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古代追男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送芳燕走

我在古代追男神 罗晚悠 2046 2021.02.21 08:00

  林文华撩袍坐在任昭阳对面。

  看着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推过来,“来喝茶,我这茶可是丞相大人府上拿过来的,这茶可是在外面买不到的。”

  任昭阳知道林青瑶她爹是礼部尚书,要不然那天也不会让芳燕和林青瑶一起去玩。

  难怪之前看到林青瑶觉得很眼熟,之前是见过她娘的画像。

  她们又长的像,才让他觉得很眼熟。

  林文华不疾不徐的说道:

  “丞相大人的茶不用喝我也知道很不错,我现在过来就是想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欺负她?”

  他早就知道丞相大人有一个不成器的侄子,原来是他,那里面那个一定是那个青楼女子了。

  任昭阳把嘴边的茶放下,“你一来就说我欺负她,你拿什么来证明?难道马路上随便一个姑娘哭起来都是我的错吗?”

  不想告诉林文华自己找林青瑶借钱了。

  怕他捅到丞相大人那里去,本来现在就不让回,要是再惹乱子,估计吃饭都成问题。

  “这么多双眼睛看到了,你就不给个说发?还是这本来就是你的特性?出事不认账!”

  林文华轻弯嘴角耻笑道。

  实在是这任昭阳的名声在这金城烂到不行,丞相大人总是管也管不到,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最后都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你不用在这里激我。她都没有和你告状,你又是操哪门子心?

  话说起来我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任昭阳从林文华的话里扑捉到这些事都是别人告诉他的,林青瑶没有告状也没有说什么。

  他后来是被芳燕劝走的,不知道她现在还有没有哭了。

  “瑶瑶是我女儿,我自然是对她上心的,凡是她的事我都要管一管。

  不像某人没有人管教。

  我看任公子在这里住的很好,环境好,风景好,人也美,不妨可以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住够了再走。”

  林文华专门捡他的痛处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动手有失风范。

  任昭阳听到他说“不像某人没有人管教”的时候,放在大腿上的手一紧,抓得他的长袍都是褶皱。

  面上有些不喜,浑身都散发着怒气,下一刻都就要爆发出来似的。

  “既然没什么,那我就走了,任公子有美人在怀,可以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

  语气里都是满满的讽刺,任昭阳不会听不出来。

  可他也最恨人家说自己没有管教。

  “丁铃当啷”

  林文华走后他把桌上的杯子都摔了,碎了一地。

  他父母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任昭阳一直都是跟丞相长大,丞相要他干嘛他偏不,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可他也还是没有改。

  他爹找了一个青楼女子——他娘,现在他也找了一个青楼女子——芳燕。

  他娘因为出身被人看不起,连带他也被人看不起,任昭阳不信这个邪,找了同样出身的芳燕。

  可现在就好像证明他是错的,出身不好,不管你怎么做怎么改变还是改变不了别人对你的看法。

  “昭阳,你怎么发这么大火?你的手有受伤吗?”

  芳燕听见动静出来看见满地狼藉,着急的上前询问他。

  抓住他的手想看一看有没有受伤,却被一把甩开。

  他的力气太大,这一下就把她摔到在地上,手刚好撑在杯子的残渣上。

  “嘶——”,芳燕抬起受伤的手看到已经流血了。

  “昭阳,我流血了,好疼!”

  芳燕伸手给他看,可他也只是看一眼,脸上没有半分心疼。

  “晚上不用等了,你自己先睡吧!”

  丢下一句话就出门了。

  林文华回到林青瑶这里,帮她把东西收拾好,带她回家。

  在自己家里都不用担心会被人欺负,还能把她照顾的很好。

  林青瑶没拒绝,因为她知道在这里住也不安全,这和任昭阳他们这么近,看就糟心。

  回到林文华府上,林青瑶住进了之前的院子。

  她之前虽然人不在家,但是一直都有人打扫。

  因为林文华相信她没有死在那场洪水里。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睛因为哭泣变的酸疼。

  脑海里这些一幕幕都在脑海里出现,有穿越之前爸爸要自己的肾去给叔叔的儿子。

  有穿越后遇到赵明渊的,有任昭阳的,有宋梦莹的。

  如果穿越来这里一定要做什么的话,她想,应该是喜欢赵明渊。

  在她心里他是了不起的大将军,为国争光,守护疆土,受到百姓的爱戴。

  可有多少人知道他背后的伤,和心里的苦楚。

  现在想到他背上的伤口,林青瑶心里还是会起鸡皮疙瘩。

  第二天林青瑶睡到日晒三杆才起床,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林文华,表明自己要学骑马,射箭。

  “你学这个做什么?姑娘家不都是弹琴做诗做画绣花的。

  你这都已经及笄了,为父会帮你相看一个好人家。”

  林文华书房内,他正拿着毛笔写着什么。

  “我现在就问你找不找人让我学骑马?”

  林青瑶耐着性子问他最后一遍,如果他不同意,她会扭头就走。

  “真要学?”

  林文华听她这语气明显的心情不好,停下手中的笔看着她,沉默了一下再问她。

  “真的!我要学骑马!”

  林青瑶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斩钉截铁道。

  见她这么笃定,林文华也就真的找了人来教她骑马。

  这段日子她每天骑马,射箭,抽空找宋梦莹玩。

  任昭阳在林青瑶哭了那天之后,他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过了几天就让人把芳燕送回江平。

  “昭阳,昭阳,你不要把我送回去,我做错了什么事你要这样对我?我改好不好?”

  客栈内芳燕拉着任昭阳的手的一直哭,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止都止不住。

  从他告诉她,要把她送走,她是怎么都不信,还以为任昭阳在和她说笑。

  可他那严肃的表情和认真的语气在告诉她,他说的都是真的。

  芳燕没有办法接受,自己从这里回去了,家里的人什么样子她很清楚。

  她不想再次被卖进青楼。

  “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我没有能力给你更好的。我这里还有些银子都给你,以后回了江平记得好好过日子。”

举报

作者感言

罗晚悠

罗晚悠

感谢投推荐票的读者小可爱呀!

2021-02-21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