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古代追男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非她不可

我在古代追男神 罗晚悠 2406 2021.01.12 10:55

  “我没说你。”晴晴见她很难过,“是你自己想多了。等铃兰出来问问不就好了。芳燕,刚刚你和那个公子这么亲密,他还拉你的手,你们什么关系呀?”

  芳燕脸色通红,眼睛都不敢看她们。

  “那还用说,肯定是两情相悦,你们看她的脸红透了。”其中一个姑娘调笑道。

  “芳燕,要是你能离开你会跟他走?”

  “和我们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吧!我也好想有一个眼里心里都是我的男人,还不在意自己以前的过往。”女子做捧心状,面若桃花。

  这些姑娘听到都纷纷闹着要芳燕告诉她们,他们如何认识,然后发展到今天这样的。

  林青瑶跟着任昭阳来到林县令休息的厢房。

  任昭阳看着那个穿着红色官服,前面绣着飞禽,带着官帽就是林县令了。

  “县令。”任昭阳看见他后出声。

  听到有人叫自己抬起头,看到门口站着一男一女往里面走。

  女的不就是那个自己在后面遇到过的吗?叫铃兰姑娘的。

  这男的是谁?

  “铃兰见过大人。”说着福身行礼。

  任昭阳没动。

  “铃兰姑娘你醒了,这位是?”林县令拖长音等他开口告诉自己。

  林青瑶斜着眼睛看了任昭阳一眼,然后走上前去,“县令,我听人说,没有卖身契的姑娘都送回去了是吗。”

  “嗯,姑娘来就问这事吗?和官兵说一声,签字画押就可以送你回去。”林县令觉得这是一件小事。

  林青瑶有点不好意思的再次开口,“清泉县也送吗?”

  这清泉县离这里坐马车要五六天,走路快则十天,慢则半月有余,这太远了,要是让官兵送回去也不能保证路上不会出岔子。

  林县令没有回答她。

  “在下任昭阳,有一事想问,还烦县令为我解惑!”态度放端正,微笑道。

  “什么事?”放下手中的人员名单,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任昭阳自顾自的坐下来,身子懒懒靠在椅背,“听闻县令把这里一部分姑娘送走了,这是为何?难道这居仙楼不开了吗?”

  林县令看到一个平民百姓还理直气壮的这么问他,还没有得到他的准许就擅自坐下,心中不喜。

  “任公子,这些都不是你能够插手的,门在那边自己出去,这样的无礼举动我可以不追究。”林县令指着那扇门对任昭阳说,脸上还有丝不悦。

  任昭阳没动。

  久久才开口道:“一个小小地方的县令,不认识我,我可以不计较,毕竟这大金国脚下的金城,离这里挺远的。”

  什么?大金国脚下的金城,在那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他莫非来自那里?

  林县令仔细看他身上的料子,确实是上等料子,腰间还配带一块黄色岫岩玉,上面的花纹到是不认识,光那块岫岩玉也价值不菲,能买五个居仙楼了。

  “这些姑娘都是被人卖进来的,没有她们的档案,更没有签字画押,自然就送她们回去了。”林县令稳住自己的声音,怎么今天这么多大人物都集中在这里。

  “敢问公子,你住金城哪里?问这些做什么?”

  “与丞相府隔五条街,丞相是我舅舅。”

  任昭阳的话让林县令的身子抖了抖,他没有说官职,但是光丞相府是他舅舅这个消息量也够大。

  “县令,我看上这里的一个姑娘,既然现在是你在给居仙楼做住,那你这边做主把她的卖身契给我,我带她回去成亲。”任昭阳笑的一脸认真。

  在q楼待过的姑娘一般都不回娶回家,纳妾家里人也不同意,特别是金城那些名门大户,高官厚禄的家门更是难进。

  可他说的什么,要带她回去成亲,还不是做妾,带回去不是让家里人跟着他一起让人笑话吗?

  可林县令在他脸上看到了认真。

  “你要娶她?”林县令诧异,要是自己的儿子要娶q楼女子,自己可不会同意。

  “是,我认定她是我这辈子要共度一生的人。”任昭阳站起来,特别坚定的说。

  现在的任昭阳让林青瑶特别刮目相看,除去把自己卖了这件事情,从其他方面来说,他很男人,认定一个女人就去喜欢,不在乎她的前尘往事。

  看他这么坚定,林县令对着一个官兵说:“你去把这个,叫什么来着?”

  “她名唤芳燕。”任昭阳接口。

  “把这个名叫芳燕的姑娘叫过来。”伸手拿起桌上的卖身契,一张一张找名叫芳燕的卖身契。

  看完心里也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芳燕原名唤李招弟,江平石子窝一个小村庄的人,今年十五岁,算起日子来,她在这居仙楼有一年了。

  大厅里的姑娘都在闹着芳燕说他们两个人的事,芳燕红着脸不好意思,就说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就是出门买胭脂的时候遇到的,当时人多我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快要摔倒的时候他伸手扶住了我,才没有摔倒,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

  “芳燕,你可真好命,我们都没有这样的运气。”晴晴揪着帕子,心里特别不舒服,为什么这么好的男人自己遇不到。

  “是啊!芳燕姐,刚才那个男人看起来对你特别上心。”

  “芳燕,那他会给你赎身吗?你以后是不是要跟他成亲?”

  “他是哪里人呀?家里还有什么人呢?”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些姑娘八卦起来一个比一个厉害,搞得芳燕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请问哪位是芳燕姑娘?”这时一个官走过来问。

  “我是。”来的正好,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脱身。

  “芳燕姑娘,我们林县令有请,走吧!”官兵在前面带路。

  刚才任昭阳也是去找林县令了,现在又来找自己,是因为赎身的事吗?

  “大人,芳燕姑娘到了。”官兵带着芳燕进来拱手行礼,然后退下。

  芳燕进来也不乱看,对着林县令行跪拜礼,软糯的声音徐徐传来,“芳燕见过大人。”

  林县令瞧着眼前的人鹅蛋脸,柳叶弯眉,樱桃小嘴,只是这脸上有点斑,进来给自己行跪拜礼,到是个知礼的。

  “免礼,芳燕姑娘你原名唤李招弟是吗?”

  听到这个名字芳燕身子僵了僵,已经好久没有人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名字,“是,大人说的没有错。”

  “嗯!”林县令又接着道:“你可认识旁边这位公子吗?”

  芳燕站起来抬头任昭阳一眼,满脸羞涩的说:“认识。”

  “他想与你结百年之好,你可愿意?”林县令摸摸自己短小的胡须,等着她的回答。

  芳燕听到红着脸看任昭阳,见他正在一脸期待自己的回答,“芳燕承蒙任公子不弃,愿意为芳燕以后遮风挡雨,芳燕也愿意以后与公子同甘共苦。”

  林青瑶站在旁边看到她一脸诚恳,看来对这任昭阳也是动真心了,不过也难说,他家在金城不是非富即贵,攀上他以后都可以不愁吃喝了。

  林县令看任昭阳的眼睛都好似黏在她身上,从她进来一直看着她,抬手握拳放在嘴边清咳一声问:“任公子,你决定好了吗?”

  任昭阳听到他咳嗽才回过神来,声音铿锵有力,“我心意已决,此生非她不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