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古代追男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居仙楼被围2

我在古代追男神 罗晚悠 2346 2021.01.05 22:31

  “这位姑娘稍安勿躁,本县令保证大家的安,这边也需要大家配合一下,刀剑无眼还请大家小心一点!”嘴上说着安抚的话,语言里也透着一些威胁。

  大家听了都面面相觑,一时间声音有点吵杂。

  黄德荣对着几个官兵一挥手,“把她带这边房间去,我亲自过审!林县令,这边就交给你了。”

  “是!下官知道了。”

  看着他们走向一个房间里,面对这些书生公子姑娘,头疼!

  又不告诉自己要查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得了,还是听他的先安排吧!

  “来人,找几个会写字的人,挨个问清楚他们的底细,叫什么?住哪里?贵庚?家里还有哪些人?都要签字画押!听明白了吗?”林县令吩咐道。

  “是,属下知道了!”弯腰做揖道,为这次林县令安排这些事情给自己做很兴奋,暗暗想着要把它做好。

  “下去吧!”

  赵明渊快马加鞭的赶到居仙楼,要不是刚刚被那人挡了一下,这会儿早已经到了。

  带着一行人走进居仙楼,本来这里的官兵忙的热火朝天的,他们一来瞬间下降到冬天。

  大家不认识他们,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这谁呀?看着好凶。”

  “嘘,小声点,这人一看就煞气重,手上肯定沾着血,小心被他听见了。”

  “你冷吗?我看着他就觉得冷!”

  “我知道他是谁?他就是我们大金国的护国将军——赵明渊,他之前在边关回金城的时候我见过他一面,回来的时候那阵势可非常大,连皇帝都出来迎接他了。”

  “护国将军,就是那个十岁跟着上战场的赵明渊,他可是我们大金国的英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在边关吗?听说边关又要打起来了,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不会的,金城里的人都是知道护国将军头上喜欢带着金色蛇头簪子,那可是皇上御赐给他的!怎么可能会错!”

  “那怎么平白无故出现在这里?”

  “来这里肯定——”

  几个人在一起小声的讨论,在看到赵明渊那刀子一样的眼神看过来,几人瞬间唏嘘。

  “你们几个把这里控制好了,不要让一个人逃出去了。”赵明渊背着后面的人说,他们听到忙道是,然后迅速离开把场地控制了。

  “请问您是赵将军吗?在下是这江平县的县令。鄙人姓林。”林县令看到他们这么有气场的走进来,加上刚刚听那几个人议论,心下明了,忙上前去。

  这黄副将军都来了,这将军来这里也说的通,就是不知道他们看上这居仙楼哪里了?这样搜查!

  “嗯,林县令,本将军的副将在哪里?还有这里的老鸨呢?”赵明渊对他点头。

  林县令指着刚刚黄德荣进入的那个房间说:“黄副将带着老鸨进去那个那个房间了,他说要亲自审问老鸨!”

  “嗯!”赵明渊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拿起一张纸,上面清楚写着一个人的姓名,地址,年龄,家住在哪里,有几口人,还有谁能证明这些都是真的,这些都有签字画押。

  事办的不错,很仔细,赵明渊把他放回去,转身对林县令说:“好好审问这些人,如有差错可是要掉脑袋的。”

  从他身边走过还要拍拍他的肩膀,林县令都被他拍傻了,这要掉脑袋的!

  难道这是皇上安排他过来这里做这些事情的?

  这里真有什么秘密吗?

  自己和他一起调查,知道了这个秘密会不会被砍头?

  林县令觉得虎躯一震,背后惊出一身冷汗,心里变得很忐忑。

  赵明渊不知道他一句话会让他脑补这么多。

  走进那间房子,黄德荣正在审问那个老鸨,她被绑在凳子上动弹不得,脸上肿起来,头发散乱,嘴上还有干掉的血液痕迹。

  “德荣,怎么样了?她有没有招?”一进去赵明渊了就问他。

  黄德荣摇头,“没有,这女人什么都没有说,嘴硬的很!”黄德荣看他身后没有跟着黄德智,问道:“怎么不见德智?”

  要知道他们从小就跟在黄德荣大哥后面长大的,三人年龄相差又不大,每次一个人去办事,另外一个人总是会跟着他,虽然赵明渊的武功很高,但是这从小跟习惯了。

  “我安排他去做其他事情了,等下就过来。我让你拿的东西拿到了吗?”

  黄德荣半跪下去,低着头双手作揖,:“辜负了将军的栽培,属下没有拿到。”

  明显能感觉到赵明渊生气了,低着的头看见他脚动了,走向了梅姨那里,在她面前站定。

  “梅姨是吗?说吧!说是谁派你来大金国的?楚靖哲吗?”赵明渊低头看着她,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楚靖哲是北夏的三皇子,人有勇有谋,经常带着将士上场杀敌,为北夏收回之前在南疆的失地,在北夏朝上呼声日益高涨,除了他,赵明渊还想不出来是谁!

  南僵的失地收回来了,下一个就要拿大金国开刀了吗?这手都伸出大金国里面了,敢说没有这个想法?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梅姨仰头看他,绑着手仰头看着他一点都不舒服,“帮我把手解开,弄得人家不舒服!”边说还扭动身体。

  黄德荣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刚刚可还是一副我和你杠到底的模样,气的还扇她两巴掌,这现在是想干嘛?

  “你老实交代,交代清楚了我就让人松绑!”赵明渊扭头不看她。

  梅姨见美人计不管用,不是都说在外打仗的男人看见女人都走不动吗?何况是这种二十岁左右的毛头小子,不正是气血方刚的时候。

  “可以,可我现在这样太难受了,还得仰着看你,脖子都酸了,把我松开好好说不行吗?你们这么多人,我走的出这个门吗?”梅姨说完晃一晃脑袋,看起来真的很不舒服。

  “德荣,给她松绑。”

  “将军,别是她想刷什么花招!”不怪黄德荣会这样想,实在是这女人变的太快了。

  刚才还是一副什么都不说的表情,现在又说要告诉你,谁信呢?

  “你这是在质疑你的能力吗?”斜视黄德荣一眼,他立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过去把梅姨给松开了。

  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说他连梅姨一个女人都打不过吗?

  梅姨被松开后立马甩甩绑的酸痛的手,瞧着这将军长的真好看,人高马大,生相又好,就是比那些公子哥来说黑了点。

  “现在可以说了吗?那张边关布防图在哪里?”赵明渊发现她在打僵自己。

  “什么边关布防图,我听都没听过,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梅姨惊讶道。

  赵明渊盯着她说:“你和司辰庭见面,他给你的那张图呢?别在这里装傻想蒙混过去!”

  梅姨心想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自己已经做的很隐秘了,“被人偷了,那天晚上居仙楼遭贼了。”

  那天晚上遭贼了是没有错,当是被偷走的那只是一张自己画的图纸,真的给林管家让他送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