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古代追男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无声的诱惑

我在古代追男神 罗晚悠 2190 2021.01.16 16:49

  “聊聊你为什么这么的,恨我!”赵明渊说到后面一停,梅姨脸上的恨意和那些恶毒的诅咒,无不像一把利剑刺向他。

  梅姨狰狞的一字一句的说:“我恨不能杀了你,你当年杀了我的全家,怎么没有把我一起给杀了,我既然没有死,那我就要你一起陪葬!”

  身体想要挣扎锁链,手指紧握,青筋凸起,咬着牙用力拉扯也只是带动铁链响起,撼动不了身上的铁链。

  “在我手上沾染太多生命,我不知道你说的哪一个?”他无所谓的耸耸肩,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又怎么敢手下留情,还有那些替皇帝做掉的人。

  他就像皇帝手里的刀,指哪砍哪,还特别聪明。

  “不记得?哈哈,赵明渊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父母好歹在你快死的时候就救过你,你就这样报答他们的吗?你为什么要下毒害死他们?”梅姨声音拔高,眼睛瞪得溜圆,仿佛要吃人一般。

  说到快死的时候赵明渊就有印象了,十一年前去金城那年冬天雪特别大,到处一片白雪皑皑,雪能没过脚脖子,自己身着单薄的衣服躺在马路牙子上,雪水浸着自己的身体,身体发冷,冷到骨子里的那种冷。

  后来有一对夫妻把自己捡回去,给自己换衣服,喝姜汤,虽然病了,但是也挺过去了,要是没有他们把自己捡了去,可能这大金国多了一具九岁的尸体,少了一个将军。

  世人皆知赵将军十岁就上战场,可无人知晓他之前的十年都是苟且偷生。

  可为什么她说自己下毒害死了他们,赵明渊杀人从来都是用刀子,靠的是实力,从不屑用阴暗的手段。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从不屑用这种手段。”还是有救命之恩的人,自己怎么会没有印象。

  赵明渊出人头地之后也去找过他们,可人已经不在了,他也没有去多想。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要好好的查清楚!看起来没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出了大牢天上的太阳已经变成繁星点点,挂在天上告诉人们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将军,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放了林兰笙?让他去四皇子手下做卧底?将军就不怕被他背叛吗?”一出大牢黄德荣就迫不及待的问。

  赵明渊抬头仰望天空,心里有些愁胀,“一个人一直爱着另外一个人,她小孩都这么大了,还在等,这人太痴情了,他想要的都在我们手上,还怕什么。”

  黄德荣想想也是。

  林青瑶在园里坐到天黑也不见春花回来,这人难道是个路痴吗?平时都是春花为自己准备吃食,衣服也是她备好,房间也是她收拾,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起身去前厅看看,发现好多官兵搬着一些箱子进之前林县令休息的厢房,看着这箱子应该好沉,他们都弓着背抬过去。

  “哎!这是什么东西这么沉呀?”林青瑶见两人抬不动半路停下来,便上前问道。

  “姑娘还是别问的好。”李旺财在她身后出声。

  “为什么?”

  “问了我也不会说的。”李旺财一本正经的样子真不好笑,这不等于没有说。

  “那你能告诉我,之前在这里的姑娘们都哪去了。”现在这大厅空荡荡的,昨天还歌舞升平,今晚黑漆漆的,林青瑶看到都有点骨子冷。

  “噢,这个到是能回答姑娘,没有卖身契的姑娘都派人送回去了,有卖身契的可以赎身,若是有喜欢的人可以递个消息看看人家愿不愿意给自己赎身,现在姑娘们都走了,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

  “都走了!”林青瑶惊了,“那我怎么办?”

  见她这反应好像并不知情,“姑娘你在这里有卖身契吗?”

  “没有!”

  “那这样,这边派两个人送你回去?保护一下你的安全。你看怎么样?”

  “我要去清泉县呢!太远了。”连林县令都没有答应,你又怎么能送我走,林青瑶叹口气。

  “这还真是有点远,今天晚上看来是走不了了,看看明天再做打算了。”李旺财

  “嗯。谢谢,你忙吧!”

  春花不在,只能自己去找吃的了,来这里这么久都是春花伺候自己,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这厨房在哪里。

  顺着味闻好不容易找到厨房,微黄的灯笼挂在墙上,在微风的吹动下摇曳着,厨房里摆放的很整齐,一看就有特意收拾过。

  灶台上放着一盘酸笋炒肉和红烧豆腐,还有一碟花生米和一壶酒,就连米饭都盛好了。闻着都让人食欲大开,林青瑶怕这是别人的,还特地在厨房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人来。

  “看来没有人要你们,那就我吃了,你们可真香。”她在厨房转一圈找到一个拖盘,把它们一一摆好,端走了。

  林青瑶这边刚走,从厨房另外一边走出来一个穿黑色长袍的男人,他的黑发用一个金色蛇身的簪子束起。

  他进来一眼就看到自己炒好的菜不见了,出来环顾四周,还出去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只能回去重炒了。

  “真奇怪,自己上茅房回来饭菜不见了,菜可以重炒,这酒可就只剩下那一壶了。”

  林青瑶端着菜进到自己的房间,拿出火匣子把灯点上,整个房间瞬间亮堂起来。

  “在这里天天都是烛光晚餐。”自言自语道。

  把饭菜摆好,林青瑶看到酒还特地打开闻一闻,鼻尖都是果子的香味,闻起来还很甜,按耐不住这酒的香味,到了一杯出来尝尝。

  这一尝便不可收拾,喝了一整壶酒下去,这脸红扑扑的头也开始有点头晕脑胀了,没想到这后劲这么大,晕乎乎的往床上躺去,还说:“春花,熄灯,我要睡觉了。”

  李旺财这边把金银珠宝安排好,林县令的酒菜也到了,一行人坐在大厅里喝酒聊天,酒过三巡谁都不认识谁。

  王军起来往后园走去,其中一个人喊他,“哎,你去哪里?”

  “去撒尿也问,别烦老子。”王军摆手,声音大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都知道他是因为被林县令骂了才心情不好的。

  走到后园随便找棵大树底下便解裤子,不远处还亮着灯,这么晚谁在哪里?这园里的姑娘不是都离开了吗?

  王军提好裤子打算过去看一下,推开房门进去看到一桌吃食,床上还睡着一个女人,这不是今天下午见到的那个吗?她睡的真熟,连自己进来了都不知道。

  那张小脸泛着淡淡的红色,小嘴微微嘟起,像是在散发无声的诱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