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古代追男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一个巴掌拍不响

我在古代追男神 罗晚悠 2226 2020.12.29 09:46

  林管家的语气充满了关心。

  林青瑶转头看着任昭阳,林管家立马就懂了。

  这个外面来的人也敢打居仙楼里的姑娘,不知道这里的姑娘都很金贵吗?打的还是自己青梅竹马的孩子,定要替她出一口恶气。

  “敢问任公子你为什么要打我们的姑娘?”林管家抿了抿嘴,一双眼睛盯着他看,仿佛只要他给不出一个好的理由,就不让他走了。

  任昭阳到也不怕,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管家,能有多大的能耐。“她在这里咒骂芳燕姑娘,这就是你们居仙楼教出来的,连自己的楼里的姑娘都诅咒!哼~”

  语气里透着不屑。

  “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姑娘的事也应该是我们自己管,任公子操的是哪一门子心。”

  芳燕见林管家不了解事情原委就说任昭阳的不是,为什么这么向着她!

  任昭阳打了她一巴掌,都已经得罪了,那还怕什么!

  芳燕从任昭阳身后站出来,“林管家,任公子都是为了我才出手打了铃兰一巴掌,你要怪就怪我吧!别为难任公子。铃兰……铃兰她也真得咒我,她骂我喝水呛死,吃饭噎死。”

  别以为林管家看不出来,上次梓苏的事情就是她后来插一脚,才搞成这样的,现在又在这里做什么妖。

  “你这是做什么?打铃兰的是他,不是你。”林管家看着她也是不耐烦。

  上次不是她后来说的那些话,又怎么会搞得现在自己名声也不好了。

  任昭阳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握住她的手,让她看着自己,“芳燕,你这是干嘛呢?别这样,是我做的,你不需要为我承担。”

  芳燕的眼睛泪汪汪的,一眨还留下一滴眼泪,“公子,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你才这样的!你还是离开我吧!”

  “我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别这样说,嗯~”抬起温热的指腹为她擦去眼泪。

  看着两人在这里你侬我侬,林青瑶真觉得他们不把自己和林管家放在眼里。

  林管家清咳两声。

  “任公子,你这一巴掌打下去,我们铃兰的脸都肿了,这医药费,和损失费都要由公子来承担!”

  任昭阳放下芳燕的手,改为牵着她,“这是自然,一人做事一人担,不要为难芳燕就行,过段时间我就要给她赎身了,以后就跟我回金城了。”

  金城是大金国脚下最大最繁华的地方,那里住着很多当官的,有钱人。这是用他的身份也来压人了——当朝宰相的外孙。

  “好说,好说,这银子是不是先付一下。”呵,你这身份现在也不管用呀!你爹可是把你银子都停了,在外自力更生。

  任昭阳不情不愿的从袖子抽出一锭银子给他,这可是他这几天的饭钱,看来要饿几天肚子了。

  其他的银子都不能动,要留着给芳燕赎身。

  “这有点少,你是没钱吗?”从林青瑶第一次遇到他,他就把自己银子给拿走了,后来还把自己给卖了,这是有多缺钱。

  看着她取笑自己,不由的火大,声色俱厉地道:“现在看你的脸也没什么事,这银子我还嫌弃给多了。”

  “既然任公子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就算了,我们居仙楼也不为难你,这般事情可没有下次了!这居仙楼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地方。铃兰,我们走!”林管家招呼林青瑶一起走,他来这里还是因为有其他事情的。

  林青瑶走之前对着任昭阳笑了笑,朝讽他身为一个男人只能拿出一两银子。

  任昭阳看着她很火大,很想开口骂她,却又碍于林管家在这里,只能生生憋回去,脸色很不好。

  芳燕看他脸色很难看,都是因为林青瑶,心里也讨厌她起来,怎么突然就回来了,这个时间不是在大厅里弹曲吗?

  “任公子,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闹成这样。”芳燕哭的那是一个梨花带雨,让人都不忍心责怪她。

  任昭阳把她搂入怀中,轻轻安慰她:“没事,不怪你,为你我是心甘情愿的,刚刚就是被她气着了。别哭了,我会心疼的!”

  还好林青瑶走远了,要不然听到都会起鸡皮疙瘩,这人真是戏精。

  两人走到外面,林管家偷偷递给她一个纸包,小声说:“这个吃了会一直肚子疼,你明天吃了它,我带你出去,梅姨那里你不用操心,我也来说。”

  林青瑶悄悄把东西塞到袖子里,“明天就走吗?”

  这么快,刚刚才见面,明天就要走?有点太突然了。

  “可能下午或者晚上,我要先出去一下!”眼尖看到有人从园里出来了,说到后面转个话头,“今天晚上你弹的不错,好好休息,争取夺个花魁回来。”

  “铃兰姐,你回来啦!”春花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林青瑶现在能明白,刚说话后面为什么牛头不对马嘴了。

  “嗯!多谢林管家提醒,铃兰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对着他行个礼以示尊重,“走吧!我们回去吧!我累了。”

  春花回到房间看见林青瑶的脸肿的老高,大惊失色,“这谁动的手?肿这么大!你这是得罪谁了吗?”

  都等不到她回答,手上一刻没有闲着去打热水给她热敷,怕晚了她脸上很难消肿,留下伤痕。

  春花回来手里端了一盆热水,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瓷瓶,“铃兰姐,你这脸上的伤好好敷一敷,肿起来可就不好看了。”

  热棉巾敷在脸上,疼痛感剧烈,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想到芳燕她没有告诉自己她和任昭阳认识,心里就堵着一口气。

  “春花,明天要是芳燕过来了,别让她进来,我不想看到她。”林青瑶拿着棉巾自己敷着,说话不太利索,嘴巴张太大,疼的厉害。

  “怎么啦?你们下午都还好好的!”两个人住的近,芳燕平时也没有少来,之前都还好好的,现在怎么了?

  林青瑶瞥她一眼,“多嘴。明天要是来了给我轰出去。我不想再看见她!”

  春花见她不悦,拿起小瓷瓶挑一点在手指上,“铃兰姐你不喜欢我就给你打发了,我们来上药吧!这药消肿药效很好的!”

  “哪来的?”上次春花自己被木盆砸到了脚,都没有见她拿出这小瓷瓶。

  这药膏凉凉的,擦在脸上很舒服,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消下去大半。

  “刚刚奴婢去打热水的时候,林管家给我的。”刚才看到他们两在听风楼门口说话,许是知道她受伤了。

  要知道这一点在外面卖的可不便宜,一瓶子就卖二十两。看来林管家也看重铃兰姐,到时候参加花魁比赛名声大噪,挣的可不止这二十两银子。

举报

作者感言

罗晚悠

罗晚悠

小阔爱,你推荐票和收藏对我很重要哦!

2020-12-29 09: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