳反扭,并且扣住了脉门,那黑汉子立时动弹不得,只是歪着头哼哼地骂。这时候,两人凑得很近,凌冲突然觉得这黑汉子面熟得紧,似乎在哪里见过一面,不由问道:“你叫甚么名字?”

  黑汉子不答,却骂道:“老爷的名讳,你是甚么鸟人,也敢来问?速速放了老爷者,不然提了器械来,将你斫做十七八段,那时须不好看!”

  凌冲心里好笑:“你这样拳脚,便将了器械来,能有多厉害,我岂会怕你?”再问:“你家小姐何人?既是走失了,如何不去寻,却厮打香客出气?”黑汉子骂道:“定是你这鸟人将小姐拐去了也,若不送还时,定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凌冲知道黑汉子是因为主人走失,一时急昏了头脑,于是伸拇指在他头部率谷、阳白、风池、上关这几个穴位上按摩了一阵。黑汉子逐渐清醒过来,惊问道:“小姐、小姐哪里去了?”

  凌冲看他的眼神已经不象刚才那样疯狂,于是松开手和膝盖,放他起来:“若遭人拐去了,可速去寻罢。”“正是,”那黑汉子向凌冲作一个揖,“我这便下山去,叫人守把各处山口,不怕那贼将小姐掳远了去……”说着,飞奔离开。

  凌冲帮受伤的几名香客推血过宫,接驳脱臼的骨头。等到忙完,天色已经昏黄了。这时候要再赶下山去,恐怕还没走到五大夫松,天就会完全黑下来。他想:“都道日观峰上观日出,乃是天下奇景,不如就山上寻个宿处,安歇一晚,明晨看了日出再下山。尚有空闲,急的甚么?”

  于是离开昭真祠,向西回归大路,继续往山上走去。走了不远,前面出现两条岔路。他曾在昭真祠里问过香客,这两条路一是通往日观峰和玉皇顶的,一是通往瞻鲁台的,只是经那黑大汉一搅闹,完全记不清楚往日观峰是要北上,还是东去了。他左右望望,一时看不到第二个登山的人,万般无奈之下,只好从怀里摸出一文龙凤通宝来,向天祷告:“休捉弄我呵,指我往日观峰去来。”

  通宝掷下,是阳面朝上,于是他就往东边的岔路走了过去。走了一程,觉得地势并没有明显变高,不禁心下惴惴:“遮莫真个老天捉弄我?阿也,打嘴,你叫老天休捉弄你,可不是对老天不敬么?他便捉弄你,你又能怎的?”

  天色已经几乎完全黑了下来,这个样子,想要返回去走北面那条岔路,也已经来不及了,干脆硬着头皮,摸黑往前硬闯。就算到了瞻鲁台,想必那里应该有一些建筑,或者有一些空地,找个避风的地方先休息一晚再说。正在这样想着,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你未曾习练过武艺,我怕伤损了你筋脉,故此暂时解开你的穴道。你不要喊叫,这个地方,晚上少人,便喊叫也是无用的。”

  听起来竟然是牟玄圣的声音!凌冲大吃一惊,急忙停住脚步,伏下身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