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古代追男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晕倒

我在古代追男神 罗晚悠 2360 2021.01.10 15:00

  “铃兰,我知道昨天我不该和你拌嘴,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冤枉我吧!”说着还嘤嘤嘤哭起来。

  林青瑶不想看她这样子,好像自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

  “你还好意思提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你和那个男人在你园里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他自己还和我承认了。”林青瑶那叫一个火大。

  芳燕抬起头,用帕子擦擦眼泪,“铃兰,我之前也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为什么你要胡编乱造。昨天晚上那个客人和我一起吟诗作对,谈谈心,你今天为什么要胡搅蛮缠呢?”

  果然,林青瑶这直性子说不过她,真是太气人了,自己又没有证据。

  “我说的都是真的没做骗你们,证据我是没有,那个男人他自己承认要给她赎身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爱信不信。”说完往后园走去。

  再和她说下去,林青瑶的小宇宙就要爆发了,肚子疼的厉害,都坚持不住了。

  她们会信就信,不信拉倒!

  “她去后园做什么?县令不是让我们都在这里等消息吗?”有人不解的问。

  “谁知道她呢?没有证据落慌而逃了吧!”刚才那个站出来质疑林青瑶的姑娘不屑的说。

  “对不起啊!芳燕姐刚刚是我不对,是我太激动了。”

  “芳燕,刚才是我们被她的话给迷惑了,没有多想就来问你,你别和我一般见识!”

  “对啊!芳燕,你别哭了,是我们不好!”

  “看她落荒而逃的样子,说的话估计都是假的,就是让我们误会你呢!”

  刚才那几个围着芳燕要问个究竟,现在又跳出来说是自己没有弄清楚情况。

  呵~

  芳燕又擦擦脸上早就没有的眼泪,用帕子捂住鼻子,藏住上扬的嘴角,没有证据的事,说破天也没有道理。

  “没事,刚才也是铃兰的话让大家太激动,弄清楚就好了。只要大家以后不要随便听信谗言才好。”

  芳燕拿下帕子,红着眼睛一副为大家好的模样。

  林青瑶走出大厅,穿过这个后门再走一段就可以到自己园子了。

  “你干什么的?”旁边不远处站着一个黑色衣服的人,乌黑的长发用金色簪子束起,走过来拦住她。

  肚子痛的厉害,用手捂着都不管用,刚刚在大厅里死撑着,现在实在是顶不住了,脸上虽然上了脂粉,但是也能看出来脸色不好。

  “大哥,我这肚子不舒服,回自己园里一趟。”林青瑶捂着肚子,声音弱弱的。

  黑衣人还以为她要去方便,“去吧!不许乱走,刚紧回来。”

  要知道现在这种时候不能乱跑的,刚才将军过去了,要是冲撞了就要倒霉,他可是出了名的不讲情面。

  “好,我知道了,谢谢这位大哥。”林青瑶捂着肚子慢吞吞的走了,实在肚子疼走不快。

  路上遇到一个穿红色官服戴官帽的人迎面走来,看到林青瑶问,“你去哪?”

  林青瑶见他这模样心想应该是当官的,想行礼,可自己的腰都直不起来,只好颔首道,“铃兰见过官爷,小女子不舒服,想回去一趟。”

  铃兰?不就是那个被赵将军带回来的那个姑娘吗?

  长的楚楚动人,现在这副模样倒是有一番娇弱美。

  见她整个人都像有点站不稳,也没有追究她行礼不行礼的。

  “那你去吧!”林县令对她拂手道。

  “谢谢官爷。”这几个字都花了她好大的力气才从嘴里蹦出来。

  中午的太阳特别毒辣,知了都一直叫个不停,好似都受不了今天的太阳。

  林青瑶摇摇晃晃的走到听风楼,发现赵明渊坐在园里吃中饭,中午这颗大树的树荫刚好把石桌遮住,微风徐徐吹过,吹走太阳的燥热,倒是美哉。

  “你怎么在这里?”林青瑶率先出口问道。

  赵明渊看傻子似的看向她,这不是明知顾问,“这话不应该我问你吗?你来这里做什么?不应该都在大厅吗?”

  此时的林青瑶和霜打的茄子一样,小声嘀咕:“我这么一个弱女子,还生着病,又不会飞。”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先进去了。”林青瑶控制自己不去看他,还有桌上的饭菜。

  突然想起怎么不见春花,这出去找轿子这么久吗?

  “你住这里?”赵明渊按下心中的心思。

  虽然偷边关布防图的时候是晚上,看不太清楚,但是也记得那天闯进的那个园子的格局,正是这个园子。

  “嗯!我之前就住这里。”林青瑶停下来回他。

  住这里!这个这个字让赵明渊呼吸一顿,难道那天晚上难道自己是藏在她被子里?

  难怪今天闻到她身上的味道这么熟悉。

  现在看她和那天晚上躺在自己身下的人,仔细瞧着倒是一样,之前倒是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林青瑶突然觉得头有点晕,视线都模糊起来,感觉要站不稳了。

  远处的人儿突然站不稳,摔到在地上,之后都没有动静。

  “铃兰姑娘,铃兰姑娘。”见她没反应,赵明渊这才走过去,用手指在她手臂上戳两下,见她还是不动。

  只好打横抱把她抱进去,看见床边有一滩血迹,看样子应该是早上吐的,把她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抬手摸摸她额头,很烫,还有点出了汗的黏腻感,看样子她是体力不支晕倒了。

  黄德荣把梅姨关进大牢,吩咐牢头看紧她,就来找赵明渊。

  “将军在后园听风楼用膳。”林县令满脸讨好拱手道。

  “辛苦林县令了。”

  黄德荣走到听风楼只见大树底下摆着的膳食,不见他人,房间门到是大开。

  正想着要不要进去看看,就听见门‘嘎吱’一声关上了。

  “将军,梅姨已经关在大牢,您这边要不要审一下林管家,他现在也在大牢里。”黄德荣上前弯腰拱手道。

  赵明渊没有说话,回到石桌坐好才道:“这是肯定的,这还有一张边关布防图没有找到,一天没有找到本将军这里都放心不下。该搜的地方都搜了吗?”

  “属下在他们身上没有搜到,去了他们住的地方,仔细翻过都没有,平时会去的赌坊,酒楼我也去看过,没有找到。”

  “司辰庭那边怎么样了?”赵明渊又继续开口问。

  “刚刚黄奇来信,他人已经控制了,等将军过去看一下,还有——”黄德荣略停顿一下,又继续说,

  “将军,边关来信说北夏的人趁您不在,屡屡进犯,进攻异常凶猛,他们怕是会顶不住,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边关?”

  “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我们就出发。”

  说完给自己的酒杯满上,一口就喝完了,不知是在想边关布防图的事,还是其他的。

  “叫厨房熬碗粥,里面多放点肉,叫林县令把药拿回来后熬好,一起送进那里面。”

  黄德荣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向那个房间,谁要吃药?

  要知道赵明渊他自己受伤了小伤能抗就抗过去,大伤才喝药,可看他这没有受伤,那是谁呢?

  黄德荣按耐心中的疑问,回答道:“属下这就去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