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西事晦暗不分明

洗烽录 赤军 7735 2003.04.23 21:27

    彭素王扛着木子李,带着凌冲,很快就离开了彰德城。把守城门的虽然都是中州军的精锐,可又有谁能拦得住他?等跑出南城门两箭多地,他才慢慢停下脚步。凌冲气喘吁吁地跟上来,彭素王笑道:“天色将暮,且到前面市镇,寻个歇处,我再慢慢问你。”

  彰德以南数十里就是汤阴县城。两人来到距离汤阴不到五里的一个小村庄里,找一户人家寄住,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彭素王只说背着的是自己朋友,路染风寒重病,要去汤阴找医生诊治。这个谎话编得并不高明,主人看他们行踪诡秘,凌冲腰里还带着刀,一开始不想留宿的,彭素王及时摸出张一贯文交钞塞过去,对方才勉强应允了。

  当晚,凌冲把在大都城中认识王保保的经过,挑紧要的和彭素王说了,彭素王笑道:“王保保便是扩廓帖木儿也,你好生的懵懂。”当晚,指点了凌冲一些武艺精要,凌冲感觉受益匪浅。彭素王说:“我昔年行事不谨,曾得罪了令慈,现下想来,好不汗颜。”凌冲问他是甚么事,他却摇摇头:“回去问了令慈,你自然知晓——武功上你若有甚不懂的啊,便开口问我,我定不藏私也。”

  第二天,两人进了汤阴县城。彭素王雇了一辆马车,安置木子李,又借纸笔写了一封信,关照凌冲:“你速回应天去,将此信交予朱元璋。扩廓帖木儿欲先平定山东,也未尝不是好事。北军若戮力同心南下呵,则淮南诸豪危矣。他先自家斗将起来,便有隙可乘。我也要往陕西去做些安排,教李思齐、脱列伯等,都出兵与扩廓帖木儿交攻。”

  凌冲接过信来,问道:“倘西吴王有了回书,在下去哪里寻找前辈?”彭素王犹豫一下,回答道:“你来陕西亚柏镇寻个褚大户,他自会告知你我的行踪。”

  凌冲揣好书信,告别了彭素王,在城中买了一匹马,离开汤阴县城,马不停蹄地往东南方向赶来。三天后渡河到了徐州地面,这里虽是张士诚的领地,但数次遭到朱元璋西吴军的攻击,士兵都龟缩城中,也没人来盘查他。从这里再疾奔三天,渡过长江,十一月底,终于来到了应天府。

  ※※※

  应天原名集庆路,至正十六年三月,朱元璋攻克其治所江宁,改名应天府,作为自己的大本营。凌冲径自来到城西门外的大肉居,想起自己离开的时候正是炎夏酷暑,绿草如茵,现在却四顾苍茫,已到冬季,这几个月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摸摸怀里雪妮娅相赠的玉镯,不禁慨叹万千。

  拴好马,才进店门,凌冲第一眼先看见靠墙角落里坐着个员外打扮的中年人,好长一张马脸,凸额头,铲下巴,胡须倒梳理得整整齐齐,低了头正在喝酒。凌冲又惊又喜,才要走过去招呼,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腰。

  那人力道极大,凌冲被他抱住,竟然丝毫也动弹不得,但从这熟悉的感觉来分辨,早知道是师兄郭汉杰了。凌冲笑道:“我归来了也。师兄安好?两位老人家也安好么?”郭汉杰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员外早警觉地抬起头来,看到凌冲,笑着招招手:“退思归来了也,且过来陪我吃杯酒——说甚么老人家,令尊令堂可很老么?”

  郭汉杰松开了凌冲,作个揖:“你先陪大……这位先生吃酒,我告诉师父、师娘去。”凌冲转过身来,上下打量师兄,笑道:“师兄气色俱佳,小弟甚慰。我有要事与朱先生谈哩,你禀告两位老人家,说我且待公事毕了,再去向他们请安。”

  原来那个员外打扮的,就是微服出巡的大宋元帅、西吴王朱元璋。凌冲走到朱元璋桌前,唱一个肥喏,低声说道:“在下在大都与中州军中,均遭遇了许多情事,待要一一禀报。又有一封书信,带与大……先生。”

  朱元璋点点头,叫郭汉杰:“酒也吃够了,我先领着退思城中去。且代我向店主告罪。”说着站起身来,走出大肉居,带着凌冲,骑马往应天城西门而去。

  走不上几步,陆陆续续地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大批锦衣护卫来,跟随在两人身后。进了应天城,凌冲望望熟悉的街道,笑着称赞:“才数月不见应天,越发的繁华热闹了。”朱元璋挥着马鞭笑道:“你见了大都,应天怎可得比……嗯,不过终有一日,我要教应天的繁华,超过了鞑子京城!”

  进了王府,朱元璋领着凌冲直往后面书房走来。距离书房还有数丈远,凌冲突然看见走廊下俯卧着一个人,象是在睡觉,却又不时伸出肮脏的手来挠挠后背。凌冲疾走几步,跪在那人面前:“晚辈拜见颠仙人。”

  那人伸个懒腰,慢慢抬起头来,先看了朱元璋一眼,嘻皮笑脸地说道:“酒可噇足了?”朱元璋笑道:“自安排了床铺与你,却偏欢喜睡在廊下。这般要饭性子,总也改不得哩。”那人懒洋洋地爬起来,问凌冲道:“北行有何收获,可有好耍子的,讲与我听来。”

  凌冲恭敬地回答道:“正有些事,要禀告颠仙人。”那人笑道:“仙人个鸟,我若真是仙人,还用你来禀告?”几步跳过去站到朱元璋的身边:“且往书房去来。想是退思此去,收获甚丰。”

  凌冲进了书房,只见陈设和自己走时几乎一般无二,只是墙上新添了一幅字,抄录了朱元璋昔年做的一首诗:“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山僧不识英雄汉,只凭哓哓问姓名。”下面落款是:“曹人陈敬诚恭录《不惹庵示僧》诗。”知道是参谋陈遇的书法。他读了两遍,啧啧称赞。

  朱元璋在书桌后面坐下,凌冲急忙上前两步,大礼参拜。朱元璋挥手让他起来,指指旁边的椅子,招呼两人道:“请坐。”凌冲挑了下首一把椅子,偏身坐了,那位“颠仙人”周颠,却靠墙盘腿坐在地上,朱元璋也不以为忤。

  凌冲把自己到了大都后的诸般遭遇,一一详细禀报,只隐去了雪妮娅赠镯一节。朱元璋笑道:“都是我每日里扩廓帖木儿长,扩廓帖木儿短,不唤他的本名,你浑忘记了,却怪不得你。”说着又叹一口气:“此人诚当世英雄也,可惜不能罗致麾下。”

  周颠笑道:“便是圣主,也不能尽服天下,尧时尚有许由,你慨叹怎的?”朱元璋道:“许由甚么东西?若是许由那般,我便做汉光武,教他学严子陵垂钓去。扩廓帖木儿人杰也,是敌非友,实在可惜。”

  凌冲说到豪杰大会,朱元璋皱皱眉头,问周颠道:“这个彭素王好生厉害,你却晓得他的根底么?”周颠笑道:“十余载前,此人是个小角色,占山为王,打家劫舍,论起武艺,较今日之退思也远远不如。不想进益如此。此人必与所谓‘丹枫九霞阁’有关。”说着,望向凌冲:“你可知令堂乃是二婚,其第一个丈夫,便是死在朝元观李****手下,那彭素王也是帮凶哩。不过时日既久,你义父又素来宽宏,梁子早便揭开了。这些昔年丑事,料彭素王不会讲与你知。”

  凌冲想起来分手前夜彭素王说过的话,急忙答道:“他也曾含糊提起,说昔年行事不堪,得罪家慈,现下想来好生汗颜。”周颠皱着眉头,不再说话。

  凌冲继续讲述自己的遭遇,等说到王保保给自己看朱元璋书信的那一节,朱元璋冷笑道:“他倒会做人情。此是国家合纵连横之策,你一时不得明白。”说到彭素王救木子李,与王保保喝酒一节,朱元璋拍着桌子大叫:“好汉子,奇男子!我不得收服王保保,若能得那个彭素王,也无憾了!”凌冲从怀里掏出书信来:“彭素王自有信教我呈上大王哩。”

  朱元璋接过书信来,展开读了一遍,眉头微皱,随即递给周颠:“你们且都来看。”周颠接过信,凌冲也凑过去,只见信上写着:

  江湖草莽彭素王,书付大元帅朱,阁下:

  奉王讨夷,先贤致力,圣人之意。今阁下贵为大宋元戎,提锐旅、芟仇乱,欲兴复汉家,此黎庶无不引领响望者也。张士诚割据一隅,初亦以驱逐鞑虏为念,恨逢骁贼屡侵,遂暂屈服,奉元正朔。察其本心,非混乱华夷,甘为虎伥者也。是旗号虽异,而所秉实同。今两家连年逐鹿,士卒残伤,以汉伐汉,使亲者痛而仇者快。设张士诚隔绝北使,亦奉龙凤年号,阁下可能泯小愤而尊大义乎?扩廓帖木儿提兵南下,欲先平定山东、陕西,复与阁下会猎于吴,此真国仇者,时亦汉家危急存亡之秋也。余将往说张士诚,而欲阁下先张怀抱。天下英雄,岂吝一诺?大宋复兴,阁下带砺山河,名标青史。江湖草莽,请先为阁下贺也。

  这封信的意思,分明在为张士诚开脱,说他是不得已而降元的,而且很有可能改弦更张,归附大宋小明王政权,彭素王自信可以说服张士诚这样做。他要朱元璋暂时罢兵,与张士诚联合,共讨元朝,说汉人和汉人相争,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举动,不义并且不智。

  “好笑话,”朱元璋冷笑道,“休说张士诚这厮朝秦暮楚,便归附大宋,也须信他不过,便他是老实人,且先递了降表来,我再罢兵者。”他对凌冲说:“徐达、常遇春才遣使来报,闰十月已克泰州,本月围困高邮。肥肉已在嘴边,一纸书信,好教我吐将出来么?”

  周颠摇摇头:“退思提起前有个史计都,做张士诚的客卿,今又递来彭素王书信,也为张士诚求情,看来丹枫九霞阁是投靠了张姓也。此人恁般武艺,若是与大王为敌,后患无穷!”

  朱元璋笑道:“他不肯为刺客,则我怕他何来?便他为刺客,你个告太平的颠道人,遮莫杀他不过?”周颠笑着挠挠头:“当今江湖之上,有两人武艺未必在我之下哩,一个是朝元观铁冠那杂毛道人,一个是曹州‘剑神’宫梦弼,幸得大王都收罗了。还有两人,未曾会过,却不敢说哩,一个是山西‘剑圣’卢扬,一个便是这彭素王。”

  凌冲忙道:“我看那彭素王与卢扬也未曾会过面,彭素王还说定要寻机会与卢扬较量哩。”朱元璋以手枕头,向后一仰:“如许江湖豪杰,何日可以尽罗彀中啊……”想了想,突然向前一俯身,叫凌冲说:“退思,我写一封回书,你去寻那彭素王,仔细打探他的底细。若能说服他弃了张士诚,相助于我呵,是你大功一件!”

  ※※※

  凌冲揣好了朱元璋的书信,告辞出来。周颠也跟出来,关照他遇事小心。凌冲突然又想到彭素王的话,于是把《六韬》上那几句话背出来向周颠请教。周颠笑道:“此言专欲度汝,他人如何解得?便六祖度人的公案呵,我料达摩祖师复生,也是解不得的。狼豺狩猎之技,豹子也识不得,况我不过狡狐而已。”凌冲听了他这种东拉西扯的比喻,又自比狐狸,不禁笑出声来。

  等凌冲出城再到大肉居,天已经全黑了,店也上了门板,但正门虛掩着,想是等他回来。他敲敲门,郭汉杰急忙叫他进去:“师父做了好酒菜,等你归来,一家人吃顿团圆饭哩。”

  进了里间,只见义父陈杞人和义母韩氏绿萼坐在一张方桌旁边,凌冲急忙上前磕头。韩绿萼扶他起来,笑道:“还道你今年不得归来哩,你义父与我想得你苦。”凌冲久别亲人,再度相见,不禁眼圈都红了。

  杞人道:“小虎大了,自要出外闯荡,你休用一腔柔情,牵拌住了孩子。”招呼郭汉杰和凌冲来坐下。绿萼为大家斟上酒,杞人端起酒杯来:“看你无恙归来,我心中好不欢喜。来,且吃杯酒,将别来情事讲与我们听。”

  凌冲急忙端着杯子站起身来,和杞人对干了,笑道:“数月不吃义父做的菜了,儿也是思念得紧,且待儿先饱餐一顿,再向二老禀告。”于是伸筷子夹菜,满满地塞了一嘴。绿萼笑道:“今日特备下了你平素最爱吃的。慢些吃,休噎着。”

  酒过三巡,凌冲才把别后情由又细说一番。听到梅花豹尾鞭出现,杞人皱眉道:“这个定是计都星史季常了。十一载前,闻得他与罗睺星龚元方上少林去搅闹,被各路豪杰围攻,杀人无数,堪堪逃得性命,此后便下落不明。原来他做了张士诚的客卿……”凌冲这才知道史计都的本名叫做史季常。

  好不容易把前后遭际全都讲完,杞人又叹道:“察罕帖木儿父子昔年与我甚好交情,不想今日保保变了敌人……那个彭素王,十年间进益如此,更好不骇人也。他若助张士诚呵,你可诸般小心者。”

  凌冲道:“儿赍了吴王的书信,这便要往关中去寻他。此番为使,若能说动他弃暗投明,则吴王大业可成。”杞人摇头道:“难,难,古来英雄豪杰,岂言语所能动耶?闻得关中李思齐等诸将暴虐,怎可不多加小心?”

  凌冲备说根由,但还是隐瞒了郭汉俊被杀,和有关雪妮娅的一些事情。前者是怕师兄郭汉杰伤心,后者则好几回话到嘴边,终究年轻人面嫩,还是都咽了回去。杞人并没有察觉,绿萼却每次听义子提到雪妮娅,都奇怪地笑笑,盯着凌冲的脸色。凌冲被她看得更加慌张,说话也有点结巴了。

  一家人说说笑笑,这顿饭直吃了将近一个时辰。杞人道:“本拟你可多住几日,却不料又领了吴王的差事,恐不得耽搁也。今晚好生将歇,明朝始有气力赶路。”绿萼起身收拾桌子,并叫郭汉杰领凌冲到自己房中休息。

  进了自己的房间,身边只有师兄一个人,凌冲犹豫了半晌,才把郭汉俊的死讯说出来。郭汉杰长叹一声:“求仁得仁,大哥死得其所。”他本来是个烈性汉子,跟了杞人十多年,耳濡目染,性格也逐渐变得温和起来。凌冲看他眼圈有点发红,才想劝慰几句,郭汉杰却摆摆手道:“无须多讲,我早便料有这么一日了。师弟啊,师父、师娘并无所出,便你一个义子,你须好生保重者,若你有个三长两短,可怎生向二老交待?”

  郭汉杰怕在凌冲面前掉眼泪,推说忙了一天,有点累了,就走出房去。临出门前说:“盼着吴王克日北伐,取了大都,那时我去祭奠大哥——尸首怕是寻不到了……唉……”

  凌冲很小的时候见过郭汉俊,早就没有什么印象了,但看了师兄的神情,也觉有些黯然。当下掩好门,抖开被子正要上chuang去睡,却听义母韩绿萼在外轻声唤道:“小虎,可睡下了么?”

  凌冲急忙过去开开门,绿萼进来,拉了他坐在床边,随便谈说几句,话题逐渐绕到雪妮娅身上。凌冲面红过耳,终于断断续续地把雪妮娅赠镯,和艾布设定的期限,都一一说了。绿萼轻声笑道:“孩子大了,竟有了心上人了。关关雎鸠,君子之意,你怕羞甚么?且待吴王差事一了,我让你义父陪了你往大都去下聘,休教人家姑娘苦等呵。”

  凌冲红着脸说道:“匈奴未灭,孩儿何以家为?”绿萼瞪他一眼:“男人家惯以这种话语搪塞,却不知女儿家相思闺中的苦哩。此事有我与你做主,休婆婆妈妈的!”

  这晚,凌冲睡得格外香甜,梦中又见到了雪妮娅迷人的笑靥,仿佛自己真的跟随义父来到了大都,却不是去下聘,而是直接去迎娶她的。大都城中,到处都是朱元璋麾下士卒,一个个顶盔贯甲,好不威风,主婚人,似乎就是大将军徐达。可是为甚么,贺客里竟然出现了王保保的身影?

  ※※※

  第二天一早,凌冲就告别了家人,骑马离开江南。他先从水路逆流上到武昌,然后沿着汉水来到襄阳——这里已经是三不管的地带了。继续北上,他买了一些丝绸,化妆成布贩,安然通过武关,腊月中旬进入了关中。

  关中群雄割据,元朝所谓的四大将——李思齐、张思道、孔兴、脱列伯,势力犬牙交错,到处都是哨卡,走起路来可谓步步艰难。凌冲此时却不再假扮商人了,他昼伏夜出,仗着武艺高强,轻功也好,于路没受到甚么阻碍,很快就来到了彭素王指定的亚柏镇。亚柏镇在渭水以南,西距郿县三百余里,南面就是秦岭,周边道路狭窄,行人很少。

  这个镇子也不过数百户居民,稍一打听,就知道镇中只有一户姓褚,是唯一的富贵人家,住在镇南。凌冲找过去,只见好大一片灰瓦红墙,挂着“褚”字灯笼,比起大都、应天的富豪之家是差得远了,在这镇上,却不啻鹤立鸡群一般。他上前去敲门,一个门子应声出来,瞟他一眼:“官人何事?”

  凌冲早想好了对答之言,急忙拱手说道:“在下姓凌,为一位姓彭的前辈带了信来,彭前辈唤在下到贵宅来寻他。”门子答应一声:“请稍待。”关上门,进内禀报去了。时候不大,大门“隆隆”打开,一个穿宝蓝色绸面棉袍的中年人迎了出来:“凌官人,在下褚长宁,恭候多时了。”

  礼貌地寒暄两句,褚长宁就领凌冲进入宅中,给他摆下了酒席接风:“今日已晚,官人且在舍下安睡一夜,明晨将马车送你寻彭大爷去。”凌冲问道:“却不知彭前辈现在何处?”褚长宁笑笑:“此去约百里路程,明晨出发,料天黑前必能到的。”凌冲追问是在甚么地方,对方却摇摇头,并不回答。

  一夜无话,第二天凌晨起床,吃过了早点,褚长宁就把凌冲带到门外,这里早有一辆青布幔的马车等着。凌冲上了车,褚长宁说道:“车中尽有干粮、清水,一日便到,所在隐秘,官人休往外窥看者。”凌冲明白他的意思,笑着点了点头。

  可是他当然不能那么老实听话,探查彭素王住在哪里,也是此行的任务之一。然而上了车才发现,厚厚的青布幔遮得窗口密不透风,从外面系牢,根本无法掀开来窥看。连车厢门都被锁住了,只在顶上有几个通风孔,使车中不致憋闷。凌冲当然不好用刀尖刺开布幔,虽然这对他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好在周颠早就料到对方可能会有这样的安排,事先让他准备了一个小小的罗盘,凌冲把车中食用的清水倒入罗盘中,依靠指针指示的方向判断,很快就了解到马车是一路往西南走去。

  走了几乎整整一个白天,过了中午,道路逐渐颠簸起来,想必已经进入了秦岭山脉。从车厢顶上的孔洞中透入的光线越来越暗,终于,马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凌冲看看外面,已经黄昏,橙色的晚霞映照在天边。

  赶车人招呼一声:“凌官人,到了也。”凌冲弓着腰爬出车厢,外面早摆好了踏凳,踩着踏凳下来,只见身处一个偌大的庄院里。围墙外灰濛濛的群山叠嶂,巨峰穿云,看样子这庄院是座落在山谷之中。

  两名妙龄侍女提着灯笼迎了上来,万福道:“主人有事外出,不得迎迓官人,官人恕罪则个。奴婢们领官人用饭、安歇,明晨主人自来招呼。”凌冲点头,跟着这两名侍女往庄院深处走去。一路上,他不住地东张西望,观察四周情势。

  往里看,这所庄院规模很大,少说也有七八进,至于花园等附属设施,似乎占地更广。庄中遍植花木,因为是冬季,大多枝枯叶尽,花草难以辨别,那些树木,凌冲却认得,全部都是红枫。他走出车厢,就已经在庄院中了,没能看到庄门口牌匾上写了甚么名称,但心中依旧隐约怀疑:“莫非此处便是丹枫九霞阁么?”那两名侍女口中所说的主人,不知道是指彭素王,还是神秘的“丹枫九霞主人”,也就是“日帝”?

  斜眼看看两女所持的灯笼,上面都只淡淡画着一片枫叶,没有写字。走过两进房屋,凌冲终于忍不住问道:“这里……可是丹枫九霞阁么?”一名侍女微笑点头道:“官人猜得正是。”凌冲心里一跳,又问:“彭前辈可在么?”那名侍女回答:“奴婢适才已禀告过了,主人外出。”凌冲心说原来彭素王就是丹枫九霞阁现在的主人,但“日帝何在”这种话,他就不便多问了。

  晚餐不算丰盛,但颇精致。饭后送入卧室,那两名侍女告罪出去,拉上房门并上了锁。凌冲拍门大叫,却没有人答应。他觉得奇怪,庄院虽然很大,但一直是这两名侍女招呼自己,此外,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

  转过头来观察这卧室,长丈半,宽不过一丈,不算大,只摆着一架睡床、一张书桌和两把长椅,床边燃着炭盆,屋中温暖如春。凌冲走到窗边,轻轻一推,正如他所料,窗户也被从外面销上了。

  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送信,并想办法说服彭素王投靠朱元璋,因此不敢孟浪,虽然这些门锁、窗销根本拦不住自己,也不好偷出门去探查。就在狭窄的屋中打了一套拳,又运行了两遍大周天,早早上chuang睡了。第二天一早起身,拍门招呼,两名侍女开了锁,送进盥洗用具来,并对他说:“主人已归来了也,有请官人。”凌冲心里有点紧张,匆忙洗漱了,就跟随她们来见彭素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