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奈何悲恸频来梦

洗烽录 赤军 6989 2003.04.23 21:20

    第二天是至正二十五年的十月四日,午饭却是艾布在清真居里请的。他不住口地向凌冲和王保保道谢,又拐弯抹角地套问两人的底细来历。两人如坐针毡,饭也没吃好,随便要点秃秃麻食填饱了肚子,就赶紧告辞出来。

  已近未时,艾布关照雪妮娅送送两人,并说:“两位官人救了你性命,是无歹意的了。你且领官人们左近走走看看,去海子边望海楼上赏赏景致。只休忘了早些回来。”雪妮娅大为高兴,悄悄拉了一下凌冲的衣襟,抢先跑出门去。

  凌冲本想找机会和雪妮娅单独谈谈,却一直未得其便,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刻,却没料到王保保也如影随形地跟了出来。

  “怎的,想撇下了我么?”王保保笑着问道。“岂敢,岂敢,”凌冲转过头,偷偷向雪妮娅递个眼色,“虽名海子,不过大湖而已,有甚么好看,咱们且他处耍子去罢。”雪妮娅忙道:“大天寿万宁寺今日有庙会哩。我是回回,不得进寺,但那寺前也有角抵、傀儡戏等诸般杂耍,煞是好看,咱们且耍子去来。”

  王凌二人拍手叫好,于是大家说说笑笑,一直向南走去,经过大都路总管府,再折而向西。才过警巡院,前面就是倒钞库,街上的游人已经越来越多。再走几步,还没望见万宁寺的庙门,已经是人挨人,人挤人,摩肩接踵,很难插得进脚去了。

  “果是京城繁华,”凌冲赞道,“南方哪得这般热闹街市来?”雪妮娅笑道:“也只寻常,真个热闹去处你还未曾见得哩——且随我来。”说着一拉凌冲的衣袖,朝人堆里“兹溜”就钻了进去。

  王保保才慢了一步,等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早找不到他们的踪影了。他知道两人故意要甩了自己,也没有办法,苦笑一声,无心赏玩,转身朝街东又慢慢挤了出来。从这里折向南方,沿着皇城再向西,大约半个多时辰,又走到羊角市来了。

  才到市口,早有个须发皆白的老汉迎了上来,作揖跪拜:“相……相公怎恁般时辰才到?老奴好不急煞。”王保保搀扶他起来:“你急的甚么?昨日关照你的事却如何了?”那老汉道:“老奴一早开市便来这里候着,那女子昨日未曾被人买去,今朝却先后有两拨人要来买她,竞相抬价,竟高到一千余贯哩!”

  王保保扬扬眉毛,笑道:“是甚么人恁般大手笔?终究哪个争得了她?”老汉回答道:“是大都路都总管顾秉忠老爷。”王保保“哈哈”大笑:“他还需与人争价么?大片子一将出来,哪个还敢多话?”

  “另一个却也非同寻常哩,乃是大宗正府札鲁花赤亦乞列歹大人的二公子,”那老汉笑道,“两人争较不下,顾秉忠将出一张更大的片子来,才吓退了这位二公子哩。”王保保问道:“甚么大片子,能吓退这个恶少?”老汉回答:“顾秉忠说,他买了这个女子并非自己享用,是要送去枢院,进献与左丞相大人的……”

  王保保一愣,随即冷笑道:“这狗奴才,果然会钻营哩——恁般说来,那女子被顾秉忠买将去了?”“却未,”老汉忙道,“那女子原来身上藏了柄剪子,寻死觅活地不愿跟随,说道自有人答允了要来买她,却不是甚么都总管老爷,甚么左丞相大人。顾秉忠恼了,说先将这女子留住,明日且再理会。”

  事情有这样的发展,倒让王保保始料不及。他愣了一会儿,心里也不知道是诧异、欢喜,还是气恼。等回过神来,突然冷笑道:“好没道理的女子,有恁般好前程,倒不肯去哩。她当顾秉忠是好相与的么?一个弱女子,以死相挟,旁人便不敢动她?也忒煞的无知了。”他伸手从腰里摘下荷包来,摸出那支金钗,递给老汉:“你且赍了这支钗子,去买那女子来……嗯,先领去你那里罢,权当是你新养的闺女,过几****再去接她。”

  那老汉答应一声,毕恭毕敬伸双手把金钗接了过去,又跪拜告退,转身就往驱口市中走去。王保保兀自抱臂立在当地,思前想后,良久不动。

  忽然间,两只手从脑后伸过来,蒙上了他的眼睛。这手纤细娇嫩,倒象是女子的柔荑。王保保一把抓住,“哈哈”笑道:“你已到了大都了?”

  回过身来,只见果然是自己猜测中的那个女子,不过二十多岁年纪,穿米色衫襦,罩着绣金云肩,长长的辫子垂到腰下。那女子笑道:“今日午时才到的大都,世杰说你或在羊角市哩,便叫他领了我来,可不是一寻便寻着了。”

  王保保这才注意到,那女子身边还站着一个锦衣青年,三十岁上下年纪,浓眉大眼,没有蓄须。于是拱一拱手,笑道:“世杰,你倒清闲哩,有空陪她出来寻我。”

  那青年急忙深深一揖,然后摇头苦笑道:“进了大都城,倒是忒煞清闲了,有甚可忙的?”王保保笑道:“多年辛苦,难得清闲哩,倒不如各处好耍子,并与二三同好一起吃酒去。”那女子忙道:“好啊,哥你若是清闲,便领我往热闹处耍子去罢。”王保保道:“若要随我去耍子,你先换了这身衣裳者。走在一处,我倒似你的仆佣哩。”那女子笑道:“我是随了世杰出来,才换这一身衣裳者。若照在河南时穿着啊,我倒似他的婢妾哩。”

  锦衣青年急忙作揖:“岂敢,岂敢!”王保保想了想,突然说道:“世杰,你着个人往库里寻部书去。《李卫公问对》,可听闻过么?”

  ※※※

  雪妮娅拉着凌冲,藉着万宁寺的庙会,甩开了王保保,终于找到个合适的机会,悄悄把那尊金佛交给了凌冲,并把自己接受委托的前后相关情事讲述一遍。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件事起初似乎颇为神秘刺激,后来却越来越是无聊,整天还要担心金佛被父亲发现,终于交了出去,了结了此事,她心里说不出的轻松愉快。

  两人在庙会上闲逛了足有一个多时辰,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分手以后,凌冲回到自己落脚的客栈,天已经快要黑了。他先在店堂里随便吃了点酒饭,然后进入租下的单人房间,栓上房门,拉上窗户,拨亮油灯,这才小心翼翼地从招文袋中取出那尊金佛来。

  “仁兄,我尚不知你的名姓,”他在心里默默祈祷,“请你在天之灵佑我此来大都,可圆满完成徐大将军的嘱托。他日驱走鞑子,还我大好河山,我定要访着你的名姓,建祠堂来供奉你,千秋香烟不替!”

  那尊金佛很小,还不到一掌高,他拿在手里掂了掂,知道是生铁镀金的,凑近灯光仔细研究了好一会儿,却并找不出甚么机关来。

  捏捏佛头,试着转动莲台,却都一无所获。想秘密或许就在金佛腹内,但在不确定的前提下,也不敢把它打破。琢磨了小半个时辰,依旧不得要领,凌冲有点不耐烦了:“仁兄仁兄,你留下这样一个哑谜与我,却教我怎生解读?”

  思索半晌,实在乏了。于是他把金佛贴肉藏在怀里,抖开被子,吹灭油灯,就爬上chuang去安歇。

  他先侧卧着运气走了一遍大周天,然后意守膻中气海,缓缓呼吸,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恍惚中,似乎又回到了熟悉的滁州城外——

  “冲儿,明日师父便去了也,四方漫游去,”冷谦坐了下来,“你且好生练着功夫——你可还记得自己的小名么?”

  这自己怎么会忘记呢:“我的小名唤做小虎。”“好小虎也,也好也不好哩,”冷谦笑了,“可知我为了甚么与你取学名唤作凌冲,可知我为了甚么与你取表字唤作退思么?”

  自己恭恭敬敬地回答:“师父是教弟子为人要深自谦抑,方能无为而无不为。太上有云:‘大盈若冲,其用不穷’。”“我是教你‘大盈若冲’,可未曾教你‘其用不穷’哩,”冷谦摇摇头,“苟全性命于乱世足矣。我知你年轻哩,血气方刚的,师父此言你且多念着些,现下定是听不入耳,久后却自会明白——噫,讲到这个,其实我也还在尘下浪荡,只有你义父是真隐逸者也!”

  师父苦笑一下,站起来,拍着自己的肩膀:“前几日可是汤和来寻过你?哈,他现下可好生的威风,做大将军了也——你休听人巧言蛊惑,立定脚跟,自己心中须有主意……”

  凌冲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外面街上有人敲起了梆子,隐约听在耳中,倒好象马蹄声似的。马蹄“得得”,老在脑海中回响,他仿佛看见一位须发斑白的老人突然跌倒,伏身在马蹄下,鲜血四溅……

  “这个放马踏死你祖父之人,”耳边好象又是“黄河大侠”宫秉藩的声音,“世侄你且记住了,他名叫夏国坚,右眼上有长长一道伤疤……”

  “右眼上有长长一道伤疤……右眼上有长长一道伤疤!”凌冲猛地从梦中惊醒,一段对话突然又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伽璘真,你好大胆!”“夏将军,你这是何意?为何伤了我的弟子?”

  他坐在床上,只觉得浑身冷汗涔涔。昨天在城外遭遇元朝国师伽璘真的那一幕,又再度浮来眼前。那带领大批骑兵前来,给自己和王保保解了围的中州军官,不正是姓夏么?他的右眼上,不正有长长一道伤疤么?!

  霎时间,儿时的情景一幕幕地紧接着出现在脑海中。父亲如何被拉去当兵,再也没有回来,母亲如何重病去世,祖父如何辛苦地抚养自己长大,一直到义父来到的那年春天……

  那一天发生了多少事情啊,元军追捕大师兄郭汉杰他们,宫大侠突然出现,义父和宫大侠如何谈笑风生地饮酒……而最让他终生难忘的,是相依为命的祖父去镇上赊酒,自己见他很久不回来,就去接他,正好看到他惨死在马蹄之下……

  凌冲翻来覆去地再也睡不着了。是的,宫大侠曾经讲过,那夏国坚在前丞相伯颜府中做过卫士,此后消失了很久,才再度出现。这样利欲熏心的人,再投靠扩廓帖木儿,在中州军中混个军官当,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仰天长叹一声:“天可怜见,教我在这里觅着了仇人的踪迹。若不能手刃此獠,我凌冲枉在世间为人也!”

  天色渐亮,凌冲揉了揉眼睛,翻身下床,不自觉地伸手入怀去摸了摸——那尊金佛还好端端地揣在怀里呢。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喊了一声,时候不大,伙计端了盆热水走进来。

  “官人起得甚早哩,且洗把脸,漱漱口者,”伙计把热水放在桌上,笑咪咪地说道,“厨下有刚蒸得的肉馅馒头、芝麻经卷儿,还有熬得烂烂的羊肉粥,官人可要用些则个?”凌冲点头,伙计欢喜地去了。

  凌冲伸个懒腰,伸手摘下挂在墙上雪白的手巾,正要往热水里浸,突然愣住了,他发现自己右手五指上竟然金光灿然!

  愕然间,心中猛地火花一闪。他急忙一个箭步蹿到门边,警惕地四下望了望,然后拉上房门,插上了门闩。

  又走到窗边,关窗下了销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怀里那尊金佛捧出来。佛像是镀金的,但莲台底下的金箔却分明早就被人刮干净了,却又粗粗地涂上了一层金漆,遇水便即剥落,早被他身上的汗水浸得斑驳陆离,露出了灰黑的底色。

  凌冲掏出张纸来,沾点脸盆里的热水,把莲台底部的金漆仔细擦干净。对着窗缝里透进来的曙光细细一照,果然上面不知道用什么利器刻了两行蝇头小楷:

  哈达门内澄清坊南百十七号金店

  老板邱福来

  “官人,官人,怎又插起门来?”伙计在外面敲门叫道,“点心与您备下了也。”凌冲满心欢喜,忙用张八行信笺把金佛仔细包好,重新揣入怀中,嘴里答应着:“休喧嚷,这便来也。”人逢喜事精神爽,似乎连说话声也轻快了许多。

  ※※※

  凌冲住在大都城西北方的肃清门内,而哈达门也即文明门,是在大都城东南,因为门内曾建过哈达大王府,故此民间俗称哈达门。他寅时动身,匆匆赶路,直到辰时才找到澄清坊。

  澄清坊紧靠着南城墙,因为文明门外就是菜市和穷汉市,所以虽是早晨,街上行人却已经络绎不绝了。这坊内最有名的建筑就是御史台,百十七号在御史台西南侧,是一个不大的门脸,挂着“福来金店”的布招,上着门板,似乎还没有开门营业。经营金银珠宝的店铺,多在鼓楼前街西第一巷的珠子市,在这相对贫穷的南城开金店,生意不好,开门较晚,也是可以理解的。

  距离金店不远,有一家小小的茶馆。凌冲过去要了一碗树****,坐下来慢慢地品尝,一边把前后街道,四通八达的道路都看得熟了。相对御史台附近,这条街道要冷清许多,除了金店、茶坊,不过一家小酒馆,十几户清贫人家而已。倒是靠西有个好大的花园,占去了半条街面。

  “大娘,”凌冲问那卖茶的婆子,“这一片好大的花园,不晓得是甚么人家,如此富贵?”

  那婆子大早晨起来,只有凌冲一个客人,服侍得分外用心周全,此时听他问话,急忙回答:“官人想是初来哈达门左近的,竟不晓得恁么高红围墙,恁么多奇花异卉,好宽敞地方,是谁人家园子。这个人啊,在大都城里,跺跺脚九城都应的人物……”

  “遮莫不是扩廓帖木儿丞相?”凌冲留上了心。“老身听闻扩廓丞相虽进了大都,却未置办府邸哩,平日里都是宿在枢院里的。喏,西边凤池坊的北首,便是枢密院哩。况他中州来的,哪有心思整治恁般的花园?实不相瞒,官人听了,这个乃是枢密院同签左李大人的花园哩。”

  凌冲听说过这个名字,当下奇道:“便是那个香……那个贼军征高丽的破头潘麾下裨将左李么?他一个降人,又不过四品同签,怎说大都城里跺跺脚九城都应?”

  那婆子瞥了凌冲一眼,笑道:“怪道听官人不是京城口音,想是外省来的,不晓得其中的缘故。这位左大人虽然官儿不大呵,却有偌大一笔家私……”她凑近凌冲,压低了声音:“隐约传说,乃是当贼的时辰抢掠了许多高丽国的奇珍异宝,归降朝廷后便在京城里放债做买卖,不过五年,已是中书省第一个大财主也!”

  凌冲问道:“他极会做买卖么?”婆子回答:“却也不是。听闻他当初流窜高丽的时节,结识了当地数伙山匪,多年来俱有往来,常年价大车小车的高丽人参、塞外貂皮甚么的,往大都城里运哩。种种货色,据说连高丽王的贡物里都罕见哩——他岂能不发财么?”

  闲聊一会,看看约摸辰时三刻了,那金店终于开了门,跑出个二十来岁的伙计下了门板。凌冲又坐了一会儿,看路上的行人更少一些了,才起身算过茶钱,就径直踱进了金店。

  店堂很小,又只有那开门的伙计一个人倚着柜台打哈欠,见凌冲进来,急忙招呼道:“官人面生得紧,想是初次来光顾小店。不晓得要购成货哩,还是现打哩?小店的手艺在南城是数第一的,官人看看成货便晓得了。”

  凌冲向外望望,看附近没甚么行人——日上三杆,附近人家有做工的,也都早就出门离去了——店堂里更是只有他们主客两人,急忙从怀里掏出那个纸包来:“有一尊镀金的佛爷掉了金漆,劳贵号修理。你们老板可在么?”

  “老板在后面督着工人做事哩,这门面上的事情,小人专管。客人将佛像交与小人便是了。”那伙计说着话,就要伸手来接纸包。

  凌冲把手一缩,笑道:“你休小觑了,这个是稀罕物事,宝贝东西,定须贵号老板亲自来看了,说是修得,我才放心哩。”

  伙计佯笑道:“一个镀金的货,有甚么稀罕?官人是第一遭光顾,想不晓得小店的名声,这附近台省、枢院,多少遮奢官员,家下金器损了,俱都发到小店来修理的。休看小店门面小些,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那是老板欢喜清静,不愿多张扬的意思。真个小店甚么宝贝物事未曾见过?”

  凌冲把袖子一翻,轻轻按住伙计伸过来的右手,悄悄塞上张一贯文的交钞:“兄弟,便劳烦叫你们老板出来,打甚么不紧?”

  那伙计把手缩到柜台下面,偷眼一瞥,笑道:“老板真个甚忙,我若无缘无故唤他出来,定挨一顿好骂——但若官人定要见他,这是生意上的事情,为了小店的名声,便挨顿骂又何妨?”于是开口向后面叫道:“四叔,有位官人定要请老板来出来看货,劳烦您通唤一声。”

  隔着帘子,里面有人答应:“甚么大事,你自瞧着办便罢,何必惊动老板?”那伙计道:“这位官人定要一见,劳烦您通唤一声,又能怎的?”

  里面“踢哩踏啦”地响起一阵脚步声,时候不长,门帘一挑,一个四十出头的矮胖子,头戴方巾,身穿交领团福字缎褂,匆匆走了出来,问道:“便是这位官人找在下么?未知有何指教?”

  “这位便是小店的老板。”伙计给凌冲做介绍。凌冲却还不放心,追问一句:“是邱老板么?大号可是上福下来?”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把纸包递了过去。

  邱福来接过纸包,打开来看了一眼,转头对那伙计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对凌冲笑笑:“这位官人,请跟我来。”

  连着店堂是一条不长的走廊,再后面是个挺大的院子,四五间作坊,几名工人进进出出地正在忙活。邱福来领着凌冲穿过院子,推门进了间堂屋,将门扣好,转头轻声问道:“还未请教官人怎样称呼?”

  凌冲报了姓名,邱福来继续问道:“阁下莫非自南方来的么?”凌冲会心地笑笑,急忙回答:“南路哪里得通?我自溯江转道川中过来的。”邱福来点点头:“如此,涪州姓朱的,是阁下至亲了。幸会,幸会。”

  凌冲看屋中只有他们两人,于是低声说道:“在下奉了徐大将军之命,前来大都……”邱福来摆了摆手,阻止凌冲继续讲下去,他走到正中的八仙桌前,伸出食指,用指关节在桌上“嗒、嗒、嗒——嗒——”两长两短地叩了四下,然后在东边墙上挂着的一幅墨菊图后面一掀,“咔——”的轻响,墙上裂开个五尺多高的大洞,露出里面的复壁来。

  邱福来向凌冲招一招手,当先弯腰钻了进去。凌冲急忙跟入,只见邱福来又不知在哪里一掀,复壁合拢,四周立刻暗了下来。凌冲心生警惕,暗中横单掌护在胸前,防止有人趁黑偷袭,但随即看见脚下一亮,现出道狭长的木梯来。

  邱福来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凌冲当先下去。凌冲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爬下了木梯。他此时却无法料到,再度重见天日,要在整整半个月以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