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洗烽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家仇国恨孰为先

洗烽录 赤军 7312 2003.04.23 21:37

    此时丹枫九霞阁中,史计都挣扎着坐在床上,彭素王盘膝坐在床边地上,距他不过两尺远近。凌冲和陆、厉二老都在门边,龚罗睺却一个人站立在窗前。

  听了龚罗睺咬牙切齿的说话,陆清源长叹一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日帝既是故去了,前仇也尽可销解,你还耿耿于怀则甚?这丹枫九霞阁乃是咱们的故居,反元的圣地,你一把火将他烧作白地,不恁可惜么?”

  龚罗睺冷笑道:“有甚么可惜?二位隐居起来,自不知我与史兄弟漂流江湖之苦。当日因李大哥疯颠了,失手害了华山、峨嵋两派高手的性命,咱们兄弟为他上少林去求情,遭中原豪杰的围攻呵,直杀得血染征袍,险险埋骨头嵩山!追本溯源,都是那赵卓思害的哩!”

  史计都长叹一声:“当日不得已而杀人,使九曜的名头,在武林中仿佛妖魔鬼怪,今日反思,小弟好不痛悔……”“痛悔甚么?”龚罗睺大声打断他的话,“若要痛悔,便当初悔不该识得了赵卓思那贼厮鸟!”

  “放肆!”厉铭大怒,花白的胡须倒竖起来,“你再敢直呼日帝赵大哥之名,我当下便取你性命!咱们都是为了反抗鞑子****,走到的一处。日帝自三十岁上传教息州,掀起惊天波澜,此后棒胡、彭莹玉、周子旺大哥,乃至韩山童、刘福通、徐寿辉、明玉珍、张士诚、朱元璋等,哪一个起兵不是拜他的白莲教?他又联络天下豪杰,呼应各处义军,倘无日帝呵,今天中原,岂有如此轰轰烈烈的局面?他便害了咱们一干老兄弟,却救了普天下无数的汉人,功过两分,但身为汉人便不可怨怼于他!”

  龚罗睺冷笑道:“两位大哥难道便全无怨怼之心么?”陆清源回答:“咱们也甚想捉了他,好好打他一顿,出了憋在胸中的鸟气,却不想取他性命,更不想毁了丹枫九霞阁。少年时锐气已销,日帝开创的大事业,咱们是不再与闻了,然则却也不容他人毁伤。毁伤日帝,便是毁伤驱逐鞑虏的大业哩!”

  凌冲在一旁不说话,心中却不住鼓掌,对这两位老人的敬意油然而生。龚罗睺摇摇头:“两位大哥好胸襟,好气度,小弟却是个偏狭人,这等深仇大恨,今日便要报复——待我先杀了这彭素王,教丹枫九霞阁无主者!”说着话,迈开大步,双臂一振,向彭素王当顶拍下。

  陆清源清啸一声,纵身上前阻拦。两人倏忽间连交三招,龚罗睺抵挡不住,向后一跃,跳回窗前,口中却不禁“咦”了一声。

  凌冲看陆清源虽然胜了半式,却眉头微皱,还没明白过来,龚罗睺猱身又上。他一掌拍向陆清源面门,陆清源翻掌来格,却被龚罗睺突然变掌为爪,叼住了他的手腕。陆清源还没来得及退缩,“喀”的一声,腕骨已脱,他疾步后退,却早被龚罗睺进步追上,重重一掌印在他的心口。

  陆清源“噔噔噔”倒退三步,跌倒在厉铭的怀中,但随即翻身站起,自己接上了腕骨。

  龚罗睺笑道:“陆大哥想是二十载隐居山林,功夫都已经放下了,小弟连番在江湖上恶战,近来进益却多,还请陆大哥多多指教。”陆清源长长吸了一口气,面色由红转青,又由青转红。龚罗睺道:“嗯,陆大哥的沛若神功倒是精进不少,可惜小弟最恨与那赵卓思有关的事物。却不知你能接我几招腐心蚀骨掌?”

  说着话,掌随声到,一招“风雷疾变”,打向陆清源左肋。陆清源迈上一步,横臂来格,双方战不十合,又被一掌狠狠打在胸口。他后退半步,面色青红不定,紧锁双眉,似乎已经受了内伤。

  龚罗睺第三次扑上。厉铭突然翻手从凌冲腰下抽出钢刀,疾斩向龚罗睺左肩。龚罗睺用右手格开陆清源的来招,左臂一缩一抬,已将钢刀打飞,随即大袖一扬,喝道:“你个废人,也敢出手!”“咕咚”一声,厉铭连人带椅翻倒在地。

  凌冲扶起厉铭,随即拧腰错步,一招六花拳“虎饱鸱咽”,击向龚罗睺腹部。龚罗睺退了一步,凌冲又一招内家拳“挂树踢脚”,右腿飞起,踢向对方左肋。龚罗睺不慌不忙,身体一侧,避开来招,同时化解了陆清源的一式进攻招术,又是一掌,印在陆清源胸口。陆清源大叫一声,再也站不住,翻身倒地。

  凌冲连使三招六花拳:“地狱变相”、“天保九如”、“龙潜于渊”,堪堪把龚罗睺逼退。他俯身扶起陆清源,低声问道:“陆前辈,你伤得重么?”陆清源勉强笑笑,摇摇头,也压低声音对凌冲说道:“内家拳法博大精深,单论招术,你与那厮相差有限,只是功力不及耳。我们两个老的,多年来罕出山洞,功夫都耽搁下了,但每日炼气,内力却在那厮之上。且待我们助你一臂之力,你去拾掇下那厮。”说着话,把左掌抵在凌冲后心,凌冲只觉得一股暖洋洋的气流直透膻中气海。

  这时候,龚罗睺又冲了上来,凌冲以目内视,将膻中热气运遍全身,喝一声,迎了上去。这次他单使内家拳,“摆莲转身”、“海底珍珠”、“七星八步”、“双鞭”、“推碾”……一连十数招,内力既然充沛,从来没打得这样得心应手过,逼得对方不住倒退。使到第十七招上,龚罗睺一掌打来,被凌冲矮身化解,随即一式“抱虎推山”,双手如抱石球,打向对方两肩。龚罗睺闪身躲过,抬臂格向凌冲肘底,凌冲不及变招,只好硬生生接了下来,不禁“哎呦”一声,双臂疼痛,向后便退。

  龚罗睺本拟这招要震断凌冲的胳臂,却不料这年轻人连退三步,抖抖双臂,竟似乎没有受伤,不禁“咦”了一声。他没发觉陆清源潜输内力给凌冲,心中好生诧异,暗道才数月未见,这小子的功力怎能精进如斯?

  凌冲长吸了一口气,再退一步,只觉得又一只手掌贴上了他的后心。这次度来的内力与方才不同,方才的内力柔如蚕丝,绵绵不绝,此次却雄猛刚劲,霸气十足,想必是金星厉铭所输。想不到他手脚虽废,内力之浑厚还在陆清源之上。凌冲只觉得膻中大热,如同火炙,不禁长啸一声,挥拳向龚罗睺冲去。

  龚罗睺打点精神,立掌来迎。凌冲此时内力充沛,腐心蚀骨掌已很难对他构成威胁,而仅论招术的巧妙,内家、六花,还在龚罗睺所学掌法之上,只因为临敌经验不足,才堪堪十数合打个平手,没能趁机伤到对方。

  然而,龚罗睺的武功终究要高过他甚多,二十合后,凌冲便又渐渐落在了下风。他找个空隙,后退数步,再次接受陆清源传递过来的内力。凌冲从来没和龚罗睺这样的一流高手鏖战过那么长时间,分合之际,得益极大。双方又斗了数十招,凌冲越战越勇,拳法连贯流畅,仿如江水涛涛,他只觉得在自己眼前展开了一片广阔的武学天地,逐渐整个身心都沉浸了进去,杀机消隐,韧力却更悠长。

  龚罗睺心里焦躁,又听彭素王在旁边笑道:“龚叔父,已近百招了,你竟连个后辈也拾掇不下,传出去颜面何存?”龚罗睺匆匆逼退凌冲,怒喝道:“待我先宰了你这厮鸟!”双掌聚力,疾往彭素王头顶拍下。

  此时,凌冲与陆、厉等人都隔得较远,不及救援,眼看龚罗睺目露凶光,双掌挟着一道腥风,重重击落,彭素王惨然一笑,闭目待死。眼看敌人双掌将到头顶,忽然一个人和身扑来,把彭素王压在身下,用自己的背脊,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招雷霆万钧的腐心蚀骨掌。

  众人定睛看时,却原来是史计都从床上跳下来,拚着自己性命不要,救了彭素王。龚罗睺大惊:“史兄弟,你何苦……”弯下腰去查看史计都的伤势。凌冲看他伤了史计都,又惊又怒,只感觉膻中热气鼓动欲裂,全身精力暴涨,大喝一声,一招六花拳“天高听卑”,双掌挟风,向龚罗睺迎面劈来。

  龚罗睺看他势如疯虎,不敢硬接,向后滑步退开。凌冲扑近前去一按史计都的脉门,只感觉脉相细若游丝,是将死的迹象。这一来,他心中更为悲愤,右腿一曲,跃向龚罗睺,连下三招杀手。但他此时输入的内力将竭,心绪缭乱之下,招式不免破绽百出,才四五个回合,就被龚罗睺寻隙一掌打在左胸。

  凌冲被这一掌打得接连倒退了三步,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难受到了极致。他长吸一口气,内力循环周天,又再回归膻中气海,心中暗叫好险,幸亏龚罗睺仓促之间,毒气未聚,这一掌用的不是腐心蚀骨掌,否则自己如何禁受得起?

  龚罗睺逼退凌冲,重又俯身来看史计都的伤势。凌冲只怕他再伤害彭素王,急忙拚了性命,再度跃前。他还没能接近龚罗睺,忽见史计都的身体下面伸出一枚手指来,疾点向龚罗睺的咽喉。龚罗睺大惊,横掌相迎,指掌相交,只听他大叫一声,一个跟头倒翻出一丈多远,撞破窗户,断线鹞子一般往阁下栽去。

  众人惊呼声中,凌冲冲到窗前,向外一望,只见龚罗睺在空中又翻了一个空心跟头,踉跄落地,随即发足狂奔,向山下逃去。凌冲正待追赶,只听身后传来彭素王的声音:“我已破了他的腐心蚀骨掌,莫再追了,饶他去吧。”

  凌冲转过头来,只见彭素王站起身来,将史计都重新抱回了床上。他急忙扑过去叫:“史大哥!”却见史计都一脸的迷茫,愣愣望着彭素王,颤声问道:“这……这是甚么功夫?”

  彭素王笑道:“是沛若神功第七段的功夫,我已将击中你身体的腐心蚀骨掌吸入己身,并化解了也。”旁边陆清源问道:“沛若神功,哪来的第七段?”彭素王转过身去,深深一揖:“倒教陆叔父笑话,那是愚侄自创的。”

  凌冲看史计都的面色并不算难看,急忙再搭他的脉门,只觉得脉息强劲,与先前大不相同。史计都长出一口气,笑道:“那腐心蚀骨掌已被素王接了去,我本待救他,却不料反被他救哩。”彭素王笑道:“我按住史叔父的脉门,暂闭了他奇经八脉,教他如中掌将死般,这才能使龚叔父惶急,趁机出指将其逼走。”凌冲望他一眼:“你……你可曾受伤么?”

  彭素王掸掸衣袖,“哈哈”笑道:“他诬我害了你性命,我为看他究竟为何施此诡计,假意吃下断肠散,又硬接了他两招腐心蚀骨掌,容他点了我穴道,倒叫各位担忧了。我却无事,这些须小伎俩,如何伤得了我?”

  史计都道:“怪道你如此听话,为求辩诬,又服毒又接掌的,我劝也不听,原来根本便不在乎!”彭素王急忙作揖:“教史叔父为某担忧,愚侄好生过意不去。”史计都“哈哈”笑道:“你的智计与胆量还则罢了,这份功力,真个可比大罗神仙哩,凡人谁可伤你?”

  凌冲心底更是敬配无地,忽听身后厉铭冷冷地问道:“你方才使的,可是‘峻极指’么?”彭素王急忙回答:“厉叔父所猜不错,正是峻极指。”厉铭冷哼一声:“果然日帝将毕生绝学都传了于你。只盼你休要似他般踏错了步,便武艺天下无双,难免众叛亲离,郁郁而终。”彭素王正色道:“叔父们放心,愚侄省得。便日帝临终时,对其十余年前所为,亦好生的愧悔。前鉴是在,愚侄又怎敢不日省其身,终夜悚惕。”

  事后,彭素王告诉凌冲,日帝有两门自创的绝学,一名“沛若神功”,一名“峻极指”,名称来源于他自己少年时代所做的一首五律:“百辰居峻极,旋拱不稍停。休向喧嚣问,还从静谧听。渊兮宗万类,沛若塞沧溟。大道谁传说,尘心一鹤翎。”

  彭素王把这首诗写在纸上,送给凌冲,并说:“这峻极指乃是腐心蚀骨掌的克星,料龚叔父半年内不得再用那毒掌也。”

  凌冲反复诵读这首名为《大道》的五律,只觉其中深意,来源于师父从启蒙开始就督促自己诵读的老子《道德经》,两相印证,似乎想到了一些甚么,可是模模糊糊的,又如水中之花,灯下之影,把握不住。

  彭素王看他发愣,只道他刚才一番恶斗,实在劳乏了,就劝他先去休息。凌冲恍恍惚惚地离开史计都养伤的屋子,忽然听到身后脚步声响起,转头望去,却原来是陆清源推了厉铭走过来。

  厉铭的坐车,早被彭素王招呼仆役搬上了楼。此时只见他端坐车中,面色更为灰败。凌冲急忙问道:“厉前辈,您的脸色……”厉铭摇摇头:“输了恁多内力于你,岂三五日所能补回的。哼,小子,你可知我跟将出来,要对你说些甚么?”

  凌冲虽然聪明,但此刻根本没有考虑这些问题的心绪,于是摇了摇头。厉铭一瞪眼睛,低声道:“你若敢泄露了咱们兄弟隐居的所在呵,我必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你可仔细了!”凌冲一愣,急忙问道:“两位前辈真的不愿留在丹枫九霞阁中么?”陆清源“嘿嘿”笑道:“咱们已是风烛残年,武艺也搁下了,留下来何益?”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卷纸来,凑近递给凌冲:“这是沛若神功的精要,今赠于你,以为你守诺之报。休泄露咱们藏身处者,不然我必要讨回的。”

  凌冲不敢接受,连连摆手:“这是丹枫九霞的秘技,在下岂敢贪图。两位前辈放心,在下定不会泄露两位的行踪。”陆清源却一定要把精要塞给凌冲:“日帝当年传授于我,也未曾讲说不得再传他人,我自与你,非是你向我讨的,怕的甚么?且收下罢。可惜,只到第五段,日帝曾练至第六段,小彭年纪轻轻,竟能自创第七段——他哪里是人,定是天星下凡哩!”

  凌冲推却不过,只好暂时收下了。当晚,彭素王就在史计都床前摆下宴席,为陆、厉二老接风。他频频举杯敬酒,请几位星君复归丹枫九霞阁,共商反元大计。史计都跃跃欲试,连和龚罗睺的决裂,也抵消不了他现在兴奋的心情,但陆、厉二老却总是含糊其辞,或者故意东拉西扯,把话题岔开了去。

  第二天一早,二老不辞而别,消失了影踪。凌冲知道他们又回到地下秘室隐居去了,但在彭素王问起的时候,却坚决不肯透露他们隐居的所在。彭素王也不追问,摇头叹道:“看二位叔父昨晚席上的神情,我难道还不明白他们心意么?人各有志,岂敢相强。”凌冲从怀里掏出陆清源给他的沛若神功的精要来,说明原委。彭素王道:“既是陆叔父赠与退思的,你便收下罢。若有甚么不懂的,可来问我。”

  这沛若神功,是源自道家采气炼神的一套内功心法,和凌冲自小所学的内家心法路数相近,因此他一连几天苦读试练,没怎么请教彭素王,就已经练到了神功的第三段。自觉内力修为大有提高,配合着拳脚功夫,威力增大何止一倍。

  腊月底,在凌冲和彭素王的细心照料下,史计都的伤势痊愈了七八成,平常行动,已经和常人无异了。彭素王对他说:“愚侄医道不精,史叔父伤愈后,功力怕要打些折扣。”史计都倒看得开:“这性命本是捡回来的,我岂敢有太多奢望哩!”

  彭素王和他们商量,先赶紧动身,前往山西清源,去找卢扬。他的意见是,趁着过年各地罢兵的时候,赶紧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等到说服了张士诚归顺小明王宋龙凤政权,此后汉人北伐,建立新的统一王朝,种种事情压在身上,要等到何年何月才有机会前往清源,揭开“剑圣”之谜,就很难说了。

  “只是年节不得在庄中过了,”彭素王对凌冲和史计都说,“要二位冒寒行路,甚是过意不去。”史计都没有二话,赞同了彭素王的提议,他说:“是我自招惹那卢扬哩,他虽伤了我,我岂敢怨恨于他?但自来无怨无仇,他却为何下此毒手,不揭开了这个谜团,我连觉也睡不得安稳哩!”

  于是,十二月二十七日,彭素王、史计都和凌冲三人离开了太白山中丹枫九霞阁,来到亚柏镇。木星李树坤就在镇上褚大户家里养病。原来这个褚大户名叫褚平,字长宁,是日帝至正十三年以后新收的仆佣。新老两派相争,原本有仇,史计都见了他就吹胡子瞪眼睛,却被彭素王递一个眼色,褚平倒头便拜:“小人年青时不晓事,有得罪了诸位星君的地方,求史星君看在主人面上,饶恕则个。”

  对方既然是这种态度,史计都也就不好发作,伸手扶他起来。他们一起去看李树坤,就看木星躺在床上,气色还好,只是精神有些委靡。史计都坐在床边和他攀谈,李树坤看到老兄弟,大为开心,笑道:“小彭讲我有病,要我在此间静养,好不烦闷杀我也。我也知自身头脑或有些不清爽,却算甚么病了?”

  互道别情,唏嘘感伤了一番。出门后,彭素王对史计都和凌冲说道:“我封了他膻中周边经脉,教他不得动武,在此间好生调养者。好不易哄他每日躺了静养,探问消息,他这些年来四处漂泊,好不可怜煞。但究竟是何人教他前往刺杀扩廓帖木儿的,他却坚不肯透露。”

  史计都道:“偏你逞英雄,不肯杀了那鞑子丞相,若杀了他呵,天下可得太平!”彭素王苦笑道:“则史叔父你也这般说?倘扩廓帖木儿死了啊,北军必要大乱,骤起纷争,流血漂橹,苦的是中原百姓。你不看前些年察罕帖木儿父子与孛罗帖木儿父子争斗,杀得河北十室九空,好不凄惨……”

  史计都摇摇头,不能完全接受对方的想法,可是也暂时不表示反对意见了。他们在亚柏镇仅仅停留了一夜,第二天跨马启程,延着黄河,向东方走去。春节是在奉元路治所长安城中度过的,中原多年鏖战,关内却相对太平,军阀李思齐、张思道等势力间的大规模战争,从至正二十一年开始就基本停息了。长安城中街市繁华,百姓富足,虽还远比不上大都城的热闹,和历经兵燹的关东地区,却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到处传说扩廓帖木儿将以拒命之罪讨伐关中诸将,因此即便在过年期间,凌冲他们都不时看到顶盔贯甲的关西军三两小队地向东方开拔,想必是前往潼关扼守,阻挡中州军西进的。他们在长安也只停留了一天半,彭素王从酒楼上要了桌席面,就在居住的客栈中摆下年夜饭,邀凌冲和史计都过来痛饮一场。“鞑子气数尽也,”彭素王端起杯向二人敬酒,“说不准明后年春节,便好在大都城中过,庆祝中原光复哩。”

  史计都大声叫好,也不怕被别人听见。凌冲也是激动万分,同时心里暗想:“若两年内真能光复中原,我便好往大都去寻雪妮娅呵。只求进攻大都城之时,他们父女休要受了伤损。”悄悄摸摸怀中贴身藏着的玉镯,不禁憧憬无限,感慨万千。

  正月初二上午便收拾起程,加紧赶路,经临潼、渭南、华周、华阴,初五来到了潼关。潼关满街都驻扎着各部关西兵马,关上盘查仔细,没有几个军阀的亲笔文书,谁都不许出关。彭素王早料到这种事态,离开丹枫九霞阁的时候,已经用飞鸽传书通知自己在潼关的耳目,教他尽快准备好出关的文书。此时,他在街道上几处墙角都画了些奇怪的符号,指引自己所住客栈的方位,然后静等部下前来禀报。

  第二天一早,就有一个总把模样的关西军官按图寻来,把李思齐亲笔写的一纸出关文书呈给彭素王。彭素王接了文书,才准备起程,突然店伙计来报,又有人来到店中,指名要拜见“西路来的彭大官人”。彭素王心中疑惑,望望凌冲和史计都,吩咐伙计道:“既如此,且引了他来。”

  时候不大,伙计带了一个身穿儒衫的年青人进来,那年青人见了彭素王,“扑”地倒头便拜。凌冲正坐在彭素王旁边,仔细一看,此人好生面熟,原来自己曾经见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