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云谲波诡雾难收

洗烽录 赤军 6862 2003.04.23 21:22

    凌冲在那间小屋子里疗养身体,又躺了足足五天,使豹尾鞭的高手才允许他下床。那个蓝衫少女名叫邱敏儿,每天在床前服侍凌冲,尽心尽力,倒搞得凌冲很不好意思。

  虽然已经可以下床了,但使豹尾鞭的高手仍然开了方子,每天熬药来要凌冲喝,虽然允许他走出屋子去呼吸新鲜空气,却绝不放他出院门。凌冲很想托他给雪妮娅带个信去,却几次三番话到嘴边,又无缘无故咽了回去。这间屋子很小,屋外的院落却也不大,凌冲少年好动,从小就没有象这样被困于方寸之地过,病势渐愈,心情却越来越是烦躁。更兼邱敏儿虽然在他面前强颜欢笑,却总难掩通红的眼圈,凌冲知道她挂念自己的父亲,百般劝慰,说等自己伤势痊愈了,就去警巡院中救人。

  使豹尾鞭的高手看出了凌冲烦躁的心情,也劝他说:“这是旁人家院子,兄弟你休随意走动,先在这院子里打打拳,踢踢腿罢,待功力复原了,我领你去往警巡院里,你我二人合力,岂有救不出邱福来他们的道理?休焦躁,休焦躁,你受的是内伤,若心绪紊乱,伤势须痊愈得慢哩。”

  凌冲知道他说得有道理,也只好强自按捺住焦躁的心情。豹尾鞭高手曾和他提起过,已经找到了夏国坚的踪迹:“他领貊高将令,往河南公干去了,要再一个月才得归来哩。既知其所在,不怕他飞上天去,兄弟你莫挂心,待他归来,却再理会。”

  那人每天出去四、五个时辰,剩下的时间就过来陪着凌冲。凌冲向他讨教一些气功和武艺,获益匪浅。此外,从闲聊中,凌冲也隐隐约约猜测到了相逢那日的前因后果。想是邱福来的店子早就被豹尾鞭高手等人注意上了,这日得到消息,警巡买通了内线,要来拿人,就想通知邱福来躲避。但他自己是张士诚的手下,要去警告朱元璋的细作,怕对方根本不信,于是通过一条秘道,进入地牢,想趁警巡突袭的时候,相助一臂之力,把邱福来等人都救出来。

  “都是汉人,要驱逐鞑虏,恢复中原,”那高手曾经喟叹说,“不肯联军北伐,却江南窝里先自斗将起来,好不恨杀人也!”凌冲嘴里不说,心中暗笑,想那张士诚自十余年前脱脱南征,包围高邮,就把胆吓破了,没几年就去除大周国号,自称吴王,仍奉元朝为其宗主。这样货色,就距离汉奸也不远了,说什么要“驱逐鞑虏,恢复中原”?他笑豹尾鞭高手看错了形势,认错了主公,但两人交情尚浅,也不好开口劝说。

  但他相信这位年长自己二三十岁的“大哥”,确是一副侠义心肠,虽然身处不同的阵营,他仍想暗中救援邱福来,其中丝毫不掺杂功利之心。只是没想到会碰上那个使“腐骨蚀心掌”的文士,否则以他的本领,就算没有自己和那个使弓箭的高手相助,也早就把邱福来一伙都救出来了。

  就当太学生在清真居闹事的那天晚上,戌时刚过,凌冲正在屋中和邱敏儿谈笑,排遣她心中的哀伤,突然豹尾鞭高手推门走了进来。凌冲起身让座,那人摆手阻止,伸过右手拇、食、中三指来一搭凌冲的脉门:“兄弟,可大好了么?”凌冲急忙答道:“多谢大哥,在下已痊愈了……”

  那人点一点头:“虽未复原,也好了八九成了。好,今晚是个机会,咱们且往警巡院中探一遭去。”凌冲大喜:“这便动身么?”那人自腰间解下一柄钢刀来递给凌冲:“这便动身,延挨不得。”

  凌冲忙把上下衣服都整一整,领口、袖口、绑腿、腰带都束紧了,将那口刀斜绑在背后。邱敏儿在一旁问道:“我也去罢……”

  “邱姑娘且留在此处,”那人答道,“有我与凌兄弟两个便可。”邱敏儿大急:“我定要去救出爹爹来,前辈……”那人望了凌冲一眼,凌冲忙安慰邱敏儿道:“邱姑娘莫急。似大哥这般高手,数日里都救不得,便加上我,又能有何作为?不过探查一番,将周遭地形都摸清楚了,商议个好办法,明晚咱们好一道去救人。”

  邱敏儿知道他是托辞,但也明白自己功夫差他们太远,怕帮不上忙,反而成了累赘,只好低下头去:“凌大哥,你且……且诸事小心了。”这几天来,她早已经改了口,不再称呼“凌叔叔”了。

  凌冲点头,向她微微一笑。那使豹尾鞭的高手一拉他手臂,两人推门出去。穿过门外的小院落,经过一道枯萎的花丛,也不走门,径直来到墙边,两人施展轻身功夫,一起跳将出去。

  凌冲知道院落南墙外就是一条不宽的街道,可是那人却拉着他跳出了西墙,外面仍是个不大的院子,左右有几间厢房。从这里又翻过三重砖墙,才来到坊间大街上。凌冲不禁咂舌赞叹:“好大的宅院——大哥,你这位朋友是甚么来头?”

  那人摆手不答。二人潜在街边暗影里,一路向北行去。走不上十数步,忽见前面火光闪动,一列软甲军士横向走过。两人急忙停步蹲身,等到这些军士消失在街角拐弯处,才重新直起腰来。

  “扩廓帖木儿进京后,夜间的巡逻更紧密了。”使豹尾鞭的高手嘟哝一句,拉着凌冲,继续前行。穿过两条小街,他猛然停步,向凌冲做了个“小心”的手势,两人一起伏低身来,藏在路旁一株大树的阴影里。

  凌冲轻轻抬头望去,只见一道黑影从屋上掠过,接着,不远处传来一个混浊的声音:“庞兄么?可见了甚么?”黑影在空中一个翻身,悄无声息地落在对面屋檐上:“与楚兄一般,也是双手空空——向先生呢?”

  “向先生,”先前说话那人轻咳一声,“自往城西搜寻去也。咱们不如一同东去。”话音方落,檐上又蹿起一条黑影,与先前的黑影一握手,并肩往远方去了。

  凌冲和使豹尾鞭的高手一齐站起身来。“庞明、楚雄客,”那人奇道,“他们也算扩廓帖木儿身边有名的硬手了,却半夜三更跑出来搜寻些甚么?”

  “大哥,”凌冲问道,“他们口中的‘向先生’,又是何人?”那人摇摇头:“与咱们不相干,且走路罢。”

  二人再行一程,来到一条宽街附近。那人一指前方,低声说道:“前面便是枢院,据说扩廓帖木儿尚未购置相府,便住在彼处。要再过去两个坊,才是大都路警巡院哩。”

  话音才落,“嘎——”的一声,枢密院一扇红漆边门打开,三个锦衣人走了出来。凌冲二人急忙抢在拴马石后,屏住了呼吸。

  只听一个锦衣人冷哼一声:“青天白日,竟敢在京城里打劫,甚么世道!”边上一人笑道:“愤恨何用?这也正是个机会,咱们兄弟自到了大都,好似飞鸟入笼,并无寸功可立,若今番能寻出人来,相爷定有重赏!”

  先前那人兀自愤愤不平:“巴儿思怎么执掌警巡的,弄得京城治安如此混乱!如若相爷请下旨来,教关知院、貊知院统领大军防备九城,不用一个月,定然路不拾遗也!”

  第三人笑道:“朝廷上那班鞑子,一向忌惮相爷,岂肯让咱们大军进得城来,你何必废话连篇——只是有姓向的老鬼抢在头里,恐怕大功不会落在咱们兄弟手上。”第二个开口的人忙道:“一对一的较力、格斗,咱们自然不是他的对手。说到寻人,哼,‘皖南三侠’未必便能输了。”

  凌冲心下一凛,听此人自报姓名,当是江浙行省号称“插翅难飞”的封氏兄弟了。据称这兄弟三人的追踪技术,宇内无人可比,若是被缠上了,就算插上翅膀,飞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他们的掌心。只是封氏兄弟素有侠名,怎么竟然投靠到扩廓帖木儿的麾下?

  只听那三人继续说道:“究竟寻的甚么人?钦犯么?”“没听相爷交代时的口气么?不是‘捉’,是‘寻’也。我料定是在野的甚么大名士,或者大隐者。”

  三人说说走走,往北边拐下去了。凌冲向身边那人望了一眼,只见他双目在黑暗中熠熠发亮,真的好象豹子一样。

  “扩廓部下,不过庞、楚、三封等有限的高手而已,”那人低声说道,“此刻都派将出去了也,连那个似乎颇为扎手的甚么‘向先生’,料也不在枢院中哩。凌兄弟,你我不如……”

  凌冲会意,微微点头:“正是天赐良机,岂可错过!”二人就地一滚,来到墙边。那人长身立起,右手一按墙面,仿佛一只壁虎似的,三两下悄无声息地纵上一丈多高的墙头,随即向下伸出手来。

  凌冲微一纵身,握住他手,脚下就如腾云驾雾一般,直接翻过墙去,如猫儿般无声地落在地上。接着那人也跃了下来,站在凌冲身边。

  两人小心翼翼地往里探了几步,忽见不远处一条长廊上灯光闪烁。悄悄奔近,见是两个乌帽仆役打着灯笼,引一个紫袍官员慢慢走来。

  那官员不过三十多岁年纪,紫面细眉,颔下长须,戴顶交脚襆头,长长的飘带搭在肩上,好一副清隽的相貌。只听他沉声问道:“都这般时辰了,丞相还出府去,却不知为了甚么?”

  一个仆役躬身回答:“小人不知也。貊知院且先到书房等候者。”那官员又问道:“小姐可在么?”仆役一愣,随即浅笑着回答道:“似乎……似乎也出门去了也。”

  三人逐渐走远。凌冲低声问身旁的那人道:“这个莫不是官做枢密院同知的貊高么?”那人点头:“料想是他也。虽则扩廓不在,若能宰了此人,也是奇功一件。”说着就要跟将过去。

  凌冲急忙一把扯住他的衣袖:“扩廓既是不在,不如去休。此刻闹出事来,救人便愈发难了也。”那人并不转身,轻声说道:“貊高乃扩廓麾下诸大将之首,若能除之,北军必定大损……”“要杀此人,日后尚有机会,”凌冲劝道,“且休误了救人!”

  那人转过头来,望着凌冲,少倾,叹一口气:“罢了,就便依你。”二人于是携手潜出枢院,继续北往大都路警巡院走去。

  ※※※

  大都城中负责治安捕盗任务的,共有三个衙门,一是南、北两处都指挥使司,再是东、南、西北三处巡检司,其后才是左、右、南三处警巡院。

  元初就已经拆毁城墙的旧城,又名南城,由南城一指挥、一巡检、一警巡三个衙门管理治安事宜。北城也就是新城的治安,由其余五个衙门共同管理。其中的左右警巡院,就设在大都路总管府的西边,倒钞库东侧,距离枢密院路途颇远。凌冲二人延着坊间大路北去,一路躲躲闪闪,直走了小半个更次,才终于来到目的地。

  远远的,就见警巡院中无数灯光摇曳。二人对望一眼,心下惊疑不定,当下施展轻功来到墙边,攀上株枝叶茂密的大树,探头往墙里窥看。

  只见黑压压的,院子里少说也有三四百人,灯笼火把耀如白昼。凌冲转头望向同伴,只见他也正皱紧了眉头。看起来今晚警巡院中有甚么变故发生,这次算是白跑了,别说救人,就连探查踩踏,也八成要落空。

  凌冲再望向院中,隐约辨出两伙人泾渭分明,左右分立。左首当先的,赫然正是那日带人搜查邱福来店子,后来还和自己交过手的那个蒙古青年,此人身后跟随的,倒有一大半是警巡装束。右首当先的是名紫袍官员,打扮和刚才见到的貊高有些相似,年龄也相仿,不过三十岁上下,白面无须,浓眉大眼,负着手,面带微笑——他身后的人,则泰半是中州军官打扮。

  只听那蒙古青年气哼哼地说道:“甚么久仰大名云云,客套话不必讲了,知院的来意,且明说了罢。”

  “哈哈,”那官员笑道,“好,那下官就不兜圈子了——小王爷自察合台后王兀鲁思千里迢迢来京城做官,总领大都九城十二门警巡事务。小王爷聪明干练,不过中国的诸般情事未免生疏了些,不免为下人所蒙蔽……”

  蒙古青年冷哼一声:“你指的甚么?”

  “有一个畏兀儿名唤阿厮兰的,此人乃是奥米兹的心腹,”那官员不慌不忙地说道,“他前数日来到京师,咱们须向小王爷通报过了。却不知为何迟至今日,尚拿他不住?”

  蒙古青年突然大喝一声:“多普拉旺,你来讲罢!”

  只见他身后人群中转出一个红袍番僧,一脸的尴尬:“小王爷、关知院赎罪则个。这个阿厮兰实、实是本领高强,小僧、小僧……”

  “谁叫你贪功冒进,打草惊蛇!”蒙古青年怒道,“你自身……”

  “罢了,”那官员急忙打断对方的话头,“多普拉旺并非警巡,是都指挥使司遣来小王爷麾下效命的,若责罚于他,使两个衙门生了争执,倒是下官的罪过了。幸好那阿厮兰目前尚在大都附近徘徊,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只是还有一桩事……”

  蒙古青年似乎明白对方这才是讲到正题了,当下冷冷一笑:“知院用兵,也惯于这般声东击西的么?有话请讲。”

  那官员微微一笑,象是在嘲讽对方不懂得官场规矩,当下说道:“朱元璋有一伙奸细布在大都城中……”这句话一出口,凌冲不禁心下一跳,仔细倾听。只听那官员继续说道:“此事相爷早便心知肚明,所以一直未加缉捕者,待要放长线钓大鱼也——可惜,可惜,他们却被小王爷拿将了来。”

  蒙古青年问道:“知院所指,可是邱福来那伙贼人么?”那官员点点头:“正是。”

  凌冲侧头望一眼同伴,却见他神色淡然,似乎此事并不在意料之外。

  “嘿嘿,原来知院大人讲这半日,是问我要人来着。也罢,这几个家伙口风甚紧,也正问不出甚么,那便卖相爷一个面子,交由大人带回去罢了。”蒙古青年说完这话,轻轻拍手,立刻有十几名警巡或手扶或肩扛地带过七八个人来。

  凌冲细辨这些人,但见邱福来、阿海等人均在其中,个个精神委顿,遍身是血,显然经过了无数次拷打。

  那紫袍官员身后立即转出几名中州军官,把一干人都接了过去。

  突然,那官员一把拔出腰间长刀,呼啸一声,将其中一人拦腰斩为两段。凌冲大惊,探头细看那死人面貌,却并不认得。

  蒙古青年惊怒交集:“你、你这是做甚么?!”

  “小王爷拷问了恁久都得不着线索,这干贼人当真口硬得紧,”那官员施施然从怀里掏出块帕子来,轻拭长刀,“我故杀一个立威也。”

  “你、你,”蒙古青年似乎是惊怒到了极点,“你明知此人乃是我布的眼线!”

  凌冲和同伴对望一眼,心道:“怪不得恁么隐密的所在都被警巡端了,邱福来手下果有内奸!”

  只听那官员“哈哈”大笑:“关某生平最恨的便是这般反复无常的小人,杀了也罢,可惜甚么?”说着,缓缓还刀入鞘。

  那蒙古青年再也忍耐不住,大喝一声:“你、你欺人太甚!”一掌就向那官员面门劈去。

  那官员急忙向后一闪,身法敏捷。几乎同时,从他身后悄无声息地伸出来一只手掌,迎上了蒙古青年的来招。

  “嘭”的一声,蒙古青年连退三步,这才拿桩站稳。只见从那官员身后翩然踱出一个秃顶老者来,捋须微笑:“小王爷,你须不是老夫对手,且唤龚罗睺出来讲话。”

  一声长笑,蒙古青年身后亦闪出一人,凌冲认得,正是那日跟随蒙古青年来福来金店密室中收捕邱福来等人的青衫文士龚先生。只听他笑道:“肃亭兄,十数载不见,兄的风采更胜往昔啊。”

  这时,那官员身后又闪出一个人影,风氅风帽,遮住了半边面孔,探头在官员耳边低声说了句甚么。凌冲正觉此人似乎有些面熟,又听秃头老者道:“更深夜冷,风露侵人,知院早些回府歇着罢。老夫与这位龚先生十数载不见,要各叙叙别后情由。”

  那官员一声长笑:“程前辈年事已高,也休耽搁太晚,受了风寒,是下官的罪过。”一挥手,身后诸人架着邱福来等便欲离去。

  那使豹尾鞭的高手悄悄向凌冲打个手势,意思叫他自去盯着这一行人,自己则留下来另有要事。凌冲知道他关心那个姓龚的文士,于是点一点头,施展轻功,抢先跳下树去。

  ※※※

  出了警巡院,那官员和戴风帽的人都上了马,众军官跟随着,一起向南方走去。凌冲隐藏身形,在两旁屋檐上一路小心跟随。才走过三四条街,忽听身后风声响起。

  凌冲大惊,待要躲避已自不及,急忙反掌去迎。耳边只听一声轻叱:“下去罢。”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大力推将过来,他一个立足不稳,直往街心跌去。

  这一跤,摔得他眼冒金星,五脏六腑仿佛要翻倒过来一般。隐约听到有人低声叫道:“向前辈,手下留情!”接着一个人走过来,弯腰将他扶起。

  凌冲定睛看时,见正是那个风帽风氅的神秘人物。此时二人相对,四目相交,只见对方四十岁上下年纪,方脸长须,面色阴戾,果然是认得的,不由惊问:“胡……胡先生,你如何在此处?!”

  那人微微一笑,问道:“是徐大将军遣你来的?”凌冲一时不知道是否应该老实回答,那人回头瞥一眼紫袍官员:“怕甚么,有某在此,你尽可大声讲来。”

  凌冲满心疑惑,哪敢大声讲话?只好轻轻点头。那人又问:“大将军遣你来大都,甚么公干?”凌冲斟酌字句,回答道:“不过探查京内的情势而已……”只听那紫袍官员在旁边笑道:“便是徐达遣了来刺杀扩廓帖木儿丞相的,咱们却也不放在心上。”

  那人回头笑一笑,又转向凌冲:“中州军中,自扩廓帖木儿以下,都不要去刺,王命如山,切记,切记。我自会亲遣人送邱福来等回南方去,你休再管此事了。”

  凌冲压低声音:“邱福来有个女儿,还在……”突然醒悟到不该说出使豹尾鞭高手那隐秘的住所,急忙住口。“这样罢,”那人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明日午时,你带邱姑娘来城北******见我——我还有大王的吩咐要告知你,定需准时过来。”

  凌冲点头。那人拍拍他的肩膀,转身上马,和紫袍官员一起去了。凌冲愣在当地,心中懵懵懂懂的,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远处鼓楼上,倒是敲起了更点,已经是午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