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于今重现摩勒计

洗烽录 赤军 6828 2003.04.23 22:04

    凌冲冲入屋中,来擒貊高,忽听王小姐叫道:“凌大哥,小心!”他听了叫声,徒然一愣,当年刺杀扩廓帖木儿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就这样缓得一缓,救了凌冲性命——猛然间,一个人影从屋顶扑下,向凌冲当顶一掌打来!

  凌冲撤步后跃,反掌迎去。“嘭”的一声,对方在空中一个跟斗,轻巧巧落在貊高身前。凌冲却感觉胸口如遭大锤撞击般,内息猛的一滞。他接连后退了三步,才算消去来势。不用看也知道,天下能有这般功力的,寥寥无几,此定是东海嘤游山牟玄圣无疑了。

  只听牟玄圣冷笑道:“嘿嘿,小子果然长进,竟能硬接我的掌力!”凌冲毫不犹豫,反腿踢破房门,向外便逃。牟玄圣一个箭步追上来,挥掌向凌冲后心印下。凌冲被迫反身一刀劈去,逼退敌招,然后掉头再奔。

  牟玄圣冷笑道:“无胆匪类,有种回身来与我战三百合者!”凌冲心说:“我若能在你手下走三百合,如何肯不战?”拼命提气纵跃,顷刻间已经跃出了院子。有几名巡逻的士兵闻声前来阻拦,都被他施展内家拳法,顺势一带,士兵们脚步踉跄,都反向他身后的牟玄圣冲了过去。

  就这样阻得一阻,凌冲和牟玄圣逐渐拉开了距离。凌冲心里略微舒一口气:“只须运用得法,我虽不是那贼的对手,却总可逃得性命哩。”两人一跑一追,离开府衙,渐渐接近城墙。凌冲听身后牟玄圣的脚步声又越来越近,突然心念一动,猛地停步,转身便是一刀,口中喝道:“我与你这贼拼了!”

  牟玄圣冷笑一声,双掌一错,施展泰山拳法,向凌冲直打过来。凌冲使开家传刀法,与他战了七八个回合,已然落在下风。他瞅准个空档,将刀一拖,掉头又逃,嘴里却喊:“来来来,此处狭窄,咱们且往城外去大战三百合者!”

  他提气攀上城墙,十几名守军挺矛合围上来,被他上面一刀,下面一腿,打倒了两个,又夺过一条长矛来,反身向牟玄圣掷去。牟玄圣冷笑一声,挥臂把长矛格为两段。凌冲趁机直向城外跳落。

  他身在半空,用手里钢刀反手往城墙上一插,顿挫下坠之势,随即右腿向后一踢,身如大鸟凌空般,几个跟斗,已经安然落地。转身再看,却见牟玄圣仍然站在城上,向下张望。

  凌冲叫道:“此处宽阔,正好厮杀,恶贼,你如何不下来?”牟玄圣冷笑道:“这是调虎离山之计,我如何不识得?”招呼众军乱箭齐发,向凌冲射来,自己却转身回城里去了。

  凌冲躲过几支羽箭,抹一把额头冷汗,心道:“真个好险也!这却不是调虎离山计,这个却是空城计哩。饶你奸滑似鬼,今番也中了我的圈套。”不敢再在城边多呆,匆匆跑进城外树林,解下了拴在那里的战马。

  “有那姓牟的恶贼在,我须救不得王小姐出来。”凌冲心中懊悔,当初走得匆忙,没和庞明说清楚联络的地点和暗号,现在就算王保保再派向龙雨、程肃亭等高手前来,自己也不知道怎样和他们会合。万般无奈,他决定先回怀庆去,如果怀庆还没被叛军攻克,就请怀庆守将帮忙与王保保联络。

  ※※※

  凌冲连夜往西飞奔,天色刚亮,已经来到修武城附近。忽见前面尘沙纷卷,旌帜飘扬,开来了一队兵马。凌冲仔细分辨,那分明是貊高的队伍。他心里怒气勃发,不避反迎,大喝一声,挥刀冲入队列之中。

  刀光闪处,血泉喷涌,顷刻间三名措手不及的骑兵就被砍落马下。一名敌将挺矛刺来,被凌冲侧身让过矛头,把矛杆夹在左肋下,喝一声:“起!”神力奋处,对方竟然被挑离了马鞍!

  敌将“阿也”一声,忙不迭松开手,摔落马下。凌冲左手持矛,右手挥刀,眨眼间直冲队心,又刺倒砍翻了七八名敌兵。

  中州军训练有素,行军时突然遇袭,一时慌了手脚,但等镇定下来,各持兵器,重新聚拢,早把凌冲围在了垓心。凌冲知道双拳难敌四手,虽然现在自己除了手里握的是刀非剑外,简直就象当年常山赵子龙一般,但赵云在长坂坡百万曹军中杀个七进七出,终究只是平话说书而已。自己如果不急忙脱身,可不会有赵云那样幸运。

  他是自行军阵列左侧杀入的,当下奋起虎威,直透敌阵,又从右侧杀出,直往路旁林中逃去。身后弦响,十几支羽箭射来,早被他舞动长矛,一一格落。直跑出两里多地,看看身后并无追兵,凌冲才缓缓带住马缰。

  座下马突然一个趔趄,悲嘶一声。凌冲转身查看,原来马臀上中了一箭,伤口虽然并不算深,却已不能再长途驰骋了。他跳下地来,一边安抚坐骑,一边用刀尖剜出箭头,并敷上了金创药。

  他在心中暗骂自己:“此刻急如星火,你竟惩一时之快,前去冲阵,致损了坐骑,岂不是得不偿失么?”叹一口气,把鞍辔从马身上解下来,抛在地上,轻抚马项:“你且去罢,四野逍遥,休再往战阵上去了也。”

  放走战马,凌冲紧紧绑腿,施展轻功,直往怀庆奔去。不到两个时辰,已经奔出百里之遥,来到了怀庆城下。

  只见城外空茫一片,城上张着守将黄瑞的旗号,围城的貊高军已经尽数撤走了。凌冲心想:“莫非我早间遭遇厮杀的,便是原围城的貊高军么?却不知是攻不下城,知难而退哩,是那黄瑞已降了貊高哩?”

  时间紧迫,也来不及细想,他大着胆子,直往城门闯入。守门的士兵见一个青年男子腰佩钢刀,满身是灰尘和血迹,如疾风般顷刻跑到面前,都不禁吓了一大跳,挺起长矛来喝道:“甚么人?报上名来!”

  “某是怀远凌冲,”凌冲叫道,“奉河南王之命往怀庆来!”那几名士兵一愣:“既是奉了大王之命,可有令箭么?”凌冲听他们这样问,料想怀庆还未易主,不由舒了一口气。他奔到士兵们面前,喝道:“你们怎配看大王的令箭?且唤黄瑞来,某有话讲!”

  一名小军官喝道:“这厮不尴不尬,又不肯亮出令箭,定是奸细,且拿下了!”挺起长矛,向凌冲当胸便刺。凌冲左手一探,捉住矛头,吐气开声:“走!”用力一振,那军官双手巨震,把握不住,长矛脱手,往上直飞出一丈多高。

  凌冲这是学彭素王在杭州城外战败张家五太子,用以立威。但中州军的素质要高过东吴军何止百倍,那名军官又不象五太子那样声名煊赫,因此众军虽然吓了一跳,依旧不肯后退,挺矛一步步围了上来。

  凌冲心道:“也罢,我将你们都打倒了,看那黄瑞出不出来。”正要动手,忽听城门内一人问道:“甚么事?因何吵闹?”

  凌冲听这声音好不熟悉,大喜叫道:“庞大哥,是我!”两骑自门内驰出,左首一个中年虬须汉子,正是平定州“病钟馗”庞明,右首一个秃顶老者,却是川中峨嵋派高手程翌程肃亭。

  庞明见了凌冲也是大喜,他喝住守门士兵,问道:“咱们才到怀庆,城中却无人知花车下落。你追踪下去,可有线索么?”凌冲料想那些车辙隔了一天已经都模糊难辨了,难怪他们找不到线索,于是急忙回答:“郡主已遭掳往卫辉去了也。牟玄圣在彼,小弟救他不得,故此前来追讨援兵的。”

  三人会合一处,又帮林中要了匹坐骑,疾往卫辉奔来。路上说起,原来王保保听说貊高叛乱,妹子被掳,气得几乎吐血,立刻点集大兵北渡黄河,先遣府中高手前行,来接应凌冲。庞明说:“怕这是调虎离山之计,那牟玄圣寻隙来刺大王,因此诸将坚持留下向前辈守护大王,我与程老前辈来接应你。”

  凌冲详细叙述了自己追踪的经过,最后说道:“我料那牟玄圣分身无术,不致去刺杀河南王。然这‘调虎离山’之计,咱们却可用上一用哩。”随即低声讲出了自己的计划。

  “你前使一招空城计,教他误以为是调虎离山,”程肃亭笑道,“此番虚则实之,实则虚之,除是那牟玄圣能预卜未来,定必中了此计。却不料你有这般才智,老夫钦佩得紧。”凌冲不好意思地笑笑:“老前辈过誉了,在下惭愧。”

  ※※※

  三人纵马疾驰,第二日寅时到的卫辉城外。庞明说:“我料貊高那贼,惧关知院南来夹击于他,暂不敢对郡主下毒手的。咱们谋定后动,且歇息一日,养足精神,晚间再入城救人罢。”凌冲心里着急,但也知道他说得在理,只好答应了。

  三人整备一天。正是八月初,当晚新月如勾,繁星黯淡,清辉遍地。凌冲二度潜入卫辉城中。因为他前此一闹,卫辉城和府衙都加紧了防备,但他轻功卓绝,谁能发觉?就算发觉了,谁又能拦挡得住?三更天时,被他潜入府衙,再往上次见到王小姐的院子里来。

  才刚跳进院子,就听见牟玄圣喝道:“好胆量,你还敢来!”一剑向凌冲当胸刺下。凌冲看对方这次不再空手,使用自己最纯熟的剑法,不禁吓了一大跳,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牟玄圣于后追赶,两个人分分合合,又再次跑到城边。凌冲攀上城去,才跑两步,突然脚下一绊,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他心里明白,一定是城上暗设了许多绊绳,防备再有人黑夜潜入。

  就这样慢得一慢,早被牟玄圣追上,长剑一抖,分心便刺。凌冲转过身来,挥舞钢刀,节架相还。两人翻翻覆覆斗了十余招,凌冲抵敌不住,瞅个空档,跳下城去。

  这次牟玄圣却不肯停步,直追出城来。凌冲从城墙上跳下,还没落地,突然背后掌风袭来,饶是他及时一个翻滚,卸去大半掌力,依旧被打得眼前金星乱冒,胸口气闷不已。他转过头来,喝道:“恶贼,有种的你便再追来,我前面须设了埋伏!”

  牟玄圣冷笑道:“此番却不上你当了,你便逃去天涯海角,我也必赶上取你性命!”发足追来。凌冲反身往城外树林中跑去,才进树林,又喊:“江湖上言道:逢林莫入。有胆的你便进来追我!”牟玄圣气得七窍生烟,骂道:“不意你这小子如此惫懒,惹怒了某家,再饶你不得!”

  凌冲进了树林,向事先布置好的一株大树上蹿去。牟玄圣喝一声:“你待哪里逃!”飞身抢上。才到半空,突然耳边风声响起,他眼角一瞥,借着零星月光,已然看清是八支尺多长的木签从左方射来,力道强劲,定非人力施为,而是机关所发。好个牟玄圣,身在空中无从借力,他却大袖一挥,将腰一拧,脚一蜷,袖子掸开两支木签,腰侧、脚下让过四支木签,,余下两支,才接近身体,就被他大喝一声,脖子一伸,用牙齿衔住。

  但这样身形一滞,自然向下坠去。凌冲双手握刀,一招“泰山压顶”,跳下树梢,直劈下来。牟玄圣用剑一格,“喀”的一声,长剑已断,他下坠之势更快,而凌冲则被他大力反激得又倒翻回树上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牟玄圣才要伸腿落地,突然眼角瞥见树旁阴影一晃,心道“不好”,来不及躲闪,急忙运行内力护住了全身经脉。随即背后一阵剧痛,已被人一掌狠狠打中。他趁势向前一扑,一个空心跟斗攀住了对面的一株大树,只觉得胸口气闷,喉头发甜,心中惊道:“果有埋伏!此人内力浑厚,不知是谁?!”

  但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已经不容他细想,急忙再向后纵跃,同时舞动手里半截断剑,护住了身前。只见一个秃顶老者猱身扑到,一招“金顶雷霆”,如猛虎扑击一般,分打自己两肋。

  牟玄圣向左侧一闪,断剑一招“玄鸟划沙”,分拆敌招,惊道:“程肃亭,原来是你!”程肃亭接连三下峨嵋“雷动拳法”中的精妙招术,向牟玄圣打去,同时大喝一声:“恶贼,今日教你丧命在某的手上!”

  牟玄圣闪避之间,觉得内力运行颇为滞殆,已知刚才硬接程肃亭一掌,自己已经受了内伤。他知对面这老儿乃是峨嵋第一的高手,招术精湛,内力浑厚,即便自己没有受伤,也只有七成把握可在五十合内赢他。此时自己身负重伤,不远处,又看到凌冲挺着刀跳下树来,不禁心中长叹:“罢了,罢了,年年打雁,今朝教雁啄了眼去,竟陷这小子圈套里。此时不走,真个要丧命当场哩!”

  他心念甫动,运足全身气力,把手中半截断剑向程肃亭面门掷去。这一剑来得狠,剑挟风声,“呼呼”作响。程肃亭吓了一跳,不敢硬接,侧身躲过。后面凌冲奔来,不知好歹,用刀一格,“当”的一声,钢刀几乎脱手飞去,而那断剑依旧如流星般疾飞,从他面侧擦过,钉在身后树上。

  牟玄圣趁此机会,掉头就往城边逃去。程肃亭也不敢追,转身来看凌冲,问他:“退思,你可有受伤么?”凌冲惊魂未定,用手一摸面颊,湿湿的象是皮被擦破,流出血来,但想来不是重伤,于是苦笑着摇摇头:“这恶贼真个厉害,若非设下机关,便我与前辈联手,也未必拾掇得他下哩。”

  程肃亭帮凌冲在脸上抹了金创药,用手巾裹了。凌冲笑道:“这点点伤,裹他怎的?”程肃亭一瞪眼:“夏秋之交,疫疾正多,怎可不多加小心?”

  两人离开树林,往大路上约定的地点走来。到了地方,直等了半个多时辰,仍不见庞明的踪影。凌冲心里有些着忙,程肃亭安慰他说:“那姓牟的贼吃了我一掌,若不尽快运气治疗,怕难痊愈哩,他怎敢再与庞明照面?除却此贼,城中无人是庞明对手,你怕的甚么?”

  又等了一会儿,忽听“喀”的一声巨响。两人抬眼望去,只见卫辉西门边的吊桥放了下来,随即,大门打开,两骑飞驰而出。当先一马双跨,一个女子隐约是王小姐,另一个男子却象是骆星臣。

  那马直向凌冲和程肃亭奔来。后面马上,却是一条虬髯大汉,正是“病钟馗”庞明。只见庞明手持一柄长矛,立马大喝一声:“回去告知貊高那叛贼,若再痴迷不悟时,我便一矛送他归西!”说着话,长矛往门洞里只一挑,把个顶盔贯甲的士兵直挑起一丈多高,摔到城门外,“扑通”一声,没入城濠中去了。

  凌冲和程肃亭急忙各自上马,跑过去接应。只见王小姐和骆星臣两人都是面如白纸,毫无血色。凌冲惊问道:“小姐可无事么?”王小姐也几乎同时喊道:“凌大哥,你面上却怎的了?!”

  凌冲忙道:“一点点轻伤,不碍事的。”伸手一搭王小姐的脉门,知道她只是因为策马狂奔,劳累惊吓所致,倒并没有受伤。旁边程肃亭搭了骆星臣的脉门,也点点头:“伤不重。快走!”

  他们东来卫辉,共有三匹马,庞明步行潜入城中,救出王小姐,并夺马两匹,他自己的坐骑却仍旧留在城外。当下凌冲牵过那匹马来让骆星臣乘坐,庞明也赶了过来,五骑绝尘,向西疾奔。卫辉城中追出数十骑来,才赶出十里路,就被庞明转身冲去,挥矛刺翻了三人,余皆止步,不敢再追。

  直到天亮,众人才缓缓带住马缰。问起前因后果,庞明说:“本已自救出了郡主,是郡主说骆虞候当日舍命救他,现遭貊高囚禁在牢里,执意也要前去救来,这才耽搁了时辰,教两位挂心了。”

  骆星臣脸色惨白,身上的衣衫破碎,到处都是血痕,显见是曾遭过鞭笞酷刑。还好他练过武功,这些皮外伤也并不放在心上。当下就马上深深一揖:“多谢郡主。”“你谢我怎的?”王小姐明明是在对骆星臣说话,眼睛却望着凌冲,“你当日舍命救我,这番恩德我还未曾报答哩。况此番应多谢凌大哥他们,救得咱们脱离虎口。”

  凌冲摇头笑道:“小姐忒客气了。”程肃亭说:“咱们须速速赶往怀庆,自彼处北上往太原去。”凌冲一愣:“不回洛阳么?”程肃亭回答道:“王爷吩咐,若救了郡主,便仍送她往关知院处去来,教关知院速速点兵南下,讨伐貊高。若耽搁了,两下兵锋正交,怕隔断道路,不得北上,则倒似王爷以小姐为饵,迫他南来的一般。关知院与貊高交情匪浅,若此时不能示之以诚,怕他也生异心哩。”

  王小姐惊问:“关保幼从我姑丈起兵,又是兄长好友,怎能生出甚么异心来?兄长多疑了罢。”庞明苦笑道:“关知院与貊高,都是大王的左膀右臂,前此若说貊高要反,怕便天塌山崩,大王也不得信哩。乱世人心难测,怎不可预作提防?”

  凌冲听了这话,心中慨叹。却看王小姐的神情有些不大乐意,于是劝她说:“你既已许了关保,车出洛阳,便不是王家人了,怎可不急急赶往夫家去完婚?小姐放心,咱们一起卫护你往太原去,料再无虞的。”

  王小姐听了他的话,并不感觉欣慰,反而有些酸楚地苦笑一下。凌冲知道她在想些甚么,心中也自慨叹,却故意驳转马头,不再多说。众人簇拥着王小姐进入怀庆城,程肃亭请守将黄瑞快马送信给扩廓帖木儿,告诉他郡主已被救出,未受损伤,即将北上太原,让他放心。凌冲也写了一封书信,托人送往大都去交给陈杞人和冷谦,说自己又有要事耽搁,请他们耐心等待。

  黄瑞挑选了百名精壮士卒,又装饰了一辆马车,拨了几名侍女、仆役伺候,一行人通过太行山隘口,迤逦向北行进。十多天后到了榆次县城,关保得到消息,从太原亲来迎接。凌冲看看送到了地头,就想告辞离开,却被王小姐劝住:“太原城距此不过八十里,凌大哥你急的甚么?”凌冲无奈,只好继续留下。

  八月下旬进入太原城。距离预定的婚期,还有二十天,但按关保的意思,最好尽早成婚,他好挥军南下,夹击貊高。王小姐不但坚持不允,反而要他先破了貊高军,再回来和自己拜堂圆房。两人争执不下,程肃亭、庞明和骆星臣整天守护着王小姐,须臾不离,关保也不敢用强。

  凌冲却自进入太原城中,就感染风寒,突然病倒了。他虽然内功深厚,但也并非百病不侵之体,这几个月来到处奔走,几乎没有停步,好不容易把王小姐送到地头,心情一旦放松下来,病魔就趁虚而入。王小姐每日来他病床前探望,并帮他煎药喂水,看得关保好不妒忌,可是也无如之何。

  眨眼间,进入了当年的九月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