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千古难读一编书

洗烽录 赤军 6478 2003.04.23 21:54

    凌冲带伤逃避龚罗睺等人的追赶,跑了不远,伤势越发加重,心知不免,正想回身拼个两败俱伤,突然脚下一空,跌入路旁沟中。这沟本是排水之用,深不过尺,但凌冲眼前昏黑,胸口气血翻涌,脚步踉跄,跌倒在地,竟然一时挣扎不起。龚罗睺已到眼前,双掌一振,阴笑道:“小子,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当头打下。

  凌冲闭目等死,只听“嘭”的一声,头顶巨震,却不是被掌力击中,倒似有另一股极强的力道将龚罗睺掌力震开。他睁眼一看,只见龚罗睺已在数尺开外,双掌交叉胸前,摆一个防御的架式,而自己身边,却站着一个人,童头银须,正是扩廓帖木儿麾下高手程肃亭。

  只听程肃亭笑道:“龚兄别来无恙?前遭分不得胜负,你我且再较量。”龚罗睺冷冷地问道:“这小子乃是朱元璋遣来的细作,我故要取他性命,肃亭兄因何又来搅局?”

  这个时候,巴儿思也已催马来到,见了程肃亭,也是老相识,不禁怒目相向。程肃亭“哈哈”大笑:“此子是河南王要我访寻之人,岂能容你们取了他的性命?我要领他往河南去呵,尔等且退。”话说得非常不恭,巴儿思大怒:“大都治安,由小王统管,此人既在大都出现,理应由我擒拿,程老先生休要作梗!你说奉了河南王之命,可有公文么?”

  程肃亭从怀里摸出面金牌来一晃:“此是河南王的令牌,你等看仔细了。今日我必要领这个小子南去,若有不服呵,自往河南来寻大王理论。”凌冲躺在地上,半天挣扎不起,胸口如有万针攒刺,听了他们的对话,虽然心中不解,却没有力气询问。

  龚罗睺还待动手,却被巴儿思拦住了:“河南王袒护一个奸细,不知是何因由。且待咱们禀明圣上,那时再问他要人呵,却看他怎么说!”说着,招呼气喘吁吁赶上来的诸警巡,转身回城去了。

  龚罗睺向程肃亭一拱手:“程兄,咱们后会有期。”程肃亭笑道:“听闻你着人破了腐心蚀骨掌,不知可是真的么?你若不用腐心蚀骨掌呵,须不是我的对手,今日便放对厮杀,你们也讨不得好去哩。”龚罗睺气得面孔发紫,但知对方说的是实情,巴儿思既然已经走了,自己独自一人,不是这老儿对手,“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程肃亭看他们走得远了,才俯身扶起凌冲,顺便一搭他的脉门,皱眉道:“伤得不轻,是我来晚了也。”潜输内力,帮凌冲疗治伤势。

  凌冲还没来得及问,程肃亭先解释说:“大王听了小姐遭遇,知你孤身一人北上大都,而牟玄圣那厮又觊觎在侧,好不担忧,故教我北上来寻你,暗中卫护。大王待你忒好,古语云:士为知己者死,你如何不肯投效大王,却还随着反贼朱元璋?”

  凌冲听了这话,就想开口辩驳,可惜内力运行正在紧要关头,他不象程肃亭内功深厚,可以分心二用,一边运气一边开口,他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程肃亭本也是随口感慨,并没有希望他回答,输了一成内力到凌冲体内,帮他暂时遏止住伤势的继续恶化,然后扶他起来,向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中走去。

  林中早有几名锦衣军士牵马候着,程肃亭扶凌冲上马,叫一名军士缓缓带马,穿过树林,来到西边宛平县,征用了一辆马车,并购买了一些成药,送凌冲往河南去。

  凌冲不想再见到王保保,而且他早上出来往清真居去,路上遭遇了不测,他怕铁冠师徒和宫秉藩长久不见他回来,难免会着急。把这点对程肃亭说了,程肃亭笑道:“我遣人送封信去便了。”

  凌冲没告诉程肃亭,是谁在大都城里等他,又怕南下见王保保,其中缘由不好分辩,所以只请程肃亭写下“侄负急务,急离大都,叔等无虑”几个字,自己画了花押,要他派人送往长chun宫去交给方住持。

  一路南下,走的还是王保保当初领兵南下的路线,这一路上都是中州军的地盘,程肃亭他们不但没有受到盘查留难,还到处都有地方官员遣人护送,毫无阻碍耽搁,很快就来到彰德城中。从彰德再西南经卫辉、怀庆,从孟津渡过黄河,四月下旬来到了河南府路洛阳城中。

  ※※※

  凌冲的伤势已经好了七八分了,但依旧面色发白,四肢酸软,站不了多长时间就想躺倒。王保保听了程肃亭的禀报,亲自到病榻前来看望凌冲。凌冲本来不想给他好脸色看,不过看他眉头微蹙,担忧自己的伤势,感情纯出自然,也就不好意思拒人于千里之外,只说:“多谢王兄请程前辈来卫护我,救了我的性命。只是我此刻头目森然,只想睡去,实实地对不住王兄了。”

  王保保听他这样说,也就不好多留,略坐一坐,吩咐侍女好生服侍着,就出门去了。凌冲看那侍女,原来却也是旧时相识,正是王保保在大都城里买来的商心碧。只见此女插珠戴翠,面色较以前更为白净,身体也更为丰腴,想是在王府里吃得好,穿得好,又得王保保宠信,所以才这样满面春风。

  商心碧读过不少书,坐在床前陪凌冲随便聊聊,倒也足以打发无聊日子。凌冲只想等伤势大好了,就寻机会溜将出去,赶回应天。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他心中隐约觉得,就是自己直截了当地告诉王保保说“我要走”,对方也会立刻放自己离开的。虽然现在两人是敌非友,但他却丝毫无法以恶意揣测王保保。

  晚上,吃过一小碗粥,凌冲才要睡下,突然屋门打开,一个女子婷婷娜娜地走了进来。凌冲还没看清楚那人是谁,商心碧先福下去:“小姐。”那女子一边走近,一边摆摆手,吩咐道:“你先出去。”正是王保保的妹子王小姐。

  商心碧收拾好食具,才走出门去,王小姐就坐在凌冲床边,却不说话。凌冲望她一眼,只见她也正望着自己,眼圈却是红的。凌冲笑道:“我还在病中,无法行礼,小姐恕罪则个……”

  王小姐轻声问道:“哥哥才告诉我,你受了伤来王府将养,我听了此讯,急忙赶来。凌大哥,你却如何伤成这般模样,我好不……好不……”说到这里,脸色绯红,低下头去。

  凌冲看她娇羞的模样,不禁心中一荡。“凌大哥”这样的称呼,因为自己和他兄长平辈论交,所以初时听来并不以为意,现在却觉得有点过于亲热了,不禁想入非非,自己也涨红了脸。他急忙掩饰道:“些许小伤,不碍事的。是令兄一力要我在王府将养。却也可笑,我须不是弱不禁风的官宦公子,难道便死了么?拘在床上,好不气闷煞。”

  王小姐急道:“凌大哥休说浑话,‘死’字也可随意出口的么?我念兹在兹,日昔盼你来到洛阳,然使你带伤而来,却非我的本意也。”这话说得越发的露骨,凌冲不好搭腔,只能微微点头。大概王小姐也感到自己说得不妥,急忙转变话题道:“凌大哥可到得大都了?可曾见了雪妹妹么?”

  提起雪妮娅,凌冲心下有些黯然,摇头道:“尚未能见。”他心里不禁想,泰山昭真祠里的签还真是准,自己北上一趟,那么多波折,到头还是没能见着雪妮娅一面,这个就是解签人所谓的“晋公子重耳,遭谗出奔十九年,才得归晋”么?又想到王小姐所求得的签,婚姻之事也有反复,需要耐心等待,却不知他的姻缘,应在谁人身上?

  想到这里,感觉自己实在无聊,旁人姻缘,干卿底事?难道自己很喜欢王小姐么?雪妮娅的笑靥在眼前一闪即没,凌冲真想扬起手来,抽自己老大的耳瓜子。

  王小姐却猜不到他在想些甚么,只是问道:“可是未到大都么?”凌冲回答:“我才到得大都,第二日一早起来,便遭了贼子毒手,未能前往清真居去。”两人谈谈说说,直到两更鼓响,王小姐才告辞离去。

  她前脚才走,商心碧后脚进来,禀告道:“大王这便来看望凌官人。”凌冲这个时候不想见他,但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王保保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商心碧搬了把椅子过来,王保保坐在床头,笑道:“歇了半日,气色好得多了。我王府中尽有上品药材,程先生是通医道的,教他抓了好药你吃,想不多日便能痊愈了。”

  凌冲靠在床头,心不在焉地答应着。王保保顿了顿,突然问道:“我妹子来看过你了?”凌冲料想定是商心碧禀报王保保知道的,略微点一点头。“我这个妹子呵,”王保保轻叹一声,“已二十过半了也,却仍择不得好人家嫁她……”

  凌冲吓了一跳,心说王小姐原来二十五岁了,那岂不是比自己年龄还大?亏她还左一声“凌大哥”,右一声“凌大哥”的,其实自己应该叫她“王大姐”才是。他问王保保:“令妹这般年纪,果是不得不嫁了。你身为河南王、兵马元帅,怎责不得好妹婿?”

  王保保盯着凌冲:“我属意二人,一个是关保,一个是貊高,你都见过的。据你看来,却是哪一个好?”凌冲想起王小姐在济南对自己说过的话,急忙答道:“那貊高看似个阴狠的,战阵上是英雄,归家却未必好丈夫。还是关保好。”

  “这却难办哩,”王保保皱着眉头,“若将妹子嫁与貊高呵,关保是我幼时好友,定不敢罗噪,若将她嫁与关保呵,却怕貊高不服,生出事来。”凌冲把头一仰:“王兄,这却是你的不是了。你平日里自夸英雄豪杰,不想却怕了貊高?为了防备貊高,耽搁了令妹的大好青春,这却算甚么英雄豪杰?!”

  王保保抚掌笑道:“凌兄责备的是。只是往日与妹子说来,她也颇有跟从关保之意,自从山东归来呵,我与她提起貊高,固然不喜,提起关保,她却也转了头,万分不情愿的样子。凌兄与她同在山东,可知道原委么?”

  凌冲听到这话,吓了一跳,看王保保的表情,似笑非笑,望着自己,不禁暗道:“原来你也看出王小姐对我有意,却特意讲这番话来试探我的。我爱的雪妮娅,你又不是不知,难道故意要拆散我们么?”

  突然在大都同游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凌冲猛然醒悟:“原来你也欢喜雪妮娅!这倒是我疏忽了。难道你因此便想将妹子嫁与我,却好与雪妮娅同携连理么?”他当然不会这样妄加揣测朋友的意图,于是干脆把话挑明了,正色道:“我自欢喜雪妮娅,此往大都,便是去寻我义父,我义父已往清真居去为我提亲哩。艾布老爹也允诺了,只须我两年内前往迎娶,便将雪妮娅嫁与我……”

  虽然在预料之中,突然听到凌冲直截了当地这样说起,王保保的神色不禁有些黯然。他微微苦笑,听凌冲继续说:“令妹对我有意,我也看出来了,但我欢喜雪妮娅,令妹若是嫁我,不免做小。你是堂堂元朝藩王,她是郡主之尊,岂肯做妾。你且仔细思量,此事断然难协的。”

  “做大也罢,做小也罢,”王保保轻叹道,“她定是不在意的,但正如你所说,我却不能不在意。况我也欢喜雪姑娘,虽是今生无缘,她能嫁你,我也放心。只盼你们举案齐眉,相携白首,岂肯让你再娶妾哩!”

  “雪妮娅恐是与王兄无缘,我与令妹也无缘,”凌冲说道,“天意是在,勉强不得。何不劝说令妹,便嫁了关保,岂不是好?”王保保道:“若能劝时,早便劝了。我这个妹子看似娇弱,其实性子好生倔强,我劝她不回的。只盼日子久了,她可以将你忘掉。”

  他拍拍凌冲的肩头:“凌兄,你我相得,只盼你在此间长住。偏是中间有这么一桩因果,我却又盼你再不见我妹子。待你伤势痊愈了,便送你回集庆去……”凌冲大喜,没想到因祸得福,可以脱离这个虎穴,回到吴王的身边。但这种神情,他当然不能表露在脸上,只是微微点头,和王保保一起喟叹。

  王保保苦笑道:“亡妻是义父说下的亲事,是个寡淡无味的人,虽说夫妻相敬,我却并不欢喜她。她去得早,我虽然悲伤,也不免有解脱之快。少年时便欲寻一个有心胸,有见地,有本领的女子为妻,如宋之梁红玉般,可以辅佐其夫做一番事业。偏是遇见了雪姑娘,她天真活泼,全无心机,本不是我良配,但念兹在兹,竟然忘她不得。真个造化弄人,天意难测。”

  凌冲本来想说:“我看那商心碧是个有见地的女子,定是王兄良配。”但看到王保保凄凉的神情,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这一晚,两人聊了很久,直到四更天后,王保保才离开他的床前。凌冲辗转反侧,又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

  第二天早上起身,凌冲正在想怎样说服王保保反正,元廷如此待你,你还给他们做鹰犬,不是很愚蠢吗?就在这个时候,王保保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大卷紙,递给凌冲,笑道:“才得了奇文一篇,不敢独赏,来赍与凌兄看。”

  凌冲不明所以,接过纸来,展开来粗略一看,已知是朱元璋讨伐张士诚的檄文,不禁喜上眉梢。王保保看了他的神情,微微一笑:“你且细读来,忒煞的有趣。”凌冲仔细阅读,上写:

  皇帝圣旨,吴王令旨,总兵官准中书省咨,敬奉令旨。余闻伐罪救民,王者之师,考之往古,世代昭然。轩辕氏诛蚩尤,成汤征葛伯,文王伐崇侯,三圣人之起兵也,非富天下,本为我民。近睹有元之末,主居深宫,臣操威福,官以贿成,罪以情免,台宪举亲而劾仇,有司差贫而扰富。庙堂不以为忧,方添冗官,又改钞法,役数十万民,湮塞黄河,死者枕籍于道,哀苦声闻于天。致使愚民,误中妖术,不解偈言之妄诞,酷信弥勒之真有,冀其治世,以苏其困,聚为烧香之党,根据汝、颍,蔓延河、洛。妖言既行,凶谋遂逞,焚荡城郭,杀戮士夫,荼毒生灵,无端万状。元以天下钱粮兵马大势而讨之,略无功效,愈见猖獗,终不能济世安民。是以有志之士,旁观熟虑,乘势而起,或假元氏为名,或托香军为号,或以孤军独立,皆欲自为,由是天下土崩瓦解。余本濠梁之民,初列行伍,渐至提兵,灼见妖言不能成事,又度胡运难以立功,遂引兵渡江。赖天地祖宗之灵,及将相之力,一鼓而有江左,再战而定浙东。陈氏称号,据我上游,具问罪之师,彭蠡交兵,元恶授首,其父兄子弟,面缚舆榇。既待以不死,又封以列爵,将相皆置于朝班,民庶各安于田里,荆襄、湖广,尽入版图,虽德化未及,而政令颇修。惟兹姑苏张士诚,为民则私贩盐货,行劫于江湖;兴兵则首聚凶徒,负固于海岛,其罪一也。又恐海隅一区,难抗天下全势,诈降于元,坑其参政赵琏,囚其待制孙为,其罪二也。厥后掩袭浙西,兵不满万数,地不足千里,僭号改元,其罪三也。初寇我边,一战生擒其亲弟,再犯浙西,扬矛直捣于近郊,首尾畏缩,又乃诈降于元,其罪四也。阳受元朝之名,阴行假王之令,挟制达丞相,谋害杨左丞,其罪五也。占据浙江钱粮,十年不贡,其罪六也。知元纲已堕,公然害其丞相达失帖木儿,南台大夫普花帖木儿,其罪七也。恃其地险食足,诱我叛将,掠我边民,其罪八也。凡此八罪,有甚于蚩尤、葛伯、崇侯,虽黄帝、汤、文与之同世,亦所不容,理宜征讨,以靖天下,以安斯民。爰命中书左丞相徐达总率马步舟师,分道并进,攻取浙西诸处城池。已行戒饬军将,征讨所到,歼厥渠魁,协从罔治,备有条章。凡我逋逃臣民,被陷军士,悔悟来归,咸宥其罪。其尔张氏臣僚,果能明哲识时,或全城附顺,或弃刃投降,名爵赏赐,余所不吝。凡尔百姓,果能安业不动,即我良民,旧有田产房屋,仍前为主,依额纳粮,以供军储,余无科取,使汝等永保乡里,以全室家。此兴师之故也。敢千百相聚,旅拒王师,即当移兵剿灭,迁徙宗族于五溪、两广,永离乡土,以御边戎。凡余之言,信如皎日,咨尔臣庶,毋或自疑。

  读着读着,他的神情逐渐改变,从欣喜,到惊讶,到痛苦,到迷惑不解。檄文的后半部分,列数张士诚八款大罪,把他比作黄帝时候的蚩尤、夏末的葛伯,和商末的崇侯,为自己征讨正名,这本是檄文的通例,是真是假,也不必深究。但檄文的前半部分,却说白莲教弥勒信仰是“妖术”,骂红巾军是“烧香之党”,说他们“妖言既行,凶谋遂逞,焚荡城郭,杀戮士夫,荼毒生灵,无端万状”。朱元璋本是红巾军的一分子,大宋龙凤政权是白莲教的政权,现在反过来咒骂白莲、红巾为妖,这是甚么道理?!

  他把那一段连读了三遍,疑惑地抬起头来,王保保点点头:“我又何必假造这样东西?这是张贴淮南各城的檄文,我遣人抄了来的。”凌冲摇头不信。王保保又道:“朱元璋羽翼已丰,待要抛却白莲,自立一家,其心昭然。他若真有天下之志,则白莲便成了势,也是他明王韩氏的基业,他一个吴王、大元帅,又算得甚么?此时正告天下,白莲是妖,他是真命圣人,也在情理中哩。你若不信呵,他日回到淮南去,自然看得到真本。”

  凌冲皱眉不语,心中疑惑、痛苦万分。王保保拍拍他的肩膀:“我也不须多说,你回去淮南,自然明白真相。”

  凌冲将信将疑。他此时却不知道,这篇檄文,完全改变了抗元起义的性质,也即将完全改变许多人的信念和人生——其中,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